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张鼎

2019.10.24

2019.10.19-2020.03.08 OCAT上海馆 | OCAT Shanghai

上海OCAT的新展场是一个下沉空间基本没有窗户这种密室似乎很适合潜藏在黑暗的展厅中观众们其实能够很明显地感受到一种场景的异质性一条蜿蜒的车道(《高速形式 1》,2019)徐徐展开其形式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在各种赛车俱乐部中火爆异常的试驾竞速项目这种去美术馆化的设置似乎在张鼎的现场中并不少见——无论是在之前龙争虎斗”(2015)中让观众产生认知怀疑的镜面现场还是在风卷残云”(2016)中金色牢笼的禁闭晚宴,“漩涡”(2017)中沉浸式的人造奇观乃至安全屋”(2018)关于保护与监控的博弈——艺术家似乎从来就没有对自己展览的现场控制放权这次我们只能按照规定的轨迹行进艺术家对参与者施虐的限制变本加厉而这种对观众的钳制似乎已然成为了张鼎的专属方法论

展览沿袭了某种剧场属性体验将从排队开始一种对规则的遵守与秩序让观众在等待之后心理上产生了莫名的服从兴奋哪怕我们其实是被迫坐在那些电驱动代步车内由于安全系统的设定我们无法体验到类比竞速驾驶的快感而只能在艺术家所规定的区域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前行吊诡的是虽然行为受限但排队行为的限量仪式感让人在等待之后所获得的驾驶体验被附加上了某种心理安慰周围的全景设备记录下参与者的进行影像这佐证了福柯所言的普遍化监视权力知识的机制再一次支配与控制了我们的身体观众逐渐接受了借助义肢前行的设定接下来我们只是作为一个角色进入了艺术家所设定的场景随着周围的设备与环境的监视与捕捉观众已然成为了演员

可是我们究竟在表演一些什么或者说艺术家想让我们来表演什么很明显的是艺术家想让我们在特定的位置停下而停留位置的内容与信息很显然是被精心设置的——广告看板上面正在行驶的豪车与公路行进的风景不断掠过静止观看的我们似乎正在不进反退这些内容并不真实就连听上去很逼真的环境音都全部是电子合成的在此观众的停下也成为一种表演因为在现实的高速公路行进中除非发生故障与车祸代步车的低速情况是被明令禁止的那么张鼎很有可能是在通过这种有别于常的异质感来强化参与者的对周边那些被夸大了的高速行进汽车中图景的印象虽然这本质上其实是一类假象与针对现实的荒诞调侃也是一种被艺术家有意放大的子弹时间”。在艺术家的场域中似乎也变得很”,但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快吗张鼎让速度作为一种媒材缓慢下来运动中完成了控制与仪式而大家的踊跃参演表现得极其自然甚至乐在其中——我们似乎醉心于在这个游乐园中驰骋完全忽略了展览现场其实有无数双乔治·奥威尔的眼睛正在无时无刻不盯着大家作品背后隐喻与指涉的内容真是非常悚然与可怖

— 文/ 王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