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布拉德福特谈自身创作

2018.04.25

马克·布拉德福特豪瑟沃斯香港展览现场,2018. © 马克·布拉德福特摄影:JJYPHOTO.

特朗普上任后非裔美国艺术家马克·布拉德福特(Mark Bradford)被视作是在各种层面上代表了新美国状况即对于特朗普进行全面反抗的艺术家除了其公开的非裔同性恋身份外他近期作为美国积极参与社会活动的艺术家代表于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期间在美国馆举办了明天是新的一天”(Tomorrow is Another Day)展览在展览开幕时发言:“我是一名黑人但是仅因为我是黑人并不能说明我代表了整个黑人族群我也不相信国家的单一代表制度这是不可能的这不是我想要做的。”——这种否定性的强调正是在当下此特殊时期内代表黑人美国”,甚至任一群体身份时要付出的代价他也为美国驻伦敦大使馆创作了由32幅画作组成的特定场域作品我们这些人民》(We The People,2017),这件作品使用了美国宪法内的文字内容而特朗普称包括此件作品在内的使馆艺术项目为赔本买卖”)。此次布拉德福特在香港举办的个展展出了可被称作地图广告系列的两个新系列绘画作品前者大尺寸的画布上满是古老或现代时期的地图——包括十三世纪威尼斯城市地图及当代洛杉矶地区的地图等后者小尺寸的画面上隐约可见用手机接听来自监狱囚犯的电话的广告这些作品规避了过分戏剧性的情感艺术家以涂抹漂色弹线等复杂手段处理的画面讨论了人口流动与禁闭状况的关系

在创作此次展览里的地图系列绘画作品时我使用了建筑单元线(chalk line)——一种用来为建筑建立网格结构的工具这种工具的形式在世界各地都是一致的对我来说这些大型绘画与与不同文化建立地缘性参考框架的传统有关有的网格是自然有机地生成的有的网格则是理性推演的结果我觉得这些区别特别有趣我一直在创作中使用建筑性的工具或材料以创作建筑性的绘画表面每次绷完画布后我就会为作品做一个数字标签此次展出的作品的画框边缘上就有这种数字标签而建筑和绘制地图等实践的基础就是主要由数字组成的一个系统只有这样土地才可以被清楚地划分因此在某种意义上这些绘画讨论了文明的历史展示了人们是如何去建立这个世界的这种过程和机制在这些绘画作品里变得明晰透明这些作品也直接地展露了木质画框的结构我非常喜欢那些文艺复兴时期可见明显画框结构的绘画我们也可以说这些绘画与绘画的建筑性和底层结构有关

我们再头来看网格”。网格不仅是地图的基本组成部分也是绘画的基础单位之一在学习绘画的时候我首先学到的便是网格的重要性——网格与透视的关系以及与绘画史的关系等一张绘画作品的底层就是木质网格物质层面及理念层面的网格都是我的兴趣所在此外我也一直对地图感兴趣古代的贸易或战争地图等总是权力的体现绘制地图的过程也就是修建道路的过程在今天古地图成为了社会学或展开想象的客体许多人在研究这种文化产物最古老的文明绘制的地图及现代的地图——比如Google Maps——我都喜欢当然这次展览并没有直接使用Google Maps之类的卫星地图其中的一些绘画中使用了老旧地图观众在确认地图中事物在真实世界中的位置的时候会因为这些地图的众多特性而感到紧张悚然我也向观者介绍这些地图就是想象的地图是主观的地图就像是某种达达实践一样他们用在城市里行走的方法绘制非常主观的地图而我自己在选择地图的时候倾向于去探索那些极其宏观或极其微观的地图

此次展览中的小型绘画上有大量的文字文字一直贯穿了我的整个艺术实践我把在公交车上栏杆上或是建筑墙面上看见的小招贴称作是微型广告这些微型广告也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它永远与经济或微型社区群体有关此次展览里小型画作上的文字是这样的一种微型广告联系广告主你就可以接听监狱里囚犯打来的电话在美国这是一项有偿业务囚犯或家属必须事先在某特定电话号码上充值以接受囚犯从监狱打出的电话监狱囚犯也不被允许接听外部打入的电话)。因此这种广告是寄生在入狱的人身上的基于他们被囚禁的状况获利这些广告又与经济种族阶级及城市地理有关——洛杉矶日晒充足罕见雨雪天气因此这种在公共户外空间的微型广告得以存留很长时间从而也成为了这个城市中的一种社会考古学客体

最近的facebook隐私危机与我此次展出的作品有许多联系——我的两个系列绘画分别以各自的方式讨论了如何呈现分析使用个人数据等问题但是我想我们大概要花许多时间才能有效地处理这些问题我也意识到人们终于发现互联网不是安全的了互联网这个相对年轻的发明曾意味着民主自由但是我们今天看到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对于中国观众我没有任何预设我希望他们对我和我的创作抱有好奇心就好像我对他们抱有好奇心一样我希望我的展览能够拓展非裔美国人文化的叙事人们往往都不觉得自己有刻板印象但又经常只通过一种狭隘的视角去看待他者的文化如果我们能够将自身及他者视作是同样多元混杂复合的我们便可以开始理解彼此我最近意识到中国开始逐渐认识非裔美国人群体”——而不再仅仅是抽象的美国人”——这体现在文化娱乐等诸多方面我觉得这是非常激动人心的许多年前我就和人们说我想要去中国做展览他们总会问我:“为什么去中国?”我知道中国在发展严肃的与西方话语迥异的理论也有别样的殖民抗争历史因此我对中国很感兴趣我关注的是修正主义式的多元的历史

我最近有一个礼拜日在香港行走了三个小时看到了许多女性坐在广场上打牌唱歌跳舞她们看见我就笑了——因为我太高了我后来听说这是菲律宾女佣的休息日聚会我马上想到的是如果我可以为她们创造民主化(democratise)一个属于她们的空间那该多好

— 文/ 采访李博文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马海蛟谈风景计划

2018.04.17

快乐区域是出生于河北现居北京的艺术家马海蛟在国内的首次个展展览围绕其持续创作项目风景计划展开同时呈现了包含展览同名新作在内的三件影像作品本文中艺术家分享了此次展览的整体构想。“快乐区域TABULA RASA画廊持续到429

对我而言创作是有一定时间/空间跨度的这就像画家先出去写生画大量速写回到工作室后再根据素材做一些具体性的创作我把这个创作模式叫做风景计划”。在一件作品完成后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的时候我知道我还有一个风景计划”,以一到两年为一个周期来创作

2014年我去挪威交流学习了四个月期间像游客一样随意拍了很多当地风景无意识记录下了许多旅行中的素材这些内容都被我归档到硬盘的一个文件夹里。20158我回到杭州半年多才重新再去看这些素材反复阅读这些风景后我发觉我拍摄的风景都特别明信片化”:森林就是森林人不是主体或者比重特别小就像早期的风景画这些画面跟挪威的森林小说对白里的风景描述在我的记忆里共同勾连在一起形成了说谎的梦说梦的谎》(2015风景计划 #2)。杨福东当时对风景#2”的评价是国际小清新”,因为对白是日语可能会显得影像跟文字的黏合度不够但我理解他主要说的还是内容和形式之间的问题,“你做的很优美但是是小清新的”, 这也影响到我后面的创作比如2016年完成的作品马国权》(2016)成为了我另一条创作线索我叫它人物影像传记计划”,也会一直做下去

展览同名作品快乐区域风景计划的第三部第一个镜头是我跟着一辆公交车拍摄突然拍到显示站名的电子LED屏提示跑马地”,紧跟着出现英文“Happy Valley”。当时我就想用Happy Valley做作品标题最初看素材的时候我给这件作品的线索/方向就是一份现代都市说明书”。去杭州念书前我从来没有在都市里长时间生活过对我来说第一次到香港像是遭遇了一种很强烈的视觉冲击香港是一个现代都市发展的典型极端案例密集的高楼所有人都在行动中……我会想象人类在一两百年前设想构建现代都市时对它的定义就是一片快乐的区域”。

快乐区域是一个伪采访口述内容是我写的但开拍时我会让表演者随意讲之后再从中抽取20%—30%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的部分共同形成现在这个文本片中14个被摄者所处地理位置阶级身份都不一样我会把香港让我印象深刻的点都镶嵌在这14个人物身上最终的伪纪录表现的不是百分之百的真实但也有真实的部分我同时在片中穿插了一些人物的相关背景信息提示比如香港的国际学校从来不讲中文也不讲广东话某个人住所的窗户特别小而另外一个人的房子有落地窗我会点出一些香港让我感到奇怪的地方比如每个人都有英文名我描述了一个老头他年轻时没有英文名字但后来到半岛酒店里做清洁员他的经理要求他起一个英文名字放到胸牌上

进入展厅的第一件作品希望, 希望, 我快被冻僵了创作起因是我在奥斯陆艺术学院交流学习期间参加了一个胶片的工作坊可以用超8(Super 8)来拍胶片300元一盒一盒只能拍3分钟我想把这种体验性的拍摄变成作品于是想到用诗歌做方案我以艾米丽·狄金森(Emily Dickinson)希望为起点委托一位本地诗人命题创作了另外两首诗歌希望》、《我快被冻僵了》,再把其中的意象词汇”、“羽毛从句子中拿掉只留下空格然后用影像填补现场两部分必须一起呈现先阅读诗歌再看影像这样可以让两部分在观众心中融为一体

选择这三件作品是希望大家可以通过展览看到一个艺术家创作的阶段性以及影像的个人表达特征注意到一些改变和没有改变的地方比如影像创作的方法我很注重艺术语言内部的排列组合比如镜头之间的蒙太奇镜头跟镜头或者屏幕跟屏幕之间的语言关系以及对应文本互相补充或者彼此脱离催生的视觉感受另外还有对文本的惯性使用对诗意语言的引用甚至有时候是自己写);以及不同年份对一些特定议题认识的改变——我过去的作品可能相对私密一点,“风景 #2”中包含我对于梦跟谎言之间风景跟记忆间关系的个人理解但很难解释清楚大家也很难讨论只能是欣赏”。后来香港(“风景 #3”)的作品比较清晰地讨论了城市中人的身份种族阶级等问题现在我也更希望提供相对公共化的讨论空间给大家

风景计划前期无意识的拍摄状态反倒是一个轻松的状态但后期还是要经历一些苦恼或者反复纠结我觉得创作更像是一种发现在这个过程里我总是不断反问自己为什么我想把镜头指向那个人或者那一群人然后在反问中慢慢去发现去创作我很想澄清自己真正感兴趣的点是什么而不是一种泛泛的大众情感我更愿意从一些真实或者我能触及的东西出发做作品在冷静的创作态度和创作语言里略微注射一点自己私密的情感情绪同时视觉语言对我而言非常重要是长期训练形成的一个个人化标准我自己也会偏爱那种语言讲究的作品不知道这个药效对我还有多久

— 文/ 赵梦莎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陈熹谈首部叙事长片

2018.04.12

陈熹,《步行指南》,2018,单频高清影像彩色有声,79’35’’,录像截帧.

理想的人是陈熹在亚洲当代艺术空间的第二次个展其中艺术家带来了一批人性十足的绘画和一部动画长片80分钟的步行指南是艺术家首部剧情长片陈熹 1985 年生于武汉现工作及生活于北京展览将持续至513

我选理想的人这个巨大的主题作为标题是为了让观众远离这个题目我们只是恰巧都在这里度过一段时间而已关键是认识到这个之后要做的事情关于为什么我要做一部剧情长片因为没做过因为有讲故事的热情也因为想跟我们市场上主流的录像作品不一样画面定住旁白念诗的那种观众坐不住与其观看电影语言实验的录像作品不如再去看一遍石榴的颜色》(1969)。

这部戏中的角色前仆后继的在一个连续的世界以步行的速度走完自己的生命周期这个世界里发生的事件会在单个角色的生命周期之外聚拢没有角色能俯视纵观对我来说长片的一大好处是拥有比较长的时间跨度这时我就能把信息极为节制地提供给观众观众可以享受发现新信息后被刺痛的乐趣我可以享受和观众一起流泪

本片的画风一开始几乎是几何色块到片尾变成了照片写实角色遇见的第一个道具仅仅是一个照明”,到后来整个世界都是道具本片通过这些可视的安排想让观众意识到这是一个内容逐渐增加的故事这个故事的内容由我们的知识和诉求决定一直到片尾电影都安排有新的惊人的信息可供发觉一个角色经过一个广告牌时镜头摄入广告的内容观众似乎可以看到所有角色活动和战斗必须的关节球生命修复延长柜是由谁制造的这个姑且称为的系统寄生在所有角色的所有行为中这里一段戏用可视的方式道出这个系统是角色运行的手段和结果”。

自己做一个像这样的动画长片技术和体力捉襟见肘。3D建模和动画产生了700个左右的工程文件光是渲染输出后待合成的帧的体积就有1500G,工作内容还包括平时积累声效弹曲子外出拍素材录环境音实物模型制作、2D特效绘制……当然故事是起点如果观众不能与我创造的世界共鸣一切白搭把故事构建好得需要练习多读书多观察生活真希望那时(20~30能多读点书多学几门外语

80分钟里我把信息一点点提供给观众让恐惧和爱一点点生根我埋下许多视觉细节这些细节一直在那里叫喊”。当观众积累的信息达到一定的量,“revelation”(启示泄漏揭发就会到来根据每个观众的诉求不同,revelation到来的时刻也不同我们是一块物理时空里的肉,“自己活着就是肉运行在一段时间里产生的幻觉肉需要时间来整理调度信息长片的另一个好处是能让我有余裕在动作戏之间安排几段长时间的第三人称步行此时观众有时间化身局外归纳之前观察到的每段情节

观众应该在这部片子里看什么其实都可以观众想找爱情里面就有超越生命周期的大弧线观众想在微观层面观察时那个世界里所有角色都有自己的日程只要角色还活着,ta的日程就会继续执行当角色遇见对方他们有时打斗有时一起度过一段时间角色造成事件发生而事件也波及到他们观众想找意义里面不少角色在寻觅ta的意义(point),意义在片子里用这种可视的方式呈现给观众关于如何让观众共鸣其实很简单去相信观众也在思考与自己类似的东西我做的是分析这个东西提取规律逻辑把这个精髓用可感的形式做出来观众一旦共鸣就没有回头路了会自发的去发现更多暗示主题的细节观影效果也越好

— 文/ 采访/巢佳幸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理查德·迪肯谈自身实践

2018.04.07

理查德·迪肯,“新雕塑展览现场,2018.

理查德·迪肯(Richard Deacon)近年来曾多次参与在中国发生的艺术活动:2015他接受融科资讯中心委托创作了光雨-沉思》(Rain and Shine),于次年参加了乌托邦·异托邦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然而迪肯近期于北京公社进行的展览新雕塑却是艺术家在中国首个严格意义上的个展展览展出了新字母定制两个雕塑系列的新近作品这些抽象雕塑在尺度层面毫不惊人也没有张牙舞爪的姿态而是以一种严谨甚至缓慢的方式持续逐步推进艺术家长期雕塑语言的发展艺术家在这里讲述了其对长期合作关系的重视以及他对于传统物质性技术和数码技术发展的看法

我在1998年首次拜访北京我能够意识到这个城市这些年来经历的巨大变迁我并不认为北京在朝平庸发展这个城市仍然是非常独特的和纽约或伦敦都不一样与北京的本地画廊一同工作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这比起作为一名单纯的国际艺术家在北京做展览更有趣这不是我第一次在中国展出我的作品但的确是我的首个个展

这次展览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这几乎是两个展览合而为一的结果在展厅中行走你能看到两种不同性格的作品——尽管我最初并没有预见到这点颜色鲜艳的作品起初是想要靠在墙边的在完成制作后我意识到这些作品的正反两面同样成立从不同的方向看去这些作品展露出非常不同的性格我的许多作品都是立体的而这次展览中的许多作品在维度多样性方面相当克制展览中的作品相对小型”,但是我不觉得只有大型作品能够代表艺术实践的长期发展

展览中的新字母系列作品有悠长的历史我曾使用陶瓷进行创作,“在空间中绘画。”后来我考虑压缩这种雕塑将它转化为平面绘画一共创作了二十六幅绘画——我将这些作品视作字母表我随后又考虑将这些作品转化为立体墙面作品的可能性重新赋予这些作品以实在的物质属性我将三个字母叠加在一起创造出一个更具三维特性的形态不再孤立存在的字母因此也在概念层面变成了某种编码定制系列来自于一系列边角料在重新切割这些废弃材料后我又将这些材料组合在一起这种创作似乎是和定制”(customisation)有关的——基于材料的独特性质开展创作——因此我命名此系列作品为定制”。在英语中,“custom”有许多引申意义——习俗海关以及人类学及地理学的意义等

这次的作品都是在中国制作的而我的大部分创作都有赖于和制作团队的紧密合作关系我过去曾经和同一个中国团队合作他们那时的制作水准已让我赞叹不已我的伦敦团队也曾折服于中国团队的精湛工艺我也想要在中国寻找石刻匠人因为我在最近关注于探索石质材料过去许多西方艺术家因为价格差异或工艺水准选择来中国创作石质雕塑我对石质材料感兴趣尤其因为我并没有大量地以石块为基本材料进行创作过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物质性技艺当下流行的数码科技发展比如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也让我深感兴趣我有时也会和我的合作伙伴就大数据和深度学习等概念的意义展开讨论不过从两年前开始我不再担任教职因此不能像以前一样从学生们身上了解当下的技术潮流我对于作为艺术手段或纯粹概念的数字科技都非常感兴趣当然我更多地是从自己的创作出发去考虑这些技术的工具性意义。


除了对材料的持续了解和尝试我在创作中也总是持有明确的政治理念最肤浅地说我对于结构的长期兴趣当然也包括对于社会性结构及对于社会性结构语言的兴趣我不再是一名社会活动家了但我仍然有强烈的政治意识我承认如果你的目的是改变世界那艺术创作不会是你的最优路径但我认为艺术创作的确有助于了解周遭的世界感知未来有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是我和塞尔维亚艺术家Mrdjan Bajic进行了十二年的大型合作计划终于快要完成了——在贝尔格莱德建造一架桥这是一个长期的有强烈合作性质的基础建设计划因此这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造一架桥是一件非常有象征意义及政治意义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我决定要进行这个长期项目的原因之一

— 文/ 采访李博文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阿波斯托洛斯·乔治亚谈情景

2018.03.26

阿波斯托洛斯·乔治亚,“情景展览现场有空间,2018.

生于1952年的希腊画家阿波斯托洛斯·乔治亚(Apostolos Georgiou)个展情景上个月在深圳有空间额外空间开幕这次展览回顾了艺术家在四十多年前创作的作品同时展出了若干近作本文中这位深居简出的艺术家与我们分享了他关于绘画创作的体会以及失败如何成为他探索多年的母题展览将持续到811

我不会称这次展览为回顾展我也不在乎这是不是一次回顾展我对于给自己的作品定性这件事一点也不感兴趣我时常想如果我将创作一件自己非常满意的作品但又在动笔之前死去那这张画就永远不会存在有多少幅画要因为我的死亡而不存在呢艺术生涯终会闭合但也将永远是开放式的必然终结的是你的生命而不是你所关注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我的创作是存在主义式的

这次展览中的一张画是我创作的第一件大尺幅绘画而有些作品看起来就像是昨天画的一样老作品明显更为沉重而新作相对来说就松弛得多但是两者的相似之处肯定是非常多的我在十六岁时画的画和我最近的作品相去也不远我不是一个会进行激烈转变的画家在找到某些解决方法之后我会一直使用这些方法如果非要说变化就好比随着年纪的增长我不再穿T要穿更严肃的正装了——这就是我绘画这些年的转变过程有了更严肃的装扮

我不是那种想要将艺术史纳入自身体系的艺术家我希望能将艺术史排除出我的创作之外其实吸收艺术史这件事我也做不到——我不喜欢读书也没有心情读书只有心情画画因此我从来不能总结关于自己绘画的理论我并不是自大而是没有这个能力在某种意义上我在做的事情就像写一本独特的书这本书以一种物质性的自然的方式与智性产生联系我当然不是一个反智的人如果你每天和诡计陷阱打交道你如何会是一个反智的人呢绘画就是陷阱吸引观者坠入其中我在陷进去的同时也非常缓慢地塑造自己的存在并在这个过程中理解他人我不常去看展览唯一一个常去的美术馆是我青年时期在维也纳求学时公寓不远处的美术馆里面有文艺复兴时期及其他时期的古典绘画我每天都在那个美术馆里游走从未注意过什么细节处理方式而只是反复地走那种体验一直伴随我到今天

阿波斯托洛斯·乔治亚,《无题》,2017布面丙烯,110 x 130 厘米. ©️阿波斯托洛斯·乔治亚致谢杨锋艺术与教育基金会.

我视自己的作品为失败或失败的再现我创作的母题就是失败这件事作为一个普通人我强烈地意识到自己的能力有限但赢得了某次战争的人也终将失败世界大得无法全部理解事物多得无法一一欣赏因此无能挫败感是常在的我们甚至不能接受恐惧或死亡在每一个成功背后都有失败我向往成为英雄但我知道失败相对于成功来说更让人安心我们永远不会满足永远不会完全理解这个世界不过我并不想用绘画散布什么悲观情绪而只是想通过作品去说没关系别担心我也如此遭受挫败有点儿像一种共同的解脱但这种心态和希腊的现状没什么关系而是跟我的性格有关希腊总在危机之中政治危机经济危机道德危机社会危机......我觉得眼力好的人都会意识到这个世界时刻都处在危机之中

我作品中的人物形象一般都是复数的因为如果你是这世界上唯一仅存的人类你甚至不能跟谁分享你看见了一棵挺拔雄伟的树这件事所以我喜欢绘制两三人的场景对我来说绘画中的形象就像国际象棋棋子我一般每几年会往里面添加一枚棋子或者说新的主题形象元素类似创造属于我自己的字母表我第一个描绘的物件是鞋因为在过去我尝试制作大而愚笨的画面——虽然这些画面的尺寸比起我在中国看到的那些不算什么——以此营造一种反差效果所以我往往在大画面中呈现小小的鞋子鞋子的小尺寸是我选择专注于描绘它的原因之一其次在出生的时候我的一只脚有残疾小时候我也曾在深夜尿在鞋子里因为厕所太远了我的母亲不给我买运动鞋因此体育课的时候我就要穿着普通的鞋子没过几天鞋子就漏了我只好拿些纸张来补上我因鞋子吃了不少苦头这是第一个为我带来强烈情感的物件在形式上鞋子也是奇异的鞋子脱下来还是鞋子而一件外套只会变成一堆褶皱这些都是很琐碎的细节但为什么不能在艺术实践中保留这些简单琐碎但有趣的细节呢绘画应当在这个意义上与生命及死亡相联

我想要以一种安全的方式进行创作去处理那些我熟悉的事物那些我必须要处理的事物我熟悉爱懂得爱因此有时候也会描绘爱作品完成后我就马上变成了一个普通的观众和所有其他观众一样说不定我是一个更好的观众但这仅因为我的确对这些画感兴趣

我一般不画女性形象出于对女性力量的尊重也因为我承认男性是羸弱的完全依赖于女性的存在——我相信只有女性艺术家才能更好地描绘女性形象我在画女人像时这些形象一般是用以体现男性的软弱一位女性艺术家可能会去描绘女性的愚笨但那是她们的工作我没有权利那样做人们有时会讨论我的绘画的政治姿态我的某些作品里会出现一些明显带有政治意味的形象比如伟人像等但是我觉得一幅优秀的花卉静物画同样可能具备政治性意义潜能而一幅糟糕的画无论画的是什么也只能是空洞的一件作品的政治意义取决于作品本身及观众的观看角度我接下来会在塞浦路斯和伦敦举办个展就像这次在深圳的展览一样我有点担心看到一些多年前的老作品后是否会感到懊悔但如果不再因老作品而感到恐惧艺术家的生涯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 文/ 采访 / 李博文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音谈友谊

2018.03.16

王音,“友谊展览现场,2018.

生于山东现居北京的艺术家王音一直以油画为载体回溯和思考中国现代史中的美学和视觉经验他最近在镜花园广州维他命艺术空间的个展完全一共展出十四件新作全部采用自然光照明本文中王音与我们分享了此次展览背后的想法展览将持续到415

我以为友谊本身就是一种未完成的状态它包含着缺失”,需要修复人们常说增进友谊为什么说增进就是因为它本身有不足选择这个词做展览题目是因为从感性上我觉得我们需要和过往以及他者建立起一种友谊关系另外一点是我的绘画也处于一种未完成状态或者说在东亚油画这个媒介就是一个未完成之物而我更愿意把这种未完成理解成一个可以感知的状态或者说一种处境它包含对于修复的期待或者说通过友谊而获得生机

这次维他命的空间给我提供了一个利用自然光的机会通常在公共美术馆或者画廊标准的白立方空间里做展览你需要适应它的展览范式但看过镜花园的展厅后我发现它有一些别的可能性通过画廊和建筑设计师的协调我们对空间做了很多相应的改造比如把其中一扇门改成了落地的大窗户而且比较好的一点是最后你基本感觉不出来有什么改造的痕迹好像空间本来就是那样

我们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测试在不同的天气状况下一天十二个小时内空间光线的明度变化最后选择出了十四个点放了十四件作品基本上就是依据光源面积寻找与它匹配值比较高的作品尺寸也就是说布展是按照光源的区域而不是根据作品的内部逻辑来做的因为长年以来我的工作习惯是完全不用灯光画画照明只借助天光也就是日光我不太能在灯光下辨认颜色所以晚上我从来不工作

我在准备这个展览的过程中从自己一年多的作品里大概整理出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边疆民族主要是跟主展厅分开的那间茶室里的两件作品包括题为夏素夷的少数民族人物肖像和画渤海湾的那张风景画就渤海湾那件作品而言我想让它处于一种写生的状态所以尺寸很小就像一张普通的风景画第二部分是友谊包括三张花卉还有戴手套采花的人物画剩下一部分是日常生活的陌生性但实际布展的时候除了第一部分以外剩下的全按光源布局打散了我觉得没必要一定按作品本身的逻辑走就是只看哪个光源适合挂哪件作品这样整体同样可以构成一个的感觉系统

我希望这个展览给人的感受是做得很细心但同时又非常平实就像呼吸另一个希望是观众看我的作品时能有一种阅读感也就是说希望展厅里人不多人能够在展厅里停留光线的变化也是个很好的辅助我觉得绘画其实能提供给人的信息只有一种就是你对画面的持续感受具体内容或者讯息是什么其实不重要

— 文/ 采访 / 杜可柯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