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昀我们从未离开过

OCAT西安馆 | OCAT XI’AN
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北池头一路南段
2017.03.04–2017.04.09

胡昀,《原地》,2017装置感光相纸打孔有机玻璃.

对于外来者西安呈现出一系列的废墟遗址文物陈列它们稳定被表现为价值久远的珍宝或某种文明程度的物证由此替代抹除否定了历史的真实状态如同作为终点的结论否定了思想或行文的过程作为OCAT西安馆西安角项目邀请的首位外地艺术家胡昀带来一种处理历史与展示的不同方式

原地》(2017)延续艺术家2012我们的祖先2016叙事病展览中的元素艺术家祖父一生的照片被选出十组翻拍经暗房显影后不作定影处理便暴露于自然光中影像显现与消失的过程并非展示的内容观众能见到的只是大小参差高低错落的空白相纸。20世纪初美国探险家Robert Sterling Clark率领科考队在中国西北部的考察路线被简化成为打在展柜有机玻璃表面的一串空洞每个空洞都曾意味着对于未知地区的一系列观测和数据搜集连成悬浮在相纸上空的星座暗示着历史地点命运之间的联系以及个人生命历史进程大型项目共享的徒劳

我们从未离开过》(2017)涉及陕西作为中国卫星监测与回收基地的角色以表现卫星回收的新闻图片为素材将图中卫星残骸涂成黑色抹除已经完成历史使命的无用之物却又以浓重的黑色引起观者注意展厅角落的一堆煤炭与此呼应称为遗骸》,亦关乎无用却也可被理解为某种未开始的状态——煤炭蕴含不可见的能量有尚未发生作用的能力。《星座》(2017)则将这种无用与大型国家工程相联观众将有星座图样孔洞的纸带穿过音乐盒播出东方红的乐曲若误将纸带反置听到的则荒诞如实验音乐这源自艺术家参观西安卫星测控中心的经历在那里他得知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的功能只是向外太空播放一曲东方红》。

》(2017)运用3D扫描及一系列用于航空的尖端材料与高精度造型技术对艺术家祖父年少时在上海法租界的工厂工作时阅读过的一册西行漫记进行重塑以用于国家大型工程的材料与技术重新诠释个人年少时想象西北解放区与共产主义的精神源泉有过度的无用感却也可能不足书上放置着艺术家购自eBay的陨石一枚无用之物曾于15,00020,000年前穿越大气层经过中国西北落在蒙古与俄国的交界那时人类的历史还处于未开始的状态陨石的路径却正暗合该书的英文标题“Red Star Over China”。这块陨石含镍量高剖面可被打磨成镜面而不锈蚀每个个体在历史中都很像这块陨石是过客是镜面),也像原地中有影像显现又消失的感光相纸

— 文/ 申舶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