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异托邦三部曲之III 从不扔东西的人

广东时代美术馆 | GUANGDONG TIMESMUSEUM
广州市白云大道黄边北路时代玫瑰园时代美术馆
2017.01.08–2017.03.26

杨圆圆,《几近抵达几近具体重庆》,2014-2016摄影装置纸上数码微喷胶片数码微喷旧相册档案).

从不扔东西的人作为一个试图通过艺术实践来探讨档案及相关问题的展览其立意很自然地提示我们注意到它与时下非常流行的将档案实物与艺术作品并置陈列的策展方式间的异同就像时代美术馆不久前在关于大尾象工作组的展览中所做的那样一个醒目的档案展示专区不仅按照线性叙事将大尾象的思考与创作路径串联起来更加强了这些思考和创作的实在性围绕着它们的历史叙述也在有意无意间得到进一步固化

如果说达成这一系列效果的关键在于物质性档案毋庸置疑的真实性”,那么在当前随着信息扩张和档案自身的变异,“真实性不再坚不可摧。2008奥奎·恩维佐(Okwui Enwezor)策划的展览档案热当代艺术中使用文献的现象就涉及到这一议题档案的形成与诠释过程实则掩藏着国家的知识垄断与权力角逐但在从不扔东西的人当中策展人则敏锐地捕捉到了有关真实性论辩的中国特色”:对于有着文革记忆的艺术家来说档案象征着国家意识形态下集体管制和个体身份间不可弥合的矛盾而对于更年轻的一代档案毋宁说是亟需甄别和编辑的网络数据”,它的言说阐释与指向皆具备开放性——这便成为理解该展的起点

艺术家的代际区分造成参展作品显明的年代感差异耿建翌的肯定是他》(1998)——展览文档》(2000)利用证件证件照与表格这类带有管控色彩的档案来佐证某人的经历生活状态甚至所思所想但这些物证本身带有戏谑性的一本正经态度反倒令人望而生疑汪建伟将隐蔽于日常生活中的政治性激进地推向幕前我的视觉档案》(2002)多个文革时期的影像片段呈现于同一个时间向度以此追问官方制造的视觉符号是如何塑造着历史

对更年轻的艺术家而言他们收集-归档的对象则更加千变万化比如珠江三角洲某个打工者身上的全部家当通过具体而微的”,最终导向对的猜想刘窗收购你身上的所有东西袁稳豪)》,2009);又或是城市变迁进程中留下的建筑图档它们既是当下的参照又预示了城市未来的宿命杨圆圆几近抵达几近具体重庆》,2014/2016)。这个对象甚至可以是虚构的而为此堆叠的大量虚构档案和煞有介事的分类过程赋予作品一种介于真假间的不确定状态就如段建宇所讲述的那个关于美国艺术家施耐贝尔在广东韶关被重新发现的故事(《一份刚刚发现的文献》,2002),以及邓国骞通过互联网为未能降生的妹妹所打造的生活点滴(《我唤你作楠诗》,2013)。展览中一切围绕真实虚构的论辩最终都归结为针对仍关注档案/艺术品物质实体的机构之拷问——在此或可借用鲍里斯·格罗伊斯的说法在今日我们需要保留的是没有光晕的物”,亦或保留没有物的光晕”?

— 文/ 武漠

白双全那光

镜花园 | MIRRORED GARDENS
广州市番禺区化龙镇农业大观园内
2016.12.17–2017.02.26

白双全,“那光展览现场,2016-2017.

2009在亚洲艺术文献库(AAA)驻场时白双全将文献库图书所有藏书的留白页影印抽取出来并组装成一本白色的图书馆”,建议透过对空白的阅读及想象引申出对内容的解构阅读动作的扩大以及对文献概念的重索对留白处阅读及展开实际也始终构成着白双全创作的启动点——基于对几近空白的细微处的观察想象对其阈值的发现与加工生成新的图像与形态并等待再次被注视被延展被拆解被生成

白双全那光所呈现的正是对这种延展性的练习,3件多年前的作品被艺术家作为新一轮创作展开的原点从主题材料形态诸多角度进行拉伸与重构呈现出一种颇具再生与自给能力的植物属性。2006白双全在深水埔的夜幕下等待一栋居民楼的灯光全部熄灭十年后他将当晚大楼最后两个透过电视微闪的光源拉近放大在双屏中经由与他2012年在报纸上杜撰的宗教故事的并置将光作为现代化象征物诗意地联系至自然再转折至信仰散射地刺穿意义的脆弱性在同样创作于00年代中期的作品熟悉的数字陌生的电话白双全通过巴士站台的八位数巴士编号随机地联络上巴士先生”,一番对话结束后他于十年后相约对方见面并透过两张文献桌呈现了其中的诸多细节与线索包括两个见面照片中的两件垃圾香港薄扶林村伯大尼修院和紫荆花的连系修道院中篆刻的福音文字……另一组以海岸线为关键词的作品则在12年的跨度中跳跃性地审视了海水所挟带的阶级性海面边界线的虚构感及其背后真实的政治在他分散性强烈的创作类型下神学研究的背景与所生活的香港社会中不可回避的焦灼仍旧是白双全极为关注的主线这在展览中也十分明显一组2016年的新创作以两场法庭审判作为起始点经由白双全的旁听笔记与绘画生成一套由抽象绘画墙纸纹样可拆解雕塑组成作品集合指向特首选举争议的同时也创造出一批神秘主义色彩的图腾符号最后伴随这些作品的是穿流于展览墙面创作笔记”,呈现了2012年间白双全以文字形式记录的作品方案在空间的串联中构成一种诗歌般的回音

分别以光、“巴士先生”、城市边界与法律议题为展开这个展览实际并不存在一个稳定的主体无论是对神学的引用对政治的关注对城市身份的想象抑或对市井生活的观察都在白双全持续的创作中不断更新变化——或许时间是展览唯一集中探测的主题事件在时间中的流动与变化以及时间在不同截点向个体所揭示的各异景象与启示

— 文/ 瞿畅

省城

本来画廊 | BONACON GALLERY
越秀区泰康路84号后座2
2016.12.21–2017.02.18

郑辉延,《铁锤》,2016布面油画,120x120cm.

去省城吃饭”——不久前朋友圈里热议开幕当天艺术家陈侗在广州一栋老房子的三楼大排筵席”。传统的红色桌椅戏谑地写有粤菜的书法”,还有人身穿围裙推着载有广州点心的餐车好不热闹看似光怪陆离的茶楼楼下正是本来画廊的首个展览项目省城”。未经过度粉刷的原生态展墙上毫无悬念地挂着一幅幅如爱群大厦》(2016)、《金声电影院》(2016)、《石室圣心大教堂》(2016)等绘有地标性场景或建筑的作品,“SANG SHING”用的也是粤式发音契合浓浓的广州味有意思的是明明在省城外的人看来这些大多是被赋予了历史政治文化意味从而表征为具有可辨认性的权力建筑却反向走近省城人的生活¬——人们每天在这些建筑前匆匆而过各自精彩这很广州正如在省城里看展和吃饭两不误尽是生活化的气息

权力性建筑给予超越现实主题得以发挥的机会,“省城既是视觉性的也是心理性的——绘画也好建筑也好都仿佛是现实的场景但又是非常不现实的场景。“省城是观念上凝固的时刻画面构成了某种观看自觉人们会在观展所到之处驻足指出这是xx”建筑更甚者还能道出建筑背后的故事反过来,“省城对于人们来说不过是个存留于心的抽象概念建筑的细节与其周边环境需要记忆和印象的填补这映射出每个人对于省城的记忆的多元——于是展览中也就出现了很多关于这不是xx”的存疑:“这不是你认得的那幢建筑”,“这不是出自画工之手的杰作”,“这不是一个展览”……多层次的反应打开了展览的可能性可见这并非风景画那么简单广州的风景是城市体验的外观片断从视觉省城到心理省城”,所呈现的其实是物质省城的镜像在这一意义上,“省城的镜像包含着不同观者对省城的复杂情感与理解

省城的作品直白地呈现其在精美上的追求比如农讲所》(2016)工会》(2016)建筑物被无比细致地刻画笔触近乎消失广州的生活化气息改变着权力性建筑在普遍看法中作为社会政治符号的观感与之相似这群描绘省城的艺术家背景各异其中绘制行画画工机缘巧合地进入到艺术画廊其身份在不同场合中的转换商品画的手法和风格都改变着当代的观感这些精美的绘画自然会被排除在预设的当代艺术认知之外而在一个商业画廊的现场藏家若要购藏这样的作品却又需要某种当代意识和接受力——画廊在冒险试图在广州这片接地气的土壤上寻求观念上的突破指向某种对于当代艺术理解的边界省城整体的观看自觉很可能会转向纯然的个人视角反映一种个人观看的欲望和潜能——我很好奇不同的个人在这个过程中碰到了一些什么样的问题,“反怀旧的图像和记忆里的图式形成了什么样的冲突商品画属性与当代艺术观念是怎样的此起彼伏并在其中如何摆脱的固有的态度进而走近重新发现和观看这座城市

— 文/ 李嘉仪

李一凡抵抗幻觉

星汇当代美术馆 | THE GALAXY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两江新区黄山大道中段6号星汇两江艺术商业中心33
2016.12.26–2017.02.19

李一凡,“抵抗幻觉展览现场,2016-2017.

艺术家李一凡的个展抵抗幻觉——日常生活的仪式2016年圣诞节的下午在星汇当代美术馆开幕在展厅的入口处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的一段话没有人知道将来会是谁住在这个牢笼里在这惊人发展的终点是否会有全新的先知出现……”被涂写在地上为整个展览提供了一道思索的启示和源头在经历了一系列没有结果的争论之后李一凡深感常识的沦丧与空谈的苍白这使得近年来他的艺术实践都基于现场的批判和反思展开无论是早期的纪录片淹没》(2005)乡村档案》(2009),还是在重庆发起的外省青年”,以及被广泛传播和讨论的六环比五环多一环”,其都试图号召艺术家以行动去改变自身和景观中的审美结构在他看来,“审美是非利益的情感判断是在政治和伦理间最容易达成共识的最大公约数对于当下的现实语境而言他一再强调的重回底线”,即在假定性的推演中在那些影响我们的理论和实践之外艺术还能够生产出怎样的幻觉抑或事实

2000多平米的美术馆空间中展览由几部分构成斜倒的圣诞树上垂挂着发光的红蓝警灯这光线曾经某一段时间在重庆街头的交巡警平台上日夜闪烁如今却已从人们的生活中撤出一楼的墙面上布满各种碎片化的图像灯箱广告红白蓝三色包裹的泡沫照片等等这些现成品的拼贴在空间中蜿蜒展开另一侧则是瑞士剧作家马克斯·弗里施(Max Frisch)的寓意剧剧本毕德曼与纵火犯》,从外部接入的某处街头直播艺术家近年来搜集的各种类型图片的组合以及随意摆放的油桶座位它们共同构成了一处排演的现场也提示着下一步的工作美术馆二楼以影像为主其中一处十几个屏幕在同时播放着农耕劳作的场景与布展剩余的垃圾一起堆放回应着展览的立意点

展览中的一切似乎都是信手拈来不加修饰艺术家更着力于开幕之后内容的展开空间仅提供了剧场化的背景——多重现实与历史的交织与投射——在这道背景下他带领一群青年艺术家每周一次地讨论修改弗里施的剧本置换其中的角色话题和语境重新排演然而剧本也只是一个借口具体讨论中国的现实和问题并在舞台上细微地推演多元并存甚至彼此对立的基本概念比如精英与大众弱者与强者身体与语言日常与意识形态虚伪与政治正确程序与正义伦理与律法才是每一个参与者切入的关键所在

展览主题抵抗幻觉”,即以仪式对抗景观以事实对抗修辞对于前者而言通过情节角色思想语言以古希腊式的戏剧辩辞来将日常仪式化对于后者而言则是将政治学的话语从风格和形式中驱除出去回到事实此次展览本身更像是一个敞开的艺术项目李一凡以布莱希特式的思辨从展览的惯常语法中跳脱出来并尝试着重新思考近年来的艺术实践和生活在未来的几周展览现场的讨论还在继续幻觉也在继续抵抗也在继续这过程中所形成的交锋类似一次包含着诸多话题并将其拉回到身体层面的行动发生在修辞与事实之间

— 文/ 王子云

Agapanthe:New Order

剩余空间 | SURPLUS SPACE
武汉武昌区宝通寺路33号百瑞景中央生活区403国际艺术中心内
2016.10.29–2017.02.12

Agapanthe,《结晶》,2016糖结晶电子垃圾尺寸可变.

由两位来自法国的艺术家组成的艺术小组Agapanthe(Florent KonnéAlice Mulliez)两次来到武汉最终展览“New Order”落地剩余空间期间他们住在当地平常人家的陋巷里观察着与他们而言陌生甚至危险的环境武汉处处在建设挖掘机神气地横行扬起粗暴混乱的尘土而作为一种新秩序”——“New Order”在处理城市化的议题时冷静克制条理清晰似乎在为这座正在经历自我更新的城市寄予了应然的想象

从材质形式和述说逻辑上松散布局于空间的作品均被紧密地衔接一气呵成初入展厅处的两屏录像购物广场》(2016)中金属质地的电梯门一开一合与摆放电视机的泡沫塑料形成了质感上的对峙这种对峙被延续到变量结构》(2016)之中只不过作品主体和呈现结构的关系颠倒了根据防震泡沫塑料翻制而成的白色石膏体被摆设在镜子上仿佛湖面上拔地而起的城市景观。《喧闹》(2016)微颤》(2016)两组装置均使用了水墨材料喧闹被精心处理的墙面石膏板的表面覆以被均匀地刷成墨色的纸张再被撕下形成偶然的纹路;《微颤由建筑工地捡拾来的废弃石材组成它们被墨水涂黑装上车轮仿佛随时要将积攒的势能爆发出来呼应着于里间黑盒子展厅播放的录像涨潮》(2016)的武汉街头的嘈杂

以上的作品均低矮地贴合在地面上质感沉重引导观众向下观看相较之下在位于主展厅中心的结晶》(2016)虽然只到达人们胸前的位置却已算是高耸地矗立于展示架上糖的晶体包裹着废弃的电子用品系统板发出宝石般的光芒是这座城市的纪念碑两种令人上瘾的人工制品亲密地附着在一起似乎在强调欲望在城市文明核心价值中扮演的角色由此看来,“New Order”既不在兴奋地意淫一个乌托邦傲慢地为秩序立法也没有悲观地寓言一个异托邦却停留在介于两者之间的暧昧状态邀请观众以云端的宏观视角有距离地客观地陌生地观察这座由垃圾废料构造的微缩城市

— 文/ 杨紫

冯冰伊冷事实

千高原艺术空间 | A THOUSAND PLATEAUS ART SPACE
成都市高新区天府一街699号铁像寺水街南区3-5临盛邦街
2016.12.17–2017.02.28

冯冰伊,“冷事实展览现场,2016-2017.

艺术家冯冰伊于千高原艺术空间的个展冷事实不免让人联想到西斯托·罗德里格兹(Sixto Rodriguez)1970年的同名专辑“Cold Fact”,但与字面上的冷峻相悖展览试图通过影像文本以及生活材料的非线性编排展开了平行于现实与自身之间的情感角力与空间写作揭示艺术家多重包装的自我”,从而在个人化的基础上强化时空的多义性与隐喻的张力透过现场具体可感的知觉碎片开启一场直觉冒险

作为对时空叙述的一次再剪辑与排演冯冰伊2016新作的整体基调充满了仪式化的抒情展厅入口悬挂的五面酒红色旗帜”《尝试是走向失败的第一步 No.1》(2016),其图像来源是拍摄双屏影像《MOMO》(2016)的片场场景旗面角落的计数分别代表点火失败的次数”、“换打火机次数”、“骂脏话次数”、“NG次数等等旗帜作为媒介恰是一个暧昧的目的地”,或是与现实悖论的精神浮标”——艺术家试图从展览一开始就将日以继夜的试错的虚无感指向生活本身

欢迎来到时间切片博物馆》(2016)则由三个部分组成一部关于制作3D切片的教学片来自切片的物象——3D打印的关于艺术家本人以及收集来的日常物件与文字以及讲述切片来源的图像标本及注解在这个互文的结构中带有身体性延伸的物件被3D打印后经由文学化的描述获得了新生而藏在注解中的信息源头与制作过程中的扫描图像并置构成了对于他者的重申

作为展览的核心章节展厅尽头的起点也是终点与与之相邻的倾斜竖立的纪念碑构成了双屏影像装置《MOMO》。双屏中穿插着诗意文字情景化场面个人情绪的角色带入之间所构成的时空穿插与各自成章仿佛包含数个自我的多维宇宙循环往复消解了答案终点与唯一性

冷事实更像是冯冰伊基于个体情感关于时间与记忆留存与重构的一次叙事实验观众作为闯入者游荡于作者整体叙事的支流之中通过隐秘线索中的拼图获得情感上的连接与想象在展厅长墙上挂着两幅容易被忽略的小幅架上作品我们的帽子里还有冰》(2016)——菲林上的两块白蜡当观者上前细看后才能发现裂痕与绿色油墨拍摄于山间的照片析出的痕迹这些敏感和微妙之处如同时间的褶皱“,折射着艺术家彼时彼地内心的挣扎虽然它们表面看上去如此冷静

— 文/ 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