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丨德国艺术立场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AMNUA
鼓楼区虎踞北路15
2019.03.22–2019.05.04

重整丨德国艺术立场展览现场,2019.

由德国沃纳画廊联合主办的大型群展重整丨德国艺术立场目前在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展出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与冷战德国艺术家面对着国家历史社会思潮以及意识形态的巨大变迁如何以艺术创作对集体的创伤记忆和境况进行思考而这种思考在德意志的审美传统下又如何进一步发挥其影响力本次展览通过呈现九位重要的德国艺术家的作品尝试把握德国现代艺术贯穿二十世纪的发展脉络

展览大致以作品的时间线作为布置原则展览上半部分的作品风格大多接近现代主义涉及到战争与政治主题的创作主要位于展览的中部下半部分以新表现主义作品为主在艺术表达上对命运的主题作出回应和升华总体而言策展逻辑明确艺术家的传承关系和风格的演变过程也较为可见奥托·弗里德里希(Otto Freundlich)受到立体主义启发的雕塑和德国表现主义先驱维尔海姆·兰布鲁克(Wilhelm Lehmbruck)的雕塑拉开帷幕视兰布鲁克为精神导师的博伊斯(Joseph Beuys)的早期铅笔绘画也陈列于一旁先后师从布莱希特与博伊斯的约尔格·伊门多夫(Jörg Immendorff)的作品紧随其后展览首先呈现伊门多夫在本世纪所创作的以油画拼贴为主的一系列作品历史事件和不同的肖像符号被重新组织和并置从而产生神秘的象征主义美学接下来是艺术家的代表作 《议会》(1978) 《C.D.后人路边的教堂》(1984),它们戏剧性地记录历史事件将虚构夸张的情节融入到现实的情景当中一同被展出的还有伊门多夫的雕塑作品它们对社会现实之关注和对国家未来的期许与马库斯·吕佩尔玆(Markus Lüpertz)德式主题系列绘画相呼应——画中的军帽铲子等战事元素表达了艺术家对于战争的反思

展览下半部分的作品更偏向于表现手法的创新乔治·巴塞利兹(Georg Baselitz)用粗旷的笔触和倒置的形象强调绘画本身的表现力画中所呈现出的非理性与不安感却在战后的西德被视为丑闻佩尔·柯克比(Per Kirkeby)虽然并非德国人但其作品一方面延续了以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为代表的德国浪漫主义的传统另一方面在波普艺术的影响下将这种内在风景现代化。《秋天——阿纳斯塔西娅VII》(1997)中大面积的红色热烈地占据整个画面而棕色的纹理则勾勒出不同层次从而突出秋天丰饶的盛景。A.R.彭克(A.R.Penck)的作品被并置在同一展示区域以夸张的手法将肖像符号一并融入到画作之中

在美学起源的近代德国康德将审美视为伦理与知性的桥梁而之后的思想家如叔本华尼采本雅明等都曾表达过艺术在时代变迁的洪流中作为解答或救赎之可能性的愿景然而在世界格局剧变之后,“艺术家何为成为一个立场问题。“重整正意味着艺术家对于国家形象集体记忆以及文化主体性的重新构建博伊斯更是将形而上的救赎美学转变为实在的政治行动并提出社会雕塑概念——将艺术的范畴扩大至能够对社会产生积极影响的语言文本与行动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展览中包含的新表现主义在80-90年代亦曾对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产生过影响——那也是一个变迁巨大的时代如今看来在最高价值缺失虚无主义渐成主流的后现代社会这些以美学追寻精神价值的作品及理念不失为一种有力对照

— 文/ 蔡悦宁

辛未

本来画廊 | BONACON GALLERY
越秀区泰康路84号后座2
2019.05.18–2019.07.27

辛未,“浮园遗梦广州儿童公园遗址” ,2019展览现场.

观看展览前让我们先在地图上对展览空间进行定位从旧时作为广州新城南界的泰康路出发行至一德路能看到众多商品集散地和批发中心每条街都有其专属的业态往东走步行到达北京路透过路面上的玻璃俯身向下望各个朝代十几层路面遗址依序排开讲述着广州建城之历史再往北走一些便可看到西汉南越王博物馆这里曾是儿童公园的所在地公园因博物馆的建立而消失辛未的展览浮园遗梦广州儿童公园遗址即基于此特定区域的考察借由儿童公园这一承载欢乐与童年记忆的载体延续艺术家过往关于日常物品生产逻辑的思考进而牵涉出对当下的指认在这个过程里他看到了两个不同的权利主体在面对现成品态度上的相似性一个是城市中被扁平化处理的现存遗址及其背后的历史观一个是商人在原始材料加工过程中修辞术的大量使用两者都经由一个缺乏想象力的动作呈现出一种细节大量流失下同质化的物品状态

艺术家试图拆解现有的生产机制展签旁的二维码以旁白的方式对应了展览制作过程中的不同面向扫描之后会出现柱子”、“玻璃钢”、“雕塑”、“浇铸”、“标本独角兽词样的解说文本在此他考察了古希腊建筑中的柱式如何伴随承重墙的出现从建筑部件转变为外墙装饰的过程以及随着如3D打印技术等新技术的发展原本身体性的劳作如何被机械切割组装所取代再由此回到对生产过程中的人的关注——在现代生产模式下个体命运的边缘与脆弱与之间似乎并无差异我们在现场看到的装置基本来自淘宝下单没有预设的标准与素未谋面之人协同工作的生产痕迹被保留下来展览中大量使用聚氯乙烯和不锈钢等材料模具和浇铸痕迹被组合成新的样式并重新命名春秋鸳鸯对柱》、《嫣红望月井式柱像博物馆的标本般屹立在白色展台上当你试图在展览中找到与儿童公园的对应关系时实际却误入艺术家营造的南越王宫的遗址现场而某些日常生活片段的突然出现又将你拉回现实——午餐时偶遇的一场伤感瀑布艺术家把展厅楼下即可获得的小矮人塑料钥匙扣排列组合制造了一场眼泪瀑布材料传递着不同情绪光线是梦幻的氤氲的包围住那只被拆解的独角兽偶尔空中传来机械鸟的鸣叫声让人感到一种呼之欲出的充盈恰如一场浮园遗梦

我们仍然可以在这份充盈中体会到一丝焦虑感的存在艺术家在试图解构生产背后那个固有且断裂的社会景观的过程中却又不自觉落入它所设置的陷阱就像淘宝在带来巨大便利的同时那一丝看似平权的气息其实也只是经由创造不存在的需求将人裹挟进消费的浪潮如何面对这种焦虑这让我想起作品我们亲爱的虚构革命者艺术家将十月者戏剧化地处理成一只高空中戴着粉色pu手套拿着长绳的木制手好似所有情绪都被包裹进一种悬而未决的状态再进一步去看在权力失控且生活不断景观化的当下当我们尝试对现存的固有的原则进行一次生活的异轨难道只有虚构才是被允许的吗

— 文/ 卢川

一个人的社会

新造当代艺术中心
广州市番禺区新造镇海傍路4
2019.06.23–2019.07.27

一个人的社会展览现场,2019.

广州新造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一个人的社会共展出了十组田野调查与社会实践项目两两成组的艺术家与他们选择的合作者在这些项目中强调了对微观具体的个人的关注并试图寻找一种以相互看见为基础的共同工作的方式

这一取向似乎是在回应当代艺术的一种现状虽然十分关注社会问题艺术工作却常常止步于宏观或抽象层面给人一种不贴地”、“不到肉的感觉实际上任何社会问题最终都会作用在具体的人身上同时反过来说对个人的考察也能帮助我们理解社会问题的具体现实与此同时不同于文学作品中所谓的通过个人的经历来反映社会及历史的进程”,“一个人的社会所引入的精神分析视角为艺术工作提供了一种方法个体特殊的主体逻辑与社会现场之间复杂的张力关系”(策展人满宇语之中打开了一个新的维度也即展览所说的无名状态或者说是个人与社会之间那些被遮蔽的难以言说的扭结”。为了实现这种打开艺术家就必须要在合作者所处的具体上下文中来理解对方同时也必须要去面对艺术家自己的上下文而不应该置身事外

在唐浩多余秋呈和东启等人的实践中我能看到一种艺术家置身事内的切身状态——他们的实践不仅仅是出于兴趣或者好奇心更是源自个人的经验甚至是痛苦的遭遇比如艺术家唐浩多本人是父亲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也是其母亲及弟妹遭受暴力的见证人这种经历对他造成了深刻的影响和创伤而通过对父亲长达两年的田野调查他开始能够看到并梳理纠缠在这一遭遇周围的各种关系并对自我进行剖析和重建同时这个过程显然也影响了他对暴力的体认让他更加能够在一个具体而非意识形态的层面去辨识和回应暴力这在艺术家与聊社孩子们的沟通之中也得到了验证在另一个项目中艺术家东启通过扮演自己已经故去的母亲不仅获得了自己与母亲之间的某种连接也串连起家族中其他许多曾被遮蔽但却一直隐隐作痛的症结甚至还拓展到与此相关的医生群体所遭遇的困难这种投注了自身的状态才能让他们超越一个外来观察者的角色更有机会与动力通过具体个人的现场真正地进入上文提及的那种复杂的现实

在笔者看来这种进入具体与复杂现实的艰苦过程一个人的社会应该关注的重点它不仅是了解社会秩序在个人身上运行的内在逻辑的必经之路也试图帮助艺术家建立自身与合作者之间真实的联系与一种言说的空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场展览可以被看作是一个为了演员而做的剧场表演它的成效首先体现在被卷入项目的每个个体身上但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同时面向观众的展览,“一个人的社会中的许多项目在现场展示方面没有太好地呈现出这种深入具体现实尝试理解他人所经历的拉扯与周旋而多是在对实践后的成果进行作品式的表达这种表达隐藏了艺术家的纠结同时也或多或少地减弱了作品对外连接的潜力。(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展览期间推送的微信系列长文则部分地弥补了这一缺憾。)

从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到对具体个人的考察从对无名状态的梳理到真实连接的建立笔者隐约能感受到一条步步推进的实践路径在这条工作的线索上我们没有太多的参照也很难在现有的机制内找到合适的位置与回应可这也许正是这些工作的意义及其激进性所在而如果我们真的相信这条道路艺术工作就不仅不要理解得太快”(策展人寄语),也要勇于承认并展现自己的不理解以及在尝试理解的过程中所遭遇的种种难以消化的尴尬和纠结因为它们也许正是我们所缺失的另一种上下文

— 文/ 丁博

陈泳因

黄边站
广州市白云区黄边北路向荣街338
2019.06.22–2019.08.18

陈泳因,“硬忌廉展览现场,2019.

陈泳因带着如同感冒的失恋在开幕前的一个半月提前住进了黄边站在展览空间中生活并布展但是生在香港的她在刚搬进去的时候就觉得展厅作为居住空间太大并让她觉得不安这驱使她在布展的同时尝试缩减在其中生活的空间

展览的名字叫硬忌廉”(Hard Cream),这是一个捏造出来的软硬兼备的名词。“忌廉在感官上是幸福的比喻而在物理上忌廉的色泽如搭配硬的质感则使人想到石膏建筑材料暗示空间改造作为展览的一部分空间上的改动与艺术家的情感经历并行作为她那一段时期的生活印证与情绪容器也因为如此艺术家采用了一种可以想象的亲密的方式在布展——她身处其中并在这段日子里使用不同的轻盈柔软的物料去软化和削减空间甚至连她的日常物品也成为了她作品的一部分

我曾经意外地闯入过陌生人的生活空间里面精致又谨慎的细节使人深刻直面他人的真实使我手足无措她并不着力于叙述引人入胜的故事而是采取了一种更身体力行的方式譬如展览中悬挂的剪影雕塑》(所有作品皆为2019),再现的是她在紧凑的卧室中与男友吵架时唯一可以透气的窗口那是艺术家以一叠2000张纸逐一裁切而制成的当她重温过去将情感以一种抽象的方式结算成一件可观看的作品这种显得笨拙的重复行为使她的作品更加诚挚

在陈泳因额外添置的窗帘下作品《1000硬忌廉这一词义再作展开着手蜡这种固体但脆弱的材料成为艺术家应对回忆的方式当她寄住在前男友家时每去厕所路过客厅都要不得不与前男友的父母碰上一面这类使她觉得尴尬又日常的身体记忆成为了她在分手后回顾的内容之一作品中蜡所滴的形状便是她对卧室到厕所的路径的速写不远处另外一个装置大吉岭为这种微妙的情感提供了更加细致的剖析相互垂直的倒地台灯旧香水盒被蜡所笼罩的光线映照着一份韩文的报纸这些情感的旁证如同递进的线索引导着观众扮演一个失败的侦探一步步追溯这份精心包装又细心摊开的情绪而之所以说失败”,是因为一个人的情感经历是无法真正被另外一人所理解的经过语句重述之后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仅能持有通过共情去补足的遗失剧本那个塞满了枕头的柜子的大概凌晨五点》,些许唤醒了我们某次印象深刻的失眠经历——可能是像陈泳因一样由于一次失恋抑或因为其他的事情进而遭遇了这种无法解决的胶着却只能接受的时刻

陈泳因用毛巾脚垫和保鲜膜来包裹了通往二层的楼梯为观众在游走的过程中提供了一份额外的温柔而的确整个展览也如她所愿触动着观者的感知我们所身处的这个夏天并不安宁南方的人们在躁动热风中被失语硬忌廉所展现出的自洽与舒缓也的确在五味杂陈的现实中分离出一种久违的安定感

— 文/ 辛未

程新皓

OCAT深圳馆 | OCAT SHENZHEN
深圳市南山区华侨城恩平街华侨城创意文化园F2
2019.06.06–2019.08.18

程新皓,“愚人金展览现场,2019.

2013年以来程新皓每年有相当时间工作在中越边境这里居住着一个自称莽人的未识别民族在这里除了政府的扶贫工作人员生意人偶一露面且在当地名声不佳的人类学家他是为数不多的汉人之一而且还是以一个奇怪到无法解释的职业身份艺术家

程新皓的初始兴趣和他所擅长的在于——而且他一直也没有放弃这一点只是置于不同和随时换置的具体框架——以一种可能的复杂性去透析一个个已经被陈述的现实”:现代性缠绕下的民族国家风景自然这种强烈和持续延烧的认知之望使他不得不一直向某种生地退却最终到达这个在命名和去名上均处于挣扎中的地区和人群这里有一种讨论现代性时被巧妙回避的虚幻和残余视角而且是现成的——两三年间就在程新皓眼前后来甚至是身上发生跟随着他的莽人朋友程入林上山从比人高的茅草中趟过所谓边界”,复又回返并跟踪而往一直来到了现代性中国的另外一极深圳

这不全是或者主要不是他要来来的或者说是被经济历史和治理逻辑排遣并星散在深圳的一具具无名肉身

深圳OCAT的个展愚人金就是程新皓上述工作的阶段性展现展览有一个微妙但实际上用意满满的现场结构首先是整体上被刻意制造出来的永夜除了屏幕本身的光线所有其它光源都被屏蔽这与其说是为了加强观看效果减少干扰不如想象是这里需要一种统一和整全的遮蔽让到来者自己去重设时空从微暗到明晰渐次进入一种身体和感官的自然秩序其次是置于展场中心一个依等高线隆起的地形”,它模拟并抽象了莽人原居生活的中越边境地区但这一地形很少是被拿来观看的对象而更多是一个可供行动的现场它制造的区隔是你可以选择无视但现实的它提供了诸视频间不得不展演的张力距离对位与耦合如果你走上那些台阶或者选择从那上面下来无论视角或者感受都会生产出许多彼此不可替的变化

策展人陈柏麒有意隐匿了所有单个视频的标题并且建议观者可以从现场的两个入口任选一个进入,17个据说长达400分钟的影像就镶嵌其中首尾相食不管他和作者要暗示的是什么进出这个现场还是会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乌洛波洛斯(Ouroboros):循环和不死之死

在这里谈论单一作品并以我个人之见去介绍它如何展开又如何结束虽然不致命但肯定是错误的当一个艺术家像程新皓一样谨慎周全最后却不得不无所不用其极的去思考和践行他必然是自身荒悖的虽然看起来他准备好了一撩被知识政治资本形格势禁和分而食之的现实停止自我投喂而是去膈应区隔化的知识或艺术让它们颤抖继而吐自己一身

回到现场愚人金中一以贯之的叙述是当身体不得不作为最后交换(“愚人金这个命名不正是一种关于交换的隐喻么?),整个自然与工业体系如何错置并争夺着实现它们各自的最大利润游耕者无论面对看起来和平但暗藏杀机的莽莽丛林还是置身敌意爆棚但源源不断提供着某种自处策略的特区生产线到处都是身体的茫茫黑夜那是他者之智可以解释但永恒不能进入的地方

或者因为意识到这样的拒绝存在三屏录像还归何处》(2019)占据了展场最抢眼的位置而另一个同样以艺术家自身身体为器而不是做他者之视的影像风往南刮》(2018)则被置于展场最高处顺此而下我的理解或者期望是程新皓将越来越少对象化他的田野越来越多趋归于在世界现场的身体路径

— 文/ 老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