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9

2019年威尼斯双年展

克里斯托弗·布歇尔,《我们的船》,2018–19,2015418日在地中海沉没的船只残骸. 军械库展览现场. 摄影:Andrea Avezzù.

对于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最正面的描述莫过于此大多数参展作品本身足够强大能够扛住一个糟糕的策展框架但出于娱乐我们还是从最基本的说起那个被人讨论过很多遍的题目——“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我能理解本届双年展艺术总监拉夫·鲁戈夫(Ralph Rugoff)想要刺破前几届疯狂膨胀的主题修辞但他对这句假的中国诅咒的借用从里到外透出一种充满特权意味的疏离感让人恨不得展览没有题目而且对于此次双年展来说,“无题也许是个更准确的描述

乔治·康多,《双重猫王》,2019亚麻布上丙烯打底剂金属漆颜料棒. 军械库展览现场. 摄影:Andrea Avezzù.

全场最差这个位子上与鲁戈夫的主题有的一拼的是克里斯托弗·布歇尔(Christoph Büchel)的大型车祸现场”:2015年在兰佩杜萨岛(Lampedusa)附近沉没导致数百名难民葬身海底的船只被他运到双年展现场进行展示把悲剧留下的印记变成富有感染力的纪念碑并非不可想象参见下文提到的Teresa Margolles)。但把遇难船只收拾成非常适合Instagram拍照的样子再将其停放在军械库的咖啡馆和厕所旁边如此做法只能把人们的怒火导向错误的方向导向艺术家而非各国政府对全球难民危机的处理方式

索罕·古普塔,《无题》,2016喷墨打印,29 1⁄2 × 19 3⁄4". 选自忧虑系列,2013–17. 军械库展场.

几乎同样糟糕的是军械库进门第一间展厅——按常理要为整个展览定调的空间进门就是专为无知有钱人提供毕加索替代品的大师——乔治·康多(George Condo)的一幅油腻画作而且不是一般的康多作品而是把他给安迪·沃霍尔做助手的那段历史拿出来说事儿。《双重猫王》(Double Elvis, 2019)的黑白画面里两个手拿瓶子的流浪汉在艺术家标志性的快画风格下逐渐变形为阴茎状的凸起物这种对美国白人男性特权的肆意挥洒作为开场实在粗俗更要命的是绕过双重猫王》,背后便是索罕·古普塔(Soham Gupta)充满张力的夜景照片——在这一名为忧虑”(“Angst”,2013-17)的系列摄影作品中来自加尔各答贫民阶层的拍摄对象们局促不安地被镜头闪光定格于漆黑的背景上与古普塔作品相对的另一面墙上挂着安东尼·埃尔南德斯(Anthony Hernandez)记录罗马烂尾楼建筑的系列照片中间暗室里则是克里斯蒂安·马克雷(Christian Marclay)照本宣科似的录像装置关于战争的电影层层堆叠形成同心的矩形画面(《48部战争片》,2019)。自以为是的绘画加上极端的贫困加经济衰退再加好莱坞大杂烩——够有趣的对吧

安东尼·埃尔南德斯作品,1999–2012, C-prints. 军械库展览现场. 摄影:Andrea Avezzù.

鲁戈夫在展厅入口前面展墙上那份平淡无趣的策展宣言同样于事无补其基本信息可以总结为政治的艺术不太行好的艺术能刷新你看待事物的方式这么说等于完全放弃了策展在创造性和/或知识性层面的作为而军械库的展陈设计进一步加强了上述印象作品在物理上被彼此分隔开从而避免了第一间展厅里出现的并置现象不要被胶合板展墙舒适的外表蒙骗了——此处的设计跟关系策展(relational curating)恰好相反鲁戈夫在另一个展场——双年展主题馆里对作品进行了更为自由的混合与配对而混搭的结果往往是杂乱的让人摸不着头脑或是浮于表面的比如Carol Bove的彩色抽象雕塑和Njideka Akunyili Crosby的具象绘画被放在一起是因为两者都用了鲜亮的橙色?)。主题馆里唯一一间营造出了某种整体氛围的展厅是Sala Chini——傅丹(Danh Vo)把他以前的老师彼得·邦德(Peter Bonde)的大型镜面画搬进了这个小教堂一样的空间旁边是于吉水泥浇筑的身体残片以及西普里安·加亚尔(Cyprien Gaillard)的一件全息影像作品整间展厅显然是对欧洲极端右翼势力崛起的一次曲折的反思你需要仔细阅读展签才能得出该结论但无论多么隐晦这里至少能看出一些建构的努力

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2019,威尼斯主题馆展览现场.图为Njideka Akunyili CrosbyCarol Bove作品. 摄影:Maris Mezulis.

最差的部分说得差不多接下来让我们进入不是糟糕透顶但也没有特别打动人心老实说大多数双年展可能都是这样的部分此次双年展展出的作品大多可以归入此类别鲁戈夫让艺术家每人贡献两套截然不同的作品分别置于两个展场这一决定虽然称不上多有革命性但还是让展览变得可操控和有意思效果好的时候一个展场上大家相对熟悉的风格与另一个展场上更加冒险的方向互相构成补充此次展览的参展名单全球分布较为均衡女性艺术家占百分之五十非白人酷儿跨性别原住民和残疾人艺术家比例也比之前有几届威双高但这本该是个默认事项而不应成为我们必须予以评价的一项成就要一个策展人在完成上述指标的同时也拿出立场来算是要求过高吗

— 文/ 克莱尔·毕晓普 | Claire Bishop, 译/ 杜可柯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