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培力谈关于强迫症的年度报告

2019.11.19

张培力,《全身的骨头》(局部),2019白色卡拉拉大理石,28 x 59 x 181 cm.

展览关于强迫症的年度报告是继2014年张培力应邀赴美版画工作室驻留创作后艺术家与仁庐的再度合作延续之前的合作方式在空间创始人Jung Lee的引荐下张培力在过去两年造访了美国和意大利当地的工作室并从中获得新作的启发此次展览中通过完整翻制自己全身的骨骼与器官张培力进行了当前科技发展条件允许下对身体最极致的观看并重新权衡了技术时代生命的定义与归属在这座前身为荣氏家族房产的三层小楼里依次有序地陈列着艺术家身体”,重启有关生命流转的隐喻展览将持续至202056

展览题材的选择一方面出于个人生活经验——每个人不是自己就是家人早晚都要跟医院打交道人的身体跟医学关系最密切医学技术的发展促进着检查和治疗手段的革新也让我们第一次意识到身体里很多很细微的器官的存在另一方面我也受到最近接触的科技手段的启发在科技的帮助下现在人能在活着的时候就能看到自己的器官比如我的头颅假如没有高科技那么最多只能看到一个X光片无法触摸实物大概两三年前仁庐空间的创始人Jung带我去参观了纽约New Lab里的一个3D科技实验室这里的技术设备跟日常生活关系还比较密切后来我就突然想到我自己身体扫描得出的数据不是也可以用在里面吗现在很多的设备都是数控的有了数据就可以完成很多东西所以我把自己全身的骨头包括小拇指指骨和主要器官都通过3D扫描和雕刻的方式做了出来除了个别太小的做不出来只要能做出来的我都做出来了

展览名叫关于强迫症的年度报告”,整个作品的完成就是带有强迫症性质的不断想要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3D打印很简单3D雕刻连国外最好的设备都无法达到我想要的精度因此作品在3D雕刻之后还要分别在青田杭州纽约几个地方进行手工精雕后来Jung还安排我去了意大利的卡拉拉接触到了当地的洞石玛瑙石大理石中国叫汉白玉等等材料后来陆续还用到水晶青田石和福建那边叫白雪公主的石料不同的石头有不同的味道比如作品左边 右边中那种小小的石头龙蛋石来自青田我特别喜欢那个石头它不同与一般大理石的那种白有一种很奇怪的邪恶的感觉这些不同的质感颜色材料的石头给我带来很多异想天开的感觉

进门处首先放置了影像报告 2019》关于肺胆囊胆总管动脉血管肺动脉血管肺结节的数据这两件作品观众能够对展览大致意图一目了然血液是人体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因此血液总量这件作品也放在了一楼楼上再是关于扫描的数据和各种材料的变化结构有点像一篇文章前面先来个总论和概述展览布置并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和规则不一定要那么清楚地解释作品之间的关系有一段时间我对博物馆展品的呈现方式很感兴趣——如何把一件事情展开介绍关于这件事的历史与故事将人们慢慢引入所谓的情境和时间里高中毕业的时候我在医学院做临时工画过教学挂图的解剖图后来大学毕业后有一段时间画手套家里面医学的书很多父亲也经常会把标本直接拿回家来我自己去他上班的地方进去看了也都是标本这种潜意识里的影响多多少少肯定在

我是觉得有没有强迫症自己是察觉不到的但自己在生活中接触很多人很多事是能发现身边的人有强迫症的譬如说我父亲在的时候我一直觉得他有强迫症我没有觉得自己有强迫症但是后来琢磨发现自己也逃不出他的这个影响说是DNA也可以后天的影响也可以我父亲私下老是在跟我们说谁谁谁指他的同事标本做得不好手术做得多么差而谁谁谁做得多么服帖他甚至过年时杀一只鸡都要炫耀放血开的刀口没有人可以切得像他的那么精确他杀鸡也要一丝不苟地把这只鸡处理得很干净别人可能半个小时搞定了他至少要一个半小时强迫症让我联想到所谓完美主义一些文化和精神的原教旨主义多多少少跟强迫症有关归根结底我只是想从我的器官和我的作品中产生一点提示本来有些东西不需要提示的把它提示出来可能也是因为我有强迫症吧

— 文/ 采访 / 杨杨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