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樟柯谈天注定

2014.03.19

贾樟柯,《天注定》,2013彩色有声,125分钟.

天注定自去年在戛纳公映起国内公众对此片持续揣测的结果仍然是无疾而终。《天注定是沿着中国传统历史脉络书写的现代电影谈的不是知识分子的文人传统更多是绿林好汉或是好女子路见不平的仗义和野性人物的移动依然局限在中国语境之内移民在城市间行走本世纪初贾对乡镇的感受仍然是一种加速的抽象而十年之后农村和城镇已经不再是俗套的二元对立因为城市已经赢了对城市的经验或是想象已经是俗世的整体状况题材又加入微博这一全民运动举国的热点被纳入电影的框架由此给出的信号是导演在尝试改变或者说扩大电影的理想观众但实际的结果是贾把自己也放到了至少是年度十大新闻的行列近日天注定的网络版已经出现本刊重新刊载贾樟柯访问原文于去年十月在纽约电影节期间完成

周昕以下简称周):开始讲一下小玉的发型吧不是一个当代的感觉

贾樟柯以下简称贾):我来解释一下造型的问题造型实际上当时我们要结合的是两部分一部分是胡金铨侠女的造型发型和衣服的组合观念就是服装每一件都是现代的衣服但是组合起来要像古人另外一方面很重要的参考就是京剧野猪林里面林冲受审的服装红裤子很刺激我很喜欢那个造型上面是白色的打底的衣服下面是红裤子整个人物造型除赵涛之外第一个造型姜武是照着鲁智深做的王宝强是照着武松做的

带了一个公牛队的帽子

对对对但都是现代衣服也是个人的趣味特别希望这些人物有古意因为某种程度上中国戏曲里面人物的气质古人的气质事实上是在丧失的所以天注定对我来说是一个反对以暴制暴的电影反思暴力希望暴力不要产生的电影但是我觉得不采用暴力但人本身还是要有反叛性的人格但是这种反叛性不代表一定要用暴力来反叛但一种反叛人格是我一直比较欣赏的。 《水浒传里面都是反叛性格

古代行侠仗义还是要骑马现代就是动车摩托车

: 闯江湖的感觉还是一样的只不过是交通工具变了

只是交通工具变了吗我不太理解的是为什么把四个人放在一块就可以代表这是一个群体的问题不是一个人的问题

选择四个故事就是因为单看每个故事都能发展为一个戏剧化很强的电影但每个故事看起来都有点偶然性赵涛这个人物就是很不幸很不巧就遇上了这么两个人了然后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单看每个案例都有偶然性但随着这些事件不停的发生它就不是一个偶然事件所以我觉得要用这种多重叙事来把这种偶然性呈现出来

那为什么就是四个呢不是七个十个或者干脆拍一个纪录片拍一个群体的状况而不是四个人

我觉得用纪录片探讨暴力并不是太好的形式暴力实施的过程我们都不可能在场都是不在场的情况下发生的只有当事人知道所以它是需要想象去填补的另外一方面就是暴力如何在日常里不断的滋生暴力是一种看不到的情绪它很难裸露在摄影机前是需要我们去建构的所以这个故事是很适合用虚构来呈现的之所以用四个故事这和片长有关系因为一个电影你要拍六个故事就要拍到三个小时去了人力物力包括观众观看电影的承受能力都会有挑战还有就是这次是四个人物四个故事我写剧本的时候是用一个故事来结构的也就是用传统的起承转合所以正好是用四个段落来建立完整的叙事

从三个男性角色身上我看到更多的是写实到了赵涛的部分想象就开始发展出来了表演就开始很清楚的让你知道这部分和武侠间的联系为什么从她这部分开始发生变化

是因为她的这部分正好放在电影的黄金分割点上叙事有一个推进如果一上来就很武侠这样太类型了所以三个人物其实是叠加推进的结构正好到了赵涛的部分进入转折这个跟空间有关系因为赵涛的部分发生在湖北我们当时就选择了神农架去到神龙架就觉得这是在古代一些悬崖峭壁像是把邵氏片场里的道具放到现实的感觉所以在美学上也比较纯粹这个空间本身就有点不写实

然后想问一些你对新的独立电影作者的看法。《语路之前在云之南进行过放映你最近也给画天的独立电影基金做了评委

总体上就是最近看到的大部分是一些未完成品都是一些粗剪成都一个作者(周豪编者注)拍了一个叫做的作品还有一个作者拍了一部骑士》,都介于完成之间我觉得这些电影的触角还是很敏锐的包括形式上的活泼性但是另外一方面则是我当时看完之后的评语是触角敏锐但办法很少有一个灵感这个灵感很棒但这个具体推进发展的过程特别粗糙就是掌握一个经典的叙事方法对一个内容的提炼和有序的推进的耐心太粗糙还有就是中国存在的一个很大的问题是电影工业机制的欠缺独立电影的制作水平影响创意有一些想法非常好但需要工业的支持来实现这种想法但这方面的支持显然是跟不上的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依然觉得要倡议建立独立电影的工业体制因为现在中国的独立导演都是以导演自身的操作为主背后缺少团队的支持很孤独资源跟不上还有美术的班底

如果要做未来感的东西可能会比较难, 往往需要去和过去记忆打交道

因为我觉得一种预算模式它就是一种固定的美学模式比如说你就是这个预算就是这个工业水平一个作者的想象就会被限制要做一个战争的东西很难做到要做一个魔幻的未来也做的很不尽如人意还是需要一个好一点的独立电影的工业体制——不是体制啦就是工业结构

但这不一定是他们有兴趣的

不一定是有兴趣的当然因为你毕竟是要和更多的人打交道但是偏安于现状美学上发展的可能性比较少毕竟电影有它工业的属性

— 文/ 周昕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