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李维伊

2018.01.14

2017.12.09-2018.01.20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让我们谈谈我们自己。”——每当说起这句话,“自己即刻退远供我们凝视把玩宰割研究它死去了成了一句总结性的表述以不容置疑的句号结束在展览个人陈述的结尾李维伊将自己的脸印在丝巾上让一对情侣头套着两张松垮的画皮拥吻模拟自己的形象如何在别人的眼中退远被肆意想象和调侃这是近于残酷的幽默

李维伊似乎想要证明即便她的作品毫无遮拦却总是可以逃脱掉你对它的指认这种习以为常的指认在上述的恋人们中被揭露出来此时聪明的观众当然会为自己想当然的观展套路感到脸红——我们接受个人陈述这一标题的引导无效地合眼摸象试图循序渐进地捕捉她的外貌再拼合起来不过目之所及牙齿装扮歌声踪迹更像是在交代另外两条有所重合的线路她的自我以及她的作品是受何影响形成的艺术史让开凿线路成为了可能她在创作中引用了荷尔拜因(《死亡的必然》)、弗里德里希和刘春华(《黄雀在后》)、小野洋子(《MoMA唱一分钟的歌》),一面表现了某种迷恋一面将它们圈养起来剥净它们原本沉重伟岸或宏大的气质只留乖巧

语言与视觉的转译也在作品中被常常提及李维伊制作了一颗蓝色的牙齿生硬地将蓝牙这种技术标准还原成世人在它被发明出来前对它的想象用物件结构翻译我们的语言”(引自艺术家的自述)。艺术与语言之间的分歧被摆上台面语言总想主动地把所见之物分类和整理到已知的安全领域中而视觉经验总不听话然后有些观众摇摇头看不懂”,悻悻走开

当代艺术创作的道德困境之一是艺术家如何处理与观众的关系李维伊的解决方案是给那些试图在展厅里看见什么西洋景的观众吃闭门羹劝诫他们说艺术家生产不出来什么新鲜玩意儿他们也为世界的喧嚣比如说语言图像和艺术史所困扰和塑造这样一来艺术家与观众——那些有兴趣为表演者起立鼓掌或恶评相向的创作局外人”——之间并没什么争吵或崇拜的必要捎带着李维伊又应对了一个关于开放性的问题她的一部分或一大部分语汇是可被人读懂的符合当代艺术的特定语法要求同时这对她并不重要她知道那些特别珍贵却难以名状的体会存在于生活中漫不经心又无足轻重的碎片里它是最私人的完完全全自己的也是最需要被表述出来的奥秘这颇有禅意

— 文/ 杨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