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瀛金陵冬季学院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AMNUA
鼓楼区虎踞北路15
2016.12.03–2016.12.20

于瀛,《一个展览的诞生》(局部),2016颜料画笔石膏.

初看到金陵冬季学院的展览海报时像在阅读一则天文奇观的观测预告:“123-20日期间在金陵冬季学院内您可以观测到另一个金陵冬季学院’。”我被这个包含了地标节令和机构的展览名称所带来的既神秘又易逝的想象驱遣到了这里

一个艺术空间总在不断和它所置身的环境产生关系这种交互不仅塑造着观者的体验和感知也引诱着艺术家围绕特定场域展开探索。“零空间作为一个生长在学院内部的艺术空间探讨学院自身似乎是个绕不过的主题这就如同一种自画像的冲动而于瀛作为一个对空间高度敏感并时常用一种新鲜的目光回望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史的艺术家似乎很难拒绝为这个空间画像的诱惑

在这个带有驻地性质的展览的准备期间于瀛成为南艺校园中的一个游荡者和居民用他所采集到的材料搭建着另一个作为镜像的学院并将关于展览的档案同步搬入其中呈现了他在生活与创作之间进出的通道一个时隐时现的中间地带于是这个展览在层叠的镜像和似是而非的交融之中展开了

展厅两侧是故事来源的陈列一部分是艺术家在南艺的生活一部分是他所搜集的学院相关的素材文本和图像——这令我想到于瀛曾在一份自述中提到的电影道具师身份展厅的中间部分是故事,《秦槐的话》(2016)包括一个六分多钟的影像和一件现场装置内容是于瀛和策展人刘林拜访一个1966年毕业于金陵冬季学院的毕业生秦槐秦槐语焉不详地回忆了这个学院的秘密往事随后忽然陷入厌倦之中转向了对土鸡汤做法的细致描述

三个计划》(2016)于瀛被虚构的人物指引着制作了三份不同用途的计划书其一用制图法让两个学院在同一幅平面图中相逢——地形图唤起我们对现实环境的记忆而关于金陵冬季学院的文字注记则显示了那个地下学院渗入其中的痕迹其二历史语境中的图像符号和话语与学院制度训诫和宏图渐渐交织成同一个声音”;其三展览草图与我们所置身其中的展览现场之间的对照这些计划书也是于瀛在展览之前提出的问题——关于展览如何落地两个学院之间的关系以及一个进步的现代学院怎样设置教育方式来让学生更有力学院在成立之初如何把培养拥有能摧毁自己力量的学生作为教育目标?”

金陵冬季学院4:3》(2016)是一组四比三画幅的绘画作品其中引用了来源不同的学院经典绘画比如徐悲鸿的人体习作冯法祀在延安鲁艺画的延河自画像》,八五新潮时期某位央美理论家写给出版社领导的一封热情洋溢的信黑山学院的生活照等等其中秦淮河上的自画像》(2016)再度显现出于瀛对毛时代重要画家非常具有启发性的回望他通过对这些在政治话语中多少湮灭了色彩的画家的重新发现在对其复杂性进行还原的同时也完成了一种自我辨认从此前向王式廓血衣致敬的视频作品和留在博客上的观展笔记到这次在学院酒店房间回归到绘画这样的具体动作之中不难看出艺术家的一种赤诚

于瀛探索着虚与实现场与后台两个学院之间互为对照的动态关系这种亦此亦彼互相渗透融合和转化的状态将整个展览置于一种进行时态之中仿佛是对秦槐那句“…觉得作品已做完就死掉了艺术品不过是创作的遗物的一种消解而充盈在整个展览中的风雪声也强化了这种尘埃未落之感金陵冬季学院4:3》作为插图的小人书中循环的故事结构同样指向一种永动的状态而环绕在墙面上的语句以及弹幕式的发问和发声似乎将长久地漂浮在观众的思索中——这所学院中的学生唯有用自己的生活和艺术创作才能作出最恰如其分的回应了

— 文/ 李钰

林瑞湘遊园

五楼空间 | 5ART SPACE
越秀区东山口恤孤院路9号逵园3
2016.11.05–2017.01.05

林瑞湘,《遊园18》,2016宣纸马克笔,98 x 24cm.

展览遊园的命名充满着慰藉之意缘起于初春三月万物复苏艺术家林瑞湘百无聊赖既然不能出去游山玩水唯有在意识上做一场遊园之旅如果说在之前的消浑曲艺术家还能隐约察觉到自身对画面墙面有意识的控制那么她在遊园里呈现的更多的是一种彻底的放空状态——画笔跟随自己的呼吸恣意所欲

想象仿佛从来就是一场试着逃离自身环境的思维畅游基于闭上眼睛出去玩的念头林瑞湘脑海里浮现着常日的游园之景人们一点点地把园子的每一寸地方都踏一遍好比人用自身的身体游园与之相像艺术家犹如画中的圈点在纸张上随心行走一种无意识的线性的游园路线经由艺术家笔下漫不经心的叠加进而漫散形成不歇的运动所留下的痕迹最终覆盖了整个画面一点点的行走和观看嬉游玩味于画中的想法无异于慢慢打开的宋人山水卷轴画——当然由于不言自明的原因作品无法如愿做成卷轴形制以达到观众跟作品之间的直接接触尽管如此观者若能跟随圈点的走势一点点入画游玩亦是艺术家的期待林瑞湘遊园的创作基本以单色为主远看宛如抽象的云林山石网结的微妙方式呈现那种常态之外的虚像世界一经近看有如图片被放大后的像素化又像是一群群怪诞的菌落”,其中布满奇特斑驳的肌理正如艺术家所言,“肌理模仿的是皮肤的触感”,作品真正触动人之处在于视觉背后的东西透过眼睛的观看作用于人的身体或意识一圈游园下来与其他遊园系列的作品不同末尾置于门口的遊园13》(2016)分外带感别有一种旨趣自上而下大面积的黑色块铺开继而缓缓过渡既是艺术家即兴所为也是画到一半笔油耗尽代之以透明的马克笔皴染所带出的另一种意想不到的画面效果

艺术家选择了一个个微尘般的圈点构成密集物所探讨的不仅是由微尘到虚像的进程以及构成世界和物我存在的这些若隐若现的命题林瑞湘更关心的是绘画的行为及其过程于她而言绘画是一种不断地与肢体及感官进行对话的运动绘画中艺术家身体的运动画面中圈点不断蔓延开去的走势作品诉诸观众感官上的触动以及作为媒介的笔不断消耗殆尽的变化玩的都是一场关于运动的游戏冬日阳光透过窗户照进了5 Art空间悄然洒在花砖墙面和作品上光影在移动似乎也在游园与之应和

— 文/ 李嘉仪

黄河狗尿

广州画廊 | CANTON GALLERY
广州市海珠区怡乐路51号金乐大厦写字楼307
2016.12.03–2017.01.08

黄河,《“黄河图示”:曲水流觞》,2016综合材料数码打印x 4,手绘有机玻璃.

狗尿源于艺术家黄河小时候看过的一则读者杂志上的鸡汤故事雪地上有滩狗尿有人觉得煞风景画家却说狗尿是无比动人的琥珀色黄河视这种美化为对现实的伪饰或逃避亦对艺术家在此被附加的偏见感到反感于是她希望这个展览是一滩硬朗的严肃的展示现实刺激味的狗尿

现场是暗的窗户被黑色厚厚的帘幕完全遮挡起来只留了左侧展墙矮于一人高处一前一后的两盏白灯墙面上贴了廉价的暗绿色大理石条纹墙纸弥漫着密室逃生的神秘与危险感觉得神秘或许因为我潜意识里记得黄河会占星和塔罗牌之前她为我在微信上占过一次星)。房间中央的投影播放着一些简笔漫画大多都是人的形象侧脸居多每幅由一到三个画面形成情节叙事画法显得随意没有刻意去用绘画的技法但也自然流露出一种风格带着一种令人后脊发凉的幽默投影中相当部分的画面是暴力的:《如何用笔杀人》,《用话语杀人》,《》,水性笔的简笔线条成了凶器”;时而暴力渗透在人的一些元命题中》:两只相握的手握着握着其中一只折腕了对人的手手臂等近焦的描画让笔者想起Yves Netzhammer噩梦般却带着强烈思辨意趣的插画但黄河却更轻”,更无厘头更日常更冷漠但同时传递出一种人性温暖”。这种温暖并不鸡汤而是透露出一种隐隐的担忧从另一些更抽象的画面还能读出她对集体主义及权力对人的异化的警惕画的名字并非简单以图注出现而是与画置于平等的地位出现消失平行这些词——孤立界限暴力挑衅羞辱——有时也会独立于画面成为这些无声图画的语音这些画之前在黄河的微信公众号小水杯上以单幅形式看过只是现在它们被串联并编排成一个线性叙事的录像还增加了一些最基础甚至简陋的演示动画效果例如淡入淡出闪动平移缓慢地飞入哈哈镜效果等等在问及其他插画或漫画家时黄河提到了Dan Perjovschi,当然她对政治的态度不像后者那么非黑即白她也并非要尝试职业的在西方已形成传统的政治讽刺插画而是继承了某种颇有广东特质的另类批评立场一如她将一张一笔横线穿过三个圈的手绘命名为不够暴力的色情不是好政治》(2014)。

绕着投影一圈沿墙散落着种种机关”:几个在不同方位高低错落的小圆后视镜从中可以窥视房间对应的角落(《倒车镜》,2014-2016),这些镜子会产生微弱的反光成为空间中的某种标记白色的盐被混了水捏成球状成对靠在一起或单个摊在地上(《雪球/狗蛋》,2016),或放在杯子里生锈(《等待锈渍》,2016),在暗黑的环境中白得醒目还有几张基于黄河(“母亲河”)的地图图示所作的综合平面作品(《黄河图示曲水流觞》,2016),以及一张艺术家默写的黄河的大致形状这根弯绕的曲线在一张白纸上看起来像一根毛而相框是做旧的漆红色(《黄河的大致形状》,2015-2016)。展览现场的这些零散发现同样散发着从画里透出的那份随意在一个同行观展的朋友看来这份随意可与的概念相对应或许这里只抽取熵在可扩散的能量概率信息量上的意义每件作品的熵很低放在一起的展览的熵却很高共同串联成一个缺乏叙事却紧密贴合黄河狗尿的意识流动虽然有些作品是之前创作的或材料是先前用过的但黄河在这里设计的是整个可沉浸体验的环境每件作品在某种程度上被去作品化”,或者说作品们在这里呈现出一种新的整体性的状态成为在这一展览现场观者可邂逅的一些道具

在靠近入口的地方有一个小隔间它与展厅联通的转角被拆了一半露出几根金属的结构柱有些反光旁边的展墙上亮着一个电子相框一名扎着辫子的女人的耳朵里正好塞下两半橘子(《酸味听觉》,2011);墙下靠着另一个电子相框下午茶的套杯里塞着一张折起的百元人民币(《一边创作一边消费》,2014),gif动图格式的毛泽东像忽明忽暗想来在广州画廊这种由艺术家开办的兼具实验性与商业功能的画廊做展览黄河将整个空间做暗似乎不仅是实体空间上的考虑

在小隔间的墙上有一些被称作/虫洞的不规则黑块这些黑块的排布令人联想起黄河的插画遗忘中按九宫格排布的类似月球晴缺图的人脸阴影它们因淡出的动画效果而在画面上留下了黑斑这些黑斑在暗黑的现场同附着在投影下的锡纸在人经过时发出的窸窣声响,“酸味听觉”,灯光盐与其所处的湿度与温度还有画廊玻璃门上未贴平整的贴膜海报上凸起的线状或块状皱起以及在这些皱起与平滑处用黑色记号笔涂鸦的简笔曲线或爆炸状图案(《褶皱/人性风景》,2016),共同从视觉触觉听觉味觉嗅觉空间方位等种种感知层面联动出一片可供人暂时陷入的褶皱”。在画廊提供的一页A4导览纸上一面是平面方位图和每件作品的信息与说明其中黄河写道:“褶皱而非平滑产生意义在人性的层面和地理的层面”(提到地理”,或许和黄河的母亲陆玲是一位民间地质科学家有关);另一面是一张展览作品在黄河构思中的意识坐标图示这张图示似乎也揭示了上文从的角度理解现场强度的内在结构XY轴标记出每件作品的方位并直观传达相互之间的关联与所构成的场域并于背景里用虚线勾勒出一个酒杯或者也近乎没封口的漏斗形状黄河将她的思考实验成功转化为一个体验与思考的现场

她有个双胞胎姐妹叫黄山黄山黄河她俩一次都没去过借此展览黄河从对自己名字及其所关联的地理存在与集体主义意象投射出发创造了一串思维旅程的虫洞临别时我在近门的那个灯泡上看到一张类似丁丁的脸两个点以及二者中间的字母J。这个圆圆白白的灯泡人被关在常用于户外的菱形路灯罩里离开后我脑子里留下了一个乱糟糟的随手画的线团如同遗忘里那样线团与线可以收起也可以展开而黄河告诉我们经验与思维也是一样

— 文/ 顾灵

省城

本来画廊 | BONACON GALLERY
越秀区泰康路84号后座2
2016.12.21–2017.02.18

郑辉延,《铁锤》,2016布面油画,120x120cm.

去省城吃饭”——不久前朋友圈里热议开幕当天艺术家陈侗在广州一栋老房子的三楼大排筵席”。传统的红色桌椅戏谑地写有粤菜的书法”,还有人身穿围裙推着载有广州点心的餐车好不热闹看似光怪陆离的茶楼楼下正是本来画廊的首个展览项目省城”。未经过度粉刷的原生态展墙上毫无悬念地挂着一幅幅如爱群大厦》(2016)、《金声电影院》(2016)、《石室圣心大教堂》(2016)等绘有地标性场景或建筑的作品,“SANG SHING”用的也是粤式发音契合浓浓的广州味有意思的是明明在省城外的人看来这些大多是被赋予了历史政治文化意味从而表征为具有可辨认性的权力建筑却反向走近省城人的生活¬——人们每天在这些建筑前匆匆而过各自精彩这很广州正如在省城里看展和吃饭两不误尽是生活化的气息

权力性建筑给予超越现实主题得以发挥的机会,“省城既是视觉性的也是心理性的——绘画也好建筑也好都仿佛是现实的场景但又是非常不现实的场景。“省城是观念上凝固的时刻画面构成了某种观看自觉人们会在观展所到之处驻足指出这是xx”建筑更甚者还能道出建筑背后的故事反过来,“省城对于人们来说不过是个存留于心的抽象概念建筑的细节与其周边环境需要记忆和印象的填补这映射出每个人对于省城的记忆的多元——于是展览中也就出现了很多关于这不是xx”的存疑:“这不是你认得的那幢建筑”,“这不是出自画工之手的杰作”,“这不是一个展览”……多层次的反应打开了展览的可能性可见这并非风景画那么简单广州的风景是城市体验的外观片断从视觉省城到心理省城”,所呈现的其实是物质省城的镜像在这一意义上,“省城的镜像包含着不同观者对省城的复杂情感与理解

省城的作品直白地呈现其在精美上的追求比如农讲所》(2016)工会》(2016)建筑物被无比细致地刻画笔触近乎消失广州的生活化气息改变着权力性建筑在普遍看法中作为社会政治符号的观感与之相似这群描绘省城的艺术家背景各异其中绘制行画画工机缘巧合地进入到艺术画廊其身份在不同场合中的转换商品画的手法和风格都改变着当代的观感这些精美的绘画自然会被排除在预设的当代艺术认知之外而在一个商业画廊的现场藏家若要购藏这样的作品却又需要某种当代意识和接受力——画廊在冒险试图在广州这片接地气的土壤上寻求观念上的突破指向某种对于当代艺术理解的边界省城整体的观看自觉很可能会转向纯然的个人视角反映一种个人观看的欲望和潜能——我很好奇不同的个人在这个过程中碰到了一些什么样的问题,“反怀旧的图像和记忆里的图式形成了什么样的冲突商品画属性与当代艺术观念是怎样的此起彼伏并在其中如何摆脱的固有的态度进而走近重新发现和观看这座城市

— 文/ 李嘉仪

白双全那光

镜花园 | MIRRORED GARDENS
广州市番禺区化龙镇农业大观园内
2016.12.17–2017.02.26

白双全,“那光展览现场,2016-2017.

2009在亚洲艺术文献库(AAA)驻场时白双全将文献库图书所有藏书的留白页影印抽取出来并组装成一本白色的图书馆”,建议透过对空白的阅读及想象引申出对内容的解构阅读动作的扩大以及对文献概念的重索对留白处阅读及展开实际也始终构成着白双全创作的启动点——基于对几近空白的细微处的观察想象对其阈值的发现与加工生成新的图像与形态并等待再次被注视被延展被拆解被生成

白双全那光所呈现的正是对这种延展性的练习,3件多年前的作品被艺术家作为新一轮创作展开的原点从主题材料形态诸多角度进行拉伸与重构呈现出一种颇具再生与自给能力的植物属性。2006白双全在深水埔的夜幕下等待一栋居民楼的灯光全部熄灭十年后他将当晚大楼最后两个透过电视微闪的光源拉近放大在双屏中经由与他2012年在报纸上杜撰的宗教故事的并置将光作为现代化象征物诗意地联系至自然再转折至信仰散射地刺穿意义的脆弱性在同样创作于00年代中期的作品熟悉的数字陌生的电话白双全通过巴士站台的八位数巴士编号随机地联络上巴士先生”,一番对话结束后他于十年后相约对方见面并透过两张文献桌呈现了其中的诸多细节与线索包括两个见面照片中的两件垃圾香港薄扶林村伯大尼修院和紫荆花的连系修道院中篆刻的福音文字……另一组以海岸线为关键词的作品则在12年的跨度中跳跃性地审视了海水所挟带的阶级性海面边界线的虚构感及其背后真实的政治在他分散性强烈的创作类型下神学研究的背景与所生活的香港社会中不可回避的焦灼仍旧是白双全极为关注的主线这在展览中也十分明显一组2016年的新创作以两场法庭审判作为起始点经由白双全的旁听笔记与绘画生成一套由抽象绘画墙纸纹样可拆解雕塑组成作品集合指向特首选举争议的同时也创造出一批神秘主义色彩的图腾符号最后伴随这些作品的是穿流于展览墙面创作笔记”,呈现了2012年间白双全以文字形式记录的作品方案在空间的串联中构成一种诗歌般的回音

分别以光、“巴士先生”、城市边界与法律议题为展开这个展览实际并不存在一个稳定的主体无论是对神学的引用对政治的关注对城市身份的想象抑或对市井生活的观察都在白双全持续的创作中不断更新变化——或许时间是展览唯一集中探测的主题事件在时间中的流动与变化以及时间在不同截点向个体所揭示的各异景象与启示

— 文/ 瞿畅

时代异托邦三部曲之III 从不扔东西的人

广东时代美术馆 | GUANGDONG TIMESMUSEUM
广州市白云大道黄边北路时代玫瑰园时代美术馆
2017.01.08–2017.03.26

杨圆圆,《几近抵达几近具体重庆》,2014-2016摄影装置纸上数码微喷胶片数码微喷旧相册档案).

从不扔东西的人作为一个试图通过艺术实践来探讨档案及相关问题的展览其立意很自然地提示我们注意到它与时下非常流行的将档案实物与艺术作品并置陈列的策展方式间的异同就像时代美术馆不久前在关于大尾象工作组的展览中所做的那样一个醒目的档案展示专区不仅按照线性叙事将大尾象的思考与创作路径串联起来更加强了这些思考和创作的实在性围绕着它们的历史叙述也在有意无意间得到进一步固化

如果说达成这一系列效果的关键在于物质性档案毋庸置疑的真实性”,那么在当前随着信息扩张和档案自身的变异,“真实性不再坚不可摧。2008奥奎·恩维佐(Okwui Enwezor)策划的展览档案热当代艺术中使用文献的现象就涉及到这一议题档案的形成与诠释过程实则掩藏着国家的知识垄断与权力角逐但在从不扔东西的人当中策展人则敏锐地捕捉到了有关真实性论辩的中国特色”:对于有着文革记忆的艺术家来说档案象征着国家意识形态下集体管制和个体身份间不可弥合的矛盾而对于更年轻的一代档案毋宁说是亟需甄别和编辑的网络数据”,它的言说阐释与指向皆具备开放性——这便成为理解该展的起点

艺术家的代际区分造成参展作品显明的年代感差异耿建翌的肯定是他》(1998)——展览文档》(2000)利用证件证件照与表格这类带有管控色彩的档案来佐证某人的经历生活状态甚至所思所想但这些物证本身带有戏谑性的一本正经态度反倒令人望而生疑汪建伟将隐蔽于日常生活中的政治性激进地推向幕前我的视觉档案》(2002)多个文革时期的影像片段呈现于同一个时间向度以此追问官方制造的视觉符号是如何塑造着历史

对更年轻的艺术家而言他们收集-归档的对象则更加千变万化比如珠江三角洲某个打工者身上的全部家当通过具体而微的”,最终导向对的猜想刘窗收购你身上的所有东西袁稳豪)》,2009);又或是城市变迁进程中留下的建筑图档它们既是当下的参照又预示了城市未来的宿命杨圆圆几近抵达几近具体重庆》,2014/2016)。这个对象甚至可以是虚构的而为此堆叠的大量虚构档案和煞有介事的分类过程赋予作品一种介于真假间的不确定状态就如段建宇所讲述的那个关于美国艺术家施耐贝尔在广东韶关被重新发现的故事(《一份刚刚发现的文献》,2002),以及邓国骞通过互联网为未能降生的妹妹所打造的生活点滴(《我唤你作楠诗》,2013)。展览中一切围绕真实虚构的论辩最终都归结为针对仍关注档案/艺术品物质实体的机构之拷问——在此或可借用鲍里斯·格罗伊斯的说法在今日我们需要保留的是没有光晕的物”,亦或保留没有物的光晕”?

— 文/ 武漠

胡昀我们从未离开过

OCAT西安馆 | OCAT XI’AN
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北池头一路南段
2017.03.04–2017.04.09

胡昀,《原地》,2017装置感光相纸打孔有机玻璃.

对于外来者西安呈现出一系列的废墟遗址文物陈列它们稳定被表现为价值久远的珍宝或某种文明程度的物证由此替代抹除否定了历史的真实状态如同作为终点的结论否定了思想或行文的过程作为OCAT西安馆西安角项目邀请的首位外地艺术家胡昀带来一种处理历史与展示的不同方式

原地》(2017)延续艺术家2012我们的祖先2016叙事病展览中的元素艺术家祖父一生的照片被选出十组翻拍经暗房显影后不作定影处理便暴露于自然光中影像显现与消失的过程并非展示的内容观众能见到的只是大小参差高低错落的空白相纸。20世纪初美国探险家Robert Sterling Clark率领科考队在中国西北部的考察路线被简化成为打在展柜有机玻璃表面的一串空洞每个空洞都曾意味着对于未知地区的一系列观测和数据搜集连成悬浮在相纸上空的星座暗示着历史地点命运之间的联系以及个人生命历史进程大型项目共享的徒劳

我们从未离开过》(2017)涉及陕西作为中国卫星监测与回收基地的角色以表现卫星回收的新闻图片为素材将图中卫星残骸涂成黑色抹除已经完成历史使命的无用之物却又以浓重的黑色引起观者注意展厅角落的一堆煤炭与此呼应称为遗骸》,亦关乎无用却也可被理解为某种未开始的状态——煤炭蕴含不可见的能量有尚未发生作用的能力。《星座》(2017)则将这种无用与大型国家工程相联观众将有星座图样孔洞的纸带穿过音乐盒播出东方红的乐曲若误将纸带反置听到的则荒诞如实验音乐这源自艺术家参观西安卫星测控中心的经历在那里他得知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的功能只是向外太空播放一曲东方红》。

》(2017)运用3D扫描及一系列用于航空的尖端材料与高精度造型技术对艺术家祖父年少时在上海法租界的工厂工作时阅读过的一册西行漫记进行重塑以用于国家大型工程的材料与技术重新诠释个人年少时想象西北解放区与共产主义的精神源泉有过度的无用感却也可能不足书上放置着艺术家购自eBay的陨石一枚无用之物曾于15,00020,000年前穿越大气层经过中国西北落在蒙古与俄国的交界那时人类的历史还处于未开始的状态陨石的路径却正暗合该书的英文标题“Red Star Over China”。这块陨石含镍量高剖面可被打磨成镜面而不锈蚀每个个体在历史中都很像这块陨石是过客是镜面),也像原地中有影像显现又消失的感光相纸

— 文/ 申舶良

李一凡抵抗幻觉

星汇当代美术馆 | THE GALAXY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两江新区黄山大道中段6号星汇两江艺术商业中心33
2016.12.26–2017.02.19

李一凡,“抵抗幻觉展览现场,2016-2017.

艺术家李一凡的个展抵抗幻觉——日常生活的仪式2016年圣诞节的下午在星汇当代美术馆开幕在展厅的入口处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的一段话没有人知道将来会是谁住在这个牢笼里在这惊人发展的终点是否会有全新的先知出现……”被涂写在地上为整个展览提供了一道思索的启示和源头在经历了一系列没有结果的争论之后李一凡深感常识的沦丧与空谈的苍白这使得近年来他的艺术实践都基于现场的批判和反思展开无论是早期的纪录片淹没》(2005)乡村档案》(2009),还是在重庆发起的外省青年”,以及被广泛传播和讨论的六环比五环多一环”,其都试图号召艺术家以行动去改变自身和景观中的审美结构在他看来,“审美是非利益的情感判断是在政治和伦理间最容易达成共识的最大公约数对于当下的现实语境而言他一再强调的重回底线”,即在假定性的推演中在那些影响我们的理论和实践之外艺术还能够生产出怎样的幻觉抑或事实

2000多平米的美术馆空间中展览由几部分构成斜倒的圣诞树上垂挂着发光的红蓝警灯这光线曾经某一段时间在重庆街头的交巡警平台上日夜闪烁如今却已从人们的生活中撤出一楼的墙面上布满各种碎片化的图像灯箱广告红白蓝三色包裹的泡沫照片等等这些现成品的拼贴在空间中蜿蜒展开另一侧则是瑞士剧作家马克斯·弗里施(Max Frisch)的寓意剧剧本毕德曼与纵火犯》,从外部接入的某处街头直播艺术家近年来搜集的各种类型图片的组合以及随意摆放的油桶座位它们共同构成了一处排演的现场也提示着下一步的工作美术馆二楼以影像为主其中一处十几个屏幕在同时播放着农耕劳作的场景与布展剩余的垃圾一起堆放回应着展览的立意点

展览中的一切似乎都是信手拈来不加修饰艺术家更着力于开幕之后内容的展开空间仅提供了剧场化的背景——多重现实与历史的交织与投射——在这道背景下他带领一群青年艺术家每周一次地讨论修改弗里施的剧本置换其中的角色话题和语境重新排演然而剧本也只是一个借口具体讨论中国的现实和问题并在舞台上细微地推演多元并存甚至彼此对立的基本概念比如精英与大众弱者与强者身体与语言日常与意识形态虚伪与政治正确程序与正义伦理与律法才是每一个参与者切入的关键所在

展览主题抵抗幻觉”,即以仪式对抗景观以事实对抗修辞对于前者而言通过情节角色思想语言以古希腊式的戏剧辩辞来将日常仪式化对于后者而言则是将政治学的话语从风格和形式中驱除出去回到事实此次展览本身更像是一个敞开的艺术项目李一凡以布莱希特式的思辨从展览的惯常语法中跳脱出来并尝试着重新思考近年来的艺术实践和生活在未来的几周展览现场的讨论还在继续幻觉也在继续抵抗也在继续这过程中所形成的交锋类似一次包含着诸多话题并将其拉回到身体层面的行动发生在修辞与事实之间

— 文/ 王子云

李竞雄白银

和维画廊 | HDM GALLERY
杭州市滨江区滨康路 101
2016.11.05–2016.12.09

李竞雄,“白银展览现场,2016.

李竞雄不喜欢方案走进白银展厅的观众很快都会明白这一点任何在铁丝网格烧焦的涂料柔软的地面上观众留下的脚印中找寻白银杀人案线索的努力都是徒劳的这并非是一场精心谋划的谜题而是一次应运而生的玩笑——艺术家有意将业已完成的作品与时事建立关系仅以暴力行为本身为某种脆弱的连结点

李竞雄的创作近乎一种无后效过程作品定题后豁然开朗并具有了意义在那之前混沌之中唯有艺术家的冲动与情绪而已作品疏离的题目成为了一种记事记录在作品即将完成的时刻萦绕在艺术家脑海中的某种想法而定题的瞬间标志着暴力破坏与艺术创作过程的同时结束而观众需要从艺术家遗留的废墟现场出发冲破作品题目的伪装来同时体会这两种过程面对地面上喷枪留下的杂乱线条以及被层层烧糊的胶漆桎梏的铁丝网艺术家创作的身影仿佛就在眼前浮现而这些隐约又与题目有所关联的黏稠纠缠不清的幻影成为了观众最终的体验

另一件作品好的计算机》(2016)源自艺术家对电台司令(Radiohead)同名专辑的欣赏与共鸣好的计算机李竞雄向我们展示了卢德主义的过去与未来在十九世纪纺织工人担忧机器会夺取他们赖以生存的工作而怒砸织布机而出于对未知后果的担忧新一代的卢德主义者们用自己的知识与资源接续着二百年前的蛮力破坏如果在未来计算机奴役人类不再仅仅是一种顾虑李竞雄的好的计算机便是在那样的时代到来之前对纯良的计算机品类残酷的谋杀也许正如妄想机器中唱的那样:“我也许有妄想但并不是机器。”(I may be paranoid, but no android.)但他会像白银的凶手一样无怨无悔吗

过分务实的观众对展厅中白银好的计算机两件作品的辨别很快就会转型为关于展厅中哪些是作品哪些不是的确认铺满展厅地面的海绵垫与单纯为了分割空间而搭建的钢架是白银的余兴派对是作品的裙带或配饰隶属于展览搭建但它们将作品挤压在展厅的角落与立面自己盘踞在正中抵挡着过度的解读

— 文/ 刁卓

Agapanthe:New Order

剩余空间 | SURPLUS SPACE
武汉武昌区宝通寺路33号百瑞景中央生活区403国际艺术中心内
2016.10.29–2017.02.12

Agapanthe,《结晶》,2016糖结晶电子垃圾尺寸可变.

由两位来自法国的艺术家组成的艺术小组Agapanthe(Florent KonnéAlice Mulliez)两次来到武汉最终展览“New Order”落地剩余空间期间他们住在当地平常人家的陋巷里观察着与他们而言陌生甚至危险的环境武汉处处在建设挖掘机神气地横行扬起粗暴混乱的尘土而作为一种新秩序”——“New Order”在处理城市化的议题时冷静克制条理清晰似乎在为这座正在经历自我更新的城市寄予了应然的想象

从材质形式和述说逻辑上松散布局于空间的作品均被紧密地衔接一气呵成初入展厅处的两屏录像购物广场》(2016)中金属质地的电梯门一开一合与摆放电视机的泡沫塑料形成了质感上的对峙这种对峙被延续到变量结构》(2016)之中只不过作品主体和呈现结构的关系颠倒了根据防震泡沫塑料翻制而成的白色石膏体被摆设在镜子上仿佛湖面上拔地而起的城市景观。《喧闹》(2016)微颤》(2016)两组装置均使用了水墨材料喧闹被精心处理的墙面石膏板的表面覆以被均匀地刷成墨色的纸张再被撕下形成偶然的纹路;《微颤由建筑工地捡拾来的废弃石材组成它们被墨水涂黑装上车轮仿佛随时要将积攒的势能爆发出来呼应着于里间黑盒子展厅播放的录像涨潮》(2016)的武汉街头的嘈杂

以上的作品均低矮地贴合在地面上质感沉重引导观众向下观看相较之下在位于主展厅中心的结晶》(2016)虽然只到达人们胸前的位置却已算是高耸地矗立于展示架上糖的晶体包裹着废弃的电子用品系统板发出宝石般的光芒是这座城市的纪念碑两种令人上瘾的人工制品亲密地附着在一起似乎在强调欲望在城市文明核心价值中扮演的角色由此看来,“New Order”既不在兴奋地意淫一个乌托邦傲慢地为秩序立法也没有悲观地寓言一个异托邦却停留在介于两者之间的暧昧状态邀请观众以云端的宏观视角有距离地客观地陌生地观察这座由垃圾废料构造的微缩城市

— 文/ 杨紫

冯冰伊冷事实

千高原艺术空间 | A THOUSAND PLATEAUS ART SPACE
成都市高新区天府一街699号铁像寺水街南区3-5临盛邦街
2016.12.17–2017.02.28

冯冰伊,“冷事实展览现场,2016-2017.

艺术家冯冰伊于千高原艺术空间的个展冷事实不免让人联想到西斯托·罗德里格兹(Sixto Rodriguez)1970年的同名专辑“Cold Fact”,但与字面上的冷峻相悖展览试图通过影像文本以及生活材料的非线性编排展开了平行于现实与自身之间的情感角力与空间写作揭示艺术家多重包装的自我”,从而在个人化的基础上强化时空的多义性与隐喻的张力透过现场具体可感的知觉碎片开启一场直觉冒险

作为对时空叙述的一次再剪辑与排演冯冰伊2016新作的整体基调充满了仪式化的抒情展厅入口悬挂的五面酒红色旗帜”《尝试是走向失败的第一步 No.1》(2016),其图像来源是拍摄双屏影像《MOMO》(2016)的片场场景旗面角落的计数分别代表点火失败的次数”、“换打火机次数”、“骂脏话次数”、“NG次数等等旗帜作为媒介恰是一个暧昧的目的地”,或是与现实悖论的精神浮标”——艺术家试图从展览一开始就将日以继夜的试错的虚无感指向生活本身

欢迎来到时间切片博物馆》(2016)则由三个部分组成一部关于制作3D切片的教学片来自切片的物象——3D打印的关于艺术家本人以及收集来的日常物件与文字以及讲述切片来源的图像标本及注解在这个互文的结构中带有身体性延伸的物件被3D打印后经由文学化的描述获得了新生而藏在注解中的信息源头与制作过程中的扫描图像并置构成了对于他者的重申

作为展览的核心章节展厅尽头的起点也是终点与与之相邻的倾斜竖立的纪念碑构成了双屏影像装置《MOMO》。双屏中穿插着诗意文字情景化场面个人情绪的角色带入之间所构成的时空穿插与各自成章仿佛包含数个自我的多维宇宙循环往复消解了答案终点与唯一性

冷事实更像是冯冰伊基于个体情感关于时间与记忆留存与重构的一次叙事实验观众作为闯入者游荡于作者整体叙事的支流之中通过隐秘线索中的拼图获得情感上的连接与想象在展厅长墙上挂着两幅容易被忽略的小幅架上作品我们的帽子里还有冰》(2016)——菲林上的两块白蜡当观者上前细看后才能发现裂痕与绿色油墨拍摄于山间的照片析出的痕迹这些敏感和微妙之处如同时间的褶皱“,折射着艺术家彼时彼地内心的挣扎虽然它们表面看上去如此冷静

— 文/ 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