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然谈近期创作

2014.10.13

李然,《逃离现场》,2014,彩色有声五屏录像装置监视器耳机桌子椅子文献&现成品图为第一频道录像《Lab》,1850.作品由ArthubAIKE-DELLARCO画廊共同支持.

艺术家李然刚刚参加了于瑞士日内瓦举办的Biennale de l'Image en Mouvement 2014(运动影像双年展),在这篇访谈中他详细介绍了自己的参展作品逃离现场》(Escape from the Scene),以及在近期创作中遭遇的问题展开的反思与不断试图进行重新审视的意图本次双年展将持续到1123

我在日内瓦影像双年展的项目叫逃离场景》(Escape from the scene,2014),ArthubAIKE-DELLARCO画廊共同支持这件作品分别用5通道的录像与文献及现成物组成作品基于对真人密室逃脱(Room Escape)”游戏现场、“乐队排练室”、“野生鸟类公园等特定环境的拍摄在其中几频录像中我分别拍摄了真人密室逃脱游戏和乐队排练室现场的影像记录呈现了从真实记录到虚拟素材的截取混淆切换再编辑重组着各种多样性的描述从真实记录到对受邀者的采访录音一边拼接着各种网络来源的视频频段进行心理暗示一边罗列着可见性的物品置放在展览现场

这件作品中五个通道的视频分别有其独立的名字(“实验室”、“谜团之地”、“多重自我”、“鸟之乐园”“无题”),在录像中我重新编辑了很多片断式的网络视频以及不同的文本素材这些素材来自于参与者贡献的描述以及我对这些故事的一种想象当观众进入展厅时他们会各种线索:5个桌面上有各种欲言又止的文字有一些我通过某些线索筛选出来的文献例如参与者的讲述给我某个故事或者这个故事给我制造的一种猜测也有我对我们今天创作中和展示中所遇到的问题例如其中一段:“我的作品常常被放进的一个可有可无可东可西立场混淆变化不定的展示现场打眼望去似乎这些东西和我毫无干系。”在展厅的现场我把这五屏的录像摆设为一个环抱式的录像装置在一间独立的展厅内展出这样的一个现场很像我们今天的工作方式当你进入一个领域进行实地勘察时你会发现很多碎片无法整理就像走进了我个人编纂的谜题里这个时候影片中的参与者和真实的观众看上去像是参与钻进了同一种情境

这件作品之所以叫逃离场景一方面是我对创作思考上所期待的逃离”“跳跃”,即希望从密集的经验以及片断式的破碎的现实图景中解放出来另一方面也是基于现实并没有合乎情理的延展它其中的剧情用来置放这些听上去好像并不重要的陈述和看上去时曾相识的图像如果你之前说我的创作像一种终端转换可能今天我就是要把这个终端的插口拔出来我自己看看也给别人看看但肯定也看不到全部

其实我也一直在一边工作一边批判自己的工作方式因为都会有创作上的惯性很多东西越来越容易制作也会呈现过于表面化当然这也是整个行业现实的样貌惯性有时这也会让你的工作变得容易因为一切的筛选与判断在最后都是不太需要校验的为什么要用这个素材为什么不用那个素材似乎到最后都变成了一种态度的呈现形成了一种消极的保护这就会成为一种问题”。

如果说到我创作中的问题”, 我个人觉得我还没能最好地把所知所信完全引导到创作表达上来另外一方面我也希望回到创作的初心”,回到最基本的诉求上来这个诉求其中包含使命意义的在创作的过程里是非常重要的之后的创作我可能会重新去审理我曾经一撇而过的事物或者观点有些观点我曾经说过但只呈现出一撇所以我希望把这些东西进行再次梳理与讨论我相信这个过程中会与之相随着更贴切的诉求与更深入的表达这也是我创作的动力很多问题都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去不断触碰我希望经常性的回到那个频频自我审视与自我校验的时刻

— 文/ 采访/杨北辰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