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4

角色转换尼尔·亚尔特(Nil Yalter)德翁骑士

尼尔·亚尔特,《德翁骑士》,1978两张录像部分截图黑白有声,157);多媒体装置宝丽来银盐相纸布面丙烯.

2012土耳其艺术家尼尔·亚尔特(Nil Yalter)充满诗意的作品德翁骑士》(Le Chevalier d’Éon, 1978)在西班牙巴伦西亚的Galeria Visor画廊首次展出让观众得以一窥这件据说是中东地区第一件涉及跨性别身份议题的作品亚尔特作品陈列核心部分的录像是她当时用便携式摄像录像机(Porta-Pak)拍摄的这些储存在录像带的素材被搁置了多年艺术家已经没有用来播放这些录像带的设备因为这种技术已经过时了直到快到2010年的时候法国国家图书馆(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提出可以帮她修复这些档案并且进行数字化处理。“我已经有差不多三十年没想起来过这件作品了,”她告诉我,“然后忽然意识到现在人人都在谈论跨性别议题。”

亚尔特出生于19381965年搬到巴黎生活。1968年五月风暴后法国的妇女运动初具规模而亚尔特是其中的活跃分子。《德翁骑士源自艺术家和一个男人的关系——他虽然和亚尔特恋爱但希望自己作为一个女人生活他给了亚尔特一本夏尔··博蒙(Charles d’Éon de Beaumont, 1728–1810)的传记博蒙更为人所知的名字是德翁骑士他是一位外交官士兵和间谍当时的人盛传他的性别极富争议——据说他早年间是男性近五十岁时开始以女性装扮和姿态示人但与此同时仍旧从事一些充满男子气概的活动比如击剑亚尔特的主角其身份她没有透露决定在摄影机前以一种高度戏剧化的性别转换方式将自己变成这位骑士并且请亚尔特纪录下这整个过程

录像的开头是一组镜像的镜头镜头里的男人直直地注视着我们他是男性化的戴着眼镜有轻微的双下巴亚尔特当时的设备没有办法制造出分画面的效果所以她用了一面镜子这种分身(doubling)是该作品主要姿态的表述形式图像的破碎和增殖以此推演也是自我跨越性别和屏幕的碎片化和增殖当我们注视着这个戴眼镜的男人时多梅尼科·斯卡拉蒂(Domenico Scarlatti)充满戏剧感的交响乐将我们环绕突然我们面前的这个男人变成上身赤裸我们可以看到他有乳房他佩戴着硕大的泪滴状耳环他的头发变长了——他在我们面前发生变化从一个发型变到另一个发型从一个性别转化成另一个性别这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美丽女人但我们从她的行动姿态可以看出她对自己的期望是个好莱坞明星式的女人或许是米娅·法罗(Mia Farrow)那个类型但她雌雄同体得也很坦率似乎对一些不那么符合标准女性审美的细节安之若素

这个女人穿上了网袜现在她看起来相当严厉甚至有些女家长式的作风——“一位格特鲁德·斯泰因(Gertrude Stein)式的女士”,亚尔特如此描述既聪明又复杂世故她在为我们摆姿势——为亚尔特很难说这是在试图取悦谁的目光同样充满不确定的是物化欲望和中介是如何交织的作为异性恋女性的亚尔特是否还爱恋着镜头中的这个人物

当我们开始渐渐被镜头中这个挑逗人的主角迷惑图像开始消失这整个录像作品其实是由一系列逐渐消解的片段构成在第二个章节中我们主角再次作为一个男性出现他在把弄一个皮毛围巾——实际上在撕碎它他旁边的桌子上摆了一台电视机屏幕上播放着我们刚刚看到的一幕这是一种自我检视或者自我监控的行为吗在接下来的片段里这个男人开始脱衣服他爱抚监视器图像开始折射和加倍迅速地滋长现在十几个监视器在播放同样的图像——一个充满引诱意味雌雄同体的海妖——好像我们正注视着一个百货公司橱窗所有的电视都被征用用来上演一种解放性的充满感官刺激的干预

这个影片实际上变成了一个不断深化的戏中戏其中的人物不断逃离我们的掌握好像是在向我们表明自我表现的探索是永无止境的在影片快结尾处我们看到这个男人躺在地板上抽着烟他的腿大大地张开这是一个屈服于男性凝视的物化的女人形象吗或许不是这样在男人的两腿之间放着一台电视屏幕上嘴唇一开一合在朗诵德翁骑士的话

我的前半生是一个诚实的人一个勤勉的公民一个英勇的士兵现在我成功地成为了一个女人并且成功地作为那些展示了男性引以为傲的品质和美德的女人中的一员永远为人铭记我的性别并未成为我的障碍

— 文/ 奥马尔·哈利夫 | Omar Kholeif, 译/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