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芮谈你本不能到达这里你知道的

2018.07.12

王芮,“你本不能到达这里你知道的展览现场,2018.

王芮在Salt Projects的个人项目"你本不能到达这里你知道的"(You weren't supposed to be able to get here you know)以两幅电脑拼贴作品为出发点逐步叠加代表自身日常状态的图像产生于网络世界的图像经过艺术家物质化的转换和来自现实世界的图像并置模糊了视觉信息与其载体之间的界限作品之外空间里还包括书籍、CD、画具生活用品以及打包箱——王芮推进这个项目的同时恰好需要收拾行李从北京搬去上海来自艺术家工作室的私人物品和待寄的包裹填充着展厅为作品提供了一种临时的不稳定的环境这也回应了王芮的实践方法创作即是不断质疑自己如何在多种状态工作生活现实网络电脑图像架上绘画间切换的结果

选择把自己的私人生活展示给观众不会让我忐忑不安因为展厅中形成的观看和我本身并不发实质的关系反而与陌人面对面的交流需要我足勇⽓,经历一个漫而痛苦的过程才能深入讨论将作品呈现给观众才是最令我感到害羞的事因为作品的我是无法遮掩的。Salt Projects邀请我做个人项⽬,起初我通过三维建模软件SketchUp尝试过些布展效果但都是按照常规的法把作品完整地布置在空间⾥,这种式让自己觉得有点无聊艺术家如果不能充分利用一个物理空间所能带给观众的体验拍些美美的照放在页上让人浏览岂不是更好事实上我觉得网络观展是常舒适的体验因为数字平留给观众更多想象空间,⽽展览现场则包含实体细节我需要在Salt Projects设立个框架把作品串联起来恰好当时自己工作室的仓库有准备搬去上海的若物品收纳在打包好的纸箱里它们体现了我当下的状态展厅中由胶带封住的打包箱铺陈在台面与货架上的书籍日用品画具等构成的现实世界中的我与墙上作品所代表的来精神世界的我形成对⽐。所有物品的摆放基于然的日常的秩序感

我和Salt Projects的两位策展人富源韩馨逸很早之前就认识在这次合作的过程中我们共同讨论展览的方向与问题比如原本我想以醒醒为展览标题它既是我前的状态也是我对⾃⼰说的话。“醒醒不仅仅是指从虚拟回到现实或从现实回到虚拟而是提醒自己不要太在某种状态里可能醒醒还是太直我们最终选择了一个委婉的展览名。“你本不能到达这里你知道的这句墙体标语来⾃⼀款基于网络的虚拟游戏Second Life,我把它归为跑地图类游戏玩家可以在面做许多现实活中的事情吃饭跳舞购物种菜当然我做得最多的可能是闲逛从海边欣赏落⽇⻜到雪山顶进入一些法用语言形容的地⽅。但是当我看到墙上这句标语时突然感觉己不知道置身何处如同存在于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夹缝中

所有打包陈列在展览现场的物件中垃圾桶内的CD是我留下的唯一定位暗示一堆隐藏在实体空间角落的CD好像网络空间中伪装的“⼤批量垃圾邮件”。 我逐渐意识到自己愈发深⼊⽹络世界也就愈发深现实世界虚拟世界或许比整个宇宙还要大数字事物之间没有实际距离以至于我们无法洞见其全貌所谓让自己全身心地与网络连接”,从来不是以现实与虚拟的二元对立为前提当我的精神与身体分离跟随网络漫游于各处虚拟空间自己在物理上对现实世界中的细节所产生的体验会更加敏感那些细节让我感到安心舒适以及美。⼀⻛、⼀朵花窗外的阳光今晚的亮是什么样的好像都变得更为清晰了不论是现成的私人用品还是虚拟信息物质化后的艺术作品都是组成我某一瞬间的碎片。《Me》(2017)这张肖像生成于我在软件中编辑的自拍截屏由此创建出一个我的形象仿佛上帝捏它是你又不是你展厅里只有一件录像作品伤心事》(2017),选择用手机屏幕而非平板电脑或电视播放是因为手机更具亲切感我试图通过这段视频在虚拟的时空里拉扯回一部分现实的质感它收录了某个下午四五点钟的小公园内一双手掰玫瑰花瓣小孩在草地上跑闹的声音每次听到这些背景音就如同置身于当时的环境之中

— 文/ 采访/缪子衿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林天苗谈·

2018.07.04

林天苗作品我的花园展览现场,2018. 摄影李宁.

林天苗在上海外滩美术馆的个展·着重呈现了艺术家近两年涉及玻璃液体等全新材质的作品及其与她早期创作之间的呼应关系本文中林天苗深入探讨了两批作品如何共同传达出当下个体集体社会及政治之间的角力这种角力状态又如何随着时间的变化反射到作品形式和材料不断提纯给艺术家带来的考验展览将持续至826

对我来说展览·四个部分的标题个体意识”、“群体意识”、“公共意识终极意识仅仅是我与策展人亚历山德拉·孟璐(Alexandra Monroe),以及与馆方在语言沟通时的桥梁解释它们的文字含义不在我的工作范围内沿着四个部分的路径设定一层一层走上去的每位观者个体独特的生理心理体验以及个体认知程度的微妙差异性才是最让我着迷的地方

美术馆二层(“个人意识部分的两件作品白日梦》(2000)反应》(2017-2018)正是调动观者这种体验和心灵感悟的开始。《白日梦通过敏感的线把沉重的床拉至悬浮到空中这种较劲的状态是我最用心的地方也是对真我假我并存的质疑。《反应则是把观者置于孤独的陌生化空间抽离现实让他们彻底不受外界影响仅依赖于自己跳动的脉搏来启动整个装置在洁净的状态下去体验自己带给自我的心理感受同步的脚底震感机械的声音和模仿血液黏稠度的蓝色液体既是机械的假设的”,又是真实的”,这种感觉即分裂又怀疑。20年前的作品白日梦可能是作为艺术家的我的自我询问和观望而新作反应则是以中立客观的态度提示观者的存在两者的方式截然不同但都强调了的意识之间相互呼应的关系

白日梦》(1999)!!!》(2000)都动用了我本人的形象在前者中我的身体可能代表了女性脱离的体验反应后者对我肖像的使用掺杂了时间和噪音带给线的震动萃取了社会政治等因素标志着某种由个体关怀向集体关注的转变同时暗藏对抗性的思维

!!!》同在三层展厅的新作暖流》(2017-2018)“萃取了类似的对抗状态玫红色液体在玻璃器皿里复杂的自转和公转运动影射了对抗角力挣脱相互依存的关系在与策展人合作的过程中我更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在20年前的创作中就开始了对自我的审视这种审视中所包含的肯定与否定怀疑与断定真实与虚假等并列和置换的关系给作品带来很多可能性一直以来我都小心呵护并保持着这种角力的对抗性只不过如今它被提炼得更为纯粹就像!》中肖像的影像表面加的那一层网它使得肖像的虚化不是借助机器的调整而是利用物质材料的控制完成而在暖流公转和自转的角力过程中被精炼的玫红色浓稠液体在流动过程中产生浅薄的粉色泡沫玻璃管的粗与细挤压着液体使流动产生细微的速度变化在这个过程中所有内部的机械运转结构被隐藏而如何克制地使用这些关系是对艺术家把控能力和精准度的考验

追溯法国英国中国日本的造园史在公共欲望的表面都有有真为假作假为真的共识是和自然脱节的这种被转换成政治诉求和阶级划分的最高理想,“造园成为炫富的情趣和政治精神的至高点而当下我们身边的花园被强制同一化甚至可以说这些同一化的花园剥夺了我们造园的能力但四层展厅的我的花园》(2017-2018)并非在描述造园的现实只是借用了其中情趣的表象而已我更想说的是集体偷欢集体共谋集体参与和集体沉默的隐喻如何始终存在于我们的潜意识尽管它们被当下文明过滤掉了但在我们生活的内部它仍然生机勃勃地发生着这对传统思维里的两性关系来说也是某种补充和对抗。“知情者彼此分享着这一秘密”,不知情者只停留在造园的表层阶段这是我使用层次丰富的绿色液体和其不同状态的喷射状的原因巨型玻璃器皿的外壁并列刻有四种书写语言的表述拉丁植物名称中文植物名称民间俚语植物称呼俚语被翻译成英文的词汇例如彼岸花的名称表述依次是:Lycoris radiata、红花石蒜彼岸花、Flower of the other world。这些俚语好似民间无法参与正统体制的无力感其中包含的幽默既有补充又有腐蚀的功能并且假借互联网带给我们的虚拟网红景观效应共同传递出一种质疑繁荣文化的假象

最顶层的失与得》(2014)(“终极意识部分之所以使用骨头我首先考虑的不是终极死亡骨架是支撑肉体的工具当骨架与日常生活工具在逝去功能之后进行重组嫁接呈现出另一种强势文化的现象

个人意识”、“群体意识”、“公共意识终极意识四个部分之间始终存在一种角力关系如果完全脱离这四个词汇并不能准确地描述我的工作过程而仅仅是图解这几个词显得更不对了

— 文/ 采访/李宁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