徐渠谈教义

2016.10.28

徐渠,“教义展览现场,2016.

徐渠于天线空间的最新个展教义展现了艺术家近期的工作成果从一条隐蔽的内在线索出发徐渠在展览的不同作品之间试图呈现一种其对于历史复杂面目清理纾解之后的纯粹情景或希冀在逆推的思辨中抵达后台逻辑式的澄明状态——然而背后的态度却并非置身之外式的漠然而是卷入之后独立的观望持续思考中的自我质询这使得整个现场都沉沁在冷静与激烈并存的矛盾角力之中

我与天线空间合作之初便有一个明确的方案完成一个具有完整结构的三部曲”。这是一个计划性与变化并存的想法我的习惯是把之前的展览绞得粉碎然后去思考它里面出了什么问题展览是消化”、“提炼自身工作的一种方法第一个展览碰到的问题有可能成就第二个展览而第三个展览是对前两个展览遭遇问题的综合——线索随时间变化而变化在我的工作方式中日常的研究路径永远不停运动展览可以有开始与截止但它永远无法完全满足你所试图追求的效果与目的因此我不希望展览造成一种停滞而是能够成为一个时段内研究的综合呈现以及新的工作的出发点

这个展览的名字是教义”,“教义是传统宗教上的名词指代约定俗成的标准的语言逻辑模式这个题目很明确的针对我在西方或者国内工作中遇到的某些问题具体而言可能是变动不居的当代局面与从过去一直作用在我们身上的知识和经验之间的一种拉扯状态——无论是在社会中还是在当代艺术之中——有些东西在往前走有些东西停滞不前而对于这种拉扯我们需要做一些认真的反馈所以我回到了历史回到中国历史上特别重要的节点比如在易经》(2016)中涉及的太平天国太平天国是民族宗教与西方外来宗教混合而成的一个极为奇特的世俗产物不仅如此当时造访太平天国的天主教教徒带着中国的哲学经典易经回到了欧洲然后在他们的书籍封面上出现了想象性的亚洲视觉的图案这就很有意思了因此在展厅里面我呈现的是两张打开的书的封面然而内部是空的就像一个打开的概念

顺着这个研究延伸下去最后回到了社会的阶级问题尤其是中国的农民阶级农民阶级在试图获得权利与土地的过程中不断与政权发生冲突不断被消解又涌现历史便在这种消长中前进——我进而感到这些人是被时间凝固的人永远会出现永远面对我们以及被我们面对这令我联想起了相机镜头早期的中国人与西方人其实都害怕摄影——害怕镜头所象征的权力。《张清安》(2016)就与这个联想有关镜头这个视觉意象的强度就在于即使你失去了眼睛它依然有可能躲在那个强烈的象征符号背后窥视你而这个窥视感又把窥视》(2016)推演了出来骰子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命运并不由你掌控而在于历史的晦暗力量——你的命运可能在对你不可见的地方便已经被决定了所以真正的教义或信念恰恰来源于那被想象出来的骰子的内部

以上几件作品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链条而链条的尾端又与我们当代更世俗的生活联系了起来。《阳台》(2016)的灵感来源于太湖边上的一个渔村渔村世代都在从事佛像制造在我对这个村庄的调研中发现他们对待这种宗教用品的态度与我们每年春节在阳台上晾晒腊肉的感觉非常接近——在这样一个标准化的生产环境中我察觉到存在着一种更为强大的因果关系这种世俗循环的力量完全可以与一个艺术家的工作形成某种参照这件作品又联系到我的一个长期项目我从2004年便开始收集我的一位大学同学的摄像机他在大学期间学习的是摄影录像专业毕业以后回到老家他父亲为他找了一个警察系统里纪录执法过程的工作2004年到现在每年都损坏无数设备其中很多都是冲突中损坏的——我一直收集这些设备但一直没想好如何处理它们直到去年春节见面我突然发现他手上戴了一个手串——这种情形特别能够体现这个时代虚无的本质所以我做了职业》(2016)这件作品我把收集到的摄像机全部打磨了一遍收拾得干干净净做成手串的样子还给它包了浆

这次展览中还有两件录像其中一件叫做愚昧》(2016)。磨书这个行为意味着什么书作为一种知识载体已经是一种经典的媒介但今天我们获取知识的渠道已经非常多元这使得书又类似于一种社会遗留物”,它的商业价值或者媒介价值早已被确认甚至失效了”——因此当你用手磨通一本书你获得的知识经验可能与你用眼睛读不一样也许这亦是通向一种新的知识经验的渠道

对我而言展览应该呈现非常清晰独立的态度一种纯粹的力量——在这个杂多、“脏乱差的时代里你直接去搬演这种复杂把它移植到展厅里我认为是无效的很多信息你无法进行分析处理而我试图达到的是在对立冲突之后的干净”——但我也反对所谓的宣言式的作秀”。文明史上诞生了无数的宣言但我们却从没有遵循过我们总结的东西这是根本性的问题——如果最基本的教义都没有实现的话再抛出新的教义其实只会给这个世界制造更多的混乱就像我在示范》(2016)中希望表达的立场所有的政治包装都是一场秀而本质上依然是人性的表演

这几年下来我其实最担心的是自己被卷到漩涡看不清很多事情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可能首要的任务就是学会做一个旁观者”,去尝试不站在大多数聚众者之间而当你所处的小部分变成一个庞大的集体时你也应该有勇气跳出来站在另一边这也许也可以联系到我接下来的兴趣点地理分界线地理分界线其实是一种想象性的存在但又具备具体的针对性它的内部与外部总是在不断的变换所以它既代表你身处的位置也意味着你思考的角度

总之我认为真正的实践就应该把所有捷径都砍掉一个人就应该像一块顽石山顶上的一块顽石在它向下滚落时只依附于重力——它不会考虑其他石头也不会考虑压到花花草草或是别的什么——就只是伴随着重力向下滚落但滚落过程中发生的每一次碰撞以及由这个碰撞发出的声音力量或者带来的反应却很重要——我觉得我的工作的形态莫过于此

— 文/ 采访/杨北辰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吴珏辉谈比特宫与近期创作

2016.10.23

吴珏辉,“比特宫展览现场,2016.

在艺术家吴珏辉今年参与的众多项目中于今日美术馆发生的比特宫-乌洛波洛斯次元穿越者吴珏辉最为引人注目艺术家及其团队在美术馆内搭建了一座巨型脚手架矩阵集合升降灯光循环阶梯随境投影以及震慑声场呈现出一个具有剧场感的沉浸式的空间装置。“比特宫之后吴珏辉又相继参加了新物种”(深圳华美术馆)、明当代美术馆开幕展道滘新艺术节北京媒体艺术双年展以及刚刚开幕的PSA“青策计划2016”项目暨第11届上海双年展城市项目之一的谷神变”,并同时筹备今年年底于温州昊美术馆的个展以及昊美设计中心上海的急救站艺术项目

比特宫-乌洛波洛斯是我在北京的第一次个展关于这个展览的筹划准备过程中有一个关键动机”——从作品到展览的过程类似谋划作案”。简单的空间填充无法满足我对某一特定空间的想像基于今日美术馆大厅这么特别的一个空间我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就是把空间变成作品的一部分——进入空间即进入作品

相对于吴珏辉其他的系列作品器官计划”,“比特宫是另一种身体感的空间装置视觉听觉触觉与位觉联动作用于身体感知甚至会渗透到心理感知我不想只是通过这个个展来证明我的过去所以放弃了其它似乎更全面展示自己的方案而是刻意搭建了这个孤立的空间作品。“比特宫的生成过程由若干团队协作完成策展人高鹏发起今日美术馆团队与我一起策划展览概念阐述及媒体宣传饶广禛负责进度管理和装置部分王志昂负责视觉内容朱剑非中途加入协助完成视觉部分冯昊负责声音创作汪丰负责动态装置部分最后一关由曹昱和刘洋系统集成所有设备最终汇总于一个系统全自动控制展览后续还有大量的记录工作这是一个将实体作品数字化的过程除了二维影像记录以外我第一次尝试了360度全景记录最后有人问我具体干了什么我说干了一个包工头该干的事情

在这种新媒体剧场”、“随境投影类的作品当中我一直在与声音艺术家合作我认为声音至关重要它是一种非常抽象的形态甚至比视觉更抽象正因为抽象所以想像空间无限声音可以引发我们对很多事物的情绪是一根导火索我们经常会说一首歌很有画面感那是联觉使然合适有效的声音能够激发丰富的视觉想像营造强烈的沉浸感那不只是播放音乐那么简单而是对空间场域的激活与冯昊的合作始于浮岛作品他的一句我的音乐有肉味令人印象深刻幽默的冯昊一再强调他不是声音艺术家而是会做声音的艺术家

说起来中国的新媒体艺术已经比以前开阔很多了而且有持续打开的趋势但离充分还有些远这种艺术形式在东西方存在着时差”。“时差至少分两种一种是观念时差西方经历工业文明那么久他们对科技的理解必然和我们存在差异这种差异会表现在很多层面对技术的态度消费方式关于未来的想像等因为文化背景不同关心的问题以及应对方式自然也不同另一种是地域时差由于东西方文明的基因差别而导致文化需求和审美趣味的不同如今技术不断趋于全球同步但各地对同一技术的需求和发挥不尽相同在新媒体艺术领域也能折射出这种差异

媒体艺术作品经常给人一种酷炫的感觉而表面上的这种酷炫”,其实一些大众媒体或者娱乐场所只要肯花钱也能做到类似的模样有人说我的作品更朴实直接有力。“力量感是我创作的底线无病呻吟的卖弄只会令人乏味已经死亡的摇滚精神一直在影响我的状态我的作品追求某种原始的力量而不是简单的官能消费铺张的技术炫耀是一种不自信但这和新媒体艺术的本质无关就像用再昂贵的颜料也未必能画出一张好画所以尺度永远是一个难以把握的问题越是昂贵的设备越要谨慎对待我不是设备供应商我所有的劳动价值只可能体现在作品的感受力上而感受无法量化更无法用钱去衡量为了炫酷而炫酷通常会适得其反没有关于媒介语言本质的思考和探索只会给人炫技的嫌疑

在我看来技术是一种发声的方式我不想为技术所累只有表达的快感才令人迷恋我希望去除观众的猎奇心态而将日常科技异常化更能引起共鸣和反思有人用未来复古主义形容我的某些作品这应该是受一些文学和电影的影响比如差分机》、《第五元素攻壳机动队》,还有黑客帝国等等骨子里我很向往疯狂的麦克斯4》里那种废土风一种不明年代的后文明特质在引擎和摇滚的驱动下无法回避的原始欲望和血性在那种语境下技术已经化为生存的基本能量那些风格强烈的战车有种生物进化般的美感当然我有些作品也会涉及前沿科技但无需刻意强调如果技术也有人权那么我认为它们是平等的

— 文/ 采访/王泡泡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霍德勒·巴特勒梅奥瑟谈“Reality Bytes”

2016.10.14

玛丽娜·平斯基(Marina Pinsky),《妇女与孩子 23》,2016纤维纸喷墨印刷,30 x 39.5 cm 厘米. 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8月初首届杨锋艺术与教育基金会微征集项目评选结果出炉比利时策展人霍德勒巴特勒梅奥瑟(Goedele Bartholomeeusen)的方案现实的字节”(Reality Bytes)获选。“微征集采用的策略是利用网络平台面向全球征集策展方案该活动最终收到30份来自世界各地的方案再由评审团讨论评定。918,“现实的字节在深圳有空间以实体的方式呈现了这位年轻策展人的展览方案本文中巴特勒梅奥瑟就展览所关注的网络虚拟和现实间的关系讲述了自己的看法

我生于1980年代这次选的艺术家也都出生于1980年代选择他们不仅因为我们是同龄人更是因为我在去纽约探访艺术家工作室并结识他们中的大多数时发现我们有很多共同话题包括这次展览想要讨论的网络/虚拟和现实之间的关系这一问题我在这方面的思考深受布鲁诺拉图尔的影响当然也会关注所谓的后网络”。但可以说我并不认同后网络的一些观点或做法例如将实体展览单纯视作线上传播的图像的载体我很希望在一个实体空间中同时借助传统媒体与网络的语言和元素重新激发人们对现实的关注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次展览的标题取为“Reality Bytes”(现实的字节),其中Bytes(字节Bites(谐音一手指向数字媒介一手指向与数字世界相融合的现实本身强烈的动态与潜在的伤害性

我认为将现实对照虚拟太过单一了网络其实就是现实而渗透在日常生活中的种种数字媒介本身也在影响我们的现实经验就拿自拍这一再普遍不过的行为来说我惊叹于玛丽娅姆本纳尼(Meriem Bennani)自拍秘籍》(The Selfie Study,2014)中所彰显出的狡黠幽默绘图纸上的四个脑洞大开的自拍杆设计手稿与艺术家本人在夸张滤镜下闪闪发光的自拍形象都在提醒观者去审视自拍及其所加深的对自我形象的过度迷恋她的作品中还有种颇具吸引力的表演性《iButt》:iphone手机屏幕里暗黑背景中苹果图标如烛火闪动而顶着这个苹果图标脑袋舞动的人正是艺术家本人。iphone被架在一根细长的典型雕塑基座上基座底部的昏黄灯光呼应着屏幕中烛火的质感将屏幕与相对古典的舞台感巧妙连接在一起

唐娜胡安卡(Donna Huanca)画在数码喷绘图案上的丙烯画阿祖尔维茲》(Azul Vicz),与布莱恩科科斯卡 (Brian Kokoska)的绘画与装置组合小猪偶像充气小矮子)》(Piglet God (Gassed Up Shortly),2016)都不约而同地呈现出传统与数字媒介结合的特点而阿格涅丝卡波尔斯卡(Agnieszka Polska)的动画我就是嘴 II》(I AM THE MOUTH II,2014)让人想到ASMR主播和颅内高潮反复地呢喃着自我与表达的重合这次我还很高兴能够展出我最喜爱的文字创作者之一林韬(Tao Lin)的推特摘录未完成的推特》(Unfinished tweet,2014),这段被弃用的诗亦是一条躺在备忘录里的推特它被放大贴在墙上以类似布告的形式呼应着手机里时刻更新的推特

稍一分心粲然一笑心平如镜
看上去开心的人
在生命百里香的果汁吧
点了一杯情绪转换器
…1

我从e-flux上得知微征集这一项目起初提交的方案还希望纳入一些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可惜最终没能实现这次的参展艺术家分别来自波兰加拿大美国包括一位华裔美国人)、摩洛哥俄罗斯我自己来自比利时但我的家庭也混合了多个欧洲国家的血统地域上的跨度或许也可以从侧面反映出展览所讨论议题的某种全球普适性

1.本文作者选译自部分原文
Slightly distracted, genuinely smiling, nonannoyingly
happy-seeming person ordered 'the mood changer'
at juice bar in Lifetime

— 文/ 采访/顾灵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尹秀珍谈缓释

2016.10.02

尹秀珍,“缓释展览现场,2016.

艺术家尹秀珍的大型场域特定装置作品缓释》(Slow Release)目前正在莫斯科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Garag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展出作为车库博物馆门廊委托项目的委托作品这颗长12直径4.5米的巨型胶囊被放置于博物馆入口处尹秀珍延续了她使用旧衣服做作品的创作经验用博物馆参观者捐赠的携带个人经历和记忆的衣物编织出承载集体意识形态和历史的胶囊”。本文中尹秀珍详细介绍了这件新作品的创作始末展览将持续至2017131

这次在车库当代艺术美术馆呈现的缓释》(Slow Release)是我根据美术馆场地所特别创作的作品和以往很多作品一样这件作品依然使用了旧衣服作为材料车库博物馆的策展人Snejana Krasteva及策展团队帮助我从莫斯科当地收集来了200多平米莫斯科人曾穿过的衣服并用钢铁和木头搭建出了一个长12直径4.5米的缓释胶囊结构观众可以进入作品内部参观根据场地环境我选择了红色和黄白色系列的衣服这也是血液的颜色

我使用旧衣服做作品已经有很多年了最早是使用自己的衣服后来收集亲戚朋友的再后来开始收集陌生人的衣服做作品在我的可携带的城市系列作品中每个箱子代表一个城市所使用的衣服必须是从这个城市中收集来的陌生人穿过的衣服其中,《可携带的城市-莫斯科使用的衣服就是在莫斯科收集完寄来北京制作的

对我而言穿过的旧衣服承载着很多信息它们携带着人们的经历散发着不同的价值观我把它看作是人的第二张皮”。或许是不是陌生人的衣服已不再重要把这些衣服缝合在一起的过程本身便形成了一个新的集体一种新的较量

这是我第二次在莫斯科展示自己的作品第一次是参加莫斯科双年展对我来说苏联是从小听过最多的国家名字——小时候穿的连衣裙叫布拉吉”,应该是从俄语发音中来的那时能够看到的外国电影大多也是苏联的上大学时老师曾留苏教的是苏派莫斯科是我想象中的城市而实际到了之后发现这座城市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里的地铁本次作品的创作灵感便来源于此

莫斯科的地铁每一站都像一个博物馆我曾在每一站都下车参观站台上有很多社会主义的痕迹也有我小时候熟悉的气息对我来说地铁列车像一个缓释胶囊人是胶囊中的一粒粒药列车/缓释胶囊运行在地下像是在城市的肌体里行驶而我将这颗放大的缓释胶囊放在车库艺术中心的入口处人们从不同地方聚集在胶囊之中随后又将流动到不同的地方发挥自己的作用车库艺术中心最早的历史也与车有关现在这颗装载着人的胶囊停泊在这里缓缓释放着自已的能量

这件作品所谈的不是某个国家或地区的问题而是将人们在很多时候遭遇的普遍问题关联在了一起世界越发展我们越会感觉到自身的渺小恐惧感会刺激人们加剧竞争人可以改变世界也可以毁灭世界药物可以治病也可以致病”。有人依赖它有人恐惧它正如作品标题缓释》(Slow Release)所提示的快与慢是一对矛盾体快的结果可能是慢而慢也可能是某种意义上的快——“欲速则不达”。

— 文/ 采访/钟若含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