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与马里昂巴德之间

2015.07.21

黄汉明,《明年》(视频截图),2015三频影像装置.

电影向来不是被局限在剧场单一观看模式内的艺术源自一种捕捉和表现运动的冲动她是西洋镜圆筒里马的奔驰是马雷(Étienne-Jules Marey)照片里水鸟在连续瞬间中的飞行姿势是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笔下19世纪巴黎街道上游荡者路过的商店橱窗是火车路过时树丛前赴后继闪过的速度和韵律所以1967年蒙特利尔国际博览会上,《加拿大67》(Canada 67)9块弧状屏幕组成了能包容1500人的360度巨型圆环屏幕人之世界的创造》(The Creation of the World of Man)112块正方形分割屏幕的拼图方式展示电影时并不是历史的偶然如果我们从杨布拉德(Gene Youngblood)具有定义性的著作延展电影》(Expanded Cinema, 1970)出版算起延展电影相关的思考和实践也已经发展了近半个世纪电影人在剧场以外的空间内通过改变放映和观看机制为影像寻找新的生命同时当代艺术创作者通过电影语言建立自己的表达和论述两者彼此滋养交集不断扩张正如杨布拉德所说:“延展电影不是一部电影像生命一样是一个发生的过程。”

黄汉明正是在这个双重语境中进行创作的艺术家之一他的明年/Next Year/L'année prochaine》(后简称明年》)是以极具神秘色彩的法国新浪潮名作去年在马里昂巴德》(L'année dernière à Marienbad,1961,后简称去年》)为灵感来源的三频影像装置三幅画面被分别投射在S型空间的三面墙上巨大的图像几乎占领了整个墙面具有强烈的视觉吸引力和心理冲击力黑暗的空间中观者驻足或长或短都成为影像光辉中的一个黑影望向光如飞蛾扑火一般

去年有着无可比拟的视觉成就雷乃(Alain Resnais)曾公开承认,《去年里角色的内心独白不是靠声音表现的而存在于图像中摄影师维尔尼(Sacha Vierny)催眠性的长镜头穿梭于空荡走廊中迟钝疲惫的旅店住客们呈现僵硬固定的姿势仿佛梦游一样诗意的画外音常疏远于画面场面调度将人物从场景的广阔中抽离出来明暗体系折返于曝光过度和曝光不足的蒙太奇之中游戏雕塑三角形等反复出现的主题贯穿影片始终这些电影辞藻华丽夸张却不空洞反之如此的美学决策正是去年对其存在主义问题——时间记忆身份死亡和意识——的探究所在也是影片超越电影范畴成为现代艺术史巅峰之作的原因

影像世界里,《明年仿效去年》,采用黑白图像人物关系纠缠于复杂盘绕的对话之中场景在几个不乏相似之处的地点间跳跃制造模糊的空间关系就画面而言黄汉明的数字图像不具有雷乃电影的厚度和广度没有繁复动人的细节包裹场景和人物不到10分钟的时长也无法提供足够的时间格局以进行复杂的内部构造虽没有像去年对思想进行复杂精致的视觉化明年通过展览的空间维度连结想象力的节点制造并进入精神世界的漩涡。S型的空间两端均有入口出口没有既定的观看顺序作品从而获得了两种叙事联想的可能性循环播放的方式以及线性结构的缺失使人很难分辨视频起点和终点每段影像都自成一个迷宫承载着一段有自治力的故事

黄汉明,《明年》(视频截图),2015三频影像装置.

游走于三个屏幕之间观看和意识在前一格的基础上变化和前进于是共处一室的三频影像便成为彼此的记忆和未来明年在视觉上不停回眸于其半个多世纪前的参照物时语言却随着时态的转变谈论着将来声音穿透墙壁在空气中传播一频影像中的叙境声音时不时会成为另一频的画外音为三个分立影像提供了一种同时性视听时而和谐时而相逆在这样的运动中声音雕刻着影像中的时间感知两者共同完成幻觉的构建。《明年的放映空间中时间不再是影像的隶属而成为其自身呈现出来影像也并不是时间的简单反映而是在一个包含了过去现在将来三个宇宙的事件中创造了时间

然而,《明年并不仅仅是对去年装置化的演绎它是对原作同时进行着认同和疏远的极富个人化的作品黄汉明成长过程中受到电影影响很大其中包括新加坡五六十年代的电影那些电影的制作团队常由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和华人的不同人群组成他们操着不同口音的英文和汉语同时这些电影都以欧美电影的脚本和模式为基础再融入亚洲电影的元素电影从拍摄过程到产品都是多元文化身份冲突与融合的场所作为来自新加坡但生活在柏林的华人艺术家文化距离也是黄汉明每日呼吸的现实因此,《明年对身份的制造这一问题进行跨越地理和历史维度的思考也就顺其自然当黄汉明一人扮演的男女主角漫步于混合中欧园林风格的复兴公园或老上海法租界的旧式里弄街坊时图像始终隐约蒙着一层迷失和不安男女两性的混淆中西线条的交叉过去与当下的并存,《明年回应着当代语境下国际和数字媒体传播中移动影像文化所制造的关于身份欲望和幻想的课题

明年是带有荒诞色彩的剧场人物说着稍微蹩脚的法语黄汉明的表演带有一种好莱坞情节剧式的浮夸而影像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含义极为隐晦形式和内容微妙地错位给观看植入一种隐隐的冲突感和距离感距离是文化想象的成因也是明年在进行图像传承和意象迁徙时必须把控和游戏的核心元素当镜头对准上海电影院的大门门上贴着一张去年的海报明年的男女演员以同样的姿势站在电影院门前时影像被推向了自我意识的高潮画面停顿凝视自我这一刻历史记忆的张力图像碰撞的喜悦都显现其中

— 文/ 吕阳巧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