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梁志和请按钮……瞻前顾后

2015.05.04

2015.04.25-2015.06.30 OCT当代艺术中心 | OCAT 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

在人类肉眼所见的世界里恐怕只有蚂蚁才能勤劳地生存于如此拥挤的生活环境里在大陆人看来香港人的生活与蚁族无异地少人多人口密度大人均享有空间小在这个早已不是租界的地方香港人不论贫富群租在逼仄局促的城市空间里不同的空间形态必将塑造出不同姿态的空间感在香港空间把人感知世界的方式压榨成了蚁居视野这方面艺术家也不例外

OCAT深圳馆举办的香港艺术家梁志和的个展请按钮瞻前顾后传递出的就是这种城市空间学的蚁居视野其中,8屏录像装置看你看什么是至爱》(2010),记录着普通市民自己最珍视的财产是如何在历史进程中被侵占的,《家居隐事系列》(2004-2007)通过略带窥私和色情的视角记录下居民拥挤不堪的家居生活,《后宜家陈列品》(2005)表现了为节省用地而把桌椅和柜子的任何角落都用于储物,《钱伯斯》(1999)则是在纽约曼哈顿的钱伯斯街道上仰拍天空呈现出的是鳞次栉比的高楼楼顶挤占着镜头而只剩下少得可怜的天空手法相似的还有装置创造城市曲奇》(2000),它把楼顶围成的不规则天际线制作成饼干模具凡此种种艺术家似乎总是把空间感作为首要感受力置身于这种艺术题材背后的意识形态正是列斐伏尔的城市空间学。1968列斐伏尔出版的城市的权利一书里提出城市的权利就是公民使用空间的权利城市及其居民有权拒绝国家资本主义经济驱动等外在势力的单方面控制倘若不能地尽其用”,势必会放任现代资本主义政治与全球化商业在城市中的肆意妄为迫使人均居民用地的骤减而人口也被流放式地迁居到城市边缘地区

当然从作品本身来看压抑感并不是梁志和控诉现代都市空间形态的主要观点更多的也只是表现而非批判这种当代都市独有的社会现象如今他越过罗湖口岸从香港到深圳来举办个展似乎试图把香港的经验传导到即将与它面临同样困境的深圳不过这种困境的相似性并不足以表示两座城市的政策距离就有所拉近最好的例证就是在他的装置作品我的深圳矿藏1973》(2015)里表现他童年时代赴深圳看病的经历是如此方便可是在举办个展时却有大批作品因为种种原因扣留在海关只能等待展览开幕的半个月后才能抵达展馆可见深圳和香港越来越近似的只是个人空间的萎缩而不是城际空间的亲近

— 文/ 刘旭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