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军谈褶皱

2015.05.07

张新军,“褶皱展览现场, 2015

比较之前在废弃建筑物黑树林荒地自发组织的展览而言艺术家张新军的最新个展褶皱趁着四月末北京的开幕热潮在798艺术区的杨画廊展开显得有意要进入艺术系统但事实上对艺术家而言不同的展场只有观众流量的区分展览将持续到67

在展览褶皱展览空间回到最初格局灯光也未做任何补充要么全开要么全关保留着简单我希望让空间和作品回到最自然的关系中展出的三件作品抽屉人》、《树林睡袋树林影像存档、《绿窟窿依次从暗到明媒介分别是摄影录像装置

抽屉是作品抽屉人中的元素它是日常中的物件或者某段日常中的物件我关于抽屉的认识经验只停留在90年代——三间房三个人三个抽屉抽屉里放着家里的东西好比房子里住着人我臆想的抽屉就是一间间的房子一段段家庭的记忆我的身体进入这些抽屉伴随着身体的缓慢移动它们与我结成另一个物

录像是对树林睡袋树林的记录记录我在树林搭建这个的过程它的前身是靠近肛门的房间》,根据我住过的单间格局臆造出的形体-情感的住室和厕所三角形能拼接出任意的形体所以我把睡袋裁成一片片三角让裁缝帮我缝出这个房间有了房才有之后的树林睡袋树林》,我把这个安扎在黑桥一处隐蔽的树林安扎好之后我邀请朋友在一天晚上来看事先没有透露任何关于它的信息用的是模糊的口吻——“晚上有时间来小树林”。那天没有月光在持续的颠簸和拐来拐去的小路前方这个房间在树林中慢慢浮现黑压压的天杂乱的树枝还有几声狗吠给它增添了诡秘的气氛它显得很清晰像是一个活的东西被困在那也不出声

在黑桥自发的几次展览中都有特定背景的提示它们是作品的一部分在我制造的物体和环境中存在共生关系它们作用出一种情境其中包括地点时间气温光线甚至包括我有意营造的心理氛围这种经验是不可替代的也是常规空间不具备的我只能借助有限的媒介和信息来提示它的缺席提示它不在场在别处也许只有极少的人来看它在口述和主观经验的输出中分享是局限的在场和不在场的距离被想象所延长美化短暂和悄悄发生是我希望的

绿窟窿的想法来自一截被虫蛀的树干我将这个虫窟窿灌满得到它的负形”,还是用同样的三角形分割办法紧贴这个负形的表壁让这个物体变成一层”,然后根据每一块三角形的形状放大它这种办法是我最容易操作的土办法3D建模”。帆布的毛边和粗糙的工艺好似我的这种土办法建模没有办法精确和精致我倒觉得这正是最自然的它。《绿窟窿使用的绿帆布是工地临时市场临时帐篷遮风挡雨通常用的材料颜色和材质统一化像是被规定过的选择它我也被先入为主的经验指引比如这种材料和什么有关联其实它仅仅只是一种材料它被经验指向某个地方而我努力想用个人经验叠加这种指向让它变得复杂

— 文/ 采访/杨紫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