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光乐谈双色

2019.01.19

王光乐,“双色展览现场,2019. © 王光乐佩斯画廊惠允.

在纽约佩斯画廊的最新个展双色艺术家王光乐延续了他标志性的工作方法在画布上均匀渐进地涂刷颜料使层次向中心聚拢的同时徐徐展现微妙的色彩渐变最终形成蕴含着空间的画面此次展出的无题系列选用了大量明朗的对比色本文中王光乐谈及他在处理颜色时背后的考量以及他对时间主题的探索他的艺术观以及心目中理想的理性状态展览将持续到29.

这次展出的是无题系列的新作但其实整个系列从2009年就已经开始了这里面并没有什么进步更新只是充分展开而已。“无题有点像寿漆之后一次从观念向形式偏移的矫正它更偏绘画一些所谓绘画”,我觉得只是一个工种没有那么特殊我创作时的本意是想通过降低技法上的难度让绘画跟更多普通的劳动联系起来不要让人觉得太专业

不满足于绘画专业性的原因在于在我的理解中自己是通过绘画来从事艺术而艺术应该是一种艺术观是通过艺术去看待世界的状态我想用这一点来与现在的技术观科学观资本观的世界做出区别今天的全球化是技术和资本的全球化对人们行为进行评判的标准多出于经济制度法律甚至道德的考量我觉得这样的世界不够完美我希望审美和艺术这些不太受重视的看待世界的维度能够有更多机会发出声音

时间也是这样一个维度它可以帮助我们摆脱功利或者情绪化的视角把人从具体事情中抽取出来不管你的一天过得好或坏用时间的维度来看只是不同形式的度过而已艺术和时间都能去对抗现在以技术和资本为强势影响的世界

当然所谓对抗资本不是要剔除商业因为剔除不了商业已经是文明中很深的组成部分了;“反技术也不是说要抛弃手机回归原始只是降低技术在文明范式中的权重同时拔高艺术和其他东西达到更平衡的状态

回到无题”,这个系列里的一张画通常要涂刷几百层颜料花费两三个月完成作品命名依照的是画作结束的日期这并不是因为完成这件事有多重要而更像一种邂逅有时候颜料用完了一张画自然地结束就把日子签上去它是一个时间的标记除了工作方法我不对画面进行预判碰到尘土颜料的滴洒都会自然地刷进去最后画面堆叠起来的气泡疙瘩反光不均匀的东西都不构成困扰跟皮肤的皱纹色素沉淀的老年斑一样它在展开的过程中该什么样就什么样

我理解的艺术艺术史是一条蜕皮的蛇博物馆保存的是所有时代召唤艺术这条蛇之后蜕下来的蛇皮艺术是恒定的只是每个时代要创造新的形式把它呼唤出来比如我们看到蒙娜丽莎被印在各种消费品上今天的人们看到它已经不会再有画作刚被创作出来时带给人的感受了它被视而不见而被视而不见的正是作品的形式部分如果作品除了形式没有其他东西那等于形式死了艺术也就没了需要造出新的形式去重新召唤这条蛇类似的上一代艺术和这一代艺术之间不存在好坏的比较无题系列也不存在进步更新的问题

这次的颜色是一个变化过去我有自己习惯和偏爱的颜色后来慢慢觉得就像材料没有好坏只有用得对不对一样颜色也没有好看难看喜好交给观众另外古人特别喜欢说现实是尘世尘土的世界只要是尘就有颜色所以又有红尘一说当画里没有具体的现实对照只剩下颜色的时候我觉得这些颜色也就具有了现实的指向性佛教里认为尘世就是烦恼而烦恼是因为你对心的启用错误其实烦恼的人离智慧只有一纸之隔只要心安顿好有烦恼的人都可以是很智慧的人我特别喜欢这个说法我觉得有必要指出颜色的这层象征希望观众可以往那儿去想

我曾经是个激情四射的人也反思自己不够理性可能整个社会都比较缺少理性我一开始接受的是写实的绘画训练一直以为画得越逼真越趋向照片就越需要艺术家调动理性但就像康德说不清的物自体一样画出绝对写实的纯物质也是不可能的一幅人造的画能被识别仍然和人的感性认识有关所以后来就反弹回来也回到了我喜欢的传统中国心学中的”:所谓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把持到一种的状态所以无题对我来说具有理性练习的意义通过自我管理去调用和释放自己的激情和能量让表达更和风细雨更持久适恰

— 文/ 采访 / 顾虔凡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保罗·施耐德谈沈阳驻地

2019.01.14

保罗·施耐德,“Rule 32”展览现场,2018.

艺术家保罗·施耐德(Paul Schneider)在一年中最寒冷的时节从伦敦来到沈阳在这里驻留了一个月的时间作为K11艺术基金会与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合作的艺术家驻留交换项目的一部分。1221驻地展览“Rule 23”在沈阳临时chi K11艺术空间开幕

沈阳是我来到中国后生活的第一个城市也是唯一一个),是非常真实的体验整座城市始终处于流动的状态位于剧烈变化的中心这使我惊讶新的发展以及建造工程一直在进行我感到这座城市在形成新的身份成为某些新的东西我在这里接触到艺术家和艺术空间不多但是就我拜访过的那些工作室和空间而言他们充满着活力饱含灵感和能量

无图无真相”(Pics or It Didn’t Happen)是网络社区4Chan的网站使用规则第32因此有了展览标题“Rule 32”) ,你可以说 Rule 32以及4Chan其余的互联网法则是一个讽刺性的论坛规则它同时是互联网早期还未像现在这样被管制和商业化的案例相机图像的灵感来源于微软开发的字体Webdings,这款字体由符号和图形组成90年代计算机和出版的产物它以简单的方式使得人们获得大量图像的同时不必消耗过多的电脑内存我使用这款字体或者那个时期的其他字体图形并非出于怀旧的目的而是认为他们相当的简约以简单低像素少数据量的状态在当时的电脑条件限制下工作

我想要创造一个环绕观众的空间使其处在一场表演当中作品在观察他们以及拍摄他们这次我感兴趣的是如何用最简单的方式使二维的相机图像具有空间上的深度并赋予其重量因此我使用薄木板作为陈设相机好像贴在纸板上一样这样空间感觉像一个巨大的模型或舞台布景在实验和制作中很快我意识到作品需要将观众聚合起来在不同层面和高度上将他们环绕一直被观看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艺术家的作品和展览在正式开放前先在社交媒体上被体验和被评价也有部分艺术家无论有意与否通过社交媒体网络塑造虚假的人格并且进行炒作这些都不是新鲜事但我认为艺术需要在艺术所应当位于的空间中面对面地被经历如此观众能感受到真实的体量色彩材料与临场感但如果你说的艺术指的是手机或电脑上的艺术那就从屏幕上看吧

我从不将我的空闲时间花在笔记本电脑上我也从来不用Facebook、Reddit、4chan等这些论坛或社交网络我感兴趣的是人们为何不参与到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中为何如此多的人仅通过他们的手机摄像头来观看世界我想要有一个易辨识好理解的图形以此展示人们是如何在美术馆里拍摄完一堆照片就走出去的或者如何来到一个绝佳的文化或自然场合中只是为了获得一张虚假的社交媒体背景图片人们拍照不再是为了拍下的事物而是为了证明自己

中国的互联网非常有趣对于不懂中文的人来说感觉非常奇异在中国对微信的使用太疯狂和吓人了所有的及时讯息视频电话、Facebook、Instagram、叫餐出行以及支付都在一个地方进行在我看来这个APP集中了太多的权力我喜欢微信里的贴纸表情它们太赞了像一个实时更新的流行文化指南比符号表情有趣多了

就个人长期的工作而言我对公共委任与较大体量的项目感兴趣我也与他人合作共同创作一些动画作品或出版物在其中探索和拓展我的实践这次驻地就像是我过去参加的展览或制作完成的作品一样总是启发我未来的创作这次出现的相机的图形和互联网规则是我希望持续去探索的命题

— 文/ 采访 / 张涵露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