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李爽怎么称呼

2016.07.14

2016.07.02-2016.08.06 LAB47

艺术家李爽在LAB47的个展怎么称呼包含了三件均为木质材料的作品它们看上去分别是一对大骰子一套木质餐具以及一双似乎按照人体比例制作的造型生硬的白色翅膀其中的几根羽毛甚至已经折断这几件作品并非出自艺术家之手而是由几位艺术工人在三个星期中利用业余时间完成艺术家试图通过这些作品引领观者进入到艺术究竟是什么艺术工人究竟在做什么等相关问题的反思中李爽强调自己并非作者”——“作者是一家名为Zmart的艺术搬运公司所属的六名艺术工人他们全部来自安徽宣城完全没有接受过艺术教育甚至对于艺术怀有一种深刻的矛盾心理”:“一方面这是他们的生计另一方面他们对当代艺术的概念怀有一种抵触与质疑他们时常抱怨:‘就这么一个简单的破铜烂铁怎么就能有人花好几万来买?’”工人们的质疑成为了构建这个展览的起点艺术家发起了一个交易”:由她来帮助工人制作网站工人则要为他们自己创作当艺术家被问及什么是作品艺术家回答什么都可以是作品

于是我们在LAB47中看到了这三个物件它们的共同点是人造被修饰过刻意符号化以及具有装饰性艺术家承认这三件作品与自己之前想象的结果存在差距但某种程度上呈现在眼前的形象以及事实性并不重要——因为工人们寻求艺术表达的姿态是消极与虚无主义的且依据的是某种利己主义的逻辑不过那套木质餐具也许是一个例外它包括了一个在黑色木碗中立起的叉子平置于边缘的餐刀和看似随意放在木碗下托盘上的一双筷子虽然餐具的摆放方式似乎在分别暗示着东西方文化但总体来说这套木质餐具并无所指在保留了餐具功能性的同时它构建出了一个自我封闭的体系独立存在于用餐的背景之外甚至带有某种冷漠与骄傲的气质——这种气质与工人看待艺术的视角恐怕如出一辙

画廊中循环播放着李爽录制的音频其中的每一句话都试图重新定义艺术与艺术工人的角色在李爽看来艺术工人与他们的服务对像——艺术品——之间的矛盾是当代艺术与当代社会所陷入的彼此认知困境的完美缩影在看似简单的表面下李爽的创作是高度概念化的这令人想起纽约Kitchen空间展出过的艺术家Agnieszka Kurant的作品《A.A.I.》:艺术家所做的就是把五个白蚁堆砌的蚁冢并置于空间中从这个角度看两位艺术家探讨的内容有重合之处: 都用他人之手来制做作品都试图通过对现成品的活用来追溯艺术中最核心也因此经常被回避的问题即我们认知中的艺术在另一套语境下还能是什么抑或我们对艺术的认知是否存在某种结构性的偏差

从另一个角度出发,Zmart这家为作品提供搬运制作与拼装的公司所收取的费用要高于普通搬家公司差价似乎便是他们业务专业性特殊性的某种象征与艺术的相关性亦成为其不凡价值的不言而喻的说明——也许,Zmart存在本身便为艺术品的价值这则命题提供了一条注解

— 文/ 林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