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生谈最慢的风

2018.02.05

黄永生,“最慢的风展览现场,2018.

黄永生在广州画廊的展览最慢的风中的几件作品有明确而强烈个人意味的叙事因香港版叮当》(哆啦A》)配音演员林保全辞世黄永生在影像装置魔术道具》(2016)中消除了叮当的形象只留下孤独的大雄野比);《近况》(2017)中的一张张照片记录的是香港TVB电视台新闻主播每一天在电视上的端庄却显得刻板的形象;《一天的长度》(2017)以类似幻灯片的形式展示了艺术家好友自杀的那一天中世界各地的人们拍摄的照片这些情感充盈的完整叙事娓娓道来逼迫观者向自身提问这关我什么事已为此次展览完成了大量写作工作的黄永生在此为我们再一次自述

回想起来这次展览的过程有点像收拾屋子”,我总在处理一件作品时设想它在其他事物之间的关系不太知道要把它分类到哪里才好不过从一开始我便设想这个展览是关于观看它必然会围着几个问题打转看见其实是什么意思或者说看见看不见是两件事吗当一个人想知道更多把目光向外投放时他是否能更了解周围的世界或者身边的人还是他永远只能处于观看的悬置状态类似我在展览前言里说的那种只能袖手旁观的状态

对于我自己来说,《魔术道具说的是一种消失配音演员林保全的逝世是个出发点但观众有没有听过他的配音不会构成太大影响反而这件作品的成立很大程度上有赖观者对于这套卡通的理解和认识一个人的确起码要知道叮当里头的各个设定或者大雄和叮当之间的关系才有可能去进一步阅读要不然这作品就只是个抹走了某角色的卡通影像所以重要的可能不是声音”,“某朋友的死亡翡翠台”,而是一种消失”,“一个矛盾一张报道员的肖像”?

关于面对更广大观众这件事我很多时候是反过来想的是什么让费尔南多·佩索亚的一段文字在经过差不多半个世纪之后隔着两三层翻译到了昨天还能在一张书桌上触动我是什么穿过了年代背景和个人经历使一句今天的云抄袭昨天的云刺中我为什么小野洋子不过就是把镜头对着一个欧美女人身上的苍蝇就可以叫我拍烂手掌”?

所以我总有这样一种意识常常希望穿过一个无关紧要的前言”,翻到一个更深的位置找到内文”。记录一个主播的表情时我想的是一台机器的私人情绪新闻报道作为一个角色扮演”;制作一天的长度我想的是当一个人正准备要放弃世界同时有另一个人出门去拍摄马路这件事或是我和你可能相互了解吗?”。到最后可能我一直在想的现代”,或者说当代经验”。

在今天让我们先别管它到底是全球化还是美国化”,有一点无可否认的是只要生活在城市的人都会拥有当代经验我们都在开启电脑后看见过一片草原我们脑袋中都装着一堆由英文和数字组成的密码通常由一两个基本密码引申出来),用来登入林林总总的账户我们都试过隔着一片开了个圆洞的玻璃跟另一个人说话我们都看过晚间新闻即使是当我们在讨论传统或是在地性也还是很难避开现代这个大背景

但是我也想假如我们跳开独立的个体来谈死亡”,或者消失”,那不过是在用概念讨论概念”,而不是真的在说话我也曾经跌进过这种自设的局里当时我想没有人会希望听一个没经验的年轻人出来说故事所以我觉得形式就是内容”,过于看重方法而不是去重视自己的感觉那时总觉得做一件作品太容易

其实你也不难想象今天如果我们把几个念过艺术的人拉到一起再随便给个主题比如橡皮擦我想每个人都可以做出件像样的东西用橡皮擦擦橡皮擦或者把整本圣经或毛语录擦掉……我们可以想出一千个方案有地方的话就搞个展览整个展览就围绕着消除或者反悔这些概念发展只是这个像样正成了最大的问题

我不是说形式和内容可以切割开来只是我们的确时常会面对一种局面当我们着意要使人家听得明白谈话必然会变成不痛不痒的聊天但把自言自语搬到他人面前这又代表什么呢如果只是叙说个体而无法由此探索普遍普世性的事物尝试去寻找那种能够穿过年代背景和个人经历的东西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把自己放出来如何重新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又如何用自言自语来对话”,对于这些问题我还处于一个迷路的状态

— 文/ 采访 / 李博文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黄静远谈西北联合驻地

2018.01.22

网络维修期间甘肃民院美术系国画大一三班的一次工作坊现场,2017.

艺术家黄静远2017年末参加西北联合驻留除了对当地艺术教育机构的访问与调研也由此发展出艺术的老师这个着眼于对艺术及其生成机制讨论的摄影项目她问自己的问题也是我们面前的问题在二三线城市其中也包括她走访的南京海口和东莞这几座城市艺术家和艺术教育者角色的重合下艺术对每个人产生的具体和抽象的作用是什么同时本次采访中黄静远也提到了她作为一个外来者的观察和反思即在与主流的脱节和重构中当地的艺术实践和他们面对的困境是什么每一个个体又以何种姿态和方式建立与系统的联系而我们又如何真正展开对所谓在地性的描述和讨论

2017年初两位朋友分别向我推荐了西北联合驻留项目我们对偏远地区艺术机构建设在地艺术群体现状及这个联合驻留的具体创作条件展开了讨论看了我作品集之后驻留负责人高元表示想邀请我过去正式的驻留从1019日开始工作地点主要围绕兰州和西宁两地期间我也去了石节子村和胡建强的百姓幼儿园在大概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做了两个讲座一个工作坊和一个艺术空间的项目

在兰州我的对接人是策展人和艺术家张宏伟他在甘肃南部藏区的师范学院创建了一个实验艺术系也算是把他导师吕胜中建立实验艺术的优良传统撒播到了边疆我在他的大一国画班做了一个工作坊我发现在所有我走访的美术教育机构里写实是一个重要的教育内容所以我经常就以此切入和这些学生们一起聊天和画画然后再从这样的实际生活去引出一种剖析眼前生活图像的意识具体到这次工作坊我一开始提出的是观察和再现家庭微信群的图像世界”。不过我们很快发现了另个更大的现实学校已经断网十几天了于是我把这个新的现实维度拉进来我提出的问题是,“网络维修期间你和父母是如何沟通的”?

在西宁我的对接人是艺术家高元和他的小伙伴们驻留后期我在高元的西宁当代艺术空间做了一个叫一生(dai)一世(lu)”的项目我先是把价值观口号和偶像图像融合在广州制作成好看的围巾然后把西宁的这个空间布置成一个真的围巾店我的前期考察让我相信它地点和空间特性很适合这种真真假假的调换)。我把橱窗完全用于陈设后面安置一个可以拉的帘子帘子后面的墙上我画上两个价值观钟这个项目重要的设置是展期无人看管而且不关门看最后这个店面剩下多少东西

我做的两个公开讲座地点一次在兰州城市学院美术和设计学院的党员活动室一次在西宁的小桥街道市民中心这两次讲座的地点对我而言都其实蛮魔幻的

在艺术系的党员活动室做讲座的经历催生了一个新的系列艺术的老师”。我一直关心艺术对每个具体的人产生的这里包括已经产生和可能产生的包括具体作用和抽象作用)。我想考察艺术如何影响我们看自己如何影响我们接受拒绝社会角色我想通过我的项目去询问对艺术的欲望是什么以及如何面对这种欲望”。上次在广州黄边站的驻留我采访了一些成人美术教育班的学生老师和一些美术爱好者但是当时我只是有直觉也不知道它的落脚点到底在哪里

这次艺术的老师的拍摄意识开始于西北驻留是有很强的地域原因的一方面艺术家和艺术教育者这两个角色在这里由于生存模式的有限而产生了一种特殊的重合而这种重合落实到个体头上表现为一种巨大的撕裂另一方面在更大的范畴内艺术教育这个议题和权力机制有着紧密关系比如艺术教育的类型和经济基础的关系比如以艺术教育为形态的国家意识的较量参见前段时间的特朗普故宫之行和最近的马克龙798之行留下的各种图片)。“艺术的老师延续了我一直的创作的着眼点个体的政治想象力的问题我很感谢张宏伟和昆仑中学的谢老师他们作为一个美术教育体制内外的通灵者打开了我进入这些现场的路径

说到现场今年我还走访了南京海口和东莞这三个地方不是北上广也非武汉重庆杭州)。我想正好纵向对比一下重观西北留给我的印象我认为从控制强度来说西北是前线而不是边疆从商业程度来说虽然糟糕的绅乡化还没有机会大规模发生但是房地产和生态破坏这两个最主导的中国城市语言在这里也大行其道就艺术行业来说官方色彩是唯一的背景之外的艺术讨论基本停留在现代主义标准更加蹊跷的是这种官方语言和现代主义里面又夹持着各种同时被急速平庸化的民族诉求本地少数的想另辟蹊径的艺术实践在这个大环境下也很难有空间和工具直面这些层层的问题而外部世界对他们的冷漠或者高傲更加固化了这种艰难在这个背景下西北联合驻留项目的艺术愿景以及它的联合的意识非常难得也非常不易

这次我的身份是一个外来的选择临时在地创作的艺术家但是我同时好像也扮演了当地艺术生态建设的观察者和对话者这样一个角色一方面我很警惕可能的居高临下另一方面我也拒绝虚无的艺术友情最近青海的朋友们在微信上发表了一条关于第三届青海双年展的声明的帖子文章在回顾了过往的双年展之后声明决定取消展览做一个失败者”。这条微信让我不得不再问自己应该如何描述青海当地的当代艺术困境。 “缺少创作者缺少观众更缺少书写者——这在地独立艺术发展的通痛不是通病可以是对目前青海情况初级而切实的描述不过它不能回答更深层面的问题因为其实问题不是某某地方需不需要当代艺术或者艺术),而是某某地方想要什么样的艺术与文化与生活的关系比如在比较发达的地区”,艺术化的文化已经是生活比如南锣鼓巷),那么反艺术化的文化就成了艺术那么在青海和甘肃呢这个地方的艺术应该是对这个地方已经有的艺术和文化和生活的关系的反思。Carl Andre曾经这样定义文化和艺术的关系他说把我们搞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叫文化而我们要去做的叫艺术” (Art is what we do, culture is what is done to us)。注意这其实不算是关于文化和艺术说得最反叛的话

所以, “青海双年展的取消”,这个举动和其微信声明里的表达方式均可被视为当代艺术里对边缘的不公的发声然而它的开始和取消却是高度依赖已有的、“中心的艺术语言各种官方文化和传统文化寄生在山寨现代性中统治江山独立之意寄情于当代艺术然而面上的当代艺术仅仅是一个容器的借口一种调动文化重力的方式而已如何反扑既有文化和艺术的关系这需要自己去寻找如果我们真的有一个所谓当代艺术的本体性和主体性的话我宁愿相信它是关于那些依地而定的反扑的

— 文/ 采访/卢川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黄荣法谈近期创作

2018.01.16

走私一个越境的生命经济学展览现场,2018台北关渡美术馆.

黄荣法是一名现居香港的艺术家他的短划系列”(2016)将目光对准所谓的九段线”(也被称为十段线或十一段线),这是一条饱受争议的模糊地理边界线中国和台湾都用它来宣告对南中国海的主权该系列的两幅绘画作品以及委托创作的录像被建议边界》(2017)目前正在由台湾当代艺术中心(TCAC)策划的群展走私一个越境的生命经济学中展出展览场地在台北关渡美术馆展期将持续到2018225此外,“短划系列的三幅绘画作品也参加了正在上海OCAT进行的展览疆域地缘的拓扑”,展览将持续至2018311

我感兴趣的是主权的时间性以及如何通过地理边界线来审视或阐释它举例而言,“九段线的争议从1940年代末一直延续至今中国和台湾都用它主张对南中国海的领土主权这让我觉得很有意思我的短划系列用十一幅单独的绘画作品来表现南中国海的国界线在部分意义上发掘了我们感知虚线的心理机制如何将一系列短线段辨识为一根连续的线条它是一种破坏边界的姿态同时也是一种重新思考每根短划线段意义的行为

2016年我在首尔KIGOJA独立艺术空间计划(KIGOJA Independent Arts Space Initiative)的个展“KIGOJA标准时间(KST)”一共展出了四件装置其中包括两条钢轨一扇打开的窗户六个不同步的时钟以及一台电视机屏幕上是一个无声旋转的地球在我创造的这个虚构的时区内所有作品共同构成了一幅荒凉的舞台场景从广义上回应了时间在国家建设中发挥的作用展览围绕2015年北朝鲜决定恢复启用殖民前时区的决定展开所谓平壤时区于朝鲜半岛脱离日本殖民统治70周年之际正式生效也意味着南北朝鲜之间又多了一道时间的边界线

2013我开始实施一件将持续终生的行为作品铁杵成针》。题目援引了一个象征决心和毅力的中国成语而作品本身源于我要成为一名艺术家的个人决定在这件作品中我实实在在地做了一根与自己同等高度同等重量的铁杵然后用手锉打磨它在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隐喻式的行为去年早些时候我在香港六厂基金会的展览线之时空上以录像的形式呈现了该项目因为我觉得它不应该是一个公共的行为表演而是我的某种日课因为我将用自己的一生来完成它所以铁杵项目已经具备时间上的持续性也就不必非得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每天打磨它如果因为工作或旅行无法带上它一起我就把它留在香港参加驻留项目或长时间去某地居住时我也会带着它我认为关键在于不要一开始就把某个项目定性为荒谬那样就等于框定了它的功能也就否定了其荒谬的特性时间一直是我关注的重点最近我看了一些理论物理开始觉得时间的流逝是否真实存在都是个问题不断重复这些行为和姿态几乎让我创造出了自己的货币自己的时间单位

— 文/ 采访 / Samantha Kuok Lees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黄小鹏谈· CHINAFRICA”项目

2018.01.03

黄小鹏是·项目广州小组的成员之一及负责人他试图通过这个项目来让人们关注和理解生活在广州的黑人而不是选择屏蔽这些与我们生活在同一座城市的异乡人群体在这个项目中艺术家们通过不同方式来展现非洲人和中国的连接期间的方案讨论也成了项目的作品之一——《美丽就在于复杂之中》。该项目今年已在莱比锡当代艺术馆(GFZK Leipzig)展出过此次Chinafrica“Blackout”为题参加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并获得了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的支持

“Chinafrica”项目出版物美丽就在于复杂之中在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现场,2017.

我在2012年底黄边站成立的时候就谈到了广州非洲社区的情况这是全球化背景下的产物现在广州的小北有很多黑人居住并迅速发展成了一个黑人社区广州的中小型企业几乎有一大半是靠跟第三世界贸易生存的

两年前在柏林时一个学生介绍我认识了Christian Hanssek,他们之前已经做过一个欧洲和非洲的项目这几年中国跟非洲的关系成为新的焦点他们就想把非洲的项目延续下去只是把欧洲西方和非洲变成了中国和非洲后来Christian跟人类学家Grerda Heck一起来广州做考察在黄边站跟大家讨论了这个项目我们也有一个20多人的黄边站非洲项目微信群最开始提出这个项目时有一些年轻的艺术家会觉得黑人关我们什么事啊我希望这个项目能够加深大家对全球化现状和生活在广州的非洲人的理解而不是漠视如果中国要成为国际社会的一份子这种理解是必要的而艺术家更应该超越世俗偏见

项目正式启动时我在微信群里邀请大家参与但回应的只有林奥劼和陈拍岸的3d group,之后罗熙烨和卢珊也参加了卢珊平时经常在小北画一些黑人生活的速写,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艺术形式不一定都是田野调查访谈之类的速写也可以是一种很好的表现形式最重要的是你对这个事要有真的兴趣你对非洲人在广州这个状况觉得有意思而不是因为有展览的机会才参与黄边站在讨论·项目的时候佩恩恩刚好在时代美术馆参加展览他下楼参与了我们的讨论之后就决定加入这个项目之后他自己掏钱从上海飞来广州三四次而住在深圳的方迪是我在朋友圈看到他经常发的新几内亚的黑人生活图片后请了他来参加这个项目方迪性格比较活跃自己跑到广州街头直接找黑人聊天用类似招聘歌手的方法吸引了一大帮黑人还带我去认识了在广州生活的不同黑人群体这样·项目的广州小组一共有七个人我们有一些项目经费我就跟大家开会说在广州本地的艺术家不用花很多钱可以把更多经费给上海的佩恩恩和深圳的方迪补贴他们的交通住宿我们并不是按照平均来分配这也是我喜欢的一种方式

展览中我的作品是用山寨苹果手机循环播放来自三年前广州黑人demonstration的现场图片擦身而过的police和黑人在不断闪烁的画面中产生迎头相撞的幻觉当时网上铺天盖地是对非洲人的种族主义攻击我们常常觉得非洲很落后但实际上我在和黑人朋友聊天后发现他们的人权和工会意识比中国人强得多

直到深双开幕前我们的项目并没有碰到任何审查问题像广州小组的对谈因为原稿很长我在编辑时已经删减了很多包括一些比较尖锐直接的问题对我来说参展本身就是呈现问题的最好方式当晚发生的突发事件后我们的项目跟所有的参展作品一样被暂停重审了三天录像作品现在已全部恢复播放至于作为项目重要组成部分的文本则仍被禁展但我认为这事不能怪一张椅子因为实际上今天每把椅子都有出事的可能这一届深双最有意思的是倾城出动和开展后的再三审查必将以此载入史册正如李一凡所指出: “它处处都触及了真实问题它清晰表达出一种不同于北方的意识形态......相当多过去在别处展览不疼不痒的作品在这界的整体背景衬托下也变得有力刺目。”

— 文/ 采访/翁欣欣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徐坦谈革命关键词研究

2017.12.04

徐坦与潘赫对谈时于广州上阳台.

今年八月开始艺术家徐坦在广州开启了一系列题为正在到来的生活世界?”的对谈这系列对谈是关键词研究革命的一部分谈话的对象是多位他认为其工作可能具有革命性的青年艺术从业者和行动者对于革命的关键词研究还包括与更资深的艺术家的对谈以及未来将开启的与科学和技术人员的对话等在本文中徐坦和艺术论坛中文网聊了聊这个项目在发起和进行过程中的一些观察和体会尤其是关于社会范围内革命之概念的变化和语境更新文中一些内容后加人名与括号表示是徐坦的这位对话对象所提到的观点

我的工作关键词项目实践给自己带来的一些新的问题和意识倾向特别是旧金山社会植物学”。我在旧金山华人社区里做有关移民的调查研究引发了和一些社运工作者的共同工作触及并了解他们在美国社会中为维护弱势人群的工作和斗争更重要的是相关的社会环境认识这使我产生了重新想想革命的这么一个愿望这是显性的关联由于近年的在世界范围发生的情况包括最近十年全球以及华语世界所发生的一些新情况预示着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悄悄的开始也显示了新时代中新的社会冲突和改变这些改变使我想像新的革命的可能以及它的形状”。

革命关键字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我自己的经历我出生在1950年代我经历了这个语词在我们中国社会中的变迁文革和以前这个词是用来判断社会政治文化等各方面事物是否正确的一个关键性的词但是到了文革结束的1970年代后期也就是40年以前中国社会突然对这个语词抱一种避而不谈故意忘却的态度大多数的中国人避免使用这个词说起革命犹如说起肠胃炎会带来的作呕的想象这一点其实令我想起你提到的后革命一词我认为人们对革命这个词的态度变化实际上是中国社会中人的生存经历了巨大变化而带来意识活动倾向的变化经过了近半个世纪的忽略今天似乎可以看到对这个中文词语有新的理解的可能而这种理解和我们社会新的意识情况相关一个将要到来的新时期的意识露出苗头我想知道关于这个词更多的特别是在当今的含义以及它的倾向性的改变

这个词的词义是一回事它如何体现为在社会中的具体实施以及对这个实施的表述变得更重要。“革命20世纪上半叶以及以前在世界范围内多半是指暴力性社会运动以及这种运动所带来的社会重大改变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行动”,通过暴力运动来对社会结构或政治框架进行改变以中性立场来说这个语词描述了这个行为的实施过程对我来说它总是带来大量身体摧毁”。在中国50年代到70年代后期革命是指在思想领域推行意识革命加上对身体暴力共同实施以带来一种更新这样的革命不同于早期的革命对于反抗者的身体消灭而是对全社会实施思想和价值的更新”,只有那些抗拒意识形态更新者才面临身体被消灭很多比我年轻的人听到革命这个词也会紧张很多人下意识地觉得革命是沉重的具有伤害性的

今天为何我说这是一个具有新含义的语词它的着重点完全变化了表征了很多这个时代出现的新的意识和行动在全球冷战结束以后第一个情况就是身体摧毁型的革命败落了词义转移成了其它的如全世界社会范围的意识的生活方式的颠覆和更新或者任何领域中碰到的改变和更新比如科学革命”,甚至商业产品都有可能被称为革命性的”(张涵露),这就是这个词在今日的社会中更为普遍的用法现代汉语中革命这个词其语义覆盖的范围比想象还要难以说清楚但是在今天的社会中这个词的使用依然会引起很大的歧义你如果说某某人是个革命者会引起不同的想象不知道是在指暴力性的行动者还是一个在某个领域中做一些更新发明和工作的人在谈话中大家都同意此词的使用变得越来越广泛了

在今天所有左派还没有想到在批判和改善资本主义社会的同时究竟要用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去替代它这是二十一世纪很大的一个问题没有人能够说出一个具体的乌托邦是什么当你说共产主义的时候很多其他的问题就出现了我猜想大概列宁在革命之后才意识到原来苏维埃需要的是无产主义专政而并不是一个民主的制度与此同时在科技方面革命却是非常具体的比如人工智能基因工程这两者形成了一种对照旧的革命时代对于科学和技术是比较忽略的但是今天不是这样的我认为在未来在社会革命在为人类带来变化之前由于科技方面的革命带来更大的社会变化和颠覆社会革命的意义正在减弱

关键词研究的对话者包括资深的至今都有革命精神的艺术工作者也有青年艺术工作者整个项目的访谈只是刚刚开始以后还会继续我也有计划采访在科学技术领域工作的人仅就刚刚开始的几位我觉得青年一代的艺术工作者他们对于革命这个语词的想象和上几代人很不一样有的会从语词自身含义的历史变化来重新考察这个词指出在过去将社会暴力性运动看成是革命本身是对于这个词的误解史毅杰),而这是上几代人共通的对于这个词的理解年轻一代艺术家多半认为革命的目的是为了改善社会改变社区不合理不平等的状况带来更好的生活”(赵伊人),有的认为革命最终是一种伦理性的改善潘赫),他们还认为技术发展为社会带来革命性的改变他们普遍对于过去的革命具有的血腥和残暴性没有切身的认识年轻艺术家说他们很少听父母谈及革命虽然偶然会听到这也印证了中国社会在过去3040年间从政府到社会成员都在选择性遗忘这个概念带来的血腥经验所以缺失这种教育还有两位对话者谈到革命对于他们来说是更为年少时的想象并且在后来学习成长期间受到西方左派思想的影响所以认为革命是浪漫的在谈话中我感到这个语词在使用中的复杂性比如革命性”,“革命精神等词在行动中都具有很不同的含义

史镇豪.

从大部分青年对话者在谈话中可以看到他们对于自己现在正在做的工作是具有革命性的这一点很确定即使他们有的没有具体说革命的目的是什么也没有清楚地解释这样说的原因他们的共同点还在于他们认为直接进入社区和社会进行实践是他们当下工作和行动大部分青年的对话人都认为如何在今天实施社会批判改善艺术和社会的文化环境是他们非常关切的这也是我认为他们的工作的革命性之所在他们认为既要保持独立的批判精神又要和资本权力合作这是一个敏感的和不容易把握的事情如何与“Ta共同协商合作是这些青年活动者都注重的方式如何妥协如何坚守我想这也许新的实践方式而在过去革命者更像一个战斗不止的人我注意到这些青年谈话者还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解决自身日常生存并且继续进行社会实践坚持社区运动的持续性反对以社区运动作为获取个人影响力获得个人成功的资本黄叶韵子),我认为即使在今天这都是一个革命者的根本立场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关于人的问题认为革命的共同以及最终目标是实现一种伦理目标使每一个个人在更好的世界里过得更好潘赫)。这些革命者都认为革命可能具有新的形式不再有理念性的革命目标”(赵伊人),或者说革命行动是短暂的前景是不清楚的大家都拿不出方案”(张涵露),我想这就是今天革命的重要特性他们是为了一个更好的世界工作但是却没有说或者也不应该说更好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什么性质的世界

我发现资深的艺术工作者和年青的对话者有很大的差异主要在于对于资本在当代艺术中的角色的认知不同我觉得青年一代的对话者对于资本作为艺术系统的权力掌控者的面貌大多有较为明确的认识而上一代的即使是当年也具有革命精神的艺术实践者今天却在这个问题面前态度含混艺术的革命是否应该在承认资本主义系统这个框架下推进老一辈的艺术革命者大都不认同将艺术工作拿来进行进入社区的实践他们认为做好艺术机构是一种艺术服务于社会的最好方式或者说这是底线老一代的人认为艺术应该是无用的而新一代的则认为如果艺术能够起到改善社会或者社区生活和文化环境的作用的话那就更好

对于革命之后的概念的理解我认为这种革命之后应该是历史时段的事情所谓的革命之后是那种身体摧毁的革命时期之后正好是我们生命和成长的主要阶段我应该说我是亲历者”。在中国典型的革命之后的时期应该是1980年代到大约五年以前亲历过所谓共产主义革命的失败的时期也看到了资本主义欢呼胜利事后才意识到新自由主义收割了胜利果实新自由主义很好地利用了革命之后的低潮全方位收刮各种资源和扩大自己的利益造成了当今这种资本主宰所有领域的情况在和资本连手之后专制势力也变得匪夷所思的强大这种旧式的革命之后是一个新的革命时期的开始

在近期西方民主制度的环境下我也亲历了某种失落和荒诞当很多人反思这种状况的时候新的革命意识正在破土而出虽然目前还是一株很小很小的秧苗所以到这个时候应该说后革命时代正在结束近年的革命性的运动或者事件发生不少最显著的最近一次革命是占领华尔街在过去十年中发生的运动要不就是针对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或者就是针对残留的专制主义这两者都是很有意义的但是我觉得针对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的革命具有更多的未来意义

对于未来的想象资本和权力关系越来越紧密透过这种关系所谓的社会不公平会越来越强烈包括高新技术服务的拥有权所以美好新世界事实上可能是属于少数人的这也将引发新的社会革命面对社会出现的不公正我们将指责谁革命的传统对象依然在但是革命的内容和方式变了旧金山社运工作者 Francis Wang ,80年代以前组织工运是为了社会主义”,80年代以后则是为弱势群体技术革命以及资本主义和科学技术发展的关系对未来会带来什么样的革命性的改变或许是人类历史上更大的颠覆什么是伦理”,甚至什么是”,都将受到挑战。“革命”,从以前直接对身体的摧毁到今后则变成生命观念的改变甚至直接改变人类身体改变我们物种所以革命改变了

作为艺术家我觉得应该和这个社会的更多人共同的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至于这将起到什么作用是很难说的总之我们应该邀请更多的人参加到了解关于这个世界的未来的事情中去当然关于未来”,就要从今天开始

黄叶韵子与徐坦.

— 文/ 采访 / 张涵露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Amy LienEnzo Camacho谈全球化语境下的艺术创作

2017.11.20

Amy LienEnzo Camacho,《Arb/Krasue +855 I-FOLLOW-U》,2017录像截屏.

受黄边站邀请,Amy LienEnzo Camacho816日在广州上阳台介绍他们今年年初在金边的Sa Sa Art Projects驻地时创作的作品他们以东南亚文化中的神话人物Krasue(泰国:Krasue,柬埔寨:Ahp,菲律宾:Manananggal)为原型制作了三个仅以器官连接头部的女性形象, 悬挂在半空中在这三个影像雕塑的下方分别投射着三段圆形影像以两个男同性恋的爱情故事为线索通过金边各种消费场所的影像与义乌工人工作的场景互相穿插解构金边这个城市试图塑造的国际化形象呈现宣传景观与真实的贫穷状态之间的矛盾性Sa Sa Art Projects驻地期间,Amy & Enzo每周举办研讨会与不同领域的人探讨全球化以及何为当代性的问题他们最近在中国各地的考察和研究也延续了相关的思考

去年秋天我们第一次来中国那时是在上海的上午艺术空间驻地期间在义乌的淘宝村做调研时我们感受到义乌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当你从义乌火车站出来可以看到一系列大幅的宣传海报上面印着微笑的中东人和非洲人仿佛告诉你来到了一个交易公平的国际市场一直以来我们有在各地的中国城买便宜的材料做雕塑的习惯而到了义乌才发现原来这是我们所有材料的来源地因为在义乌可以看到世界各地中国城的商品这就像是建立了一个统一的商品网络而义乌就是网络中的一个交换点为了进一步了解商品产业链上的不同节点今年我们第二次来到中国时就选择去广东看一看工厂的生产状况同时我们在东莞的石米空间驻地期间朋友带我们去参观了工厂以及工厂附近的村子了解人们的生活状况同时我们也阅读了一些与中国的经济政策相关的文本以辅助我们反思在中国的观察

在研究过程中我们不仅仅关心研究对象本身也关注对象与外部的联系例如明年一月份将在纽约47 Canal举办的展览中我们把在中国驻地时进行的研究带到纽约以及纽约中国城——47 Canal所在地并与那里已有的一些讨论进行互动比如其中一个问题是士绅化以及当艺术家和文化工作者搬入贫困的社区以寻求低租金的工作室住宿以及画廊时所造成的效应随着时间的增长区域中整体的租金财产价值以及房地产开发都会提升这对于原本的居住人口来说是有害的都市中的迁离(urban displacement)和其它很多在特朗普当选后浮出的紧急社会危机都导致了纽约艺术界的很多人开始重新思考如何防止对于低收入和少数族裔群体造成进一步损害人们坚信阶级和种族的多元构成了这座城市文化生产的社会基座与此同时非白人艺术家和文化工作者的曝光度和身份问题也越来越成为纽约主流艺术圈讨论的话题我们也常常思考文化界中的少数身份认同问题很多情况下少数族裔可能被利用为象征性的应付大量的人群在结构性不平等中持续地缺乏社会代表基于纽约的中国城我们试图建立中国-中国城的双向思考——既从中国的角度观察中国城同样从中国城的角度反观中国

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反对宏大的精致的美学创作策略而更为关注作品的细节如何调动感知我们常常比较不同的材料和不同的理念间的差异人性的观察视角是重要的通过对全球化细节的呈现使得作品更具有想象力和现实的张力这种美学上的认知与我们在创作中使用廉价材料日常材料的选择是一致的。2014年我们在纽约的个展 Leak Light Time Heat中展出了讨论劳工的伞状装置菲律宾工人劳作的景象与廉价材料构成的背景混为一体我们想要在对于作品的观察中激发出一种更为广阔的联系关键是如何通过细节感知到变化的痕迹

在全球化语境下的艺术创作中我们认为作品的创作必须充分考虑语境在去年柏林的展览Manananggal has appeared in Berlin我们试图通过引入菲律宾鬼魂“Manananggal”激发讨论鬼魂缠绕指向目前欧洲阴魂不散的情绪移民问题恐袭问题政治信任问题……“艺术力如何在社会语境下发挥作用作品所呈现的彼处的情景与此处具有怎样的关系我们认为这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透过全球化中不同区域的生产关系如中国与中国城的关系),来思考边界内外的行动问题

— 文/ 郭芸 刘山英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