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晨雨谈荔枝姑娘

2018.09.28

毛晨雨,“荔枝姑娘展览现场,2018.

2016年展出荔枝姑娘项目第一部分后毛晨雨近期的同名展览是围绕这一民间人物的第二次创作尝试也被艺术家称为绿幕写”。这次对于毛晨雨来说与其说荔枝姑娘是书写的对象不如说她成为了一种书写的方法是艺术家对于成文(written)”的记忆书写方式的反思这个展览包括一部待定的散文电影装置组群、“谷纹绘图以及一些现成品文物等元素构成与毛晨雨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的文章以及他长期的稻电影项目共同构成庞大的知识网络位于亚洲当代艺术空间的展览荔枝姑娘持续至1028

这个展览是一个非常临时和即兴的平面是第一次用装置的语言来进行叙述我在制作这些物件的时候把它们放在整体空间来看比如第一部分我希望做成一个洞穴的感觉有灵动的感性的东西在里面。2015年以来我对展陈空间的理解从懵懵懂懂到现在能够把展览做得比较干净这一次我希望创造出让观看者第一时间就能够感受到的信息我想在空间里构造情境最后分成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大厅第二部分是绿幕电影第三部分是一个绿幕概念的陈述关于记忆如何在有刻度的时间中被描述二楼的绿幕装置是一个身份政治的问题荔枝姑娘的十二个物件是来自不同的历史时间段像器官一样构造了她的身体

这个展览中我埋下了三个线索不是要收回什么这些都只是开端第一个是绿幕写这个概念第二个是谷纹作为记忆的符号形式——谷纹是玉器研究里面的一种象征丰收的符号第三个是松香——在地质年代里面成为记忆的材料它是琥珀的矿石

从银川双年展开始我想主动改变我参与叙事的方式最近两年想要去做变动的意欲很强烈我也不知道未来会如何继续调整视角但是这次我是这样做的把自己放在其中把我看待荔枝姑娘的角度也搅浑到整个作品装置里面我不能清晰地说出我能看清楚什么我要做什么我以前在处理自己的位置时是模糊的我现在反思16荔枝姑娘那个录像觉得里面有很大的危机有一些把主观性强加在对材料的使用上现在我把自己投进去而不是做线性的历史叙述反而感到很轻松回归到荔枝姑娘所在的场景与当下之间连接的想象

这里展示了一部没有发生的电影”,它好像拍完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拍有时候我觉得电影都不需要拍梦境里都做完了那部电影我做得非常粗糙的只用了两天的时间把它搭出来到展览最后一天我还不知道这个影像在展览中扮演什么角色到底是将展览中的线索勾连起来还是自身成为一个有主体性的作品我最近租了一个工作室希望在里面搭一个绿幕场景这次绿幕只是作为线索之后我会直接用到抠图技术使绿幕写由技术本身发生而不仅仅是一个政治隐喻

我现在对传统样式的电影的欲望非常不强烈传统的电影语言很容易走入套路或者惯性我觉得独立电影总体领域没有跟上今天当代思想的界面特别是阅读我们的视角与我们的阅读界面有关我逐渐开始梳理之前到底做过些什么我之前在很模糊的状态中做了很混沌的事情我以前做展览非常疲于应付现在无论是在公共展示还是在叙述角度上我更能够找到自己的主体而不再依赖于外在的系统结构之前我总感觉自己像材料供应商不断地提供内容材料拼贴当然在这种清晰化的过程中也会谨慎一种固定化体制化的倾向我不希望自己被阅读的方式确定下来

我最近引用了几个美国人类学家的论述以前常看欧陆学者的写作但最近我觉得英美系统更有活力更吸引我改变了我的阅读方式比如安娜·(Anna Lowenhaupt Tsing,又译罗安清),她非常漂亮地提出了废墟上的多时间性”,再如唐娜·哈拉维(Donna Haraway),还有伊丽莎贝·波维内利(Elizabeth A. Povinelli),这几位都是女性地质本体论(geontologies)是波维内利2006年提出的一个概念国内有时翻译成地理本体论”,地理涉及到社会人文层面但我觉得翻成地质本体论更确切一点这样一来把气候危机和栖居的概念彻底搅浑了我们一直以为地球的栖居是建立在人类中心之上的实际上我们应该去中心化去掉人类中心以后我们就不用担心未来的问题了地球的未来不过是地质过程的延续

— 文/ 采访/张涵露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廖国核谈烧女巫

2018.09.18

廖国核,《烧女巫4》,2018布面丙烯,60 x 80 cm.

廖国核在纽约的首次个展烧女巫呈现了20多幅绘画作品均创作于2017-2018这也是艺术家从湖南搬到北京生活工作的两年在本文中廖国核谈到整个展览的框架设想作品细节的画面语言以及他对时政和权力结构的思考展览将在博而励画廊纽约空间持续到1020

整个展览的框架不完全是按照绘画的方式来设置的我希望把展览看做一个作品让它能够呈现一种指向性这次的作品大概分成三个部分首先是权力和意识形态比如劳动使人自由这些画和句子它是一种意识形态宣传用语对应的是权力运行的核心部分其次是与之相对应的普罗大众这是可以被意识形态左右的部分落实到画面上就是字系列这个字的来源是辽宁大梨树村广场上的雕塑——那座雕塑本身是一件好作品我很嫉妒我画这个有一种临摹的意思;“大干快上”、“撸起袖子加油干”,都有一种很受鼓舞的感觉另外字也像是那个宗教符号加上一横有比较强烈的象征性

第三部分是烧女巫系列在权力系统运行过程中间碰到卡壳某些矛盾解决不了或者需要达到某些目的制造恐慌的时候就会有一些具体的人被抛出来这样的个体就是女巫”。在西方宗教权力很发达的时候经常会有指认女巫然后残酷地把人活活烧死的事这里面除了权力还有愚蠢狂热的情绪我想强调的是在这个权力运行机制里作为个体的位置与处境我们每个个体都有被系统抛出来被当成女巫焚烧的焦灼

这三个系列基本是同时创作互相交错着进行的有几张画会把不同的系列整合到一起比如整个系列里最后完成的烧女巫4》(2018):一串感觉没有生命迹象的脸在中间边上这些还笑着的像在看热闹画面上圆圈中间穿过一条弧线的结构其原型是灼烧的火圈”,哪怕你身处权力系统的结构上层也难免每天都有像跳火圈一样恐怖的事需要面对

去年很多货物集散地面临整顿拆除外地人被赶出北京在大红门布料市场被关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去买了些布样这次的一些画就直接用了这批成品布包括被逼跳楼的三个方片》(2017)、《无题贪官与瀑布)》(2018)、《烧女巫》(2018)、《统治与掠夺》(2018)。《统治与掠夺这幅画我是把布料上的黑点一个个地涂黑白点涂白再把黑点也涂白我的好多画可能比较蠢比较直接3》(2018)看起来就是在发射wifi信号它好像一个在云端能覆盖很多地方的精神信号简单幼稚

对我来说从事绘画创作很多时候是对创作习惯和思维惯性做出挑战早期我在画面上写的句子自己当时挺喜欢比如野蛮的穷人一夜无眠”,但现在好像很难再写出这种话了原来比较有诗意的东西慢慢变得干枯这种干枯是创作者在绘画里对内容做出转译的部分受到的压缩我的上一个展览恶克思可能体现得更明显画面总体都是黑黑的我有段时间总是看到很多恶事恶让我觉得没有办法思考而且画说白了是很腐朽的东西没什么太大的现实意义你的表达只是在商业环境里做一个传播很有限的展览更何况说这些话的我也只是一个虚拟的”。

— 文/ 采访 / 顾虔凡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