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赵谈弥留

2018.08.13

赵赵,《弥留》,2018不锈钢尺寸可变.

粗糙的沥青彩色的金属斑驳的痕迹——赵赵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第一空间的最新个展选择以弥留这一略显肃穆的词语作为题目将艺术家自2010年起就在思考和梳理的一些隐秘而抽象的情感藉由马路上被碾碎的猫的形象系统地呈现给公众本文中赵赵解读了此次展览背后的若干内向思考包括个人于社会中的定位以及自我意识形态的变化展览将持续至2018823

如果说我之前很多展览都是以具体行动为主比如把一头骆驼和它的主人从南疆请到北京展览现场来那么这次展览题目中的弥留就更多指向一种状态或者说一种特别抽象的行动在这个行动里,“施暴者是未知的我们不知道进入弥留状态的猫到底是被货车轧死的被人踩死的还是被人剁了把皮扔出去的这一死亡的状态没有经过鉴定缺少过程于是猫尸就不是尸体”,它变成了一块地毯”。或者说既不是尸体也不是真正的地毯就是这么一个残酷的现实本来我觉得这个作品应该就叫》,但为什么又选了弥留做题目因为弥留这个词很抽离所以反而能更具体也因此更抽象

我做事其实非常被动理论上说谁会愿意每天出去看被压死的猫停下车拍照片呢但我觉得今天猫这种小动物特别能够隐喻人的状态而这种被碾压的精神状态已经是我不能再忽视和回避的了所以这次的展览就像200888日我以武警的装扮出现在天安门广场一样是必须而且只能在这个时间点上完成的事情在这个时间点上完成也可以让它走向一个更大的层面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展览抛出一个话题或一种语言就够了因为这里面包含的是一个很大的现实比如塔克拉玛干计划》(2015),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一个人的劳作一个团队的工作到底应该如何理解我的所有作品都需要慢慢发酵意义要留给能捕捉到它的人去编织抛出弥留这两个字也是因为我一直在琢磨这件事我在琢磨这两个字的时候挺伤神的比想一件作品如何成型更难

制作的过程中我选择了一些根本就不算材料的材料比如塑料石子沥青和金属——这些最稀松平常的自然材料没有特殊性在我看来跟骨头和皮毛是没有区别的换句话说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本质不同的东西尸体就是金属金属也是尸体一定要说区别的话可能就是有些东西人为和提炼的成分更多金属在时间中风化变形但对国家和社会依然是必需品从金属物品上能够看到无数人类活动的痕迹而这种痕迹被转化到金属上看起来整齐而美丽在我的认知里弥留的状态也充满了美好——人在美好之下对痛苦会是排斥的我们的社会本质上会不尊重一个痛苦的现实而极力去这个现实里找一些美好的东西我的本意不是让自己的作品漂亮”,我做作品会试图把这个社会意识形态逆转过来我会强迫观者去直视一些不那么好看的东西我从来不是一个狂喜的人无论是生活还是艺术对我而言都不是意外的产物没有意外就很难产生狂喜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让我特别兴奋的方案所有的方案好像都把我带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当中我需要一直不断地接触和处理这个更大的问题”。比如这次的话题弥留就不仅仅限于当代艺术的语境而是指向人作为一个更大群体中的个体的状态展览结束时我还会做一个闭幕”,把跟弥留有关的影像放出来做一个参考这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你说之前我在唐人展过的沙漠》(2017)弥留》(2018)两件作品都有痕迹这个意象对我而言沙漠是流动的东西被称为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又天然形成了意识的禁地成为对禁地的一个隐喻在那件作品中我将沙漠的意象固化和物化成一块铁板弥留这里我一开始是希望金属表面能做出刺向天空的毛刺一样的效果但这个工艺非常难实现于是现阶段我只能寻求工艺上的改变这种工艺的改变对我其实造成了一个局限而如果你看到两件作品有相似之处的话我认为这造成了另一个局限这个局限到底与我有关还是与我之前的作品有关如何寻找线索中的关联这个猜谜游戏只能交给观众了

— 文/ 采访郭锦泓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苏文祥谈日常与革命黄山庐山的两种风景” 


2018.08.02

李进,《庐山仙人洞》,1961,银盐纸基,30 × 24.5 cm.

在展览日常与革命黄山庐山的两种风景黄山和庐山两部分老照片及相关文献被分别占据了两个主展厅这些照片大部分来自泰康的收藏从中反映出新中国成立前后一般风光摄影的一些面貌而照片及照片中的两座名山又与建国初期的革命政治生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日常与革命的命题下可以窥见两种截然不同但又彼此牵连的风景展览将持续至818

回溯历史挖掘过去的材料这个主导思想泰康空间在很多年前就明确下来了从我个人来讲,2012年底的华北农村1947-1948”展是一个萌芽到了2015白求恩英雄与摄影的成长时想法开始迸发一种基于对图像的分析——在中国近代革命史和新中国早期革命史的背景下进行的考察工作。“日常与革命白求恩的明显不同在于此次作品是我们非常熟悉能亲眼见到实物的照片因而在整理过程中产生了一些想法当我们给它镶上镜框的时候它其实退化为一个图像我们为了还原照片作为一个物的属性对其进行扫描和抠图白边破损变黄和某个折角都得以保留最终做成了一段照片影像将影像照片再次影像化视频)。有意思的是这段关于黄山的影像与另一段网上下载的黄山旅游视频在内容拍摄角度上惊人地一致它们被展示在同一个展厅里常常出现同步的画面

展览中的黄山部分以吴印咸的作品为主要背景还包括黄翔吴寅伯陈复礼和袁廉民等摄于1950-80年代的作品他们当中好几位参加了1962年的黄山风景摄影展览”,那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具有影响力的风光摄影展没有参加的也受这个展览的影响很深该展能得到政治高层的青睐并推广与当时中国遭遇内外交困和亟需鼓励恢复民族自信和主体性价值的背景有关今天我们看到这些黄山摄影如果从当代艺术的角度来看似乎是一种无意义的重复生产但我们不能那样要求他们这些作品有着比较朴素的原始美感关键可以带出另一个问题对黄山的观看和消费究竟生产了怎样的一个文化心理状态让这么多摄影家要拼命地拍黄山

陈复礼的黄山》(1970s)是此次展览中唯一一张彩色照片70年代能做出这么大尺寸的彩色照片非常不易。1979香港摄影家陈复礼摄影作品展览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共展出了100幅画意摄影作品这对当时中国摄影界影响很大当时的摄影基调还是以纪实和新闻为主的大部分是表现社会主义各行各业的建设与成就人们突然在照片中看到了小溪薄雾牧童……很多人开始学习陈复礼的作品风格及钤印陈在40年代受郞静山的影响这个师承的源头其实是在郞静山郞作品中的集锦与拼贴是非客观的纯审美的与延安时期到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基于现实主义的文艺意识形态是完全相悖的也许从文人传统上人们在骨子里对郞的这套东西是接受的但是从革命工作的需要来看此时的郞静山是不可能被接受的

日常与革命黄山庐山的两种风景”,2018,展览现场.

庐山仙人洞》(1961)的传奇经历使我对这张照片很感兴趣因作者李进即江青的特殊艺术家身份该作的评论发表都是最高级别的。1961毛泽东写下了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无限风光在险峰后被无数次地引用和衍生;1964中国摄影第三期刊登郭沫若的一篇文章文中实际是把毛主席的七绝再解读了一番是对评论的评论同年人民画报第七期也刊登了这张照片;1968,《庐山仙人洞作为封二收录于当时摄影学会内部的造反派炮制的新摄影第一期但误将江青意临毛主席的题诗刊印后又做了更正这本杂志仅做了一期就停了;1969新华社为攻克黑白照片转彩的技术难题成立的试验小组试制成功的第一张照片就是庐山仙人洞》;1971,《人民画报》、《解放军画报》7-8月合刊的封底同时刊登了这张照片等等。《庐山仙人洞在国内摄影史上还有一段小公案传说原画面上方并没有松树枝的前景是后期由人在暗房添加上去以加强空间感后来石志民先生采访了很多当事人加上同期与江青一起赴庐山的中南海摄影师徐大刚几乎拍过同一角度的照片可以说证伪了这个谣传这个谣传影响不小在网上很容易就能搜到很多人就认为这张照片是两张底片合成的但这个事件有意思的是,《庐山仙人洞今天可以在普通百姓层面被随意谈论甚至篡改也表明它从一幅革命的政治的图像已经跌落为一张普通的风景照这就是日常革命在特定语境下的反复包括前面谈到的黄山和风光摄影表面上它好像是无利害的纯粹审美事实上背后的推动并不是按我们的日常经验来铺陈的而是政治在加速

庐山的部分还有两件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分别是张大力以蓝晒法直接印相而成的松树 No.18》(2016)和现居纽约的年轻艺术家童义欣的故乡风景》(2015)。童义欣将微信好友发于朋友圈的庐山风景照制成了一本七百多页的书庐山正是他的故乡他们的作品也作用于将展览的历史叙事拉回到了当下也突破一下展览一般的线性叙事而且他们的创作媒介基本上还是在摄影的语境里回应了这个展览主题或者是主题中的某个延伸这样大家在看这个展览的时候得到的就不仅仅是一个老照片展的体验加上这么多的书籍文献应该是一种更加综合复杂的观感和经验吧

— 文/ 张嗣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陈轴谈近期创作

2018.07.29

陈轴,《蓝洞在香港白立方展览现场,2018. 摄影李宁.

陈轴作品中反复出现的虚拟互联网世界是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并存的另一个现实空间它与人的回忆空间抽象的情感空间共同构建了另一个真实世界而这正是艺术家在近期电影创作中通过不同空间层来描述的人群处境本文中陈轴详述了最近两年在创作上关注的问题以及此次在香港白立方的个人项目蓝洞的呈现方式项目展览将持续至825

我早期的录像作品主要关注人在日常空间中的重复性工作我现在的创作依然在探讨这一问题只不过重点转向了一群人在当下巨大的社会空间中的处境这些个体被囚禁在一个巨大的空间里难以突出重围我仍然能感受到其中的荒唐因为我觉得人是自由的这也是我一直关心的核心问题我以前影像作品的表达方式非常戏剧化而现在更加生活化戏剧的张力变成一种与观众的潜在沟通而不仅仅是一种视觉上的张力电影与纯粹的录像艺术的不同之处在于电影有肉感有情感和叙事而录像艺术从大的范围来看叙事和情感很少——录像艺术可以直接跳到非常抽象的层面去谈问题但它不一定具备能在情感上让观众感同身受的叙事对我而言创作是一段旅程我希望带领观者或我自己一点一点地从一个熟悉的风景离开进入另一片陌生的风景这是我最终想去的地方那个地方对我的创作非常重要它是未知其中有自由和新

模仿生活》(2017)中的情节就是我在拍这部影片的九个月里身边所发生的事情我只是把它们记录下来再将触动我的一些碎片进行筛选然后用一种方式把它们组织起来我并没有控制具体能得到的结果我只是把对别人生活的观看呈现了出来当我在拍这些女孩的倾诉和日常生活时我发现她们的心中有一股能量一直被压抑着这股能量就被我虚拟外部形象化成一个游戏中穿职业装的女杀手她从山顶下来进入城市拿着一把枪在这座城市中漫游仿佛在寻找猎物——她就像是一股沉睡在城市中没有爆发出来的暴力的能量

我所有影片都在探讨空间层的展示比如回忆的空间现实的空间抽象的空间以及单纯的物理空间本身人在不同的空间中穿越本身就很逗你到底在哪你可以在网络空间里待很长时间那你是不是还在你的肉体里其实你的灵魂在这个虚拟世界中已经化成一张图片人与人之间看似有很多社交互动但是实际上就算站在一起我们还是隔很远虚拟媒介的入侵使得各种虚拟内容极大地占领了我们的生活我们对虚拟真实的感受是抽象的我们在思维层面上称它为真实这是一种语言上的讨论我觉得反而身体的体温的肌肤的真实更珍贵但这种非常踏实的物理的真实感受正在渐渐消失所有人都在谈虚拟网络的真实我觉得这是非常可怕的

近期和NOWNESS合作的两部片更像是我的短期语言实验在影片蓝屏果》(2018)我想通过叙事去谈论人们在微信里的情感关系但我用了真实的人去扮演微信里的角色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拿捏如何拍摄网上人与人之间的对话方式影片信号里的鬼魂》(2018)画面感更强更抽象化影像语言的使用并没有很强的叙事性更多以非常绘画的方式来转接剪辑和镜头情感在我的作品中一直非常重要因为情感是一种很肉体的感觉当你有情感的时候身体是会有反应的比如你特别开心的时候你身体也是开心的你特别伤心的时候你的身体也是伤心的而思考是一种非肉体的感觉它是抽象的当你思考开心的时候你的身体可以是不开心的在我的影像里情感是一种能量的传递它与人的接触非常直接会让你的身体有反应

去年在UCCA群展寒夜中展出的影像蓝洞》(2017)是这件作品从始至终有时间顺序的单屏叙事版本但这次在白立方我把这部影片的展示方式变成了四屏主空间中有两个正对的屏幕当主屏幕的影片进入叙事高潮时两个屏幕会进行同步的表演——两个屏幕上还会出现一对母女的对话台词讲的是关于片中梦境的回忆我觉得单纯的对白蕴含了很大的力量能够调动人的想象力观众在两个蓝色屏幕之间仿佛置身于一个体验梦境的抽象的隧道同时我把主屏幕的内容做成了循环式的叙事结构观众可以在任何时间点进入影片在时间上是破碎的在空间上也是模糊的正如森林里的两个人在寻找蓝洞中的女孩同时这个女孩又会出现在洞穴外那两个人讲的故事仿佛是女孩小时候的回忆当她走近蓝洞时像是走近这个回忆的梦境空间我让这几个情境错乱地交织在一起构成一个像噩梦般的循环

我现在的创作相对体量会比较大之后的作品也可能以长线项目为主我会对同样的几个主题如何交织如何在不同的层面去体现有一个比较大的规划然后再分章节分时间地完成不同的组成部分我还会继续关注人在都市中的异化这条线索

— 文/ 采访/李宁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芮谈你本不能到达这里你知道的

2018.07.12

王芮,“你本不能到达这里你知道的展览现场,2018.

王芮在Salt Projects的个人项目"你本不能到达这里你知道的"(You weren't supposed to be able to get here you know)以两幅电脑拼贴作品为出发点逐步叠加代表自身日常状态的图像产生于网络世界的图像经过艺术家物质化的转换和来自现实世界的图像并置模糊了视觉信息与其载体之间的界限作品之外空间里还包括书籍、CD、画具生活用品以及打包箱——王芮推进这个项目的同时恰好需要收拾行李从北京搬去上海来自艺术家工作室的私人物品和待寄的包裹填充着展厅为作品提供了一种临时的不稳定的环境这也回应了王芮的实践方法创作即是不断质疑自己如何在多种状态工作生活现实网络电脑图像架上绘画间切换的结果

选择把自己的私人生活展示给观众不会让我忐忑不安因为展厅中形成的观看和我本身并不发实质的关系反而与陌人面对面的交流需要我足勇⽓,经历一个漫而痛苦的过程才能深入讨论将作品呈现给观众才是最令我感到害羞的事因为作品的我是无法遮掩的。Salt Projects邀请我做个人项⽬,起初我通过三维建模软件SketchUp尝试过些布展效果但都是按照常规的法把作品完整地布置在空间⾥,这种式让自己觉得有点无聊艺术家如果不能充分利用一个物理空间所能带给观众的体验拍些美美的照放在页上让人浏览岂不是更好事实上我觉得网络观展是常舒适的体验因为数字平留给观众更多想象空间,⽽展览现场则包含实体细节我需要在Salt Projects设立个框架把作品串联起来恰好当时自己工作室的仓库有准备搬去上海的若物品收纳在打包好的纸箱里它们体现了我当下的状态展厅中由胶带封住的打包箱铺陈在台面与货架上的书籍日用品画具等构成的现实世界中的我与墙上作品所代表的来精神世界的我形成对⽐。所有物品的摆放基于然的日常的秩序感

我和Salt Projects的两位策展人富源韩馨逸很早之前就认识在这次合作的过程中我们共同讨论展览的方向与问题比如原本我想以醒醒为展览标题它既是我前的状态也是我对⾃⼰说的话。“醒醒不仅仅是指从虚拟回到现实或从现实回到虚拟而是提醒自己不要太在某种状态里可能醒醒还是太直我们最终选择了一个委婉的展览名。“你本不能到达这里你知道的这句墙体标语来⾃⼀款基于网络的虚拟游戏Second Life,我把它归为跑地图类游戏玩家可以在面做许多现实活中的事情吃饭跳舞购物种菜当然我做得最多的可能是闲逛从海边欣赏落⽇⻜到雪山顶进入一些法用语言形容的地⽅。但是当我看到墙上这句标语时突然感觉己不知道置身何处如同存在于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夹缝中

所有打包陈列在展览现场的物件中垃圾桶内的CD是我留下的唯一定位暗示一堆隐藏在实体空间角落的CD好像网络空间中伪装的“⼤批量垃圾邮件”。 我逐渐意识到自己愈发深⼊⽹络世界也就愈发深现实世界虚拟世界或许比整个宇宙还要大数字事物之间没有实际距离以至于我们无法洞见其全貌所谓让自己全身心地与网络连接”,从来不是以现实与虚拟的二元对立为前提当我的精神与身体分离跟随网络漫游于各处虚拟空间自己在物理上对现实世界中的细节所产生的体验会更加敏感那些细节让我感到安心舒适以及美。⼀⻛、⼀朵花窗外的阳光今晚的亮是什么样的好像都变得更为清晰了不论是现成的私人用品还是虚拟信息物质化后的艺术作品都是组成我某一瞬间的碎片。《Me》(2017)这张肖像生成于我在软件中编辑的自拍截屏由此创建出一个我的形象仿佛上帝捏它是你又不是你展厅里只有一件录像作品伤心事》(2017),选择用手机屏幕而非平板电脑或电视播放是因为手机更具亲切感我试图通过这段视频在虚拟的时空里拉扯回一部分现实的质感它收录了某个下午四五点钟的小公园内一双手掰玫瑰花瓣小孩在草地上跑闹的声音每次听到这些背景音就如同置身于当时的环境之中

— 文/ 采访/缪子衿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林天苗谈·

2018.07.04

林天苗作品我的花园展览现场,2018. 摄影李宁.

林天苗在上海外滩美术馆的个展·着重呈现了艺术家近两年涉及玻璃液体等全新材质的作品及其与她早期创作之间的呼应关系本文中林天苗深入探讨了两批作品如何共同传达出当下个体集体社会及政治之间的角力这种角力状态又如何随着时间的变化反射到作品形式和材料不断提纯给艺术家带来的考验展览将持续至826

对我来说展览·四个部分的标题个体意识”、“群体意识”、“公共意识终极意识仅仅是我与策展人亚历山德拉·孟璐(Alexandra Monroe),以及与馆方在语言沟通时的桥梁解释它们的文字含义不在我的工作范围内沿着四个部分的路径设定一层一层走上去的每位观者个体独特的生理心理体验以及个体认知程度的微妙差异性才是最让我着迷的地方

美术馆二层(“个人意识部分的两件作品白日梦》(2000)反应》(2017-2018)正是调动观者这种体验和心灵感悟的开始。《白日梦通过敏感的线把沉重的床拉至悬浮到空中这种较劲的状态是我最用心的地方也是对真我假我并存的质疑。《反应则是把观者置于孤独的陌生化空间抽离现实让他们彻底不受外界影响仅依赖于自己跳动的脉搏来启动整个装置在洁净的状态下去体验自己带给自我的心理感受同步的脚底震感机械的声音和模仿血液黏稠度的蓝色液体既是机械的假设的”,又是真实的”,这种感觉即分裂又怀疑。20年前的作品白日梦可能是作为艺术家的我的自我询问和观望而新作反应则是以中立客观的态度提示观者的存在两者的方式截然不同但都强调了的意识之间相互呼应的关系

白日梦》(1999)!!!》(2000)都动用了我本人的形象在前者中我的身体可能代表了女性脱离的体验反应后者对我肖像的使用掺杂了时间和噪音带给线的震动萃取了社会政治等因素标志着某种由个体关怀向集体关注的转变同时暗藏对抗性的思维

!!!》同在三层展厅的新作暖流》(2017-2018)“萃取了类似的对抗状态玫红色液体在玻璃器皿里复杂的自转和公转运动影射了对抗角力挣脱相互依存的关系在与策展人合作的过程中我更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在20年前的创作中就开始了对自我的审视这种审视中所包含的肯定与否定怀疑与断定真实与虚假等并列和置换的关系给作品带来很多可能性一直以来我都小心呵护并保持着这种角力的对抗性只不过如今它被提炼得更为纯粹就像!》中肖像的影像表面加的那一层网它使得肖像的虚化不是借助机器的调整而是利用物质材料的控制完成而在暖流公转和自转的角力过程中被精炼的玫红色浓稠液体在流动过程中产生浅薄的粉色泡沫玻璃管的粗与细挤压着液体使流动产生细微的速度变化在这个过程中所有内部的机械运转结构被隐藏而如何克制地使用这些关系是对艺术家把控能力和精准度的考验

追溯法国英国中国日本的造园史在公共欲望的表面都有有真为假作假为真的共识是和自然脱节的这种被转换成政治诉求和阶级划分的最高理想,“造园成为炫富的情趣和政治精神的至高点而当下我们身边的花园被强制同一化甚至可以说这些同一化的花园剥夺了我们造园的能力但四层展厅的我的花园》(2017-2018)并非在描述造园的现实只是借用了其中情趣的表象而已我更想说的是集体偷欢集体共谋集体参与和集体沉默的隐喻如何始终存在于我们的潜意识尽管它们被当下文明过滤掉了但在我们生活的内部它仍然生机勃勃地发生着这对传统思维里的两性关系来说也是某种补充和对抗。“知情者彼此分享着这一秘密”,不知情者只停留在造园的表层阶段这是我使用层次丰富的绿色液体和其不同状态的喷射状的原因巨型玻璃器皿的外壁并列刻有四种书写语言的表述拉丁植物名称中文植物名称民间俚语植物称呼俚语被翻译成英文的词汇例如彼岸花的名称表述依次是:Lycoris radiata、红花石蒜彼岸花、Flower of the other world。这些俚语好似民间无法参与正统体制的无力感其中包含的幽默既有补充又有腐蚀的功能并且假借互联网带给我们的虚拟网红景观效应共同传递出一种质疑繁荣文化的假象

最顶层的失与得》(2014)(“终极意识部分之所以使用骨头我首先考虑的不是终极死亡骨架是支撑肉体的工具当骨架与日常生活工具在逝去功能之后进行重组嫁接呈现出另一种强势文化的现象

个人意识”、“群体意识”、“公共意识终极意识四个部分之间始终存在一种角力关系如果完全脱离这四个词汇并不能准确地描述我的工作过程而仅仅是图解这几个词显得更不对了

— 文/ 采访/李宁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周育正谈刷新牺牲新卫生系列

2018.06.17

周育正,《云雾山岚晒面场》,2018尺寸依场域而定.

周育正的作品往往巧妙地运用现成物的视觉造型和材质的潜在可能性来揭示现代生活所涉及的价值交换系统2010年台北凤甲美术馆的个展东亚照明为例空无一物的展场只有观众头顶上由同名厂商赞助的平光灯管而灯管在展期结束后则成为了美术馆基础设施的一部分在近期的创作中无论是空间设计作品命名还是计划呈现的过程周育正都更强调其中调动起的戏剧感和表演特征他把日常生活中的物件夸张放大到了近乎抽象与此同时又赋予其繁复且无用的细节——那些放大尺寸的居家装潢用线板表面实际上反复涂抹了丙烯颜料而背后的劳动则几乎是不可见的

自去年底起陆续在上海的马凌画廊和香港巴塞尔艺博会发表的刷新牺牲新卫生系列第三阶段刷新牺牲新卫生传染清新机器人空气家政洁客帮香烟戴森现代人目前正在台北TKG+画廊展出展览将持续至201878

我在这两年来对卫生这个词以及背后牵涉的劳动很感兴趣除了卫生是现代生活中的一个重要象征很大一部份原因也是因为有了自己的家需要定期打扫跟整理因此有了刷新牺牲新卫生这个系列计划在早期构思时我就知道会在马凌画廊和TKG+展出因此是根据两个空间的特性呈现计划中的不同面向大致上来说马凌的视觉元素相对突出你会看到很多尺寸巨大化的碗盘雕塑与不同顏色的线板TKG+中处理比较多关于这个计划的抽象概念

卫生的定义说穿了是一个很抽象的标准是随着时间持续不断演进的想像例如以前对于食物制造的卫生标准就与现在大不相同小时候我家隔壁是个晒面厂会在户外看到面条制作的过程完全不符合现在的规范因此在TKG+的展示中你会看到我邀请一家在台北石碇山区的手工制面协助呈现的雕塑他们强调在好山好水中制造面条而石碇的山区常常弥漫着山岚我透过在展场的空气清净机与扫地机器人制造干净的环境而使用烟雾机模拟当地的山岚有趣的是画廊的员工告诉我山岚被释放时空气清新机的指数真的变得非常得高

机器在推进卫生标准的过程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也渐渐地取代了许多重复的劳动其实现代生活中的每个层面都被机器与软体介入包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前与打扫阿姨是面对面的接触共同商谈打扫过程但现在透过软体预约每次来的阿姨可能都不一样可是却可以依照相同的SOP(标准作业程序执行清洁这个计划的第二阶段是在香港巴塞尔艺博会期间跟在上海与台北操作方式相反在艺博会期间内我直接聘请阿姨擦拭那些被放大的碗盘与烟灰缸而非使用app预约现代生活才可能出现在如此短时间聚集如此大资本的活动矛盾的是关于清洁的雇佣仍旧是以原始的方式完成

这次展览呈现的另一个重要面向是画册的出版这是一本非典型画册没有任何的专文或是学术论述只是很单纯地呈现我的绘画过去的绘画训练让我想要把绘画以不同的方式带入我的每个计划但不希望是在展场直接展示画作所以可能有时是在画廊办公区之类的地方才看得见而我希望翻阅这本画册的体验就像是你在翻阅商品或家具的广告型录一样

至于题目延续我之前命名作品的方法将想要涵盖的元素与概念都呈现在题目中我特别想要强调传染”,在不同阶段的视觉呈现似乎都与这个关键字没有直接的关系我试图由卫生与清洁这些字词中拓展相关的概念,“传染字面上是在讲疾病的传播但更主要的是指向对自我与周遭人们的行为观察像是朋友聚会常常听到谁谁谁买了哪个牌子的空气清新机好用这个说法就会像病毒一样散播出去我们对于品牌的信任甚至迷思都是建构在这个基础之上至于新卫生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涵义我只是想赋予卫生这个字一个更具象的形容

周育正,“刷新牺牲新卫生传染清新机器人空气家政洁客帮香烟戴森现代人”,2018,展览现场.

— 文/ 采访徐诗雨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