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家作坊HomeShop最后的相聚
2014.01.14

家作坊外景家作坊最后的出版物附录》.

摄影卢燕珊),高灵).

1222冬至一年的尾声也是位于北京交道口北二条胡同的家作坊HomeShop──这个被描述和定义为社区艺术空间公共空间合作型空间另类空间乌托邦等等等等的所在──的尾声他们把此时此刻称作最后的黄昏和最后黎明”,写在前厅外平日里用来播报天气和思想的小黑板上几条不知什么时候枯萎了的藤蔓耷拉在一边偶尔有路过的人走近往里看两眼透过大玻璃窗望去,下午才从印厂出来的附录》(Appendix)──家作坊最后的出版物──依次铺开在长长的工作台上, 每一本都被彩色丝带系上了大小不一天马行空的各类物件一条胖丝瓜一个小葫芦黄色卷尺金色酒杯一截格子布一只不会亮的灯泡一个木制马桶小模型一根金属钻头一把不知道开哪扇门的钥匙一个没有钥匙的锁......之所以叫附录》,有人说腾出空间──也是一种形式的附录”。作为最后的礼物,《附录和它的捆绑物一起等待着家作坊所有的新朋旧友们大家都自觉不自觉地在每一句话之前加上最后的”,其实并没有最后这样一个时刻每一刻都是最后也是最初就像这本由43个样式不一的小短篇组成的附录》──思维和回忆的集合──它的封底写着“……就像一条尾巴它不会永远不掉但会像蝾螈的尾巴那样断了之后的某一天新生再见若初见。”除了礼物”,当天还有机会顺走一些免费或特价甩卖的旧物品据说下午一开门就被街坊邻居们一抢而空了把剩余闲置的物品与材料送给/交换给所需之人物尽其用一直家作坊日常实践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他们将此视为一种探索关系艺术(relational art)和文化交流的形式家作坊最初的想法是关于作为介质的材料通过物件空间城市建筑设计如何代表和触及人空间和组织与日常生活的微观政治之间的关系家作坊创始人何颖雅说:“我们正是通过形式来理解事物的政治性。”

公交司机宋师傅农民艺术家与家作坊组织者植村绘美(Emi Uemura),艺术家马艾迪Michael Eddy以及他们的儿子马铃薯 (Lowell),电影导演制作人刘碧伟(Art Pathavee),艺术家张小船家作坊 DUSTbar主人王尘尘.

摄影何颖雅),高灵).

夜晚降临得特别快那天是白昼最短黑夜最长的冬至太阳直射南回归线那天之后白昼就将开始变长明亮更多那晚的食物不是冬至该吃的饺子或馄饨大家挤在水蒸汽弥漫的厨房每个人都端着一盘泰国绿咖喱厨师还在灶前忙着煮一大锅素食冬阴宮但他完全是个陌生人后来我们知道厨师另外的身份是电影导演和制片曾帮阿彼察邦[Apichatpong]工作),再后来我们发现他还有着更多令人惊讶的身份这与家作坊一贯的精神气质多么相符永远的好奇心以及向他人的全然敞开而他泰籍华裔的身份也和家作坊很多人相似说不清道不明Michael Eddy艺术家和作家家作坊的组织者之一他说事情的重点在于当晚的厨师是泰国人并为大家做了泰国菜从他个人狭隘的理解来看泰国菜已然成为关系艺术的某种象征性仪式关系艺术也许可以作为理解像家作坊这样的地方的一个角度这也是为什么家作坊会被北京或更大的艺术圈既接纳又排斥的一个原因而大家对此并未介怀也是为了能够保持住家作坊之所以为家作坊的那点微妙

和美术馆画廊里高大上的展览开幕不同这里的访客们虽也举着酒杯更多的是端着饭碗!),虽也社交寒暄来来往往但每个人还顺手为别人提供着各式各样的帮助同时也恰巧获得自己的一点所需哪怕仅仅是一次与陌生人的倾谈人们陆续前来家作坊的组织者各种合作者艺术家设计师策展人艺评人混在北新桥交道口一带的街坊邻居大爷大妈之间老外说着中文中国人说着外语……这个夜晚就像家作坊以往所有的活动那样──尽管这是最后的相聚──气氛依然热烈活跃混搭而和谐几乎成功回避了伤感只是一个醉酒的姑娘连着重复了好几次,“我们真的不怀念我们真的不怀念。”

策展人付晓东收集丽江工作室的壁画项目画册文艺大妈曾妈妈艺术家/建筑师与家作坊组织者Fotini Lazaridou-Hatzigoga,家作坊发起人何颖雅以及策展人/制片人张锌心.

摄影何颖雅),高灵).

何颖雅问我或是在问她自己:“我们怎么知道过去这五年有意思一个老师对我说要看我们未来往哪儿走我们未来往哪儿走呢?”Fotini:“这里是我们尝试创造和曾经共同栖居其中的地方。”欧阳潇说:“三年中通过家作坊得到了友谊也失去了友谊算来算去还是遗憾比欣慰更多一点。”曲哥说:“我不想结束。”Michael:“不像决裂更像延续。”Emi在一边抱着他们的儿子马铃薯Lowell,笑而不语……挨着个儿问这些家作坊的核心人物”:“那么接下去呢?”

那么接下去呢未来会发生什么一半必定不出所料一半仍是个悬而未决的谜有人离开北京有人离开中国有人继续住在相邻的胡同开始每天坐地铁去城市的另一头朝九晚五──“正常地工作”……无论怎样大家都将带着这几年在与家作坊共同的探索实践与成长中所获得的潜移默化的能量继续前行关闭的只是交道口北二条那间有着一颗病枣树的四合院家作坊其实更是一群人以及他们思考的集合体它的精神仍在空气中飘荡所以在哪里有什么重要呢Fotini说的没有什么会真正结束只要观察和思维还在继续着只要我们都还活着还在创造一个微笑真的相逢何必曾相识

设计师张瑞雪艺术家Chiara MINCHIO, 艺术家JIN Lie和友人LU Di.

摄影何颖雅

家作坊发布独立出版物附录活动现场.

摄影何颖雅

— 文/ 张小船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