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夏季

课堂行动教学与行动主义

警察射杀Keith Lamont Scott事件后的抗议活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2016922. 图片来源:Conway/EPA/REX/Shutterstock.

那是19953那时我在俄亥俄州牛津的迈阿密大学担任副教授这类的信我收到很多而且值得收藏一些改变正在发生一些对于这些很少接触外部真实世界的年轻人来说很好的改变而他们同那个世界的接触是从书籍开始的

最近有很多关于大学教师在课堂上所为的辩论——其实此类辩论至少从1980年代以来一直没有停息。2017年初美国教育部长贝琪·德沃斯(Betsy DeVos)宣称大学的雇员从副教授到院长都在告诉你应该做什么说什么而且更可怕的是还告诉你该想什么。”讽刺的是恰恰是通过这一指控德沃斯把教学提升到了一种行动主义的形式我的很多自由派的同事们十分勇敢地为他们的课堂实践辩护抵制此类的指控他们坚称他们并不会教给学生想什么”,而是教给他们如何——所谓的批判性思考的方法这其中包括一系列精读的技巧对类似人格(ethos)和情感(pathos)等修辞形式的分析或者对逻辑及其在口头和书面话语中的谬误的深入认识这类的练习无法缩简为内容无论从何种意义上来说都不是关于什么”。批判性思维课程的优势在于它具有持久性因为它生成习惯学生们可能会忘记不同类型的社会学之间的差异或者文化人类学创始人的名字再或者荒凉山庄》(Bleak House)的情节但他们会记住这些批判性实践即便是在毕业跨入更广阔的世界后多年

但是跨入世界做什么呢答案是极其复杂的一部分人文学科的学生毕业后会从事各种不同形态的非营利社会服务工作很多人——如果不是说绝大多数——则是将他们所学用作在广告业或者其他商业领域的谋生之道不得不说最优等的英语文学专业毕业生设计出最成功的市场营销策略制造那些用来提升公司利润的文雅名牌或者为那些由上述公司赞助的政客提供极具转发潜力的口号老实说如果这种如何式的文化分析可以如此轻易地被用来生产更聪明更时髦的商品化手段那么它们根本谈不上什么批判性即便这类伪觉醒伪交叉性的广告有时透出一点儿虚无和挪用的味道你也可以肯定它绝对不是一个戴着单片眼镜和高礼帽的胖资本家一个人空想出来的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对那些急于放到学院网页上去的流行说法心存疑虑包括人文学科的毕业生能有多少就业选择以及历史专业的起薪一直是最高的没错这些说法都是在维护人文学科在公共教育里不可或缺的地位以及它们需要受到地方州立以及联邦政府的支持的证据但这类传说也是人文学科工具化的教训人文学科为资本利益服务的表现

而且告诉学生应该想什么真的那么不可取吗我们真的应该假装我们没在这么干吗当我给学生上课的时候我跟他们分享所有的什么”。至少据我所知这被称作知识”。如果老师不是带给学生新的东西那我不明白他们可以如何捍卫自己的教学如果不是跟学生分享那些他们可以围绕其去思考的什么”,那课堂也就失去了意义,“什么帮助他们在大脑仍在发育的阶段锻炼认知的可塑性。“什么包括确切无疑的事实和强有力的叙述思考人文学科面对的最艰难的问题时诸多重要的行动主义式思维方式而思考这些什么使得很多学生变成了一个多元民主社会中富有理性的成员确切来说这不能算作行动主义无论我们多么想要相信这一点或者像是德沃斯所急于断言的那样但是对一些学生而言这恰恰是一种行动主义生活的开始这些什么可以促使人开始关切世界这是打破诸如意识等自由主义规范的第一步并且开始——说直白一点——不再爱谁谁行动主义是对更深层的感同身受的关切的追求这种关切让你冲进这个世界因为你不再能够忍受自己原地观望

安德鲁·科尔(Andrew Cole)是普林斯顿大学英语文学教授

— 文/ 安德鲁·科尔 | Andrew Cole, 译/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