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政治正确并不正确的时候

2018.02.18

艺术家Parker BrightDana Schutz的绘画作品开馆》(2016)前抗议. 摄影:Michael Bilsborough.

2017年纽约发生了两次要求取消作品的抗议一个是关于Diana Schutz 在惠特尼双年展上作品开棺》(Open Casket),另一个则是关于最近古根海姆世界剧场中三件使用动物的作品这两个事件充分暴露了当代艺术及其机构与公众的冲突而冲突的核心则是博物馆所捍卫的言论自由与公共舆论领域中的政治正确的狭路相逢

这些冲突常常为政治正确所驱动但是导致的讨论和结果却是那些以推崇行动主义和社会介入而自豪的当代艺术家和策展人们所始料不及的政治正确泛滥的动因是新自由主义和全球化带来的人之安全感的丧失在今天的很多争论中它正在成为道德高地也成为人们发泄愤怒拒绝理解的自我保护机制同时也对艺术机构在讨论场域中的主权(sovereignty)——言论自由——构成了威胁

对言论自由受到侵蚀的担忧正在成为全球范围内艺术机构的担忧这一情况的出现一方面和当下民粹主义和新威权主义的抬头有关另一方面也必须承认社交媒体的泛滥放大了这种焦虑当然事实上言论自由从来不是也永远不会是处于全然而自主的安全状态”,它总是需要你去争取和斗争——在任何政治社会环境中都是如此过去不比当下好当下也未必比过去糟糕

此外或许还有另一种关于言论自由的政治正确……

作为一个曾经在中国本土工作多年现在在香港工作的策展人我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缺乏言论自由正在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及其机构的原罪”。是否具备自由的表达成为了国际上衡量中国当代艺术的至上标准围绕着自由与不自由人们不断编织为了坚持普世价值的对集权和压制进行抗争的异议的中国艺术形象被认定的不自由的表达却被归结为商业的妥协的甚至是道德堕落的但是人们却很少去界定什么是不自由的表达”,或者干脆忽略即使在不自由的表达也存在着礼貌而富于外交辞令自我审查的和被禁止的等不同程度的肌理

黄永砯作品在古根海姆美术馆世界剧场的展览现场. 原作中的昆虫和爬行动物都因开展前动物保护主义者的抗议而全部撤除. 图片来源:David Heald/The Guggenheim.

就像政治正确引致很多西方艺术机构的不安一样言论自由正在诱发中国当代艺术及其机构的不安不安固然来源于对言论自由正在受到侵蚀的持续担忧而更多时候也在于一旦将对于言论自由的关注置于首要和唯一的关切往往会极大简约我们工作的有效性和复杂性因为在我所生活和工作的地方言论自由被公众和传媒强制而无意识地定义为对普世价值和政治正确的遵从然而我们面对的是和欧美完全不同的复杂状态——它是本土主义与与新自由主义街头运动与保守主义民粹与民主的奇妙混合

过去几年在香港和台湾都发生了针对中国的学生占领运动香港的雨伞运动是向北京要求更大范围内的普选运动而台湾的太阳花运动则是反对由中国参与服贸协定因为这些运动是将中国——这个经济全球化中最大的受益者——的政治和经济作为抗议对象运动的外部系统包括知识界便不假思索地赋予这些运动某种道德光环却忽略了这些运动和全球范围内发生的反全球化运动本土主义分离运动保守主义之间的关联香港的雨伞运动甚至导致了具有种族主义色彩的极端本土派)。

在如此复杂的情形中无论是言论自由还是政治正确都在遭受着考验社交媒体改变着我们的感知也改变了社会运动这些学生占领运动都迅速发起于社交媒体之中与传统的社会革命不同他们不需要更多组织工作而是依赖社交网络的传播发出一张图片就能掀起悍然大波迅速散布开来这些运动在形态上往往会很快找到特殊的象征物比如太阳花和雨伞),但由于社交网络简化了社会组织这些运动中的领袖力往往不如以前集中和理性这些在网络上自发形成的诉求也通常比较常模糊而且难以在实际政治谈判中达成操作和交涉因此它们在现实政治力场上注定会失败注定只能成为一个象征秩序的革命它很难对现实产生直接作用在这个上下文中谈论言论自由和政治正确反思艺术的行动我们要质问这些虚拟和现实网络中的开放和自由是真实的吗它们真的足够吗我们有没有进一步去追查这些开放和自由的基础或者在一个互联网被高度资本化大数据被用来加强社会控制的时代我们还存在传统意义上的政治吗政治正确和政治不正确在地性与全球化之间的告解还有意义吗

:20143月台湾反服贸抗议现场图片来源:AP;:2014年底香港雨伞运动抗议现场图片来源:Alex Ogle/AFP/Getty Images.

这些开放与自由的基础是普遍被称作普世价值的东西包括言论自由在内的政治正确及其所依据的普世价值来源于对于不公正的愤怒它们是在历史过程中用斗争甚至是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换来的某种底线”,但是也必须看到它们和资本主义的历史纠葛即它们其实是伴随资本主义的扩张共同发展起来的并随着资本主义发展和固化正在沦为一种缺乏理性的制度性的无意识”。也正是因此政治正确和普世价值在今天才会被僵化被固化被民粹主义和新威权主义曲解利用事实上在今天那些曾被全球化伤害的地方政治正确及其背后的普世价值迫切需要我们做出全面检讨

因此我们或许不能再像历史上的自由主义那样不断收集愤怒让愤怒演变成一种不加思索的无意识的政治正确但是却不去真正讨论这种愤怒政治正确本身不能把言论自由等同于对未经检验的政治正确和普世价值的肯定和重复今天的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简化并加速了所谓公众意见通常是负面的的形成在此紧迫的情境之中必须建构艺术机构与展览策划场域中的主权形式从而能保护有价值的讨论延长公众意见形成的时间提高公众意见的价值进而重新激活政治正确使它告别制度性的无意识状态并获得属于这个时代的主体性

本文为皮力去年11月在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策展人峰会策展行动主义与冲击的政治”(CURATORIAL ACTIVISM AND THE POLITICS OF SHOCK)上八分钟演讲的发言稿

— 文/ 皮力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