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9

边界作为形式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

雅典Dionysiou Areopagitou街道墙壁上的涂鸦,201749. 摄影:Louisa Gouliamaki/Getty Images.

1955在轰炸后的一片废墟当中第一届卡塞尔文献展在这个前工业城市开幕卡塞尔的位置处在新成立的西德的东侧边缘地带它所承担的责任毫无疑问是通过重申西方现代主义的源流以此平复近期欧洲历史所经历的伤痛这一文明化目标的核心便是抽象其形式语言成为了个人主义和艺术自由的象征也成为了在冷战最初的年月里将西方与东方相区分的重要途径卡塞尔于是成为了一个建构当代的舞台与具备高度竞争性的艺术历史社会政治以及意识形态纷争相关联。1955年左右,“欧洲作为人文主义价值观之道德权威和守护者的成型和未来在卡塞尔找到了位置和美学这点使得其身份被定义为了西方的边界

六十多年后的今天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的艺术总监亚当·希姆奇克(Adam Szymczyk)及其策展团队所思考的是这些基础性条件神话和愿景更为近期的组合形式这次的展览分成雅典和卡塞尔两个部分更新了原初展览作为西方人文主义前线和先行者的历史地位以适应新自由主义全球资本主义的当代情境在所谓的暂定标题向雅典学习”(Learning from Athens)之下策展人团队用一种冷静的跨国界反认同的身体的议会(the parliament of bodies)”来回应已然改变的环境所处理的首当其冲是最为迫切的边界问题以及它们管控人民知识和艺术历史的权力策展人们很清楚将雅典视作这些议题之范例城市所需要承担的风险(“在雅典实际日常生活的艰难混合着镌刻在群体之上的令人难堪的危机二字众所周知这种貌似充满同情和道德感的套话的真正核心是新殖民和新自由主义式的。”),即便从城市公共空间墙壁上画满的涂鸦可以看出本地居民对这一由德国资助的景观充满了愤怒亲爱的文献展我拒绝让自己奇观化以便提升你的文化资本从希腊赚钱(earning from Athens);是商品化的危机还是危机的商品化?;你可以消灭你体内的等级制度吗文献展对德国财政资源的引进以及它与全球游民(precariat)话语的联合可能是对历史性和解的一种许诺但是公众的负面反应也彰显了一件事那就是德国和希腊之间失衡的权力关系是如何深深地刻印在展览的结构之上的面对这些摩擦我们应该提问文献展将其边界扩展至希腊与此同时声称消解了那么多的象征性边界——过去和现在之间东方和西方之间北和南之间——从而将2021世纪那些知名不知名的历史及恐怖带入我们的共同空间这意味着什么

正如艾蒂安·巴里巴(Étienne Balibar)所言边界是多义的机制管控着个体在两种相互矛盾的人民”(the people)的概念间的进出,“demos”——“代议决策及权利的集体性主体”,以及“ethnos”——“以成员和同胞关系相联的想象的共同体”。为了能够将边界本身作为一种形式来起作用希姆奇克的展览将边界的这诸多概念植入了其结构当中其中不仅包括跨越两个国家开展的项目和在欧洲理论上无需护照的申根区内的必要移动也包含该展览的策展方法艺术观的选择以及所使用的话语工具两个人民的概念之间一直出现的不和谐音不能更刺耳了当我从卡塞尔飞往雅典多处安检点和警察队伍严阵以待提醒着人们关于保护当代欧洲“demos”免受移民和恐怖主义幽灵困扰的当下焦虑这种令人不寒而栗的遭遇里民族国家的代议民主制取代了文献展试图激活的那种现时主义民主”(presentist democracy)——借用一下政治学家伊莎贝·拉洛雷(Isabell Lorey)的说法卡塞尔机场严密控制的行政边界击败了更为涵盖广泛的人民的概念在人集结之时即构成人民在谈及这次展览时希姆奇克强调了一个概念那就是每个观众都是展览的构成部分于是创造出一种基于洛雷所谓的平等主体的激进偶然性”(radical contin¬gency of equals)实时的人民(ethnos),不稳定不完整以及建立在差异的基础之上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尽管同样的艺术家会出现在两个城市但在多个场域里不仅在不同城市间也包括在同一城市中寻找他们的过程很快就从满足变成一种折磨观众被迫进行这样一种刻意编排的移动很快发现自己时不时地处在包含在内和排除在外的状态里其结果是任何起初具有的主体自治的感受都被破坏掉了观众也可以预约一位合唱队成员同行同时进行对话辩论和质疑”,用来取代传统展览里充满说教色彩和等级关系的信息转换模式指示牌之少信息之匮乏与此同时合唱团又致力于颠覆知识生产和吸收的阶级关系使得这届的文献展充斥着偶然的艰难的和错过的遭遇并且不断溢出自身场地的界限之外

— 文/ 纽恩特·巴奈 | Nuit Banai, 译/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