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华评以卵击石

2014.04.29

英伦末日剧照,1988,彩色, 87分钟

19868德里克贾曼开始拍摄英伦末日》。《以卵击石:贾曼电影日志》(Kicking the Pricks)正是写于这部影片拍摄期间书中汇集了贾曼的日记访谈录剧本札记私人照片和剧照作者坦诚地写下了个人的成长轶事对电影与艺术的感悟虽然这些文字与电影的拍摄几乎同步进行但银幕上的癫狂极致在贾曼笔下却几乎荡然无存文章读来颇有一番闲话把桑麻之意味

日记体的随笔都冠上了小标题看似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时过二十年一切已淡然在贾曼式的追忆似水年华里他毫不避讳地谈及自己的性经历每段经历只是一个片段貌似与他有关又与他无关在这种若即若离的气氛里已过不惑之年的贾曼写起青春时的那个自己仿佛是隔着镜头去看另一个人这个小孩不太合群欲保持纯洁的身心他认真学画想画下南部平原的红土地六零年代的英伦恍如一个梦境年轻人在舞池里听着披头士的音乐跳舞结伴去老电影院里看帕索里尼的电影学校老师翻阅着一本名为嚎叫的书另类小圈子的集会一个接一个写起这些贾曼的笔调是轻松诙谐的连在俱乐部与警察的冲撞都带有搞笑与自嘲的色彩

书中对父亲的长篇描写令人动容很难说贾曼的性取向是否完全与他有一个保守失职的父亲有关其中多少有些瓜葛吧他对这位男性家长的感情是复杂的似乎是恨多于爱确切而言是恐惧与疏离这其中还夹杂着战战兢兢的怜悯贾曼之父是皇家空军的飞行员二战中参与过对德空袭曾荣获空军十字勋章用贾曼的话而言,“家庭成为了战场的延伸,”“有些人的可悲之处就是在做父亲和祖父时偏偏是坏男人。”这个坏男人”,在承担家庭角色时对物和情感都是吝啬成癖的当贾曼恶作剧般从中风的父亲那里搜罗出囤积如山的烘豆厕纸等物品时内心却是懊悔的而这部分的回忆也以父亲在路上的一场小小壮举戛然而止他以雨伞准确地攻击了一个出言不逊的出租车司机对于一个获得国家勋章的荣退英雄街头这样一场有些无聊的闹剧般的举动几乎与他的身份地位毫不相符但做为儿子的贾曼确好像讲段子一样以毫不避讳的半嘲讽半赞许的口吻把这点轶事写下来说到底对极端爱国主义痛恨的贾曼深信正是国家扭曲摧毁了他这位随时准备为国捐躯的父亲所以他不惜笔墨地给自己的父亲--被国家变了形变了态的老贾曼树立形象文字的基调越谐谑渗透的悲凉感反而就越强

在访谈录里贾曼也对英伦末日的内容进行了阐释这部让很多观者一头雾水的拼贴式作品令人疲倦却似乎又欲罢不能幼儿时期轰炸机曾在贾曼的童车上空飞过这也成为了他一生的梦魇。《英伦末日以光怪陆离的影像上演了这样一场梦魇对于战争与核武器的惊惧使得贾曼在人生后期以离群索居的方式在大自然中寻找慰藉虽然这部日志与另一部现代自然完全不同但在本书中贾曼那双敏感的眼睛依然捕捉着大自然的细微变化也许是与他早期的绘画训练有关也许是生来慧心在行将尾声的春天这一小章节里他再次以画笔般的笔触描摹了自然的非凡之美色彩斑斓的植物在他的眼中都是灵动的生命个体不忍触碰甚至连童年时采摘一朵风信子他都会产生内疚不安感因为即使插到花瓶的水中也永远不会让它们复活了。”

贾曼在影像上的实验是大胆激进的其思想行为也与传统相悖他对自由和平的想往对专制保守的反抗都在这些文字里以不动声色的英式优雅与幽默娓娓道来时代是否如披头士的歌《Getting Better》所唱的那样越来越好对此贾曼是打上了问号的—-“如果从头来过我仍将不知所终”。

以卵击石:贾曼电影日志》,(德里克贾曼吉林出版集团, 20144

— 文/ 王丹华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