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jiao代号:aaajiao”

2015.02.02

aaajiao,《枯山水》,2014海绵金属件尺寸可变图片由JJYPHOTO拍摄.

艺术家aaajiao(徐文恺的新展代号:aaajiao”近日在Leo Xu Projects展出几年前,aaajiao就从对媒介内容的研究转向对媒介本身的关注按观看路径此次展览在空间一二楼呈现的装置录像等一系列由计算机辅助设计生成的形态样本最终回到三楼对人的讨论这个节点上艺术家开始关注的不仅仅是媒介他企图将裁定媒介的主动权交回到人本身展览将持续至38

2007年的时候我有一些犹豫怀疑我做的东西能否称为艺术——这跟国内当时的环境有关系——所以考虑是不是要停下来或者以怎样的方式发生现在肯定不是问题大家对媒体艺术或者新媒体的认知包括市场画廊二级市场的接受度使它变成某种平常的东西了我的想法是这不一定是好事也不一定是坏事因为我觉得在这条线索上的艺术家太少在欧洲和北美也一样使用这个方式并且能开展的相对有意思的艺术家并不多

2014年我开始做系列回归到个体看待媒介自身变化的层面媒介最终流动回日常这个日常跟这十几年关注的恋物”、“异化有相似性但它更抽象也更实际这次个展空间一楼的装置枯山水》(2014)和二楼的装置不规则》(2015)是现实中的虚拟物而属于系列的录像3》(2014)、《4》(2014)、《5》(2014)则是虚拟中的现实物它们之间如同照镜子的关系这个设定的主要目在于讨论现实和虚拟之间的模糊界限这是一个传统东方观景或者赏物的逻辑现在我们已经不是很在乎真实和虚拟的区别或者说已经没办法区分它们了——从审美角度出发两种形态已经开始交错观众不会觉得这种现象很奇怪也不会抗拒它例如,《5》呈现的一些细节在现实中无法达到人们可以很快抓住这个点现实的界限越发模糊但大家能顺应这个事实

5》与同系列其他录像不一样它是这次没有展出的2》(2014)的一部分,《2》是一块石头长出晶体的过程其中的晶体就是5》里的这些蓝色方块我把它抽离出来。《5》可以算作系列的一个暂停更为抽象我用了两排屏幕竖立起来枯山水做一个对比两块屏幕的叠加使它比人更高大进而产生压迫感人对屏幕会默认的阅读而它的造型具备权威感像一个很难逾越的障碍

不规则根据我上一个展览屏幕一代中的录像作品《meta》(2013)的图形制作它的形状没有刻意按照很深的逻辑属性去确定我完全靠直觉来选择我认为它好看视觉上够刺激认定它就是信息在未来存在的方式以前我很理性一个图形需要通过关系的推导最终得到一个视觉化的结果录像《meta》从头开始就是成立的没有推导的过程其实是在强调图形与人之间更紧密的关系——甚至人就是它的一部分而这种关系并不需要通过某种严谨方程式的东西来呈现

针对一楼二楼所有作品的讨论最后都可以回到三楼的身影系列(2014-2015),也就是回到人本身以及人如何看待在线不在线”。这类似一则宣言我们可能永远在线”,这使得在线不在线无法区隔或者说这区隔不再有意义——所以这个时候更需要讨论人怎么看待这种状况我把身体上一部分不可知很模糊的东西变成可视的这个可视化过程不追求准确仅仅为了可视而已在这里我用了中医和纹身两者的本源都是巫医中医具有很多实际功能而纹身在今天变得更世俗更流行作为图腾的神圣感在下降但从文化属性上说二者很相似如同三楼的身影系列对媒体存在的削弱我更在意的是人怎么看待中医和纹身的关系观众可以用共通的感受来理解这是一个新的出发的点也是这些年我做的东西的一个节点

同样在三楼的作品看到的》(2015)与二楼的有限的无限风景》(2014)有关我在打印并放大了的像素山水上添加了一层毛玻璃遮罩使得原本数据化生成的风景变得真实了也令媒体背后的真实与虚幻的关系变得可以传达三楼空间里的线体装置身影空间》(2015)则与屏幕一代相关当时在K11做的展览里讨论的是信息在之后如何存在”,我把装置放在一个特定区域没有跟空间融合相对K11,这次在画廊的展示是抽象的线跟抽象空间的结合像信息穿进了现实里

— 文/ 采访/姚梦溪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