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秀珍谈缓释

2016.10.02

尹秀珍,“缓释展览现场,2016.

艺术家尹秀珍的大型场域特定装置作品缓释》(Slow Release)目前正在莫斯科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Garag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展出作为车库博物馆门廊委托项目的委托作品这颗长12直径4.5米的巨型胶囊被放置于博物馆入口处尹秀珍延续了她使用旧衣服做作品的创作经验用博物馆参观者捐赠的携带个人经历和记忆的衣物编织出承载集体意识形态和历史的胶囊”。本文中尹秀珍详细介绍了这件新作品的创作始末展览将持续至2017131

这次在车库当代艺术美术馆呈现的缓释》(Slow Release)是我根据美术馆场地所特别创作的作品和以往很多作品一样这件作品依然使用了旧衣服作为材料车库博物馆的策展人Snejana Krasteva及策展团队帮助我从莫斯科当地收集来了200多平米莫斯科人曾穿过的衣服并用钢铁和木头搭建出了一个长12直径4.5米的缓释胶囊结构观众可以进入作品内部参观根据场地环境我选择了红色和黄白色系列的衣服这也是血液的颜色

我使用旧衣服做作品已经有很多年了最早是使用自己的衣服后来收集亲戚朋友的再后来开始收集陌生人的衣服做作品在我的可携带的城市系列作品中每个箱子代表一个城市所使用的衣服必须是从这个城市中收集来的陌生人穿过的衣服其中,《可携带的城市-莫斯科使用的衣服就是在莫斯科收集完寄来北京制作的

对我而言穿过的旧衣服承载着很多信息它们携带着人们的经历散发着不同的价值观我把它看作是人的第二张皮”。或许是不是陌生人的衣服已不再重要把这些衣服缝合在一起的过程本身便形成了一个新的集体一种新的较量

这是我第二次在莫斯科展示自己的作品第一次是参加莫斯科双年展对我来说苏联是从小听过最多的国家名字——小时候穿的连衣裙叫布拉吉”,应该是从俄语发音中来的那时能够看到的外国电影大多也是苏联的上大学时老师曾留苏教的是苏派莫斯科是我想象中的城市而实际到了之后发现这座城市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里的地铁本次作品的创作灵感便来源于此

莫斯科的地铁每一站都像一个博物馆我曾在每一站都下车参观站台上有很多社会主义的痕迹也有我小时候熟悉的气息对我来说地铁列车像一个缓释胶囊人是胶囊中的一粒粒药列车/缓释胶囊运行在地下像是在城市的肌体里行驶而我将这颗放大的缓释胶囊放在车库艺术中心的入口处人们从不同地方聚集在胶囊之中随后又将流动到不同的地方发挥自己的作用车库艺术中心最早的历史也与车有关现在这颗装载着人的胶囊停泊在这里缓缓释放着自已的能量

这件作品所谈的不是某个国家或地区的问题而是将人们在很多时候遭遇的普遍问题关联在了一起世界越发展我们越会感觉到自身的渺小恐惧感会刺激人们加剧竞争人可以改变世界也可以毁灭世界药物可以治病也可以致病”。有人依赖它有人恐惧它正如作品标题缓释》(Slow Release)所提示的快与慢是一对矛盾体快的结果可能是慢而慢也可能是某种意义上的快——“欲速则不达”。

— 文/ 采访/钟若含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