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洁谈“Art4A.I.”

2017.04.24

高洁,“Art4A.I.”展览现场,2017.

艺术家高洁最近在美国罗德岛学院(Rhode Island College)Bannister Gallery举办了个展“Art4A.I.”。同名项目以互动型手机游戏为主同时包括视频文本以及进行中的档案资料等综合媒介旨在从科技和新媒体的角度重新思考有关艺术的根本问题在本文中高洁分享了他对于游戏这一社会参与性结构的看法并谈及未来艺术的面貌以及自己将学术理论纳入创作的实践方式等

“Art4A.I.”项目从什么是A.I.会欣赏的艺术?”这个问题出发分别思考什么是A.I.”以及什么是艺术”,然后继续一连串的推导在问题的拓展和更新中带着观众一起从人工智能的角度去探讨艺术的基本观念以及人与技术的关系

用游戏作为媒介实际上是出于思考后的选择因为要使用对于A.I.而言便于观看和理解的交流方式这是在推导中寻找最适合的材料另一方面游戏其实就是一种结构很多互动性参与性的作品都包含了游戏的结构游戏本身也是很重要的哲学概念在进入游戏的界面底部我设置了文字提示其中一段引用了维特根斯坦他认为发明一种游戏类似于发明一种语言再比如游戏中有限与无限的概念詹姆斯·P·卡斯(James P. Carse)说过:“有限的玩家花费时间无限的玩家生产时间卡斯在这里是用游戏的概念来谈文化问题

在这个项目中问题是开端我作为艺术家的工作在于呈现观念和认真地进行具体的实践而游戏是最终结果就好像有信息的输入我是中间阶段的处理器”,屏幕上只是呈现最后的输出

我的工作基于一种德勒兹式的块茎和游牧结构每一件作品都是一个独立的框架系统比如之前艺术参数艺术史的项目各自有不同的根系来达到多元化探讨艺术可能性的状态因为如果根系相同那么作品始终在重复同样的框架而已用乔治·迪基(George Dickie)艺术习俗论来看当代艺术是我们人类的一种文化习俗而我们艺术家如果还在艺术系统内做一些已经被这个系统认可了的东西那么意义何在呢我们必须成为出口西方的世界小商品加工厂第三世界旅游产品土特产店或是证券印刷机吗所以我们需要在传统的艺术习俗的边缘建立系统在审美方法上跟这个社会产生对话作品本身是一种框架系统跟现有社会的系统相形之下两种语言之间的差异就会让它们产生对话艺术就是制造能够产生这种对话的异质性

建构框架系统是我的工作方法此外我还要保持这个框架系统不陷入理性主义逻各斯中心主义(logocentrism)及其宏观叙事还有西方中心论的各种弊端所以我会避免采用实证的方式比如这次的问题什么是A.I.会欣赏的艺术其实是个悖论充满调侃在这里所用到的是从达达主义开始的一种很重要的工具——“荒诞”。今天艺术系统内我们可能时常有惯性地对达达产生误读达达并不是放弃意义他们的语言与当时的艺术观念是有很强的关联性的并不是没有目标没有方法而是为了避免审美方法的惯性而指向了更深层次的规则,“荒诞是一个引导标识他们通过打破逻辑链条来拆解问题今天的艺术家们也一样并不是刻意去做没有意义的事情”(那样做既概念老旧又装模作样是卡斯的有限”);而是在躲避刻板印象的同时用更有针对性的工具刺探文化问题的边界卡斯的无限”)。

在问题推导出新问题的中途我根据问题的逻辑引入了三个儿童提供的答案作为逻辑的一部分我将作品的基础建立在这种卡夫卡式的现实悖论上卡在现实的非理性逻辑的矛盾之间用问题撑开后面的思考而引入学术和逻辑推导的部分其实很严谨对我来说采用学术的东西是希望它像一根撬棍一样我希望它硬坚实它插入于矛盾当中希望它能够撬动矛盾

A.I.是一个迫在眉睫的话题每个手机都是一个A.I.,我们现在其实都是半机械半人的状态身边如果没有手机或者手机没有办法联上网络的话我们都会感到慌乱因为自己不完整”。我觉得艺术需要直面这个问题就像白南准的创作他是在探讨当时的技术和人的关系电视机屏幕对我们人类生活所造成的影响类比到现在也是一样

那么A.I.到底有可能为我们塑造一个什么样的未来呢我通过推导得到的一个结论是未来每一件艺术作品都将内置一个艺术圈”。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并不是所谓人人都是艺术家的时代每一件艺术作品的存在它的合法性都需要很多条件比如艺术家这种职业是有门槛的他需要在艺术系统内持续地工作他的作品需要得到专业人士的认可美术馆策展人资本家艺术群体这些人是艺术这个习俗中重要的人就像巫师决定了某一块牛骨具有神性它才真正具有神性一样那么随着A.I.的不断强大他可以为每一件艺术作品内置一个艺术圈迅速补齐一件作品能够成为艺术作品所需要的所有条件比如经济的流动和系统内的认证比如作品一定需要观众而在未来可以有无数分身的A.I.就可以当观众这样一个强大的A.I.可以帮助艺术家否定资本和话语权的暴政让每一件作品都真正成为艺术作品然后真正实现人人都是艺术家”。这不是一件奇怪的事就比如我们现在人人都是人了可是以前有些人是人而有些人是奴隶所以在未来很有可能真正实现人人都是艺术家”,人在出生的时候就被默认了各自表达的艺术性在我看来这不是乌托邦是在眼前的未来是会实现的

— 文/ 采访/顾虔凡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