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夏季

奥奎·恩维佐(Okwui Enwezor)

《Nka当代非洲艺术杂志29期封面,2011年秋季.

回头来看他做的那些事是多么正确多么必要并且是不言自明的但对于那些在他之前缺少机会和骨气去做这些事的人而言他所表现出的自如又多么容易被理解成一种轻蔑的姿态但我知道那并非他的意图他只不过意识到了需要做什么并且那么做了他看到没有任何平台可以引起人们对后殖民非洲艺术家作品的关注于是创办了一本这样的艺术杂志他看到所谓的国际性展览只不过是欧洲及其美国弟子们自大又浮夸的展示于是他策划了一个又一个引发变革的并且真正国际性的展览更不用说他为美学创新做出的新的急需的贡献他探索了此前从未被探索过的区域其中包括非裔的美国

当然他树敌不少他无意间揭露了敌人的无知和庸俗但即便是他们也被他那有如拥有魔力般召唤出的丰富而独创的自我表达所震惊那样的表达将艺术带出绝望那也是创造性灵感最深切最可靠的来源他们对他看似魔术般的力量感到恐惧好像他能够挥动魔杖念出咒语然后,“”!地一下子那些令人瞠目结舌的由不可见的他者创作的艺术品便一一出现了这些作品是如此有力精密复杂似乎本不应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直到这个游戏的尾声他们才因恐惧压抑下自己对此充满贬损的攻击而这时奥奎已经打破了艺术世界内众多根深蒂固的规则而他带来的危险则不可能再被控制

已经太晚了他已经重新定义了艺术杂志的目标重新定义了收藏机构的目标重新定义了卡塞尔文献展的目标重新定义了威尼斯双年展的目标等等等等再无回头路可言了在他之后任何人再炫耀自己对于当代非裔美国艺术的无知或者对于南美洲艺术非洲艺术印度艺术中东艺术和中国艺术的无知都不再是一种时髦的精英姿态而只是一种愚蠢的没文化的表现愚蠢的庸俗之人并不因此感到高兴他们稳踞其上的地壳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动

我所熟悉的这个人过去十五年里受到多发性骨髓瘤的折磨我每次想起奥奎或者为他祈祷时——我常常为他祈祷——都不会忘记这一点除了这一致命的疾病我无法想象出任何他不应该长寿并且享受他获得的声望的理由——当他的成就的历史重要性日渐清晰之时享受本应该归之于他的赞美和桂冠他理应获得休息和享受至少应该与他的声望和对他的赞美相匹配但不断地有人尝试诋毁和推翻他的成就这让他没有时间休息和享受他收获的声望和赞美越来越多病却也越来越重而这样的尝试也变得更多最后这些斗争耗尽了他的精力这正是他们的意图而他所身陷的那敌意无处不在的环境让他只能选择离开过早地从另一个出口离开而这正是他自己的意图——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但同样未被探索过的领域寻找休憩和享受在那里不会再有愚蠢而庸俗的人在身后追逐他

他太早地离开了人世而他的死亡里只有邪恶与不公但我无法像他解救我一样解救他我感激他但却没能予以报答我远远地观察我感到害怕他正一步步被病魔卷走而对他的重要成就的系统性抹除和诋毁却在加速无论是在工作场域里还是在媒体上我那因为害怕破坏他的隐私而始终保持含蓄的鼓励和支持是不够的我想不出来什么样的词句来表述他正处在致命的威胁里而我正处在失去的他的致命威胁里我无法面对他承认这一切我以他的名义在媒体上进行的反击太晚了毫无用处我愿意相信他知道自己是被热爱和被尊敬的他带着这些热爱和尊重去往新的目的地

阿德里安·派普是一位生活在柏林的艺术家和哲学家她的大型回顾展于去年在纽约MoMA美术馆开幕并巡回至洛杉矶汉莫尔美术馆该展最后一站原定为慕尼黑艺术之家美术馆但去年12月奥奎·恩威佐辞去总监职务后美术馆的商业总监Bernhard Spies决定取消展览

— 文/ 阿德里安·派普(Adrian Piper), 译/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