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洪磊谈个展任何事物都是极其重要的

2013.08.02

尉洪磊,“任何事物都是极其重要的展览现场,2013.

艺术家尉洪磊的个展任何事物都是极其重要的正在魔金石空间展出在这个个展中艺术家展示了自己最新创作的细腻且富于想象力的雕塑与录像作品我们特此邀请尉洪磊深入探讨个展的创作经验及其对于艺术与生活关系的理解

当时我想做这个展览的时候就像这个名字我选择了一些生活中遇到的物品它们几乎从未影响过我但后来又再次出现回到了我的生活中

我觉得对这些东西的选择很困难有一些需要我对它存在一些感触或者说我觉得它具备一些在时间中的意义比如像药钵从特别古老的时代一直到现在就这么遗留下来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还有比较私人的物品比如那两只猫也算是小时候记忆里的一个东西在最近的日子里又重新出现我觉得我选择这些是因为在艺术创作的职业生涯里作为艺术家的我可以去把握时间我觉得这些物品可以拿时间说一些问题能具备意义

它们都是被转换过的一些东西我想让它们具备诗意”——我只能用诗意这个词因为我不能说自己觉得这个东西有意义就把这个东西像一个证明似的放在那儿这不是我认同的创作方式我希望它在结构上在心理层面上给人一些感受所以给它们安排了形式与安放的位置但它们也有特别多表演的层面虽然这些物品来自于生活但我想去表达的那一面离生活又特别遥远我认为完美的生活状态就是这些乱七八糟特别有诗意的东西一个在社会中没有办法完成的东西所以我选择用艺术的方式去完成大概是这样

关于展览中的录像我觉得在一个展览中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我选择材料的过程所以我想借助录像的形式把这些东西更好的表达出来我喜欢录像在展览现场是一个滚动播放的状态希望录像在这种循环滚动中产生一定的意义这是一方面原因另外一方面原因是录像能很好地交代一个事情的先后又能把文字也融入进去

关于录像中对称的结构我是这样考虑的我们看待一个作品艺术家有自己的想法观众会有其他的想法我们在展厅里是陌生人你脑子里琢磨的是你对于作品的感受我想的是我的感受——我想让这两部分有一种这样的对比上半部分大致忠实于我当时做作品的想法下半部分则几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创作者之外的一个人可能是一个朋友或者观看者的身份这样会比较全面存在有两个面并不是单一的放在那儿

我希望我选择的物品能让观众产生一定的共鸣希望它们能够进入观众的生活让他们想到更多的东西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它们并不是100%的私人物品它们所有的意义都在于它们曾经在现在的时刻之前就存在过与发生过它们经历了过一个时间来到了现在我们遇到它们选择了它们把它们转述出来此外我还希望这些作品与现实中得其他一些作品有一个相互的关联与反映因此我在布展时试图制造出猛一回头的感觉某种似曾相识就是看起来每件作品都有一些叙事但两个部分又是对立的同时又互相牵扯在一起

我也试图让我的作品处于一种轻盈的状态期待人们在其中有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能够进入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将纯粹美感的魔力传达给观众——可能说美感这个词又没有那么准确只能说是一种感受但这种感受就是展览的结构我希望这个结构给人这种感受

之所以我的作品一直在与过去打交道其实里边有这样一个原因我觉得好像自从做了艺术之后生活就是那样了我既没有什么时间旅行也没有时间纯粹为了玩儿去做某件事儿——生活所有的时间都被艺术工作给占据掉了最让我感动的往往是去做一些回忆的功课回想曾经发生过的一些事情它们很能感化我还有一点就是此时此刻发生的事情不能让我觉得兴奋不能给我带来感触

之前我的一件作品是关于米罗的画也包括下个月的展览几乎都跟艺术行业或者艺术史有关但我并不是在表达一个我喜欢的艺术家有多么棒或者讨论他在当时具备怎样的学术地位而是想去说他的生活我希望把一些我经历过的生活变成我称之为艺术的作品同时也希望把一些感动过我的艺术归类为生活”,我想把它们两个像天平一样放平我想要艺术回到生活就是这样因为我觉得一个艺术家没有那么神圣——除非是杜尚那种策划家他的作品没有太多的说明他的生活化就是书写

很多艺术都像我选择的物品那样曾经刺激过我留在了我心里我希望把它们当作一个开始一个出发点一种材料拓开来去说一些什么它们进而就成为了我的生活变成了生活的最原始的状态

— 文/ 采访/杨北辰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