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羽辰谈自身创作

2015.10.18

常羽辰,“野蛮诗歌展览现场,2015.

常羽辰是目前生活和工作在纽约一位年轻艺术家曾就读于中央美院摄影系和芝加哥艺术学院版画系她作品中使用的媒介包括版画声音影像等在她的创作中可以看到她对质地和节奏的敏感而她的教育背景日常经验阅读及思考则使得她在实践中逐渐形成了对如何在当代做一个艺术家的个人观点近期常羽辰的个展野蛮诗歌正在北京的Between艺术实验室展出

我对铜版画有一种天然亲近的感觉这几年做版画很难说是一个有明确自觉的选择而仅仅是因为每一天醒来都想去版画工作室我的时间都愿意在那里度过铜版是一种凹刻想要呈现在纸上的线条和块面首先要在铜版上损失掉有点类似老子说的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是表面的损毁那些负的形象最终显现构成了画面这是版画的物理机制是它作为一个媒介自身的逻辑也许我原本就更在意失去的欲言又止的不在场的而做版画的劳动过程契合我这样的倾向。《这个作品是关于痕迹的也可以说它是某种形态的历史

我也做书这和我以前做视频有关——它们都是有序列的信息在时间中展开只不过翻阅一本书是一种更私人的放映”。艺术家书被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等观念艺术家引入当代艺术的语境因为它比油画更民主能接触到更广泛的人民群众然而露西·利帕德(Lucy Lippard)1970年代曾在文章中承认这一乌托邦式理想的失败人民群众似乎并不需要那么多艺术艺术家书终究仍是小众的尽管我对美术史以及它所牵连的更广泛的历史有强烈的求知欲在创作的时候却更多地依赖直觉对我来说一个想法产生要进入这个物理世界变成一件作品它会有一个较为合适的出口有时是书有时是别的有时它应当印数庞大有时则应当珍贵

声音是在芝加哥的时候开始做的因为认识了一个很好的导师,Nicolas Collins。我以视觉的方式理解声音艺术就像绘画在塞尚之后逐渐放弃了对象叙事),声音在约翰·凯奇之后放弃了旋律情节),留下的是结构质感如同抽象画中的形状与颜色音乐的感情较易理解而对声音的欣赏需要一些聆听经验近几次的演出我都用到了呼吸——它是身体的声音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然而往往被忽略我用接触式麦克风和MAX/MSP把它逐渐放大复制扭曲和重叠以至渔阳鼙鼓动地来一般地激烈这个作品是一个现场的表演这一点和版画相反——版画的制作者永远在后台我珍惜现场表演的机会在那几分钟里我会进入一个表演者的状态比平时更专注是一个非常态的体验

在芝加哥读研究生的两年比较系统地认识了二十世纪以来此起彼伏的艺术运动以及在这条轴线上我们今天的位置所谓当代”。然而在下课后和假期的旅行中我在博物馆里贪婪地流连忘返于维米尔戈雅甚至埃及壁画前以复辟者一般坚决而又伤感的心情在古老的艺术中体会着胸口的共鸣在这两种几乎背道而驰的教育中我发觉我的革命意志如此不坚定我向往那种悠远的雅致对于形态与节奏极致地追求在这种追求中事物的表面成为了寓言艺术家对材料的控制上升为哲学尽管这向往显得有些不合时宜我确实反复问过自己较之一个革命性的艺术家我更愿做一个真正的艺术家革命在我的认识里只是一片随着时移势易而变换的光影

以这种状态住在纽约好像也有些矛盾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在最热闹的都市过着荒岛一般离群索居的生活但我喜欢纽约的强度地铁里有真正希绪弗斯一般悲壮的疯子在餐厅打工的经历也让我见识了hardcore的资本主义作为异乡人的每一天都像是感光度更高的底片一样更敏感捕捉到更多信息也很有可能有一天我不再需要这些就会回来试着建立一种更稳定的生活

— 文/ 采访/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