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麻烦身份政治之后如何在艺术界内外谈论性别问题

2017.06.19

20174月起,《艺术论坛中文网和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合作结合大型群展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策划和组织了一系列活动探讨与目前中国境况以及当代艺术发展紧密联系的重要话题第一场活动特别邀请了两组嘉宾在同一个时间和空间从不同角度探讨性别这一共同议题本文为第二组嘉宾讨论实录节选参与者包括:《燃点资深编辑桑田艺术家沈莘,《艺术论坛中文网编辑张涵露和杜可柯核心论点为身份政治之后如何在艺术界内外谈论性别问题

性别麻烦讨论现场从左至右杜可柯桑田张涵露以及远程连线的沈莘,UCCA“例外馆”(中央甬道),2017.

杜可柯我们可能需要先说一下为什么要提身份政治之后”:西方六七十年代的女权主义运动或性别少数群体的运动当时都带有很强烈的政治诉求但当时争取的各种权利被承认之后慢慢变成定势变成怎么样都行每个个体只要讲差异就好”。性别身份可以无限划分这种碎片化趋势成为定势之后它本身的政治性诉求的力度就减小了

桑田我的感觉是identity(身份认同这个东西特别美国化前一段时间我读了一些外语类栏目比如说谈“Chink”、“Chinaman”这些种族歧视词汇明显可以感受到在美国的语境里面他们更提防身份政治或者说特别担心出错

那么就国内情况而言我当然非常肯定身份政治需要被关注但如果我们在提它的时候已经错了呢因为这里面有很多小问题就比如说identity,当我们问我们是who am I到底是要问我们还是问我是纯粹的个体选择呢还是承认我们是有一个we存在的?“身份政治概念的浮沉我还有很多盲区比如身份政治和新自由主义之间的关系身份政治对于阶级分析法是一种继承还是一种消解等等

张涵露你提到identity是一个非常美国的概念那是因为受西方学术话语的影响我们在讨论identity时更倾向于去讨论性别或者种族的identity,但其实人是有很多很多的身份比如说阶级身份你的性取向是你的身份你的职业你穿的衣服你住的地方你经常交往的人都是你的身份当我们去具体看这些身份以及身份建立身份固化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时就会略过所谓的政治正确一说很多情况下大家批评政治正确大多是一个避重就轻的轻蔑态度我觉得问who am I在这里不是一个哲学问题可能就像你说的如果我们看到we,面对同样困境的人或许能看到很多具体的人遭遇和问题而不落入固有的话语范式里面

沈莘就我的经验而言如果艺术家介绍的第一句话是中国艺术家我会要求他们去掉国籍所谓的中国艺术家在这个特定的展览内容上是不重要的因为我并不是一个需要去强调国籍或者是与性别和阶级挂钩的艺术家我并不需要另外一个标签去丰富我的实践而是一个去标签化的状态这样的事作为一种实践我每天都在做每次展览都会做

当我们谈到与身份政治和优越感这些词挂钩的内容时可能更多联想到的是种族和阶级和性别的优越感但我觉得所谓的困惑对于身份政治其实是针对整个系统化建造的结构权力的结构我们如果在意所谓的“trauma”,也就是创伤和压迫这些东西的话我们就会在身份政治结构中找到一个瓦解点比如说一个很有钱的人他的童年是非常有创伤的那从经济的角度别人说你是有钱人就因为这样的一个身份标签去概括性地对他进行压迫这样一种情况也是有问题的

杜可柯你提到权力结构我们每次在说女权主义或者性别少数群体要争取权利就好像总是存在一个实际的明确的对象比如男权在压迫他们但如果这些是一个系统建构起来的东西的话那艺术家在里面的工作是什么呢你说你完全拒绝或者是抵制身份标签但是在作品中你是回避这些问题呢还是会把它们转化为某一种形式放到作品中讨论

沈莘我一点都不会回避在作品里面我会觉得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它本身像你说的是有一个整体结构但是这个结构可能有非常具体的某个被压迫的对象和施压的对象这个具体的语言其实就是我作品的切入点我以前也做过一个对话的实践我很感兴趣抽象的语言是怎么生成的如果从很具体的身份标签入手那我们能否在里面扩散出一个身份空间跟对话里我的对话空间是相反的它不是以材质先入为主的材料和物质的存在而是以一个非常具体的现象然后你把它带入比如说很多作品里非常具体的身份所谓代表就是说比如一对女性情侣和一个藏传佛教喇嘛这样一些非常具体的身份一旦放入一个叙事结构中跟其他图像产生关系就会对整个所谓的身份认同产生一种别样的研究方式我的作品想要创造一个空间让大家以各自不同的身份对这些标签或者对现实产生的想法放到影像时间内得到一种测试和检验这也是为什么我把影像作品称为测试场它是可以服务于大众的测试场大家可以把这些想法投射到里面看能够产生怎么样的效果

张涵露提到创伤前两天沈莘提到的那篇Hannah Black的文章里面有一句话我觉得还蛮相关的或许可以引用一下它大致说智性化的(intellectualized)或美学化的创伤在机构艺术学术中展示并生效但是物理和情感创伤却从未得到治疗这其实也关乎我之前说的实际的问题确实存在我们讨论性别问题它的现场到底是哪里可以在艺术作品里也可以在今天我们这样一个语言交流的场域但是有些问题是在行业内部真实存在的比如说性侵或性骚扰我们听说过身边朋友在业内前辈或者雇佣他们的艺术家那里遭遇过类似事件再比如机构和画廊里面的基层工作人员大多是年轻女性而这些年轻女性总会有过劳甚至健康问题这是什么导致的呢我打印了一份北上广四个画廊的艺术家名单其中男艺术家和女艺术家之间的比例非常非常悬殊这又是什么造成的呢

桑田作为在行内也有几年的人我的观察也是这样随便举个例子每过上一到两年尤伦斯前台的姑娘们我就都不认识了等到重新认识了没过几年又不认识了我和一些直男朋友聊天的时候说这简直感觉就像是割韭菜割了一茬又长出一茬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情况这些姑娘们有些明显是怀着特别文艺青年的理想进入到艺术圈的不在乎收入多少甚至有些是从收入相当丰厚的行业跳过来的比如说广告业、PR或其他技术性行业等就因为这种热情我们甚至可以说艺术圈今天依然能运转良好很大一部分动力来自于这些文艺爱好者的推动

张涵露是的对艺术的理想往往绑架了年轻人尤其是年轻女性的劳动使太多时间精力才华变成了义务牺牲她们来了又走了从艺术里获得了什么

桑田就我所观察到的她们有很多就灰溜溜的离开了这灰溜溜说的不好应该说是很伤心的他们觉得这里面什么都没法提供既不能提供一种相对旧的社会运转模式下的东西比如说找到一个好老公找到一种生存方式也不能提供一种特别年轻的比如某种目标和理想他两样都没有找到他只能是离开

沈莘一直都会有年轻女性去补充这是挺可怕的一件事情但是从根本上来说我们是否能够意识到这是个问题从意识层面上来说可能就已经失败了这可以回归到国内的艺术教育并没有培养这些意识比如说在国内做展览大部分都没有艺术家费用包括你的劳动力你所能够得到的补偿这些都是完全没有意识的我跟大家聊天的时候才会发现很多人他不会去要求这个东西或者说可以完全就是说我帮你忙然后你下次帮我忙一起提升这样的一种对自己劳动力的不尊重在教育层面上已经产生了

沈莘,《据点》,2016单屏影像彩色有声,71分钟.

杜可柯涵露和其他几个人在做一个微信号叫联合公告”,处理的是类似问题这可能涉及到中国现实和西方标准的差异西方有比较明确的标准当然也是经过很多年一拨一拨人的斗争得到了一个相对的制度保障而中国的大环境又不太符合这个标准有时候为了做事你可能需要妥协你们有没有碰到过比较为难的觉得难以选择的时候有的话能举个例子吗

沈莘当然有每次我都会把要求提清楚就算最开始的时候可能策展人还不知道你的作品是怎么样的只是对你有兴趣想邀请你做展览那个时候我就会提艺术家费用这不是一个东西方的区别这就是我对时间和工作的认识跟所谓的西方价值没有太大关系我们每次在做展览或者受到邀请的时候都应该有这样的一种意识我为这个展览准备的时间和通过跟你微信聊天花的时间和劳动力都是应该算在我的劳动力费用里面就是这种具体的意识不然如果每天花五六个小时准备这个展览都完全白费你的时间就完全消耗了当然很多画廊会说没听说过什么叫艺术家费用这时候我会把什么叫艺术家费用列清楚我每天花了多少时间做了什么工作如果他们依旧不愿支付艺术家完全可以拒绝现在如果一个人不拒绝其他人都不会拒绝我们需要明白我们其实都可以拒绝的至少要有这样的一种趋势吧如果我们想要防止更多人进一个机构被剥削年轻艺术家的时间被剥削那你就需要开始做出一些要求提出自己的需求

张涵露在我的经验中要解释以及落实艺术家费或参展费去说明它是一个不同于材料费的东西的确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很多艺术家尤其是年轻艺术家本来就没有很多创作经费因此作品中的物质体现也比较少有时候只是一个录像那么这个材料费如何衡量难道用材料更多的人就值得有更多材料费我觉得这些问题一方面是和国内机构的财务流程比如报销制有关另一方面就像沈莘说的和大家的意识有关联合公告很大程度上就是对这种意识的缺乏来做功

还有我觉得年轻艺术家获不得报酬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做展览经常成为权力游戏其中的关系没有厘清比如美术馆是一个公共机构应该是邀请艺术家和策展人来发挥他们的创造力和技能做一个面向公共的展览其中几方之间的伦理关系是什么艺术家和机构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如果关系没有厘清就很容易变成了谁要抱谁大腿的问题权力压迫就会很轻易地渗透进来一旦形成权力关系那么必然是弱势群体比如女性外国人青年人受到侵害机构愿意花钱邀请大牌艺术家更多是因为这会给他们带来名誉或者经济的互惠如果是年轻艺术家他们看不到这种互惠关系就认为花钱不值得联合公告希望建立一些基本的业内共识把一些大家不好意思提或者不觉得是问题的事情给议题化

沈莘其实我能理解那种拒绝不了的情况比如说有时候是自己特别好的朋友策展如果再跟他们提要求可能会比较尴尬会增加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我们也会遇到妥协的状况但是我有时会思考是否妥协也可能是具有生产力的如果我们不把它放在一个消极层面在看是否妥协可能会使关系网络有所扩大

张涵露我们前两天提到要复杂性还是要传播这两者似乎是水火不相融上次说的一个例子就是梅姨在奥斯卡的六分钟演讲大家应该都有在微信上看到她说的内容引用的例子等之后被很多人考据推翻发现她说的有一些是错误信息但是她的影响力又是有目共睹的很多人看了感动落泪我今天早上又看了一遍那个视频最后有一句有点酸但是很值得讨论她说:“Take a broken heart,make it into art”,把你破碎的心做成艺术她对目前美国政治状况非常失望给出的解决方案是这么一句有点鸡汤味道的话化心碎为动力这其实和我们今天另一个议题也相关也就是艺术家有没有义务公开表达你的立场一旦公开表态就会形成传播也就很容易被贴上标签编成段子所以很多艺术家选择退后与任何一种明确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保持距离不做任何表态那么艺术家是不是有一些基本的价值和立场需要坚守

桑田一颗破碎的心带着它到艺术去这不就是我刚才提到的那些画廊的姑娘们吗我在别的行业心碎了然后我想象艺术多美好多浪漫它能使我的生活变得如此充实然后我去了结果失望而归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我在读三联的一些关于矿难大火等时事文章时读的时候会觉得特别有说服力我也被感染了甚至可以说我被动员了我想做点什么捐款啊去现场救个灾啊什么的但事实上等我到了那个地方等我读了更多的专业资料以后我发觉它在忽悠我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它用一个特别简单的方法一刀切地给了你一个线性叙事梅姨的讲话实际上也过于一刀切过于简单地做了一个线性叙事事实上它背后的故事要复杂得多就连你上次谈到的今年年初华盛顿的妇女集会我都会觉得很大程度上有这种倾向那么我们该怎么避免呢如果一旦讲得复杂了可能是更公平的比如我们今天在做的很多事情包括沈莘的作品我们希望把问题更公平的更真实的谈出来但这种谈法又使得很多观众无法进入他们觉得太复杂了你如果不能给我一个小小的故事带回家去我就放弃我不想听不想读不想看在这两者之间你会怎么选择

沈莘我从来都不会低估观众我们常常会揣测观众会不会觉得这个东西复杂简单或者具有娱乐性我认为这样的假设是一种权力我并不拥有这种权力所以我从来不揣测观众的兴趣观众的反应不是我生产出来的整个过程是我受别人的影响或者别人受我的影响产生了很多各种各样的思考方式这些思考方式进入作品造成的效应和我的关系不是一个必然的生产关系

意识劳动力的提升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包括改变对资本既成形态的认识你可以说作品不能带回家消费这样的一个认识其实是在为由资本形成的意识形态做贡献是类似的逻辑但是当你可以转移这个认识的时候也就是提升意识劳动力的时刻资本主义是可以为人民服务的但现在它没有为人民服务那我们怎么改变它的素质改变它的形态涵露他们做的联合公告我觉得也是这样一种形式的切入点所以我觉得复杂性可以被传播但我们往往觉得存在很多不值得我们拥有的权力我们总在揣测别人的心思揣测各自的心思这样的揣测把所有的个体当做是消费者意识形态的消费者

杜可柯你是怎么来判断某一类行为可以达到提升意识的目的是有一个判断标准还是要根据每次具体事例来谈

沈莘我觉得判断的标准和具体的目的也是可以改变的比如说我的目的很具体如果我做影像作品我希望看的人至少能看完看作品对时间是有要求的你不看完没有消耗这点时间那就不会得到过程中的一些转变如果所有艺术家对自己的作品都有这样的一个要求或者是对于产出的东西有所要求观者就没有太多选择每个东西都要看完不然的话你就看不到东西它是一种集体不妥协这一点在伦敦看展览的时候非常明显再小的屋子再长的电影从头到尾看完的人很多这也是一个非常具体的目的但是如果有艺术家妥协了就变得很麻烦我们看到那些作品就会觉得完全是魔术师在耍自己的把戏或者吸引眼球很明显有很多艺术家包括欧洲艺术家也会这样做这个时候你就会鄙视这些人他们就是在做所谓的破坏意识形态提升的作品

联合公告匿名计划1”中制作的延伸品”,2016.

杜可柯回到性别身份的话题性别既是一个自然事实但也有一部分属于社会建构或意识形态尤其是对于性别少数群体来说这部分就跟艺术家或者艺术的工作有关系了因为艺术也算是上层建筑”,直接面对是同样的领域

沈莘但是对自然的标准是什么它只是参考自然还是在参考动物世界

桑田这回到波伏娃区分的女性的两种属性中的自然属性了这个我觉得在今日谈不太合适我们都是社会建构的

杜可柯到底自然的标准是什么有一种说法就是我生下来是女性或者我生下来是男性我有这样一个男性的目光我有什么错这是一个过于简单的说法但是如果把它看成是社会建构人为的建构就可以人为地改变

沈莘也有人觉得他生下来就是白人你们凭什么觉得他是压迫者因为整个系统就是有所建立你生下来是白人也不代表你是跟这个社会结构有某种断裂比如说你生下来是男的或女的这是生理上的生下来是两种性别特征都有它也是生理上的那如果我在成长的过程中觉得我自己是个男的觉得我是有男性生殖器官的这个认识在这个社会中在这个所谓我们已经成形的人类文明中是怎样一种成分它也是一种自然成分因为我们所创造的社会结构里面允许了这样一个认识自由的生理认识

桑田我感觉你非常强调个人选择的自由度

沈莘其实并不自由因为它是受很多因素影响的

桑田我就把两个问题连在一起了因为你之前在谈给艺术家讨薪时你认为艺术家的创造方法可以是自己选择的而事实上你的第一反应就回到了艺术教育这个概念上来就是说一个艺术家的个人选择其实并不是那么自由的它也是体制给予你的而我觉得艺术教育是否真的能够有影响力至于说性向父权社会的空气你愿意吸进去多少很大程度上也并非是你个人能够作出选择的其中选择的自由度特别微小这是我的观点

我随便举几个例子比如谈情说爱今天的情书和三十年前的情书有巨大差别当时的爱情热衷于描绘革命前景爱人以同志相称而今天女性的欲望被各种奢侈消费品建构这个变化本身就很值得讨论在我看来最迫切的问题就是前三十年和这三十年我们到底该怎么继承社会主义从一开始就把妇女解放当做革命的一部分来看的问题我为什么会说它是最迫切的问题呢因为当时对女性力量的发掘在今日可以被重新使用

沈莘我们说的还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比如在国外很多机构的总监策展人都是女性但这改变不了有色人种艺术家没有权力的事实如果非常简化地谈比如有钱的女性可以去做实习有家里人支持就模糊了行动的权利和言语的权利这两个概念性别不能被单独拿出来讲性别问题是和很多其他问题缠绕在一起历史性的结构上的整个权利的拥有和占有行动上的言语上的这个形成过程在我看来是完全纠缠在一起的

桑田在我看来纠缠的关键点就在家庭这个地方你一开始说因为家庭的亲缘关系所以父母才会如此给你钱养活你让你去做所谓理想的事情而所谓的理想事实上等于是在反对家庭结构关系比如说很多女权主义者认为不需要婚姻不需要传宗接代不需要去尊重父权但是从马克思主义的那种经济分析的方式来看父母的钱也不是白给你的他也会要求你先去相个亲去结婚生个孩子这是第一位

家庭问题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就已经成为一个关注的中心包括柯伦泰在内的苏联时期的一批人对于我们现在传得神乎其神的共产共妻都有过讨论他们也思考过新的家庭结构应该是怎么样的我相信你们也应该会对此有所考虑吧因为家庭这个概念本身就联系着婚姻传宗接代等很多包袱比如说从恩格斯的那本书来看家庭是与国家的起源息息相关的

沈莘家庭的起源和结构包括它对我们的要求我觉得这些都是很重要很具体的问题其实现在所有的建筑包括在欧洲的城市建筑空间的划分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的我们认为一对一的情感机制是值得被怀疑的为什么一辈子只能喜欢一个人并且一辈子都在一起目前就是这样的一种怀疑趋势吧这是对于所谓的家庭结构的挑衅但是我觉得这个东西是非常顽固的所以发声是很重要的因为你一旦有了这样一个声音就是我刚才说的言语的权利就算家庭断了你的经济支持你可以找别的活法家庭不能阻止新的价值观的创造从我个人经历来讲我觉得这个东西会不断被取代父母价值观不是不可改变的也可以不断地教育

桑田我当然同意他们之间没有一对一的关系并不是你拿了家里的钱你就必然地被家庭观念所束缚你拿了资本家的钱你就必然被资本家的这个逻辑卷进去但是我得提醒的是能逃脱的人太少了这就是现实虽然没有一对一的必然决定关系但是被圈套套中或者说掉入陷阱的可能性实在是太高了我们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来脱离这种圈套这是我想问的我只是觉得作为女权主义者或者说在讨论性别或性别政治的时候家庭可以成为一个关键的结点

杜可柯你们觉得这个圈套容易掉下去吗

张涵露我在想艺术是不是可以有某种特权是一个可以反对你的来源的领域呢当代艺术肯定是需要资金的但是它又具有的有某种内在的批判性对既存结构的批判那你无论怎么样都是一个非常自反的状态但是目前还是有很多人不能够接受艺术既可以拿资本家的钱又可以在概念上反对资本运作这些人觉得艺术家虚伪

沈莘我觉得当你认为是圈套的时候它就会变成圈套但是当你认为你可以拿它过活的时候它就不存在圈不圈套的问题圈套可能是整个权力结构被建造的过程中的潜意识我们认为什么样的权力更有可变性什么样的权力更没有可变性这是一个观念上的转变也许这种观念上的转变可以创造工具让你不去理睬那些所谓既有权力因为其实你在不停地对它做贡献但是有一点当你生活的环境里大家都在使用这样的权力时我们都很容易陷进去

桑田我个人认为占领华尔街给了我很多惊喜甚至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行动主义的这些实践已经超越了艺术圈在做的探索艺术圈已经落后了甚至可以说它已经被艺术市场裹胁自身已经极其陈旧占领华尔街运动一是不要领袖没有领导人来篡夺果实二是没有明确的标语口号这两条在体制批判里都非常重要这就好比说农民起义做了皇帝然后皇帝又被农民推翻出现这种恶性循环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始终是有一个人在代言今天李佳桓不在我和他有一个共识关于非表征性的系统怎么在艺术圈里面建立一个非表征性的系统艺术圈里面可能聊的很多但做的很少依然在尝试建立一套符号系统来强化它的市场地位或者说传播一种符号来取得它的意识形态功效这种方法中潜在的危险大家都知道就是某个人某个领袖把革命果实篡夺了艺术圈尽管一直在谈表征危机非表征去表征等但在这个方向上踏出第一步的却恰恰是Adbusters倡导的占领运动

另外有一种说法挺有意思的说这不是一个男权社会这是一个母系社会2.0因为我们可以想象在事情比较危险的时候把其中某个女性转变成男性让男人去干这事比较危险就让男人去干女性掌握的是一套荣誉体系也就是我前面提到的表征体系你做的这个事情好给你一颗小红星或者给你一个小红旗或者给你生孩子的权利它在这一点上又特别接近于我们刚才所谈的始终在建立一套表征系统

关于艺术教育我的观点很简单这个也可以部分回答沈莘对于学院艺术教育的看法我的意思就是扔掉这一切艺术是没有本质的本来就在社会板块的挤压中产生了艺术,IT板块也好意识形态板块也好政治板块也好它的挤压会产生艺术我们要做的是去忘掉曾经有的艺术学院教育自己在这些板块的挤压中去找到什么是艺术。IT行业里面的这些生发出来的关于女性女权的一些灵感我觉得都是可以的反而是精英艺术我们这些探讨玄虚问题的人是很陈旧的

— 文/ 桑田沈莘张涵露杜可柯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艺术家之选

2017.06.11

610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正式开幕这场展览由策展人亚当·希姆奇克(Adam Szymczyk)以及其余近二十位策展人和顾问组成的团队策划我们在现场邀请参展艺术家选择在展览初期就令他们感到印象深刻的其他艺术家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于2017610日至917日面向公众开放雅典部分的展览展期为201748日至716

Eva Stefani,《雅典卫城》(Acropolis)截屏,2002/2004816毫米胶片彩色有声时长25.

Antonio Vega Macotela,《血磨坊》(The Mill of Blood),2017木头玻璃,16 2/5 x 29 1/2 x 29 1/2"。展场:Westpavillon (Orangerie), Kassel.

Antonio Vega Macotela,《血磨坊》(The Mill of Blood),2017木头玻璃,16 2/5 x 29 1/2 x 29 1/2"。展场:Westpavillon (Orangerie), Kassel.

Rosalind Nashashibi,《在薇薇安的花园中》(In Vivian’s Garden),2016布面油画,23 2/3 x 35 2/5"。展场:Palais Bellevue, Kassel.

Moyra Davey,《佛祖骸骨》(Skeletal Buddha)局部,2017,112 C-print,胶带邮资每件11 4/5 × 17 3/4"。 展场:the Neue Neue Galerie (Neue Hauptpost), Kassel.

Miriam Cahn在卡塞尔文献展厅(documenta Halle)的作品.

非圣三一》(The Unholy Trinity),由孟加拉国koitta的一个妇女工作坊设计的海报,1986;丝网印刷由巴基斯坦萨果达Eidgah妇女中心完成,1991,18 x 27"来自Lala Ruck的海报宣传册丝网印手册及其他与拉合尔妇女行动论坛(Women’s Action Forum, 1980s–90s)相关材料的收藏展场卡塞尔文献展厅.

Eva Stefani,《贞女庙》(Virgin’s Temple)截屏,20178毫米胶片彩色有声时长250.

Vivian Suter,《尼西罗斯岛薇薇安的床)》( Nisyros [Vivian’s bed] ),2017纸上和布面上油画料颜料鱼胶以及火山岩泥土微生物和木头绘画每幅67 × 90 1/2"。展场:the Glass Pavilions on Kurt-Schumacher-Strasse, Kassel.

Miriam Cahn,《必须得跑》(rennen müssen)(2016321日到917布面油画,110 1/5 x 78 3/4"。展场卡塞尔文献展厅.

卡塞尔新美术馆(Neue Galerie)R. H. Quaytman的作品.

Artur Żmijewski, 《一瞥》(Glimpse),2016–17,16毫米转数码录像黑白无声时长20卡塞尔文献展雅典部分展场雅典美术学院 (ASFA)—Pireos Street (“Nikos Kessanlis” Exhibition Hall).

Guillermo Galindo, 《Fluchtzieleuropahavarieschallkörper》,2017来自希腊莱斯博斯岛残留的玻璃钢和木质小船救生圈和划桨羊皮金属管橡皮圈废弃金属竖琴线钢琴线和金属展场卡塞尔文献展厅

Guillermo Galindo, 《Fluchtzieleuropahavarieschallkörper》,2017来自希腊莱斯博斯岛残留的玻璃钢和木质小船救生圈和划桨羊皮金属管橡皮圈废弃金属竖琴线钢琴线和金属展场卡塞尔文献展厅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