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智之堂导演欧仁·格林(Eugène Green)访谈

2015.04.01

欧仁·格林,《上智之堂》,2014,35毫米彩色有声,101分钟

在电影人欧仁·格林(Eugène Green)的第五部故事片上智之堂》(La Sapienza, 2014)名为亚历山大的中年法国建筑师来到意大利准备完成一本关于巴洛克建筑师弗朗西斯科·波罗米尼(Francesco Borromini)的书他的妻子阿莲诺和他一起前往意大利二人通过和一对年轻人高弗雷多(Goffredo)和拉维纳(Lavinia)的对话精神上得到了洗涤和重生影片在美国由Kino Lorber发行,2015320日开始在纽约林肯广场电影院上映格林在此讲述了这部影片

我是做不了年代片的我认为当下的时刻包括过去和未来我相信当今世界的根本问题是人们处在一个虚假的现在中缺乏内在的精神生活我的影片之所以运用巴洛克艺术和传统是因为从巴洛克风格中我们能看到活着的种种可能性这方面不仅仅是物质上的也包括精神层面在拍电影时我尤其喜欢借助巴洛克风格去表达因为对我而言电影是最善于表现精神存在可能性的艺术形式

我做戏剧导演多年我认为戏剧和电影非常不同在戏剧的世界一切都是假的为了达到一定的真实有必要去经历绝对的虚假电影则恰恰相反原始素材一直都是真实的碎片观众欣赏佳片时能看到这些碎片汇聚成一个只在屏幕上存在的真实在放映的过程里这个现实也变成了观众的现实

我做第一个电影每夜》(Toutes les Nuits, 2001)发现了一套表达体系并且运用在上智之堂电影语言在我所有的影片里多少都是一样的我总是在寻求间接总是想接近本质

我的影片呈现对话的方式非常重要一个人说话时我们可以看到他或她直视对方通过这种方式观众就可感受到说话的人的所有能量当人们交谈时应该吸收通过言语所表现出来的交流能量当我的电影对话紧张时我就将摄像机放在两个角色中间去观察这股来自谈话者彼此之间的动力交换

我之前的影片葡萄牙修女》(The Portuguese Nun, 2009), 里面是些性格温暖又开朗的人上智之堂里的角色恰恰相反他们乖张孤僻在这个电影里新婚夫妇亚历山大和阿莲诺已经失去了彼此沟通的能力这两个人必须在彼此之间主动地拉开距离以此来更好地审视他们自身的问题, 于是每个人就去接近一个更年轻的自己高弗雷多(Goffredo)处在亚历山大的情况下拉维纳(Lavinia)对应的是阿莲诺这么做的目的是帮助他们去填平彼此之间的沟壑

建筑师亚历山大做的都是现代项目他意识到这些都是在很空洞的状态下完成的而他的巴洛克鼻祖弗朗西斯科·波罗米尼(Francesco Borromini)所酿造的作品里则充满了灵魂令人自由地穿梭于光和空间之中通过参观波罗米尼设计的教堂在周围的村庄游荡他开始有所领悟艺术家是具有牺牲精神的人这些人为了众生之益而留下作品就这样波罗米拯救了他和其他主角在波罗米打造的一个令人更清楚地照见彼此的地方他们获得了内在的重生

使用镜子和镜中人这是再自然不过的做法了我相信巴洛克给予我们最重要的课题就是关于自我矛盾的概念双面镜能够将两个看似不相干的真实个体合二为一的过程展现出来

— 文/ Aaron Culter 王丹华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