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坦谈革命关键词研究

2017.12.04

徐坦与潘赫对谈时于广州上阳台.

今年八月开始艺术家徐坦在广州开启了一系列题为正在到来的生活世界?”的对谈这系列对谈是关键词研究革命的一部分谈话的对象是多位他认为其工作可能具有革命性的青年艺术从业者和行动者对于革命的关键词研究还包括与更资深的艺术家的对谈以及未来将开启的与科学和技术人员的对话等在本文中徐坦和艺术论坛中文网聊了聊这个项目在发起和进行过程中的一些观察和体会尤其是关于社会范围内革命之概念的变化和语境更新文中一些内容后加人名与括号表示是徐坦的这位对话对象所提到的观点

我的工作关键词项目实践给自己带来的一些新的问题和意识倾向特别是旧金山社会植物学”。我在旧金山华人社区里做有关移民的调查研究引发了和一些社运工作者的共同工作触及并了解他们在美国社会中为维护弱势人群的工作和斗争更重要的是相关的社会环境认识这使我产生了重新想想革命的这么一个愿望这是显性的关联由于近年的在世界范围发生的情况包括最近十年全球以及华语世界所发生的一些新情况预示着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悄悄的开始也显示了新时代中新的社会冲突和改变这些改变使我想像新的革命的可能以及它的形状”。

革命关键字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我自己的经历我出生在1950年代我经历了这个语词在我们中国社会中的变迁文革和以前这个词是用来判断社会政治文化等各方面事物是否正确的一个关键性的词但是到了文革结束的1970年代后期也就是40年以前中国社会突然对这个语词抱一种避而不谈故意忘却的态度大多数的中国人避免使用这个词说起革命犹如说起肠胃炎会带来的作呕的想象这一点其实令我想起你提到的后革命一词我认为人们对革命这个词的态度变化实际上是中国社会中人的生存经历了巨大变化而带来意识活动倾向的变化经过了近半个世纪的忽略今天似乎可以看到对这个中文词语有新的理解的可能而这种理解和我们社会新的意识情况相关一个将要到来的新时期的意识露出苗头我想知道关于这个词更多的特别是在当今的含义以及它的倾向性的改变

这个词的词义是一回事它如何体现为在社会中的具体实施以及对这个实施的表述变得更重要。“革命20世纪上半叶以及以前在世界范围内多半是指暴力性社会运动以及这种运动所带来的社会重大改变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行动”,通过暴力运动来对社会结构或政治框架进行改变以中性立场来说这个语词描述了这个行为的实施过程对我来说它总是带来大量身体摧毁”。在中国50年代到70年代后期革命是指在思想领域推行意识革命加上对身体暴力共同实施以带来一种更新这样的革命不同于早期的革命对于反抗者的身体消灭而是对全社会实施思想和价值的更新”,只有那些抗拒意识形态更新者才面临身体被消灭很多比我年轻的人听到革命这个词也会紧张很多人下意识地觉得革命是沉重的具有伤害性的

今天为何我说这是一个具有新含义的语词它的着重点完全变化了表征了很多这个时代出现的新的意识和行动在全球冷战结束以后第一个情况就是身体摧毁型的革命败落了词义转移成了其它的如全世界社会范围的意识的生活方式的颠覆和更新或者任何领域中碰到的改变和更新比如科学革命”,甚至商业产品都有可能被称为革命性的”(张涵露),这就是这个词在今日的社会中更为普遍的用法现代汉语中革命这个词其语义覆盖的范围比想象还要难以说清楚但是在今天的社会中这个词的使用依然会引起很大的歧义你如果说某某人是个革命者会引起不同的想象不知道是在指暴力性的行动者还是一个在某个领域中做一些更新发明和工作的人在谈话中大家都同意此词的使用变得越来越广泛了

在今天所有左派还没有想到在批判和改善资本主义社会的同时究竟要用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去替代它这是二十一世纪很大的一个问题没有人能够说出一个具体的乌托邦是什么当你说共产主义的时候很多其他的问题就出现了我猜想大概列宁在革命之后才意识到原来苏维埃需要的是无产主义专政而并不是一个民主的制度与此同时在科技方面革命却是非常具体的比如人工智能基因工程这两者形成了一种对照旧的革命时代对于科学和技术是比较忽略的但是今天不是这样的我认为在未来在社会革命在为人类带来变化之前由于科技方面的革命带来更大的社会变化和颠覆社会革命的意义正在减弱

关键词研究的对话者包括资深的至今都有革命精神的艺术工作者也有青年艺术工作者整个项目的访谈只是刚刚开始以后还会继续我也有计划采访在科学技术领域工作的人仅就刚刚开始的几位我觉得青年一代的艺术工作者他们对于革命这个语词的想象和上几代人很不一样有的会从语词自身含义的历史变化来重新考察这个词指出在过去将社会暴力性运动看成是革命本身是对于这个词的误解史毅杰),而这是上几代人共通的对于这个词的理解年轻一代艺术家多半认为革命的目的是为了改善社会改变社区不合理不平等的状况带来更好的生活”(赵伊人),有的认为革命最终是一种伦理性的改善潘赫),他们还认为技术发展为社会带来革命性的改变他们普遍对于过去的革命具有的血腥和残暴性没有切身的认识年轻艺术家说他们很少听父母谈及革命虽然偶然会听到这也印证了中国社会在过去3040年间从政府到社会成员都在选择性遗忘这个概念带来的血腥经验所以缺失这种教育还有两位对话者谈到革命对于他们来说是更为年少时的想象并且在后来学习成长期间受到西方左派思想的影响所以认为革命是浪漫的在谈话中我感到这个语词在使用中的复杂性比如革命性”,“革命精神等词在行动中都具有很不同的含义

史镇豪.

从大部分青年对话者在谈话中可以看到他们对于自己现在正在做的工作是具有革命性的这一点很确定即使他们有的没有具体说革命的目的是什么也没有清楚地解释这样说的原因他们的共同点还在于他们认为直接进入社区和社会进行实践是他们当下工作和行动大部分青年的对话人都认为如何在今天实施社会批判改善艺术和社会的文化环境是他们非常关切的这也是我认为他们的工作的革命性之所在他们认为既要保持独立的批判精神又要和资本权力合作这是一个敏感的和不容易把握的事情如何与“Ta共同协商合作是这些青年活动者都注重的方式如何妥协如何坚守我想这也许新的实践方式而在过去革命者更像一个战斗不止的人我注意到这些青年谈话者还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解决自身日常生存并且继续进行社会实践坚持社区运动的持续性反对以社区运动作为获取个人影响力获得个人成功的资本黄叶韵子),我认为即使在今天这都是一个革命者的根本立场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关于人的问题认为革命的共同以及最终目标是实现一种伦理目标使每一个个人在更好的世界里过得更好潘赫)。这些革命者都认为革命可能具有新的形式不再有理念性的革命目标”(赵伊人),或者说革命行动是短暂的前景是不清楚的大家都拿不出方案”(张涵露),我想这就是今天革命的重要特性他们是为了一个更好的世界工作但是却没有说或者也不应该说更好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什么性质的世界

我发现资深的艺术工作者和年青的对话者有很大的差异主要在于对于资本在当代艺术中的角色的认知不同我觉得青年一代的对话者对于资本作为艺术系统的权力掌控者的面貌大多有较为明确的认识而上一代的即使是当年也具有革命精神的艺术实践者今天却在这个问题面前态度含混艺术的革命是否应该在承认资本主义系统这个框架下推进老一辈的艺术革命者大都不认同将艺术工作拿来进行进入社区的实践他们认为做好艺术机构是一种艺术服务于社会的最好方式或者说这是底线老一代的人认为艺术应该是无用的而新一代的则认为如果艺术能够起到改善社会或者社区生活和文化环境的作用的话那就更好

对于革命之后的概念的理解我认为这种革命之后应该是历史时段的事情所谓的革命之后是那种身体摧毁的革命时期之后正好是我们生命和成长的主要阶段我应该说我是亲历者”。在中国典型的革命之后的时期应该是1980年代到大约五年以前亲历过所谓共产主义革命的失败的时期也看到了资本主义欢呼胜利事后才意识到新自由主义收割了胜利果实新自由主义很好地利用了革命之后的低潮全方位收刮各种资源和扩大自己的利益造成了当今这种资本主宰所有领域的情况在和资本连手之后专制势力也变得匪夷所思的强大这种旧式的革命之后是一个新的革命时期的开始

在近期西方民主制度的环境下我也亲历了某种失落和荒诞当很多人反思这种状况的时候新的革命意识正在破土而出虽然目前还是一株很小很小的秧苗所以到这个时候应该说后革命时代正在结束近年的革命性的运动或者事件发生不少最显著的最近一次革命是占领华尔街在过去十年中发生的运动要不就是针对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或者就是针对残留的专制主义这两者都是很有意义的但是我觉得针对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的革命具有更多的未来意义

对于未来的想象资本和权力关系越来越紧密透过这种关系所谓的社会不公平会越来越强烈包括高新技术服务的拥有权所以美好新世界事实上可能是属于少数人的这也将引发新的社会革命面对社会出现的不公正我们将指责谁革命的传统对象依然在但是革命的内容和方式变了旧金山社运工作者 Francis Wang ,80年代以前组织工运是为了社会主义”,80年代以后则是为弱势群体技术革命以及资本主义和科学技术发展的关系对未来会带来什么样的革命性的改变或许是人类历史上更大的颠覆什么是伦理”,甚至什么是”,都将受到挑战。“革命”,从以前直接对身体的摧毁到今后则变成生命观念的改变甚至直接改变人类身体改变我们物种所以革命改变了

作为艺术家我觉得应该和这个社会的更多人共同的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至于这将起到什么作用是很难说的总之我们应该邀请更多的人参加到了解关于这个世界的未来的事情中去当然关于未来”,就要从今天开始

黄叶韵子与徐坦.

— 文/ 采访 / 张涵露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