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时让我们不知所措

CIT 19国际论坛“当代策展的亚洲语境及其超越”
2019.10.27

大合照前的一刻.

同样作为实践者艺术家与策展人的关系令人尴尬且害羞照理是共同打理家业的手足关系却总是一不小心变成员外与正房的关系或员外与侧室的关系或员外与婢女的关系因此当看着策展人们罗列起来谈各自的实践对于坐在台北市立美术馆视听室红沙发椅上作为艺术家的我而言有种角色互换后诡异的奢侈感受

CIT19(Curators’ Intensive Taipei 19)国际论坛为期三天跨领域策展展览机制和教育转向”、“跨地域跨文化的策展与地缘政治以及策展与艺术史的构建三个命题串起十五组关注策展实践的策展人写作者研究者如果单就讲题来看会以为这些实践者们似乎有志一同地以跨越及连结作为关键手势——无论其工作内容及形式是更着重在时间或是空间——来针对超越工作以想像当下的策展是什么可以是什么但实际上讲者们对下列问题的思考大相迳庭艺术在当今讨论的重点为何谈亚洲的重要性为何及在上述两个提问的前提下艺术与地缘政治的关系为何所谓的大相迳庭并非指方法上的暂时殊途而是指定义的差异之大导致同归的可能几希而对于原点与目标的不同设想当然也影响了实践过程中在地与全球的关系作者与观者的关系或换句话说我们”、“你们”、“他们人称之间游戏规则的订定与其假装大家都在共作下面我将列出对立项而前两天的论坛也的确上演了两路头也不回的生产性岔开

瑞克斯媒体小组(Raqs Media Collective)是三天论坛中第一组专题讲者他们在简报的开始引用了诗人及小说家Ocean Vuong谈他在今年出版的第一本小说《On Earth We're Briefly Gorgeous》的内容他说在西方叙事学中情节本身是最重要的依归所有角色都必须依附于此但他想要他的角色能够摆脱单一情节的治理系统因为我想要那些人物都如其所是地存在着充满了许多故事而不仅仅是服务于一个故事”。对瑞克斯媒体小组而言上述对角色与情节间主从关系的思考也点出策展实践者的核心困境如何不要让习以为常的叙事或是特定角来凌驾其他角色视展览为处于特定时间空间语境中的戏中戏他们的实践都是试图在上述的考量中建构出一个对等动态的交织的网状环境也只在这样的前提下教育一词才浮现不是以单向或单点朝外的而是以让灌木丛生长”(the making of a thicket)的态势如同瑞克斯媒体小组,ruangrupa对教育的定义及使用也不是上下关系共同创立的计划Gudskul不仅是个公共学习平台也是机构实践在他们的工作中教育与生态系统(ecosystem)是不可切分的唯有创造出共学共享的生态系统不被轻易化约可再生的知识生产才有可能而他们也取径印尼打发时间(hang-out)的传统试图让这样的互动模式成为明确的教育方法但接下第15届卡塞尔文献展策展团队的他们也透过这个将演讲厅转变为客厅的成员问答对话中讨论到一个难题他们师法印尼农业提出Lumbung(米仓作为方法在这样的积累系统中社群间生产的谷物将在未来被共享而自然农法也改变着社群间的关系他们举的例子是当不使用肥料他们的对话就会由我们这一季少收成多少变成我们能发展什么样的替代方案”),但将这种方式的规模扩大的可能及极限为何在不同脉络中真能被应用吗这两组多重身份的实践者所呈现的问题非常关键当目标是彻底改变主客关系——不只是主客易位而是打开关系——那么无论是真切地重新审视当下环境重新调校系统关系或在往返过程间的试误都要求着与全球化相悖的时间感及时间运用方式他们实践的动人之处也就在于试图解决这个不可能的难题但与此对比的则是几组机构内策展人台北市立美术馆上海外滩美术馆东京现代美术馆的发表当他们说现在是艺术能做什么取代什么是艺术的时代”,并强调混种开放以解决展览形式僵化展览核心过度重视立论阐述”,或更直白的说机构面临的是要刺激参观人次的问题因此放进表演建筑等领域以解放观众”、“开发新的可能性扰动结构与关系”(引号内的内容均来自演讲者的发言)——突然间主客问题也解决了治理系统也不存在了而且以超级有效率的方式一劳永逸地处理完毕晴空万里阳光普照世界根本没那么难

外滩美术馆资深策展人谢丰嵘的演讲“‘脱序演出’:策展实践的新尝试”.

如果第一路的岔开是基于对时间的使用及想像当然也包含相应的对效度的想像),第二路的岔开则是基于对所处空间的划定及对该划定的政治性理解的差异而在这里那里”、“我们他们间划界的同时呈现自身与再现他者成为两个在第二天论坛中不断出现的提问郑大卫(David Teh)与吕佩怡柔依·巴特(Zoe Butt)与徐文瑞作为两两成双的对照组也各自回应上述两个提问常常当有人想要反对某某年代之前并没有什么什么当代艺术策展等的定论所使用的方法就是挖出传统并强加当代诠释于其上人工制造出在地的线性发展但事实上这样的方式不过就是欲拒还迎地承认了舶来词汇的单一定义及演化观在这样的前提下郑大卫的发表非常适合用来当这个论坛命题下所有发表人的BGM,尽管有些是音画合一有些则是悖离他的发表在三个限定条件下——20世纪下半叶出现之独立策展人的当代语境下的东南亚地理条件下之自由世界的——重新讨论策展职能(curatorial function),并探讨在上述语境下策展工作与国家权力官僚劳动及作者权间的关系而在同时后殖民资本主义消费主义及全球化则让整盘棋局有了更加复杂的前提当一片特定地理范围的提出同时混杂着内建的特质及对外全球市场的商品化需要当总体政策优先于文化政策而优先于文化再加上审查机制的运算官僚体系之外严格意义的作者”(或是仅担起作者的功能但回绝作者的命名是可能的吗而困境的解方或许就在于细致地回应梳理在地现实之后的精准提问而当郑大卫谈到在新加坡可说是国家担负那个运作策展职能的角色台湾的南方热似乎也是国家政策作为更有力的策展人的体现在吕佩怡的报告中最有意思的或许不是南方相关国际在地展览的案例而是即使李登辉时代开始推行南向政策政策本身却完全与国民党民进党两党轮替直接相关而当政党政治台湾定位文化政策连成一气官方补助款及委托案又总是台湾艺术工作者最主要的资源来源因此愈见清晰的是郑大卫的新加坡案例在亚洲当然不会是个案而徐文瑞与柔依·巴特分别在做在地展览国际展览同时面临到再现他者的难题前者以他做原住民当代艺术展览的案例点出作为一个主流艺术圈的外来者的殖民者后代的策展人面临的道德困境后者的提问则是在跨越文化边界之时当邀请的艺术家以非己身的境遇为主题当这个展示的对象是国际观众”,哪些是实践时的必要考量她以良心作为意识强调策展人作为历史推动者的责任作为工作时的依归而她对展览中各部分框架——该时间点下全球的当地的艺术家的策展人的观者参与者的——交互作用的谨慎处理也再次把带我们带回瑞克斯媒体小组对展览框架的意识每个展览框架都在特定环境中起作用但它自身也在其中创造了让多重流动得以遭遇强化的环境这也是展览实践作为一种思考模式如何参与型塑出复数语境的方法

郑大卫谈到国家权力与策展职能关系时所用的简报.

这两天的论坛结束后看着我自己重组的几组对照有种模糊的感觉是对比东南亚及南亚的实践者台湾的实践者快速摇荡在·在地·国际两端两端之间并没有中间值也就是这次命题中的亚洲——除了肤色饮食等日常我们似乎不会意识到亚洲不管哪个方位的亚洲与台湾的关系为何而这个中间值的缺失也让台湾失去分析质疑提出框架的能力尽管海洋史作为全球史的一支已成显学但或许是台湾历史发展中中美因素的影响就算生活在四面环海的岛屿我们却总是以二手的陆地史观而非海洋史观来遭遇世界或许台湾是太轻易的就相信越在地越国际这句便宜行事的鬼话了

第三天的论坛我没去星期天是一位逝世之时已虚岁103岁的历史学者及革命者的追思游行我背着相机跟着人群浩浩荡荡由台大校门口走到凯达格兰大道到了凯道之后我坐下来听题为真人图书馆的短讲由十五位涵盖历史学家计程车司机纪录片导演诗人政治人物等不同职业的讲者讲述这位前辈对自己甚至是对自己所属的领域时代的意义有的人学识渊博且能言将逝世前辈的在地经验放到国际脉络中重新分析有的人则害羞腼腆但仍用力地以他所能调动的简单词汇邀请听众共感每个人的时间约莫二十分钟多巧啊不管是人数或是讲的时间都跟论坛差不多且同样的某些人着重经验而另一些人着重概念我不断比对着北美馆内以艺术之名形成的论坛和在总统府外以运动之名形成的论坛比对二者之间在形式动机目标上的异同以及同样是将改变现实为目的来集体共作的号召中生产者与买办修行人与神棍各会以什么样的话术现身

在论坛第三天同步发生在台北市的另一个论坛.

听到一半手机收到有人传讯息震动了一下还在论坛的朋友传了张水平超级歪斜好像很不情愿拍的照片一个穿着拖鞋的白男人在台上定格

  手机震动讯息来自朋友ㄅ:
  “这个白男人策展人花了10分钟感谢大家~”
  “然后继续告诉大家为何不要念稿以及酸特定讲者过度准备。”
  “他毁了所有深入讨论事情的可能性我才不信如果他是有色的女性有办法这样做然后不被呛翻。”
  手机又震动讯息来自另一个朋友ㄆ:
  “都是欧美的理论参照⋯⋯”
  “竟然还有Aby Warburg!?==”
  “没有亚洲经验的历史学⋯⋯这根本只是白人中心叙事的地区性补述。”

白男人与他的拖鞋.

后来我回家继续查了Ocean Vuong。在一个谈话节目中主持人请他分享他不识英文的母亲第一次参加他朗读会的情形他说朗读结束后听众们都起立鼓掌但当他走近母亲时却发现她在哭,Ocean Vuong很紧张的问她怎么了还好吗我我我刚刚有做错什么事吗他的母亲说,“我只是没想到我能活着看到这些老白人为我的儿子鼓掌”。作家说他在工作时总着迷于语言本身但母亲则教他注意到重要的是这些文字如何影响了世界在此我们回到了论坛中机构策展人三番两次提及的表演性或许这个字到头来能给我们最大启发的就是将任何所见都以表演视之而当我们想直面亚洲怎么了台湾怎么了”,论坛中的某些演出将成为呈堂证供除了讲述内容之间的汇合与岔开之外白男人能对其随便的态度仍然有自信是表演这么随便了还有台湾人觉得这洒脱也很不赖也是表演长官在致词回顾台湾策展发展时并陈了自己的生涯发展是表演某场论坛回应人在问答环节花了不成比例的时间颂扬主办长官当然也是表演于是老白人的小故事在此当然只是借代也只能是借代

*标题来自台北市立美术馆资深策展人萧淑文在谈到将表演放进展览时所说,“[...]但这一切都没有写好的文本或剧情观众可能成为创作者或者某个更戏剧性的事件正发生在观众眼前顿时让他们不知所措。”

— 文/ 张纹瑄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