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陆垒

2019.12.24

2019.11.06-2020.02.16 香格纳上海 | ShanghART Shanghai

进入展厅之前观众就可以从放在门口的导览手册上读到陆垒为此次个展荒唐小说设置的叙事背景:“漫游的巨人的狂想”。踏入艺术家构建的雕塑场”,观众也就成了巨人游戏中的道具被围观的对象

在寒冬巨人们聚集在广场中心用沙做的圆球按照星辰的方位玩一种弹球游戏》(除标注外所有作品均创作于2019长长的作品标题本身就已搭建起一种诡异的叙事作为雕塑材料的沙土则以粗粝的质感呼应着标题暗示的冰冷与时空规模的转化整个场景的怪诞令人联想到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一部以同样风格著称的小说——拉伯雷的巨人传》。如果说巨人传中的狂欢式语言指向尚未被彻底个体化的民众身体陆垒作品里充满哥特感的工业特征则只是他自己成长环境的变体化工部大院生活的记忆使工厂与集体经验化为不可磨灭的印记展厅一角,《在夏夜巨人们用捕蝠器召唤蝙蝠所复现的俨然是锈迹斑斑的苏联式工厂建筑与烟囱

在静态雕塑中传达听觉的感知是贯穿陆垒近年创作的元素之一上次个展回声中的两件作品分别使用了播放鸽子声音的高音喇叭(《广场》,2015),以及喇叭的形态和莫尔斯码控制器(《佯装自大狂》,2015),而此次轰鸣万岁!》直接以缠绕的耳蜗与喇叭相连发不出的声音在雕塑的语境里固化为形象变成了材料

展厅最深处正中央的圆括号长廊与卫生池源于陆垒对贴砖长廊和公共洗手池的记忆但形似塔特林第三国际纪念碑的螺旋形结构又仿佛提示着一种新的巴别塔”。在集体生活的记忆中公共与私密领域的交织何尝不是一种追寻乌托邦的道具但巴别塔永远不会建成正如理想中的自由往往折翼陆垒在此次个展中通过场域的建构勾勒出的广场气氛既暗示着常规严肃服从的生活也包含了对狂欢广场中自由生活的想象

— 文/ 乜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