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人的夏天

深圳华·美术馆“策展课——策展与设计”
2019.09.11

从左至右策展人缪子衿李杰王澈崔灿灿李佳王麟王将冯兮.

·美术馆的内外温差很大玻璃墙像长了细细的绒毛墙外或许是这个夏天最后几场暴雨可在这个周末来参加两日四场的策展课论坛的观众却并不少两个多月前·美术馆邀请崔灿灿作为发起人挑选37艺术家的项目和作品作为基础素材策划一个不变的实体展览这个预先策划的作品展共分为五个单元结构——策展的档案世界无疆城市奏鸣曲大地的尽头和虚构的真实作品展的部分如同一个锲子又如同一个样本在此基础上崔灿灿再邀请八位策展人针对此次展览素材提交展览方案同时呈现出方案内容和思考轨迹最后以作品和策展方案双线并行的方式进行呈现此为之策展课”。我听见身后一对情侣喁喁细语,“只有图示又怎么知道最终哪个展览效果更好呢?”——果真有观者把方案的汇集当成了一场battle,这不禁让人有点啼笑皆非

作为策展课的闭幕活动这次的论坛邀请了十几位身处策展领域内不同位置的艺术工作者作为嘉宾进行分享和对话第一日的两场主题是美术馆里的魔术策展与机构策展在中国从批评家到策展人”,第二日为在地行动策展的语境全球视野移动的策展”。整个框架像是对当代艺术策展机制进行递进式反思从艺术系统到系统中的角色再从角色到行动几乎面面俱到但实际上从论坛话题就能看出讨论框架设置得实在太过宏大和野心勃勃以至于最后嘉宾们只能自行将话题缩小到个人的实践却又因为时间的限制无法详述或回应具体的项目令人遗憾

策展课——策展与设计”,2019展览现场.

我感觉好像尤伦斯的展览像一个工业像好莱坞电影一样。”第一场论坛的嘉宾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展览部主管卞卡谈到最近大热的毕加索展时说他停顿地笑了一下带着几分尴尬找补道,“我倒并不是说这种美术馆的机制或者说美术馆的工业有点像资本主义艺术消费的链条是好还是不好反正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现实。”他提到一种个体面对机构僵化的解决方法就是保持身份的双重性既在美术馆里作为项目经理存在又要走出这个系统到外面去实践崔灿灿随后的回应也直接瞄准了近年来大热的网红展”,他质疑这些展览的责任心和野心以及当策展流程固定之后不可避免僵化的品味”。

随着台上讨论的展开我突然发觉这些年已经越来越少人直接提到体制批判这四个字安德烈·弗雷泽(Andrea Fraser )“一切体制批判都将内化为体制似乎已经沦为老生常谈这个词也仿佛慢慢从艺术生活中蒸发了当艺术家和策展人试图抵抗白盒子的僵化和层级式景观系统的框架时就像无力的乒乓球对打从系统内反叛到逃离系统却同样被收割在当中苦心孤诣寻找突破口的只是那些被推来打去的个体

在之后的从批评家到策展人的议题里既是策展人也是批评家的胡斌也将他的目光投向艺术的权力系统只不过他更关心身在其中的角色置换他大致勾勒了自己从批评家到策展人再到馆长的线索然后提到他发觉所谓十多年前崛起的青年策展人的已经纷纷过气可以说还没有成功就已经过气”,无论怎么奋斗都已经很难成为一个所谓的国际策展人同样的也有作为批评家的这个身份这点从如今海外留学背景的年轻策展人更倾向于自称写作者就可见一斑

策展课——策展与设计”,2019展览现场.

过气这个词难免让人联想到一种类似中年危机的腔调不过同时我好像也可以理解这种焦虑尤其当策展人和批评家两个身份在艺术的权力系统里渐渐收缩渐渐失语的时候不过问题的关键或许更在于脱节而非过气”,比如我们该如何在审查压力下接近本土重要的社会议题如何跨语境又和全球普遍关注的问题保持联动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近年来大红大紫的词:“precarious”,临时的无常的正如不稳定的批评身份和摇摇欲坠的话语权哈尔·福斯特(Hal Foster)提到过一种后批评的状态在这个状态里因为艺术体制的结构变化大多数学者不再强调批评对公民参与的作用策展人在策展工作里也不再推进批判性的辩论尽管这种辩论对公众接受艺术极其重要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已经进入了这种状态但我宁愿直视这种无常并开始思考如何在系统中寻找裂缝反叛或者占领

那么策展实践作为一种行动可以如何作用在真实的社会情境里呢泰康空间的高级策划人李佳说于她而言策展过气与否并不重要展览中蕴含的非常强大的政治性潜能才是她留在行业里的原因在论坛的最后一场全球视野移动的策展她提到白盒子的空间是一个既抽象又具备公共性的场域人群在此处聚集遭遇相处产生联结这种聚集和联结可能会生发出一种解放性的关系同时又具备着一种策略性的遮蔽她意识到展览空间在当下的语境下是非常重要也非常奢侈的一块阵地如果想要推进这种人与人间真实的联结可能就需要更多的方法比如说用反转空间的策略在现有的空间里对各种权力结构进行挑衅式的表达她提到了她今年在泰康空间刚完成的展览替代空间的替代生命”。展览中展出了艺术家欧飞鸿的涂鸦作品李佳认为涂鸦本身就是一个身体对于街道对于公共空间的权力较量在这个展览里当艺术家在墙上涂鸦展厅就变成了一个逐渐社会化的场所从而实现了反转”。

策展课——策展与设计”,2019论坛现场.

论坛结束之后我一直沉浸在这种对于反转的思考里究竟策展能否以及如何具有逃逸于艺术生产系统之外的可能我们又怎么样利用这种抵抗游动和遮蔽的动能打开更多异质性的想象还是德勒兹的那句老话这不是一个为了理想的明天更焦虑或者更乐观的问题而是一个持续寻找新的武器的问题暴雨之后的空气中有一缕秋天的味道乐队的夏天已经结束了策展人的炎炎夏日或许才刚开始

— 文/ 谢思堰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