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荒谬

2015.09.25

忻钰坤,《心迷宫》,2014彩色有声,110分钟.

心迷宫的原名叫殡棺》,如果说心迷宫是由主题角度为影片命名那么殡棺则准确的透露了影片最核心的叙事运行法则麦高芬”(MacGuffin)为基底混合了悬念与反讽以此来提炼不断衍生发展的叙事张力进一步概括这是一部罕见的的具有强烈成熟希区柯克风格与科恩兄弟主题的华语惊悚片

众所周知麦高芬这个概念由希区柯克一手创造在他的理解中驱动故事发展的麦高芬所涵盖的物件在影片中的地位可以完全不重要正如他所言在惊悚片中麦高芬通常是锁链在间谍片中麦高芬通常是文件”。不过在其他一些导演比如乔治·卢卡斯眼中麦高芬必须很炫目哈里森·福特即指出夺宝奇兵3》中的圣杯即是麦高芬以及如李安的卧虎藏龙》,具有强烈象征意味的青冥剑亦是麦高芬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作为物件的麦高芬带动了整体叙事的发展心迷宫整体的叙事发展是建立在殡棺中的尸体之上殡棺在此即是物件后来又成为某种象征这是最惯常的麦高芬手法如果再作字面上的过度解释殡棺的英名“Coffin”“MacGuffin”亦算是谐音心迷宫与科恩兄弟《Blood Simple》中文世界的译名血迷宫算是异曲同工

我们大概可以粗略的把影片分成三个大的板块第一个板块是葬礼流水席这场葬礼相当于古典叙事中通常都会出现的开场定位功能人物关系叙事基调主题风格或暗示或明示的被显露出来村长宗耀丽琴王宝山黄欢大壮这些影片中的主要角色都在场众角色的每一句台词每一个行为都与之后的叙事发展有紧密的连动关系不在场的两个角色白虎与陈自立则对应了身亡的结局第二个板块是事件的发生黄欢以假怀孕的方式骗婚宗耀不想被一旁路过的白虎听到白虎欲敲诈却被宗耀推倒意外致死第三个板块即是死尸的处理影片的叙事重点自然是第三个板块跌倒致死的白虎怎么就变成火烧致死了殡棺中的尸体到底是谁此核心悬念推动了第三个板块的主要叙事进程由此我们根据殡棺中尸体身份的不断确认把第三个板块的叙事流程或者说命名游戏作如此切分白虎黄欢陈自立白虎这是一种典型的回到原点但今非昔比的圆形/环状叙事此叙事由三个节点构成这三个节点在叙事张力上呈现出阶梯式递进的流动状态

著名的编剧理论家麦基由视点角度出发将故事与观众的关系概括为神秘悬念反讽三种类型观众知道的比角色少是为神秘观众与角色知道的一样多是为悬念观众知道的比角色多是为反讽在此我们稍作简化AE这一过程设若观众已经知道E,回头看前面的任何一个节点即是反讽而如果处在之前任何一个节点神秘/悬念不过是感官上的强度区分神秘中有悬念悬念中有神秘),是故我们将之统一简化为悬念科恩兄弟的电影荒诞黑色幽默的主题基本是靠反讽建立即观众已经知道的信息远远超过角色/全知视点,《血迷宫是很好的例子而希区柯克往往会混用悬念反讽两种手法他通常在影片的前三分之二部分使用悬念最后三分之一主动解开悬念将悬念调整为反讽引导观众走入另一种情绪中,《迷魂记是最经典的一个案例

心迷宫的第三个板块也是影片最核心的叙事板块呈现出强烈的希区柯克式叙事策略在黄欢与陈自立的这两个节点流程中对观众而言各种悬念纷至沓来首先是挥之不去的最早产生的悬念白虎怎么会变成被焚烧致死是谁焚烧的接着黄欢到底死了没有如果死了凶手是王宝山陈自立死了凶手是王宝山是大壮陈自立本尊出现回到村中将如何是好村长为什么始终没有报案

当尸体最终被确认为不是陈自立之后故事信息的透露方式在此时发生了巨大的转折村长烧尸的信息开始被披露了悬念开始瓦解及后白虎的哥哥向村长借用尸体顿时所有的悬念烟消云散假作真时真亦假观众与故事的悬念关系即可转变巨大的黑色反讽关系影片最核心的黑色幽默主题在此得到了最强力的提升这种反讽正是典型的科恩兄弟式反讽借用视点错位产生的反讽科恩式的反讽还体现在角色的一系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极端荒谬情节在尸体辨认的三个节点中居然没有一位村民想到过要找警察确认真相当尸体被怀疑是黄欢黄欢的父亲没有去找警察只是在村长的引导下找嫌疑人王宝山算账当尸体被怀疑是陈自立陈那与人通奸的妻子丽琴正好顺水推舟自认尸体到了白虎的哥哥,“借尸躲过追债人的纠缠之后居然将尸体直接扔到了荒郊野外这所有的荒谬最终指向了整个村庄一个父权制结构充满了各种不伦情事的封建人治社会

全片唯一的瑕疵是结局明显尾大不掉父子二人矗立在苍茫的土地上守着一口殡棺无奈尴尬惶恐焦虑五味杂陈不知所以土地殡棺三者的关系值得无限回味这口殡棺到底是属于谁的要埋葬的到底是谁父脚下这片土地村长所代表的父权制封建社会结构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具有强烈提喻效果的场景遗憾的是画面不久亮出了父子自首的字幕之后还出现黄欢在庙中祭拜的场景没有比再更累赘的结尾了在此我们更愿意相信是主创为了过审而不得已为之的做法

— 文/ LOOK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