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5

应对挑战政治时机的艺术

塔尼亚·布鲁古拉,《献给安娜·曼蒂耶塔》,1985-96,对安娜·曼蒂耶塔作品的重新实施未完成的项目讲座展览采访文本. 摄影:Gonzalo Vidal Alvarado.

有一种观点倾向认为在当前政治白热化时刻中创造出的艺术姿态不值一提——它们无法超越自身所处时刻的复杂性也对未来毫无建树古巴艺术家塔尼亚·布鲁古拉(Tania Bruguera)对此无法苟同过去十年左右她开始将这类作品称为政治时机特定(political timing specific)。1 这个说法显然借鉴了场域特定(site-specific)这个1960年代末出现的术语用以描述一种在特定空间物理性限定内完成的反商业雕塑这类作品无法在不被摧毁的前提下挪移但这个对比其实并不恰当政治时机特定和场域特定唯一的共同之处在于它们都是一次性的实际上政治时机特定更多是对政治行动主义传统形式和姿态的回应而非对于艺术空中挥舞的拳头示威者举着的大标语人们聚集在一起游行或是静坐布鲁古拉指出当权者对于此类抗议已经发展出了一套应对措施。(比如游行期间政治人物不会露面或者他们会声称这些示威者是被收买的。)对于布鲁古拉来说行动主义需要发明一些更出人意料的方式——这就是为什么要引入政治时机的概念

当然一直以来艺术都有为行动主义服务的传统使其变得更鲜活生动并且吸引媒体关注最著名的例子包括艺术工作者联盟(Art Workers’ Coalition)1969年的反越战海报《And Babies?》,格兰·弗雷(Gran Fury)为艾滋行动组织“Act Up”(1987-95)创作的那些令人难忘的作品艺术也可以利用艺术机构使得当下议题变得可见或者开展长期的运动比如劳瑞··雷诺兹(Laurie Jo Reynolds)立法艺术”(legislative art);在如创意时代(Creative Time)等艺术组织的支持下雷诺斯的项目塔姆斯十年”(Tamms Year Ten,2008–13)使得塔姆斯惩教中心(Tamms Correctional Center)这座伊利诺伊州的超级监狱最终关闭第三条线索包括那些利用表演和身体作为行动策略的艺术家比如游击艺术行动组织/Guerrilla Art Action Group,苏珊·娜拉西/Suzanne Lacy,Yes Men),正是在这类工作方式中政治时机特定最能引发共鸣

塔尼亚·布鲁古拉,《战后记忆》,1993,报纸上油墨,13 3/8 × 8 3/8".

布鲁古拉创造了政治时机特定这个说法因为她感觉西方的批评家和策展人更多关注的是她作品中的文化和人类学维度而忽视了其中的政治能动性而这点对于古巴这个她出生成长并且完成了大部分重要作品的国家来说是极为特别的布鲁古拉的早期作品很适合用来解释何为政治时机特定尽管在那个社会主义特定时期其特征是衰败停滞而不是资本主义的超级加速度布鲁古拉在老一代古巴裔美国艺术家安娜·曼蒂耶塔(Ana Mendieta)被怀疑谋杀之后不久开始实施献给安娜·曼蒂耶塔》(Tribute to Ana Mendieta,1985–96)这个项目当时布鲁古拉还是哈瓦那圣亚力山卓造型艺术学院(Escuela de Artes Plásticas San Alejandro)的学生。1961,12岁的曼蒂耶塔离开了古巴她是美国政府彼得潘行动”(Operation Peter Pan)从古巴秘密转移到美国的儿童之一尽管曼蒂耶塔后来不断返回古巴并且对当地的艺术家产生了持续的影响但古巴政府始终不承认她的身份有超过十年时间布鲁古拉受邀在古巴参加展览时除了呈现自己的作品还会重现一件曼蒂耶塔的表演作品——这一做法非常有效地把曼蒂耶塔的名字镌刻在了古巴艺术史中。2 布鲁古拉于1996年终止了这个项目她接受了一位古巴艺术史系的学生的拜访这个学生的论文就是关于曼蒂耶塔也是在1996曼蒂耶塔的大型回顾展开始在各地巡回这些进展让布鲁古拉意识到她的干预已经取得了预期的成果曼蒂耶塔已经根植于古巴艺术史

第二个例子同第一件作品在时间上有所重合创作于被称为特殊时期”(el período especial)的古巴经济危机期间——当时苏联的解体造成了古巴经济上的困境布鲁古拉再次回应了政府对那些离开古巴的人的抹除尤其是艺术家音乐家作家和剧作家她出版了两期报纸战后记忆》(Postwar Memory,1993年的第一期和1994年的第二期),提出可以把特殊时期与战争后的创伤做比较古巴的经济极度萎缩导致了严重的食物和供电短缺大批古巴人搭乘木筏逃离单在1994年就有三万人。3 布鲁古拉的报纸是官方渠道之外对特殊时期寥寥无几的记录这种姿态对于一个缺少言论自由的国家而言是反宣传的这些报纸打破了国家对古巴历史和媒体的垄断将那些移民文化工作者的作品与留下的人的作品并置报纸的第一期是以布鲁古拉在哈瓦那个展画册的名义出版的她很快接到政府的警告要求她停止发行。《战后记忆II》出版后布鲁古拉被叫去讯问而政府则没收并销毁了他们能找到的所有报纸。4

— 文/ 克莱尔·毕晓普 | Claire Bishop, 译/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