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艺术的名义……

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寻向所志”
2018.02.13

深双发布会上的三位策展人侯瀚如刘晓都和孟岩深双主展场入口处.

深双的海报在展览开始之前就为其后分沓而至的批评声音打下了伏笔空地上搭起的脚手架被剥除任何实际功用成为了一个视觉符号装置”,上面模仿城中村——本次展览的主题与场地——的美学不整齐地钉着一块块手写的展览中英文信息的破木板装置看起来被聚光灯打亮远处是城市夜景这张缺乏图像素养充满猎奇意味的海报精确地捕捉了展览将庞大而复杂的生态以及多方力量化约为混乱而扁平的叙述的趋势

两位建筑师策展人对于这一事件的复杂性是有意识的他们在展览的媒体发布会上也对此做了承认和展开发布会本身便有趣地演绎了构成这复杂图景的多方力量及各自所持立场深双组委会秘书长深圳市规划局规划处处长薛峰面对一则提问时兴奋地说展览还没开始租金已经涨了这样经济利益驱使的语调使一位记者对于在策展过程中是否遇到村民负面反应这一提问显得合理又自然然而被策展人侯瀚如用一句政治正确打回了穷人也有经济利益策展人说区旅游局局长周保民的观点也类似他认为不同人有选择不同生活方式的权利但是艺术给城中村带来了”,“美的东西是一种有价值的东西每一个人都有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权利”。周保民还认为双年展可以为政府部门提供经验使其理念更为民众接受没有露面于发布会但是依然在场的双年展支持方是以LOGO存在于几位嘉宾身后背景海报上的多家地产公司

林一林的现场行为《300商品链”》 ;参展的奥地利林茨艺术设计大学团队.

开幕日早晨林一林的行为表演从古城的东门开始在这条东西向主街道上用两边商铺售卖的商品在地上摆排出一条直线鲜肉包子蔬菜一杯杯奶茶一碗碗米粉连起来一直延伸到远处延伸到人群中从居民的反应来看城中村的日常物件首次在他们熟悉的空间中变得陌生”。奥地利林茨艺术设计大学的团队在两座古屋中驻扎下来在那里搭起工作室会客室厨房展厅……我去参观的时候对门的居民看到他们有访客从家中拿出了一些凳子招待城中村处处是科班出生的规划师设计师艺术家的田野”,他们从中汲取到无限灵感作为交换”,艺术家和设计师为古城的小餐馆带来生意送去小礼物还有感性经验”,这是否就是被旅游局局长称为美的东西”?当然很多人认为退一万步讲南头古城得以保留本身多亏了双年展

参展艺术小组卤味高清频道的两位成员和他们的项目南头城市花园”;深双所在地南头古城城门.

南头古城村子里一些文化历史地标性建筑也重修一新迎接双年展的观众如东莞会馆新安县衙等新闻发布会所在的场地叫大家乐舞台”,那是社区公共空间内尚有集体生活的时期留下的产物主办方将其进行改造成为聚集和表演的活动空间舞台旁边是村雨”,一个临时搭建的露天大棚开幕当晚向观众供应鸭饭放映西三电影制片厂项目的影片以及上演民谣弹唱另一个原公共空间报德广场则全天封锁为晚上的开幕仪式准备临近傍晚没有双年展吊牌的人很难再进入村子了报德广场则具有更高的VIP限制级别芭蕾舞民族舞舞狮等节目在街道上展场前空地上演不知是自发庆祝开幕还是作为展览某项目一部分但是这种喜气立即被无数位穿着各种不同规格制服的安保人员所传达出的紧张和森严的氛围冲散

在报德广场上举办的深双开幕典礼城中村一角艺术家正在创作壁画作品.

位于原制衣厂中的主展览虽然空间偌大但作品的呈现仍然非常局促无数个基于调研的项目并置要不是有超凡的耐心去阅读每处的文字这些各自具有丰富语境的作品很容易互相化解为景观在录像作品密集的艺术造城部分展览同样如此而展览开幕之后的一场大规模审查也使本身就缺乏空间展示逻辑和连贯性的展厅更加零落和萧条据说包括曹斐的人民城寨都惨遭撤展不禁让人想到艺术家之前在朋友圈被广泛转发的一则呼吁号召大家关注其父亲面临强拆的雕塑园看来艺术家在政策性的城市更新举措面前总还是渴望联合的个体

巧又不巧的是深双发生在北京大规模人口驱逐事件的不到一个月后有人在微信朋友圈上评论说双年展不过是同一驱力的南方答卷”。这在开幕后发在澎湃新闻的一篇名为双年展与谁共的调查文章中被证实那家制衣厂在很短时间内接到搬迁通知且由于其中大量工人本身居住在南头上下班方便因此厂房搬迁后导致了老员工流失撤离南头代价巨大

城中村一角艺术家杨延康和他的南头照相馆项目.

讽刺地是如果阅读策展人文字我们竟然发现他们的初衷是使展览本身形成一个针对任何规划强权的抵抗和替代空间”,孟岩还说,“艺术的介入在城中村高密度的城市形态中会创造出新的公共领域或者说艺术也是一种不可或缺的造城力量。”这些宣言性的语言听起来带着好的意图但是作为一个政府牵头政策导向开发商参与支持的项目为实现展览而造成的现实后果是否还可能忠于原意图忠于艺术在这里被赋予的价值

这让我想起去年的文献展展览在艺术层面具有实验精神但是最终与文献展的管理层以及包括卡塞尔市在内的资助者决裂同时也受到了一些雅典本地青年群体的抗议像这样多种不和谐的声音显现恰恰体现出艺术参与到社会运作面对各种势力时的矛盾性——因其本身具有极大的矛盾性以及揭示并演绎矛盾的能力而在这次深双中将矛盾隐藏压制防范于未然则使艺术缩减为仅仅是一种名义便于同床异梦的各方使用

村雨的讨论会鲜活附体华人艺术家和TA们动员的新文化部落现场艺术家石青和时代美术馆展览部主任梁健华.

时代美术馆的寻向所志定于深双之后一天开幕在用尽了耐心和手机电量与多位滴滴顺风车司机周旋未果无法协调出拼车效率最大化的方案我最终还是赶到火车站跳上一辆慢车来到广州。“寻向所志是一个追溯美术馆自身历史源头的展览这座原为广东美术馆时代分馆的机构是第二届广州三年展三角洲实验室的产物由当时参展的建筑师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和阿兰·弗劳克斯(Alain Fouraux)设计他们赋予美术馆的使命之一是成为一个生产的场所在展览展出的设计理念示意图上我们看见美术馆的地下室是一个发出噪音的作坊”。

寻向所志可以说是个奇怪的展览参展艺术家作品的入选并非符合一个整体策展概念的框架而是用以来示例艺术作品与作为公共和社区空间的美术馆之间的关系——它们并非展览的主角除了松散地分布在展厅的作品以外展览的主要部分由历史文献和空间搭建组成文献呈现了机构在其组织结构和项目开展中如何延续库哈斯将美术馆视作为生产空间的设计蓝图而搭建则通过再设计来强调出之前在做展览时常常被忽略或掩盖的初始空间设计我到达时作为开幕一部分的原址旅行团工作坊也正在展厅内进行这个原址旅行团持续一整天的时间通过拜访库哈斯设计的原址”,来进行将实地导览讲述讨论融合在一起的思想研习”,由激发研究所的宋轶带队

:“寻向所志展览开幕活动原址旅行团现场:“寻向所志开幕表演》,来自艺术家魏程程和他的合作者两张图片提供时代美术馆).

据说因为两位设计师的脑洞美术馆的选址从设于小区内独立场馆的方案变成了内嵌于沿街居民楼的多楼层空间的最终方案一方面他不希望艺术机构只服务于封闭的固定人群另一方面他构想美术馆是一座太空飞船”。而位于同一栋楼一层黄边站的展览陈珈结离陆地分享着同样的愿望原地起飞展览中艺术家将她在旅途中的一些思绪转化成为空间装置使观者进入展览便进入了临时不确定无国界的中转空间作为美术馆教育机构的黄边站与美术馆各公共项目以及一楼门厅的榕树头空间共处于关于生产的机构版图中

原址旅行团的最后一站为上阳台那是黄边站经过对教育这一使命进行重审后的一个尝试虽说上阳台由黄边站发起但是由于其特殊的决策机制这个空间的成长将由其中的业主共同打造——上阳台的成员以业主为单位共同承担和使用这一位于居民区内的沿街铺面在上阳台的讨论一直延续到凌晨来宾大多为它的协商共治所着迷也有人对提出质疑但没有人拒绝得了现场制作的夜宵糖水和热红酒生活本身总是不会缺席于这个城市中任何场合

一个作为生产空间的艺术机构一个作为空间生产的双年展珠三角这个城市化实验的历史根据地近年来大肆展开与艺术相关的新型实验当然,“以艺术之名这一现象也不仅仅局限在南方任何自上而下的实验”,都有自下而上的对策溢出深双这次选址城中村的理念在于肯定弘扬保护这些溢出”,可惜依旧用了自上而下的思维而如今,“珠三角即将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城市化实验将扩大到关于地缘政治和多元文化的挑战但是在这之前实验的伦理和底线是否已被讨论

艺术家陈珈及友人在结离陆地展览现场图片提供黄边站);:“原址旅行团最后一站上阳台.

— 文/ 张涵露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