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其谈近期创作

2014.05.26

谢其,《¥1》,2012布面油画,70x150cm.

谢其,1998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工作生活于北京近期在北京艺门画廊的谢其新作展艺术家选取了以人民币以及不同时期的毛泽东肖像为题材展开了自我绘画语言的又一次探索人民币和毛的肖像也由此成为了可被观看的风景展览持续到69

其实起初想起画人民币也就是有一次突然看见一堆脏钱放在那里我觉得挺好玩的因为我自己一直画肖像所以对脸和目光这样的东西非常敏感但凡有眼睛存在你就会觉得有目光存在而皱巴巴的钱里面也有表情和目光钱是一个不需要特别说明的绘画题材因为它作为日常生活物大家都明白这样我就不用为了解释我的绘画而去编造故事观看的人也能更集中在画面本身我并不那么在意画什么我的绘画对象是一直在变很早期的时候我画过一段时间熊猫有一阵子我画过天桥的乞丐还有一段时间我在画异装表演的朋友别人也问过我你的绘画是不是有关于酷儿理论的但是我其实完全没有这样的关注当然我有自己的审美上的倾向虽然已经有很多人画过老毛或者货币这样的题材而且选择这类题材意味着某种危险性也会让喜欢私人化题材的人有些反感但是我去做这一系列绘画的时候只是凭着当时的兴趣和一时冲动并没有策略性地以政治的或者说是经济的角度作为出发点我对这些层面的意指没有太多考虑我只把这次题材的尝试当做一种挑战迎面而上

人民币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很熟悉可是实际上平常我们只注意到它的面值和数字对于它上面的图像和细节我们总是觉得在印象中它应该是什么样的最后稍微用心去看就会发现其实完全不是我们想的那样甚至有时会越看越陌生但是我发现我画完这组作品还是说不清这些局部和细节有可能因为人民币上给出的线索实在太多反而容易让人忘记它或和其他的线索混淆起来在我看来每一张人民币其实都像一个小剧场有帷幕近景中景和远景也有人物的出现它是一个微观的小世界其实每一版人民币上的图像都会有细微的差别包括上面的老毛头像也都在变尤其是发型到最后这些图像越来越不像老毛最初的样子货币上的肖像和钱本身的关系在我看来非常荒谬像我画的瑞士法郎上的贾科梅蒂贾科梅蒂其实一直在探讨人的精神性但是他的脸和作品却被印在了这么物质性的货币上这样的反差让我觉得是挺可笑的

我自己是用严肃的态度去对待每个形象的绘画对于老毛的头像可能多了点玩笑的成分像在¥10》老毛的眼睛看向左边眼神暧昧¥1》中的老毛眼神看向上方但你总觉得他在俯视下层的风景但是我的玩笑也不像上一代艺术家那么地强烈对于他们而言老毛是一个比较沉重的命题他们对于老毛有着某种集体情结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玩笑化的表现例如政治波普消解了这种沉重而具有了反思性对于我来说由于出生年代的不同我的角度是有距离的例如在紫色的退隐我其实是参照的是老毛在开国大典的时候站在城楼上边的表情照片里老毛的表情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带着胜利的欣喜相反他是焦躁的他好像在面对一个自己无法收拾的局面当然事实上到底是不是这样也不一定我的绘画其实是有关偏见的为什么一定要那么正确呢

对我来说绘画可能本身就像一个时间的累积过程不管绘画的对象是什么我都希望自己的绘画是慢慢长出来的我画画的速度不快可能一张就要花上一个月的时间有些绘画可能前前后后要消耗大半年的时间复杂而脆弱的事物比较吸引我我最近在做坏人和洋人系列,“坏人和洋人是我们小时候看的动画片中被塑造出来的典型人物希克在看到这个系列中有关他的肖像时还在开玩笑式的说我有那么坏么?”,其实我只是画出了一些平常人们没有察觉到的复杂情绪

— 文/ 采访/韩丽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杨天娜谈以退为进

2014.05.12

黄永砅,《四个轮子的大转盘》,1987 ,120 x 120 x 90 cm.

出生于德国如今作为艺术史学家独立艺术评论家以及策展人的杨天娜 (Martina Köppel Yang)策划了上海外滩美术馆最新群展以退为进”。有意味的是本次展览的艺术家名单成分复杂囊括了已故艺术家当代艺术系统以外的文人政治家等。“以退为进所针对的时间焦点或背景是在中国当代艺术中持续发生的传统回望热潮以及围绕传统媒介与艺术市场操作间错综复杂难以梳理的关系我们就这些问题对策展人进行了专访展览将持续到83

5个月前外滩美术馆探问我要不要做一个这样的展览我答应了理由是之前我曾策划过一些与之有关的展览比如说,2006年的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的一部分便是由我策划不过这意味着我只有5个月的时间来准备所以我选择了那时有过合作的艺术家因为我相信这些艺术家可以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创作出相当好的作品郑国谷阳江组杨诘苍蒋志我都比较熟悉我确信他们一定会做出很有意思的东西至于另外一部分艺术家虽然我们彼此没有合作过但我了解他们一贯的创作质量这样的选择会让我放心我的策展初衷是不管艺术家是否已经功成名就只要能作为引证的素材就可以拿来利用所以我特别选择了那些与展览题材有关却不能经常见到的作品

最近几年和中国传统媒介相关的展览很多但许多是重复性的讨论虽然我长期从事与东亚艺术史相关的研究工作可我对这类展览的确没有什么特殊的准备但很奇怪的是最近两三年各方都纷纷请我主持关于这类主题的讲座对此我并没有仔细思考过为什么”。这次策展的机遇也促使我去探寻关于这类话题的更深层次的视角不过我想美术馆请我策划这个展览应该一方面对题材本身感兴趣另一方面也可能与市场上的某些热门现象有关此外中国政府需要通过这个途径去重新发现中国传统媒介的价值赋予它们新的文化身份然而除了政治和市场的因素外西方人对此也会兴致盎然:“又可以看到一些和我们所喜欢的那种异国情调不同的作品了!”因为他们以往看见的大都是新水墨”,我不希望他们在以退为进中再次遭遇这样的作品馆长拉瑞斯(Larys Frogier)请我做策展人是出于我东亚艺术研究者的身份这个身份使我拥有了一个可以保持距离的视角从而相对中立的看待这几年间当代艺术中中国传统媒介或题材成为热潮的现象当然策展人一定会保有某种个人的情感态度但我希望自己的个人态度能在这次展览中尽可能地后退

说传统媒介很便容易够联想到前一段时间美国大都会美术馆的“Ink Art”,但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外滩与大都会作为美术官截然不同的性质大都会美术馆是藏有文物的它的展览中必须呈现文物与新物其中便包涵了一种双方的错位展览最终会成为奇怪的行为更像是博物馆对公众形象的更新与交流但这种交流依旧发生在封闭的语境里相对而言外滩美术馆的展览呈现出更明显的开放性

展览主题指向的传统本身也有其意义第一,“中国传统已含有诸多当代元素它在现代艺术与当代艺术中都能发现——西方的现代主义艺术如果没有吸收过东方元素也不会如此昌盛第二,“传统媒介也包涵另类的抵抗态度表现为和主流价值观抵抗的行为比如说明末清初的文人们退居于寺庙中的行为等等

5位艺术家为展览创作了新作准备过程必然会存在遗憾或惊喜比如杨诘苍一开始画了很多画但他画得越来越大最后我当然必须去掉一些不符合展览的作品再比如阳江组本想在开幕式呈现一场茶道但他们在不久前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展览不立一法中已经有过一次同样的行为了加之开幕式当天的观众会相当多最终我取消了这个提议然而这些都不是大问题最可惜的是我没能借到康有为和傅抱石的作品一方面时间仓促另一方面国际性的美术馆并不情愿把作品借给私人美术馆况且这些作品的借展手续相当复杂

以退为进是我尝试从一个侧面角度介入传统题材的策略几个展厅的进口都有一面含有标志性作品的展墙大概就像论文中引言的意图吧可能是在长时间的研究中养成的思维习惯我希望在每个展厅开头给观看的人暗示告诉他们怎么去阅读这部分的作品当然这肯定有利有弊我非常希望在这之后自己的策展水平能在与公众的交流中得到促进

— 文/ 采访/巢佳幸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崔岫闻谈近期创作

2014.05.08

崔岫闻,“缘系一生·灵魂之爱表演现场,2014.

崔岫闻生于中国哈尔滨,1990年毕业于东北师大美术系,1996年中央美术学院研修班毕业从最初探讨女性身份的架上油画到备受关注的洗手间》(2000指涉女性与社会的融合与抵抗再到最近的缘系一生·灵魂之爱”,艺术家使用了九种形式来解构身心灵命的生命主题试图将个体与宇宙进行精神层面的连接

现在我所有的想法都起源于小时候蒙昧的种子当时周围的人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而自己总有一种模糊的感觉只是察觉到自己不喜欢所处的生活环境上大学离开家的那天我回头看我的母亲知道我绝对不会再回来那一刻代表着决裂虽然当时并没有所谓具体的理想生活环境的构想但是内心的种子在长大它的萌芽开启了我精神性的拓展多年的创作实践让探索的路更加坚实通常我们通过知识学问技术也有可能获得事物的本质但是我选择以艺术作为载体走生命觉悟的这条路我生命的空间被拓展了最直观的表现是五感官被打开例如以前用眼睛去看事物于是用视觉来呈现现在可以用耳朵去听用身体互动加入感觉进来于是可以自如地使用装置声效对话等形式更多通道被打开才能游刃有余的将多重元素综合起来

2013年我在苏州举办的个展“IU——我和你当中展出的作品是几件多媒体影像。“IU——我和你是以一个艺术平台形式在操作专门承载艺术项目或者艺术家的展览苏州的展览作为该项目的开端,“缘系一生·灵魂之爱算是对其实质的真正探索在这次个展成形的过程当中充满了很多抗争包括人作为个体和表演本身的抗争但作品本身探讨人和人身体的关系而这和性灵的冲突很相似所以这个项目本身就像所有人性的一次集体检验幕后的排练过程比台上的表演还要精彩甚至可以说每天我们每个人都是演员都在经历着灵魂之旅演出当天则是把很多现实中人性的冲突表现在舞台上面浓缩成为表演观众看到的的现场已经经过遍体鳞伤的撞击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能量体通过获得食物水和空气维持生存表现为气息也即人的呼吸所以对于生命的探寻更多的是讨论能量作用于身体之后人的精神和灵魂会有怎样的反应这是我以为的终极问题生命存在作为基础在这之上产生意识之后开始觉醒才有能力去探讨这些问题如果稍加留意观众就会发现现场金木水火土的循环色服装上生理之爱中现代舞演员着白色,“心理之爱中戏剧演员着黑色,“灵魂之爱祖亦瑜伽表演着红色到最后生命之爱中东方妙音着白色现场观众服装中的黄色元素我想通过它们来建构的一个能量场在视觉上呈现作品的不断开合状态五行归一包括现场环绕四周的星空和DNA密码图催生出的能量场实际上是为了把人的能量一点点接引上去让人融入自然再从自然星空和宇宙当中回转这个世界上作用于在场的每一个人。“缘系一生·灵魂之爱”,就是不断用我的思想意识和当代艺术的手段解构旧有的东西里面包括人的习性和宗教留下来的一些问题其中都有探索的空间但是不能完全停留在解构的层面解构不是目的在我的精神方面最高级的形态是要建构并提供给人另外的可能性

在不断推进项目的过程中很多因素都一直处于变化的状态就跟宇宙一样有些因素褪去有些因素介入同时要保证其结构不变每次介入一个元素都会产生新的力量它们和我作为主创核心产生抗衡这让我联想到传统的雕塑形式是对物质的实施但是在表演中需要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每个灵魂都需要在表演中进行淋漓尽致地呈现如果一味妥协作品就会被消解

— 文/ 采访/冯发轫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阿斯巴甜谈自身创作

2014.05.01

阿斯巴甜,“是什么让今天的生活如此不同如此富有魅力展览现场,2014

阿斯巴甜小组的命名来源于英文Aspartime,借用他们在微博上的小组介绍阿斯巴甜是专业非专业的全天候兼职的明确未知的艺术活动计划项目”,2012年成立以来阿斯巴甜一直以网络为创作平台,2012年借由微博他们展开了“Update微博计划”,2013年阿斯巴甜入驻淘宝展开了“Aspartime收藏计划”,以每件两元的价格出售艺术创作相关图片或方案近期在应空间的展览是什么让今天的生活如此不同如此富有魅力是以他们的“idea”系列作为串联的一次线下落地活动展览邀请了来自不同背景的23位参与者共同创作完成

我们是在英国留学时认识的我们的专业都与艺术相关回国后在几次聊天后还是决定做成立一个小组去消解掉一些太过于个人化的东西我们的淘宝店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设的现在你能看到“Update”、“是什么让今天的生活如此不同如此富有魅力“idea”这三个主要的系列。Update是回国后最早的一个项目那时我们的工作模式还是传统的艺术家工作室方式就是我们将一些日常物品组装成小型装置再进行摆拍每天将拍摄的图片作为成品发布到微博现在淘宝网上以每件两元的价格进行销售在之后的这个系列是什么让今天的生活如此不同如此富有魅力我们以纯文本方案的形式虚拟了一些人物并讲述他们做的事情我们还有一个打造艺术家的高级定制项目就是找到一个希望成为艺术家的普通人为他量身定制属于他的艺术家形象并将他推广到公共视野中但到目前为止这个项目还只是一个玩笑从未实现过。“idea”系列更像是“Update”的升级版在这个系列中我们的态度逐渐明确我们将方案卖给别人让渡了我们自己的艺术家身份让别人实现自己的作品而不是做我们的作品

我们对艺术从一开始就保持轻松的态度这也是我们小组的兴趣点所在我们喜欢不那么严肃有些无聊的带着小幽默的东西虽然艺术史上不乏我们这样消解艺术本身以及艺术家身份的艺术家个体和小组但是我们比较忌讳从艺术史里去寻找标杆还是强调自发的状态但是我们对艺术又有着比较悲观的看法从现代主义以来艺术总是在不断地否定自己不断地重返过去取回一些东西再砸掉它们而且一旦走到了极简主义的尽头不做就成了艺术在这种思路下会产生很大的虚无感即使是能产生出图像的绘画这样的传统艺术形式也会让我们觉得虚无我们不想把方案真正实现出来实现就代表了终结我们的淘宝店其实也就是在这样的情绪中创建的而且我们到目前都不清楚艺术对于我们的生活究竟意味着什么有什么作用

关于著作权的问题也是我们一直在考虑的的确观众图片另存为和我们发给他的图是一样的只是多了个线上仪式在淘宝店我们设立了一个规则虽然有999个版本但拍一个少一个其实还是限量的并且必须保留淘宝的交易记录有趣的是现在的人买东西还是喜欢实物的对于虚拟物品还是十分警惕的所以大家还是喜欢买“Update”,他们觉得自己收到了一张经过艺术家创造的图片对于“idea”,只有特别熟的特别了解的才会买一些像那种只售出一件的“idea”,就是毕昕为这个展览买的

至于这次展览一开始策展人毕昕看到我们作品面貌的变化觉得很有意思想要我们把这些方案都实现出来正儿八经的做个展览我们有点犹豫经过几次讨论的结果是策展人把方案都买下来再去找人来实现这批方案做一个开放式的项目期间我们可以假装不知道而展览的过程又让我们对这种从方案到实现从一个点到多个点的变化颇感兴趣我们觉得自己不大会去做那种把几个完成的实物搁在展厅里的展览今后阿斯巴甜的展览会考虑沿用这种类似于项目或活动的组织呈现方式

— 文/ 采访/陈熹 韩丽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