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

巴洛克技术父权制

english version

一颗刚授精的人类卵子中的两个亲代原核. 图片:Alan Handyside.

地球在转变权力在转变我们正在经历一种范式转移说到底这种范式转移可能和通常与早期现代性这个标题所绑定的一系列时代断裂具有同样程度的后果如今当我们面对自己所经历的变化时已经找不到任何系统性的诊断了在我们能够发明出有效的抵抗策略之前我们需要勾勒出那些已经在运行的权力并且铸造一套批判语言来匹配我们的周遭而这一状况反过来也使我们的批判重点发生了转变

大部分对于目前正在发生的变化的研究都围绕着一些被认为是新自由主义核心特点的进程经济的金融化价值的抽象化信息的数码化计算互联网络的扩延工业自动化以及劳工的机器人化在这些研究中权力依旧被主要理解为对生产形式进行拨用管理以及自由化的社会规则虽然对生产(production)本质的变化进行理论化也是必要的但是我们还没有充分地阐述权力与再生产/繁殖”(reproduction)相关联的一面

在再生产/繁殖的领域——社会文化——我们直面着当代权力最关键的层面权力与生命之间的关系正在经历着最为剧烈的变异在这里我指的并不仅仅是70年代流行起来的福柯式的生命权力(biopower),而是权力对一切生命产生作用的一切渠道从纯粹力量暴力以及赐予死亡的能力死亡政治学,necropolitics),到解码保存复制以及修改生命形式的潜力。“统治我们自己的艺术”,人际关系体制机构话语讨论那些使活着的生物体被视作为人类”、被视作为一个可繁殖的公民的技法一具有机的或机械的身体有能力说所需要经历的过程这些都在变异

根据许多不同的知识社群的定义生命最基本的意味是一个可以维持和繁殖自身的系统为此该系统必须将能量食物阳光化石燃料等转化为热量并将这些能量中的一部分分配给新陈代谢如此才可存活并繁殖任何一个政治政体都对捕捉和分配能量以及繁殖生命的集体性方式进行管控就那个历史上被视作为人类的物种来说繁殖的生物代码可能已经被符号学代码以及始终在加速流动和变异的语言知识和实践——也就是我们称之为文化的东西——所匹配甚至超越而文化的演变技术意识形态也反馈在对生命的管控上它影响着甚至阻挡着权力执行其基本任务的方式——它的基本任务是控制和管理生殖

自由派和共产主义的权力理论都将繁殖自然化了并视之为无历史的如果他们还会考虑繁殖这件事的话)。因此对繁殖进行去自然化(denaturalize)便是紧急的必须的为了达到此般目的下文就是对权力体系进行历史化的一些笔记这些体系在其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体中操作生命它们也构成了作为主角的我们——作为活着的政治小说”。围绕以下三种权力技术类型的互动我们可以更为便捷地思考历史

第一种是古老的死亡父权制(necropatriarchal)权力体系在其中只有男性身体才是有主权的身体妇女儿童以及非人类生物体的身体都是次等的在死亡政治术语中男性主权是由其作为暴力的合法垄断者而定义的父亲的和男性的权威是原始的绝对的父亲就是那个有权利赐予死亡决定他妻子孩子以及所有其他依附者命运的人死亡父权制对主权的这种定义是最古老也是最广泛的权力行使方式展开来看它相关于自然资源是榨取主义(extractivism)、相关于领土是占领相关于社会领域是统治而相关于性是强暴

安娜·杜米特留(Anna Dumitriu),《工程抗体》,2016,聚合物粘土来自HIV阳性血液的结晶氨基酸染料绣花棉布印花布仿古钩编亚麻布,30 x 30厘米.

第二种是异性恋-殖民(heterosexual-colonial)权力体系它伴随着现代性发展起来十五世纪开始的资本主义以及殖民主义生产系统覆盖并超越了父权主权异性恋-殖民权力体系的存在离不开种族这一新型政治分类种族政治动用了新兴的经验主义以及被用以合法化种植制度奴隶制度以及反种族通婚法规的科学解释对于性别差异异性恋和同性恋的那些显然是解剖学的以及精神病理学的认识在殖民帝国中统领着繁殖的实践莫妮卡·威蒂格(Monique Wittig)、·沃康格姆(Guy Hocquenghem)、安吉拉·大卫斯(Angela Davis)、朱迪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杰克·霍伯斯坦(Jack Halberstam)、阿基里·姆本贝(Achille Mbembe)等人都已经提供了不可或缺的见解细数了异性恋常态化(heteronormativity)和种族这两者分别被构建为性别和人相学条件的诸种方式作为对比的是那些决定我们的身体在一个生产和再生产/繁殖体系中所处位置的权力技术女人孩子有色人种原住民、“残疾人”、离经叛道者以及动物都被视作为非人类以及作为下等公民(infracitizens),他们没有渠道获得统治思维或者知识生产的技法也对作为人类首先意味着什么这一点的支配性构想没有任何影响力

— 文/ 保罗·B·普雷西亚多(Paul B. Preciado), 译/ 张涵露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