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艺周

2015.01.26

非盈利空间站台项目Christine Pillsbury与友人:Gilbert & George与画廊家Matthias Arndt在展览乌托邦图像开幕.

新加坡独立五十周年之际,“艺术登陆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迎来了第五届一波又一波的庆祝活动也拉开了帷幕在新加坡艺术周的旗号之下,100多场活动覆盖全城从特别展到演出再到电影放映艺术之旅和五花八门的派对各项活动层出不穷虽说新加坡的公共交通十分发达除非是走马观花否则即使想只参加其中的一部分也是分身乏术新加坡艺术画廊协会(AGAS)临时增加的摆渡车多少起了点作用但一场场看下来也绝非易事

与其他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不同的是,“艺术登陆新加坡突出了东南亚的地域性参加的画廊中百分之七十五来自亚太地区但由于香港巴塞尔挪到了三月份似乎很多资金不那么宽裕的画廊都被迫要从中二选一对大藏家而言这不是问题真正会买的人两边都不会缺席而对于东南亚的藏家来说,“艺术登陆新加坡2015”是个好得多的选项因为在这里可以看到大量本土的艺术作品今年共有34家新加坡画廊参加此外,8家来自菲律宾,10家来自马来西亚。VIP私人预展的销售状况很可观但这对博览会来说也正常因为藏家们都不想和开幕派对上的大队人马摩肩接踵

吉隆坡我们的艺术项目总监 Lisa Ho艺术家 Chris Chong Chan Fui与友人国家文艺委员会的 Elizabeth Gan,Steph画廊的Kamiliah Maimon-Bahdar 与艺术家Hilmi Johandi.

除了那些大藏家们博览会的观众还有来自韩国说唱组合Big Bang T.O.P。当他和随行者们一同出现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Arndt画廊柏林新加坡代理的英国当代艺术组合Gilbert & George受到热烈欢迎人们排队拍照拿着海报或画册索取签名健谈又面无表情的Gilbert & George似乎很享受这次新加坡之旅他们跟一位藏家讲起上次来新加坡的轶事:70年代的新加坡对男人头发长度有严格规定两人当时为自己的长发焦虑不已好在如今这一限定早已解除他们的头发也少了许多

场馆一端占地一千平米的空间全都给了东南亚平台”(Southeast Asia Platform),这场有着美术馆品质的东南亚当代艺术展由新加坡新生代策展人王佩琴Khim Ong操刀每个艺术家都由各自的画廊代理值得一看的是Chris Chong + 森永泰宏Yasuhiro Morinaga的六屏录像天堂地狱》( HEAVENHELL),Our Art projects推出。Galerie Steph代理的新加坡艺术家Hilmi Johandi受到最多关注——“艺术登陆新加坡的必看艺术家系列文章里他的名字多次出现此时我看到他正在向藏家和艺术顾问们展示两幅经典油画作品与他攀谈的人有Asian Art OptionsAudrey Phng藏家Boon Jin Valerie Tan。东南亚平台”,艺术无处不在一些艺术家和某些小画廊借此有了崭露头角的机会比如来自槟城的Run Amok,他们的区域里是Ministrel Kuk那变化多端的艺术

:Ikkan艺术国际的Ikkan Sanada与新加坡中国当代艺术美术馆馆长Waffles Wu:Rogue ArtRachael Ng, Asia Bonhams执行主席Magnus Renfrew, STPI总监Emi Eu,Rogue ArtBeverly Yong与友人.

博览会上其他夺人眼球的名人还包括新婚不久的Talenia Phua-Gallardo作为顶尖线上艺术交易平台Artling的女老板她正为观众做着导览在圆桌讨论中印尼华裔藏家余德耀表示九月份他会将艺术小组Random International雨屋”(Rain Room)带到开幕八个月的上海余德耀美术馆不过他也说雨屋最终的目的地是正在巴厘岛修建的艺术区:“我们称其为雨林中的雨屋。”余德耀也透露了美术馆即将举行的展览其中包括贾科梅蒂展和毕加索与当代后一个展览将把60100件当代艺术作品与毕加索原作并列展示

像藝術門和白立方这样的画廊可谓是亚洲各大艺术博览会的中坚分子他们再次出现在艺术登陆新加坡的入口处林明珠Pearl Lam小姐手持她那标志性的可口可乐饮料作为一个不同凡响的人物招待着几乎所有国际大藏家这些人或是客户或是朋友一个下手很快的藏家拿下了本·奎尔蒂Ben Quilty的油画林也在她位于军营艺术区的画廊展出了卡洛斯·罗龙Carlos Rolon/Dzine的作品卡洛斯算得上是这里最勤奋的艺术家为准备展览几乎每天熬到清晨四点林明珠组织的晚宴上他还在Karsono Kwee的私人展厅展出了劳斯莱斯赞助创作的一件作品

:Run Amok画廊总监Trevor Hampson与艺术家Ministrel Kuik新加坡美术馆的Abigail Chui, Wang Tingting, Lynn SimTan Shir Ee.

与此同时马拉西亚火车站附近的Helutrans的开幕也人声鼎沸成百的藏家和艺术爱好者倾巢出动。Ikkan艺术国际的Ikkan Sanada推出的灯光声音秀参加的艺术家有Team Lab和松尾健次郎Kenjiro Matsuo,Galerie Steph则推出了六位来自中国的当代艺术家

在军营库艺术区的天黑后的艺术”(“Art After Dark”)派对上有不计其数的开幕包括林明珠画廊卡洛斯·罗龙的我的房屋。2012开放之夜活动一直都有但去年十一月更名为天黑后的艺术”。另一个 人气很旺的活动是Sundaram Tagore画廊为千住博Hiroshi Senju所做的展览千住博是日本最有名气的画家之一他擅于将整个画布画成大瀑布在这个系列里他采用了自然材料混合发光的颜料在紫外线的照射下形成美不胜收的蓝色瀑布画户外派对上艺术家们在人行道上画画伴随现场演奏的音乐小店里出售着食物和饮料在沁透着香气的新加坡之夜一度有3000人汇聚在艺术大本营吉尔曼军营艺术区里还坐落着NTU新加坡当代艺术中心正在展出的杨福东个展吸引了众多涌向这里的艺术铁粉

:Lisson画廊的Sarah Wang, 影像策展人Lisa Botos与藏家 Ian/Kathy Dunderdale;画廊家林明珠(Pearl Lam).

— 文/ Philip Hemnell, 译/ 王丹华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艺术家是比创客更笨拙的人

第二届CAFAM未来展开幕
2015.01.19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

全文摄影冯发轫

在雾霾笼罩的冬日北京穿梭于望京的楼宇之间仿佛游荡在寂静岭般的末日世界而中央美院美术馆第二届 “CAFAM未来展即将在此时开幕面对并不陌生的参展艺术家我急切地想知道他们对于创客这一新身份的接受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其创作提前一个小时赶往展览现场随意在场内转了一下发现依然有艺术家在现场监督布展据说这样的布展工作已经持续了几个昼夜不过这样忙忙碌碌的情形对中国艺术家来说并不陌生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有过多次的参展经历部分人还举办过相当有影响的个展

“CAFAM未来展是中央美院美术馆常规性的大型品牌展览之一,“未来二字意味着展览关注的多是处于探索期的艺术家而本届展览采取机构推荐制由活跃在中国当代艺术领域中的各艺术机构通过提名的方式来对艺术家进行推荐共提名231位艺术家最终从中挑选出100余件作品参展主办方的挑选标准是受人关注的话题作为策展人之一的王春辰谈到:“从某种层面上说策展人更多是提供服务的人如组织艺术家邀请嘉宾为艺术家定酒店机票在展览过程中也会积累一定的经验在看到作品的时候被有意思的东西所吸引而是否能有所共鸣是挑选艺术家的重要因素之一。”另一位经验丰富的策展人付晓东作为空间站的负责人参与了提名她更希望能够借此机会推荐一些不那么热门的艺术家将机会留给仍然处于边缘的年轻艺术家因为他们充满更多的可能性

艺术家徐冰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苏新平.

中央美院美术馆作为中国顶尖美术院校美术馆之一对国内艺术资源的调动性也表现得可圈可点尤其是经过第一届未来展的品牌效应之后现场不仅邀请到国内外众多一线美术馆馆长作为嘉宾更吸引了诸多艺术圈人士这其中当然少不了嗅觉敏锐的各大画廊与新兴机构的负责人白立方画廊的王欢上海天线空间的王子,M Woods的林瀚与晚晚杨画廊的杨洋望眼镜艺术工作室的林杰明James Elaine)……如果通过未来展的机会将年轻艺术家推荐到更多的画廊乃至于社会面前也正贴合了这次展览的愿景而作为本届未来展的另外一个展场,798艺术工厂展馆中所呈现的跟踪展”,即是对于已经参加过第一届未来展的艺术家的跟踪展示连续获得推荐并入选这意味着这些艺术家在过去的两年中在艺术机构与画廊中保持着积极的活跃度而选择在798艺术工厂进行展览也是希望能够借助平台优势将艺术家真正地推广到社会空间在过去的两年中这十二位艺术家活跃在艺术创作的不同领域被提名的奖项几乎囊括了目前针对年轻艺术家所开设的大部分评选活动

本届创客创客·中国青年艺术的现实表征区别于第一届未来展亚现象·中国青年艺术生态报告的展览主题首届强调针对青年艺术群体现状的田野式考察而本届则在此基础上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参展的艺术作品中人文历史科学等学科的介入使得整个展览的面貌更加复杂而在开幕结束后进行的开放论坛环节主办方邀请到在科技与新媒体领域中的专业实践者所带来的分享如研究创客运动发展的清华大学社科学院博士候选人徐思彦创客老爹创始人之一Momo,关注科学技术与艺术创作和产品设计融合的肖文鹏等嘉宾他们以实际创客行动模糊着科技与艺术的界限。90后艺术家胡为一刚刚结束了在上海的个展我静静地等待光从身体穿过”,并获得第二届华宇青年奖评委会全场大奖”,当他作为艺术家代表在开幕环节讲话时并不因现场大咖云集而怯场在稍后的开放论坛他放弃了分配给每位演讲嘉宾的6分钟演讲邀请主持人九口走召艺术家林科与杨牧石进行现场讨论嘉宾刚坐定他先用手机拍照留念评论林科的作品是无聊的堆砌结果却让人惊奇”,在讲到九口走召的作品昨晚我梦到九口了开玩笑说想让自己也被人梦到并求教方法台下观众发出哄笑这大概也代表了90后艺术家在公众面前的形象充满活力和奇思幽默无所不言林科则表示相比于创客艺术家应该更笨拙一些所以才会把很多时间花费在看似很无聊的事物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部副主任王春辰策展人李振华与微软公司项目经理Jason Fowlds.

借用艺术家王欣此次参展的作品在此我们创造未来的艺术家作结——正是在这所中国顶尖美术学院的美术馆中大批的年轻艺术家开始走上艺术创作的道路艺术新星冉冉升起艺术家之间互相作为见证而作为普通观众的我们亦在见证

策展人顾振清与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执行馆长杨劲松台湾关渡美术馆馆长曲德义与四川美术学院的冯斌.

— 文/ 冯发轫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真人施特鲁特

2015.01.07

保罗霍登格拉博Paul Holdengräber和托马斯施特鲁特Thomas Struth在纽约公共图书馆对谈现场摄影:Jori Klein)

和另外几个有名的七十年代杜塞尔多夫之子Kraftwerk一样托马斯·施特鲁特Thomas Struth也是某种遥远疏离不动感情的静止的化身无论是严格对称的街景照片通常了无人迹),还是临床医学般冷静的家族肖像施特鲁特摄影作品里的建筑和人体看上去都仿佛悬置在固态的空气中一般所有拍摄对象都冻结在其周围环境的负空间里当然所有照片都是静物”,但施特鲁特的作品过了绝大部分照片这些通常从远处拍摄的大幅照片抹去了艺术家的主体性他的眼睛或主体(Eye/I)似乎无处不在同时又无处可寻但也保持了一种古典画家的构图感施特鲁特原本是一名画家在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跟随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学画随着他的兴趣逐渐转向摄影又改投伯恩与希拉·贝歇(Bernd and Hilla Becher)门下和很多视觉天才一样施特鲁特也不擅长谈论自己的作品

2014年年底纽约公共图书馆现场直播”(Live from the NYPL)对谈上施特鲁特在采访人保罗霍登格拉博Paul Holdengräber面前显得温和亲切而且出奇地谦逊尽管如此观众最终还是只收获到了艺术家生活和思想的一点点片段而已因为谈话方向非常散漫我们得知他喜欢音乐关于1969年他去听Who演唱会的故事演变为有关艺术家对爵士乐的终生热爱青少年时代的施特鲁特会把德国爵士传道士Joachim-Ernst Berendt的广播节目从头到尾录下来然后尝试用萨克管模仿节目里的音乐音乐影响了他如何在自己的作品里组织时间”(虽然他的组织方式不能离爵士更远)。爵士是生活的好伴侣”,为我们提供慰藉平静和智力上的刺激,”他说霍登格拉博引用了William Claxton多少有点儿自我辩护的话摄影是眼睛的爵士乐。”

霍登格拉博用幻灯展示了施特鲁特美术馆系列里的一张照片题为自画像》。照片里丢勒的《28岁的自画像》(1500)悬挂在某德国美术馆镜头右侧正在凝视画像的施特鲁特背对观众施特鲁特说这件带有典型的马格利特式静态特征的作品融合了摄影绘画和电影。”当被问及照片带有距离感的视角镜头对着艺术家艺术家对着艺术品究竟什么意思时施特鲁特将其比作自己跟霍登格拉博谈话过程中分散的注意力:“我看的是你但想的却是他们指观众)。”他接着说道在拍摄家族肖像时他思考的是拍摄对象的视角每时每刻的变化

施特鲁特2002年受里希特委托为纽约时报杂志特辑拍摄的里希特一家的肖像照片也出现在大屏幕上联想到丢勒的自画像画中艺术家左手非常故意地抓着衣服的皮毛领子),霍登格拉博留意到施特鲁特人物照片里手常常摆出奇怪的姿势或放在让人意外的地方的重要性里希特家族肖像也不例外八个人里有七个人的手被拍进照片而且都以某种很不自然的方式触碰或抓着某人或某物毫无疑问施特鲁特对每个人的手怎么放都做了预先设定他说自己是群体动力学专家”,每次拍摄家族肖像时都像分析师一样思考”。

回到艺术家自己家人的话题霍登格拉博提醒施特鲁特他曾说过图像带有某种道德因素提起施特鲁特父亲二战时的相册老施特鲁特曾是纳粹国防军的一名军人他的相册里全是在法国和俄国的各种战时记录这些照片一度让年轻的施特鲁特既厌恶又着迷为他后来成为摄影师埋下了伏笔施特鲁特说这些照片既不寻常也没有什么耸人听闻的地方。”他的父亲始终无法为自己参与纳粹的事实道歉这也成为父子间长年的冲突点施特鲁特提到讽刺的是照片里的父亲看起来一点儿都不雅利安”,反而很像一个阿拉伯王子。“照片讲故事,”他说。“照片是谎言一点儿意思也没有真正的问题是照片能够展示什么?’”

当他拍摄七十年代杜塞尔多夫街景的早期作品出现在屏幕上时施特鲁特将其比作一场心脏直视手术”,揭示了一座对自身过去感到尴尬不已的城市。”他嘲讽地说另一张空旷无人的杜塞尔夫街景完全不是音乐剧。”说到1978年同样荒凉的SoHo克罗斯比街街景照片时施特鲁特说他感觉纽约有时能彻底将人压倒我几乎没法说话。”但他又确实提到在拍摄期间纽约人比德国人友善德国行人通常都会问他是否取得了拍摄许可

霍登格拉博展示了2011年施特鲁特受国家肖像馆所托为伊丽莎白女王钻禧纪念拍摄的女王以及菲利普亲王的肖像照片施特鲁特说对于这次不寻常的委托”,他并没有立即接受因为他很少拍名人的照片最后决定接受委托是因为想挑战一下把皇室当做人来展示”。施特鲁特说他坚持自己挑选女王的服装话音未落霍登格拉博立刻插嘴道他听说施特鲁特注意到女王胸很大所以按照这个特征挑选了相应的服装施特鲁特对此表示否认)。施特鲁特承认他的确调整过女王背后一块枕头的位置而且当他要求菲利普亲王移动一下左手的时候亲王回答说,“我已经移过了。”

有一张照片现场没有展示但目前正挂在大都会博物馆里而且是2015216日即将开幕的施特鲁特回顾展的一部分按照霍登格拉博的描述这张照片拍的是一名在手术室正准备接受脑部外科手术的妇女施特鲁特说对他而言这类题材很罕见因为他不是战地摄影师”,“很少处理痛苦。”他将手术室里复杂的医学技术描述为希望的技术。”因为不喜欢被人说他剥削他人的痛苦施特鲁特不愿意在画廊或NYPL展示这张照片但他觉得大都会没问题因为在那里人们不会把它当产品看。”

所以赫尔佐格或苏珊·桑塔格都不算剥削者但是这样说起来谁是呢真人施特鲁特既不寻常也没有什么耸人听闻的地方他只是个普通的德国人有着不普通的视觉才华如果他能给达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以及其他很多人做点儿有关艺术家态度的建议这个世界可能会好很多

— 文/ Andrew Hultkrans, 译/ 杜可柯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