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onomia哲学的起源

2016.07.21

拉斐尔,《雅典学院》(局部),1509-1510湿壁画. 图中人物为毕达哥达斯.

两年前日本当今颇为活跃的思想家柄谷行人出版了哲学的起源一书中译本由中央编译出版社于2015年出版)。乍看之下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题目要在不到三百页的单行本篇幅里把哲学起源讲清楚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单是哲学起源这两个词就足够分别讨论三百页而在柄谷行人自身的思想脉络里一部讨论哲学的书似乎也有些奇特在完成了标志着思想转变的跨越性批判柄谷行人开始形成了自己的思想体系而后写就的世界史的构造一书可谓集大成之作值得注意的是,《哲学的起源系列连载始于20117月的新潮》,可以说是紧接着世界史的构造》(以及阅读世界史的构造〉》)出版之后在以交换样式为着眼点重写马克思的巨著完成后柄谷行人为什么要转向哲学的起源这个看上去和他的思想体系相去甚远的话题

据柄谷行人自己说,《哲学的起源可以看作是对世界史的构造的一个补充而且是一个重要的补充在这部著作中柄谷行人试图探究”(用一个标志性的柄谷行人术语的不是哲学是什么之类的抽象问题也不是在古典学的意义上对哲学的历史进行知识考据相反对于哲学起源问题的讨论只有被镶嵌在柄谷行人的交换样式体系中来理解才不会见木不见林简言之,《哲学的起源的工作是以爱奥尼亚而非雅典为中心考察如何通过所谓更高层次的交换样式D”(柄谷在上述多本著作中都提到过对人类社会交换方式的四种分类:A.赠与和还礼,B.掠夺和再分配,C.商品交换,D.X)),重新实现曾经在游牧社会中存在过的以个体间的交换互酬原则为代表的交换样式A”,以克服现代性状况下民族国家和资本所形成的循环圈就此而言站在传统的哲学史立场上批评柄谷行人的具体论述恐怕就难以打中要害不过我认为这也未必是说脱离世界史的构造》,《哲学的起源就无法被单独理解

那么暂且把交换样式的体系放在一边看看柄谷行人在书中提供的另一个切入点他指出迄今为止无论是自由主义还是极权主义对于政治社会的理解都是建立在个体集体的关系这一预设基础上的丧失了个体与个体的关系层次个体与全体的看法本身是由个体与个体的关系而来的这一结构恰恰被忽视了处于这种思考回路之中就无法历史性地把握社会。”早在探究 II》等著作中柄谷行人就尝试重新定义个人/个体”,将它从契约论政治哲学传统中作为共同体的基本组成单位的规定下解放出来放入到与他者的多重关系中去因此哲学的起源柄谷行人对于爱奥尼亚哲学的再解读也可以放在作者自1990年代以降关于个体的思想线索的延长线上进行理解即试图确立一种以个体与个体的关系为基础的游动而松散的政治社会于是交换样式之间的区别也可以被转而理解为共同体”(契约论传统下以个体国家为基本框架的政治实体社会”(以个体之间的多样性关系为基础的政治实体的区别或对峙

如果从政治社会的结合方式的角度出发就能理解为什么一部题为哲学的起源的著作既没有像施特劳斯那样讨论柏拉图的隐微教诲也没有像海德格尔那样考察赫拉柯利特著作中的存在问题而是在谈论一个看似和哲学没有太大关系的概念:isonomia。关于这个语词,《哲学的起源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定义它既是一种政治原则也是一种经济原则也是一种形而上学原则它指的既是基于自然的整体性巴门尼德的”),又是不区分公共和私人的政治苏格拉底),又是自由和平等的统一爱奥尼亚的游牧社会),等等大竹弘二指出,isonomia一词在词源学上可以分成两个部分表示平等的前缀“iso-”“-nomia”。“-nomia”的意思既和“nomos(律法)”相关也和“nemein(分配)”相关——因而在前一种意义上可以说“isonomia”的意思是法律面前的平等”,而在后一种情形下则可以理解成平等分配”,也即公民间财产和政治权利的平等分配。[1]

在柄谷行人的论述中,isonomia主要是爱奥尼亚政治思想的特质:“Isonomia不单是理念它在爱奥尼亚各城市确实存在并在爱奥尼亚没落之后在其他城邦作为理念蔓延开去”。Isonomia作为一种独特的政治思想原则指的是不存在任何支配性政治经济集团、“自由平等在其中得到统一的实现接近于巴利巴尔笔下的“equaliberty [平等自由]”)。它超越了雅典城邦奉行的民主制因为据柄谷行人说雅典的民主事实上是以国内阶级对立国外对他国城邦进行政治支配和经济掠夺为基础的换言之爱奥尼亚注重工商业和自由贸易的经济样式和雅典轻视商业注重军事发展的区别构成了政治思想上“isonomia”对峙民主的格局可以说在柄谷行人的思想语境中如果民主共同体的原则那么“isonomia”就是社会的原则同样如果民主是催生传统意义上的古希腊哲学的条件那么哲学的起源就是试图超越这种民主哲学而迈向“isonomia”哲学”。

不同于雅典和斯巴达爱奥尼亚没有形成土地所有者和无地劳动者之间的阶级对立也不受传统氏族社会结构的约束在其中生活的市民社会自然而然就是一种建立在个体自主选择基础上的政治形态。“由各个共同体迁移而来的殖民者组成的爱奥尼亚从一开始就存在着个人’。爱奥尼亚的城邦是由这样的个人’[订立的]‘社会契约而来的”。工商业的自由贸易无氏族结构羁绊的独立个体自由迁移的空间基于个体选择的政治联合这些条件构成了isonomia的社会基础柄谷行人在这里使用社会契约一词不是对契约论思想传统的继承而是对它的挑战和改写:“社会契约不再是从政治共同体为了证成自身的合法性而从既定状态回溯性建构出一个前政治状态的产物毋宁说如今社会契约为的是确定个人的自由和平等而不是消除个人对于死于暴力的恐惧;“社会契约标志着向多样的社会关系敞开而不是宣告一个封闭共同体的成立。“爱奥尼亚的城邦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工商业者的议事会在非国家独占式交易的情形下交易利润得以被平均化。……isonomia根本上是以游动性为前提的并且为爱奥尼亚带来新的游动性的正是工商业的发展”。

柄谷行人不是一个空想社会主义者在其思想实验般的论述背后他始终试图为自己的观点找到历史依据因此爱奥尼亚不是一个一去不返的伊甸园”——柄谷行人认为历史上与爱奥尼亚社会有着相似结构的是十世纪至十三世纪的冰岛和十八世纪美国的城镇共同体:“冰岛的自治社会和美国的城镇共同体使我们能推测爱奥尼亚城邦得以可能的条件”,内部拥有广袤的供人口自由迁徙的疆域而外部没有周边国家的威胁但是一旦落实到历史,isonomia的现实困境就暴露无疑了不注重军事发展的爱奥尼亚最终被雅典殖民而同样体现了isonomia政治理想的美国城镇共同体则是最终走向了联邦共和国,“开放的社会再一次变成了封闭的共同体”——要么被消灭要么内部实行政治上的集中,isonomia似乎无法避免上述悲惨结局。“游动性自由带来平等但为了保持下去游动性的可能空间就必须扩张这里蕴含着iosonomia=城镇政治的矛盾美国的独立革命的目的是保卫城镇和邦联同时却令它们消失了”。美国革命虽然是对isonomia理念的继承同时也因其成功而悖论性地中断了城镇共同体的isonomia传统不单如此就爱奥尼亚本身而言,isonomia的实现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不充分的因为爱奥尼亚的公民对此并无自我意识在对毕达哥拉斯进行重读时柄谷行人明确指出毕达哥拉斯之所以接受并主张表象世界与数字的真理世界的二重世界区分根本上源于他在爱奥尼亚受挫的政治经验由于缺乏哲人的引导民众最终倒向了僭主政治。——可是一旦有了哲人的引导”,一个奉行isonomia社会还是先前的那个同时实现了自由和平等的社会吗柄谷行人的爱奥尼亚的悖论在于只有在公民对于isonomia不自觉的情况下,isonomia的实现才是可能的一旦isonomia成为一个概念原则或教诲它就从内部瓦解了。“为了实现isonomia,需要的不是民主而是哲人的统治结果对于isonomia的追求在某种意义上变成了最为反isonomia的政治形态或者说最为反自然哲学的哲学”。

为什么说是最为反自然哲学的哲学在柄谷行人看来爱奥尼亚自然哲人并不是不问政治的学究恰恰相反他们对自然的研究和关注其实体现了以自然为准则的isonomia的政治原则他们被后人误解为不关心政治只会卖弄修辞的智术师是因为在公元前五世纪中叶随着雅典帝国的兴起和扩张原先各个自治城邦变得有名无实爱奥尼亚的自然哲人也纷纷出走到雅典有点类似于二战期间许多思想家跑到美国),成为知识贩子——雅典人虽然肌肉发达脑子却不怎么灵光于是需要老师这和我们一般对于雅典的理解相去甚远多亏了历史学家们对于伯罗奔尼撒战争的描绘人们一般认为斯巴达人穷兵黩武纪律严明雅典人则贤明爱智言论自由柄谷行人却说爱奥尼亚的哲人去雅典贩卖修辞技巧当然违背了自然哲人从事哲学的初衷但这也是不得不然:“将辩论术只当作支配的技艺的不是智术师而是雅典市民。……在发展出辩论术的爱奥尼亚辩论术并不是支配他人的技艺法庭也好民会也好辩论术对商讨都是不可或缺的它是共同探讨交流的手段”。于是在雅典城内没有资格参与公共政治事务对于雅典帝国本身也失望透顶的智术师不得不将自己变成非政治的存在

在此或许可以对柄谷行人提一个问题如果说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实现了isonomia理念的爱奥尼亚最终面临被侵略或政治改革的两难那么isonomia的真正实现就似乎只有在一个类似法国哲学家科耶夫(Alexandre Kojeve)所设想的普遍均质国家中才有可能然而在当今资本发展遍布世界各个国家各个角落的政治经济状况下一种普遍实现的游动性的以个体为基础的松散联合难道不会陷入内格里和哈特设想的帝国形态之中康德意义上的永久和平状态岂不是在帝国的治理下得到了最好的保障由此从作为城邦政治原则的isonomia退回到作为思想理念的isonomia,就不单单是爱奥尼亚自然哲人面对现实政治处境时做出的回应方式同时也是在全球资本主义背景下设想被压抑者的复归可能性时不得不采取的策略——也就是柄谷行人面对现实政治处境时不得不做出的回应方式与游牧民族的爱奥尼亚民众不同从自然哲人一直到苏格拉底哲学家们只能从思想上认识和反思isonomia。事若至此那么由isonomia发展出来的政治思想与空想社会主义又有多少距离呢

[1]大竹弘二「イソノミアの民主主義」、『atプラス』15、同前五十頁

— 文/ 王钦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