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仁辉谈自身创作

2015.02.20

赵仁辉,“无尽藏展览现场,2015.

新加坡艺术家赵仁辉2008年发起了国际批判动物学家协会”(ICZ),其目标是发展批判动物学的注视推动创新甚至是激进的手段去理解人类与动物的关系。”近日他在上海的香格纳画廊举办了个展无尽藏”,借此机会我们对其进行了采访访谈中涉及其创作与自然动物之间的关系以及其作品激进化面目背后的思考

ICZ (国际批判动物学家协会是一个长期的项目它也是我的艺术家面具(persona)。这个网站看似是一个正规的科技网站但同时也是我的个人网站发起ICZ的初衷源于我们对科学的信任与信仰我把科学语言和面貌运用到艺术中以探视人们是否给予艺术同样的信任与信仰我在所有的项目中都扮演成一位客观的科学家我经常与一位要好的科学家朋友谈论我的作品有时也会遇到新的科学家与他们的交流也会影响我的工作方式因此我没有一个既定的框架我会阅读很多对认知世界具有新颖想法与论述方面的科学论文反之那些调查数据方面的论文对我来说则比较无趣阅读这些文章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我在寻找什么但一些兴趣点往往会跳出来有时数周中不一定有任何有趣的事情因为大部分科学并不那么有趣我尽量不去担当科学家的身份因为我不是而当我意识到有这样的倾向时我会阻止自己——科学家与艺术家对世界的探索应该有所区别

我并没有从John Berger 为何审视动物》(Why Look at Animals?)中收益因为他没有提供答案。 “自然艺术家”(naturalist-artist)的意思是一位喜爱动物的艺术家人们往往通过Facebook WhatsApp发给我关于动物与树木的链接奇特可爱有趣的动物的图片与现实这也是人们理解我的作品的便捷方式可能有时过于便捷了人们认为我喜爱狗可能也爱猫但其实并非如此我难以对人们用暴力改变的事物产生好感——猫狗都已不自然我与其他自然主义朋友们分享的是好奇心与耐心我们有足够的好奇心去探究自然不得不说出的东西作为一位艺术家我尽量避免给予那些本就无声(voiceless)的事物以声音但我认为试图给某些东西以话语权这一欲望本身很有趣

我从15年前就开始收集动物捕捉器作为一种纪念品我有近100个捕捉器大多是从那些人们把动物视为祸害的城市收集来的动物捕捉器很漂亮我决定把它们带到我的作品中用来理解自己收集它们的原因人们觉得我是在反对捕捉器代表的暴力但并非如此捕捉器是暴力的但大自然也是如此捕捉器是人类为了与自然共存而发明的东西将生物的习性生态与弱点方面的知识凝结于一件东西和一个迅速的动作中是一件很美的事我们与自然的关系是暴力的培育小型犬是尤为暴力的行为——还有哪个物种可以把狼变异成吉娃娃我想我们总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捕获自然有时是有意识的例如为了食用而从海里捕鱼有时是无意识的例如有些昆虫被困在我们的住所里而无法逃生

我有一个美国的朋友是一位世界级食蚜蝇权威他的一生都献给了食蚜蝇的研究他去过全球各地去采集食蚜蝇食蚜蝇是一种有趣的蝇类外表近似蜜蜂和黄蜂所以鸟类不会捕食它们它们有近百种颜色和体型我往往会把肮脏无趣与苍蝇关联但当我的朋友Martin Hauser给我看了这些蝇后我很震惊每只蝇的来历与采集地点等细节都被记录它们来自全世界我想把所有信息通过一张照片呈现这不但说明了我们对自然的无知同时也说明了我们对她的好奇

此外我的作品常常以引用一些惯例提示人们摄影的不稳定性例如科学文集纪实摄影野生摄影等或是将它们称为取景设备(framing devices)。我在新作里尝试了新的方向简化作品的叙述性让它们在某个意义上更直接无干预福柯说过,“可视性(visibility)是个陷阱”。他指的是圆形监狱每一个犯人都被其他的人监视它制造了一个互相监视的极权系统我对这句话做过很多思考但是这些思考并不指向被观察者而是观察者可视性是个陷阱因为我们的想象往往通过经验的证据来获取但可视性之外又是什么呢

— 文/ 采访/富源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埃里克索斯(Alec Soth)歌本

2015.02.08

Alec Soth,《Lil’ Jay J and the Spiritual Boys. Rochester》, 纽约,2015,黑白摄影, 30 x 40''.

埃里克索斯(Alec Soth)的摄影作品呈现了美国当代社会的一个真实缩影。《歌本》(Songbook, 2015)的发行开启了2015可在MACK上买到同时与此相关的展览于今年冬天和春天于纽约的Sean Kelly画廊旧金山的Fraenkel画廊明尼阿波利斯Weinstein画廊和柏林的Loock画廊巡回举行他在此讲述了做歌本的过程和它与音乐业的关系埃里克索斯近期在纽约的展览展期为130日至314

我的上一个项目破碎手册》(Broken Manual)是与避世有关之后我给杂志拍了些照片和其他摄影师合作我也和作家布莱德泽莱尔(Brad Zellar)一起自行出版一个叫《LBM先遣队》(The LBM Dispatch)的报纸

歌本》(Songbook)收集了这件作品近些年的组成部分但是文字都不在其中我觉得这个过程很自由像是释放很多编辑工作都是为故事服务的这次我不插手这些有种解脱感从过去几年拍下的成千上万的照片里我得以不用为具体故事操心了而关注视觉因素同时我开始着手整理歌本》。这本书都是过去三年里的类似新闻摄影的图片但和先遣队与其他出版物不同的是图片背后的故事走到了前方我的目标是做抒情而非信息化的作品

说起出版我经常会参考音乐行业大部分音乐可以免费下载但是更奢侈的黑胶唱片一直很受欢迎现场演出依然和从前一样重要同样摄影在网络上也是免费的但人们对摄影图书和展览却兴趣大涨人们渴望真实的物体和体验比如拿摄影比作音乐我的歌本就好比一个黑胶唱片这个东西你可以拿在手里图片就像歌曲一样按照一定的方式编排产生效果大多数流行唱片里都有选自专辑的单曲以很多种方式让人聆听数字时代的不同在于每首歌都变成了一个单曲只有铁杆乐迷才去买专辑听原创

摄影也是如此,《歌本在这个领域里很适合发挥它的作用。《破碎手册就如一个概念上的专辑很多图片在语境之外就失去意义了当人们在画廊展出图片时通常很难将摄影集的精气神传递到墙上但是歌本却承载了脱离语境的那些图片的抒情力量我感到策展过程更加简单了只需要做更多的编辑工作在空间内产生最大的影响就行就如音乐摄影的伟大之处在于它可以轻易变成各种各样的形式

— 文/ Gabriel H. Sanchez /王丹华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aaajiao代号:aaajiao”

2015.02.02

aaajiao,《枯山水》,2014海绵金属件尺寸可变图片由JJYPHOTO拍摄.

艺术家aaajiao(徐文恺的新展代号:aaajiao”近日在Leo Xu Projects展出几年前,aaajiao就从对媒介内容的研究转向对媒介本身的关注按观看路径此次展览在空间一二楼呈现的装置录像等一系列由计算机辅助设计生成的形态样本最终回到三楼对人的讨论这个节点上艺术家开始关注的不仅仅是媒介他企图将裁定媒介的主动权交回到人本身展览将持续至38

2007年的时候我有一些犹豫怀疑我做的东西能否称为艺术——这跟国内当时的环境有关系——所以考虑是不是要停下来或者以怎样的方式发生现在肯定不是问题大家对媒体艺术或者新媒体的认知包括市场画廊二级市场的接受度使它变成某种平常的东西了我的想法是这不一定是好事也不一定是坏事因为我觉得在这条线索上的艺术家太少在欧洲和北美也一样使用这个方式并且能开展的相对有意思的艺术家并不多

2014年我开始做系列回归到个体看待媒介自身变化的层面媒介最终流动回日常这个日常跟这十几年关注的恋物”、“异化有相似性但它更抽象也更实际这次个展空间一楼的装置枯山水》(2014)和二楼的装置不规则》(2015)是现实中的虚拟物而属于系列的录像3》(2014)、《4》(2014)、《5》(2014)则是虚拟中的现实物它们之间如同照镜子的关系这个设定的主要目在于讨论现实和虚拟之间的模糊界限这是一个传统东方观景或者赏物的逻辑现在我们已经不是很在乎真实和虚拟的区别或者说已经没办法区分它们了——从审美角度出发两种形态已经开始交错观众不会觉得这种现象很奇怪也不会抗拒它例如,《5》呈现的一些细节在现实中无法达到人们可以很快抓住这个点现实的界限越发模糊但大家能顺应这个事实

5》与同系列其他录像不一样它是这次没有展出的2》(2014)的一部分,《2》是一块石头长出晶体的过程其中的晶体就是5》里的这些蓝色方块我把它抽离出来。《5》可以算作系列的一个暂停更为抽象我用了两排屏幕竖立起来枯山水做一个对比两块屏幕的叠加使它比人更高大进而产生压迫感人对屏幕会默认的阅读而它的造型具备权威感像一个很难逾越的障碍

不规则根据我上一个展览屏幕一代中的录像作品《meta》(2013)的图形制作它的形状没有刻意按照很深的逻辑属性去确定我完全靠直觉来选择我认为它好看视觉上够刺激认定它就是信息在未来存在的方式以前我很理性一个图形需要通过关系的推导最终得到一个视觉化的结果录像《meta》从头开始就是成立的没有推导的过程其实是在强调图形与人之间更紧密的关系——甚至人就是它的一部分而这种关系并不需要通过某种严谨方程式的东西来呈现

针对一楼二楼所有作品的讨论最后都可以回到三楼的身影系列(2014-2015),也就是回到人本身以及人如何看待在线不在线”。这类似一则宣言我们可能永远在线”,这使得在线不在线无法区隔或者说这区隔不再有意义——所以这个时候更需要讨论人怎么看待这种状况我把身体上一部分不可知很模糊的东西变成可视的这个可视化过程不追求准确仅仅为了可视而已在这里我用了中医和纹身两者的本源都是巫医中医具有很多实际功能而纹身在今天变得更世俗更流行作为图腾的神圣感在下降但从文化属性上说二者很相似如同三楼的身影系列对媒体存在的削弱我更在意的是人怎么看待中医和纹身的关系观众可以用共通的感受来理解这是一个新的出发的点也是这些年我做的东西的一个节点

同样在三楼的作品看到的》(2015)与二楼的有限的无限风景》(2014)有关我在打印并放大了的像素山水上添加了一层毛玻璃遮罩使得原本数据化生成的风景变得真实了也令媒体背后的真实与虚幻的关系变得可以传达三楼空间里的线体装置身影空间》(2015)则与屏幕一代相关当时在K11做的展览里讨论的是信息在之后如何存在”,我把装置放在一个特定区域没有跟空间融合相对K11,这次在画廊的展示是抽象的线跟抽象空间的结合像信息穿进了现实里

— 文/ 采访/姚梦溪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