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陌生的亚洲

2015.11.03

2015.10.15-2015.11.29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 Cafa Art Museum

1978时任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摄影部主任的约翰·萨考夫斯基John Szarkowski策划了名为镜与窗:1960年以来的美国摄影”(Mirrors and Windows: American Photography since 1960)的展览在为展览画册所写的文章末尾萨考夫斯基说道:“他们之间的差异并不是以他们作品的相对力或者原创性来衡量的而是他们对什么是一张照片的概念的理解它是一面映照创造它的艺术家肖像的镜子还是一扇让人更好地理解世界的窗户?”镜子与窗户成为了摄影创作的经典类比前者代表着艺术家的个人表达后者象征着对外部世界的关注不过萨考夫斯基也强调他并不想将二者置于对立的处境而是突出二者间的联系以及互相转化的可能性

在我看来此次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的以陌生的亚洲为主题的第二届北京国际摄影双年展正是对萨考夫斯基提出的镜与窗概念的一次当代阐释展览的四个单元内部·他者”,“冲突·边界”,“空间·存在”,“文明·向度提出的最根本的问题就是如何观看亚洲观看的过程要由两个对象完成也即观看的主体和被观看的客体那么展览主题中的陌生所针对的观看主体是谁?“陌生表明的是观看主体对于被观看客体的不熟悉这样说来这种陌生的关系很容易产生观看他者时带有的猎奇目光但是作为一个在中国也就是在亚洲之内举办的展览其面对的观众群绝大多数来自属于这一文化政治地缘范围内的”,因此无论是作为挑选作品的策展人还是参观展览的观众这一观看的目光也就更加耐人寻味

这一问题同时也存在于摄影师的创作过程当中他是一个积极的介入者还是一个冷静的旁观者他是融入被摄对象环境氛围的”?还是来自不同领域的他者在观看整个展览的过程中这个问题始终萦绕不休诚如策展人所言亚洲多样的地缘地貌丰富的宗教信仰和精神文化形态要比欧美复杂得多在身份认同上较之欧美缺少一致性也就导致在不同文化之间更容易产生陌生的认知实践者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踏入一种西方审视的视角并且摄影录像技术本身源自欧洲其语言模式不可避免地带有欧洲文化的传统这就为实践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在观看和表达自身文化的时候不落入他者的窠臼

以展览第二单元冲突·边界中的两位实践者的作品为例沙伊·克雷默Shai Kremer室内城市战争训练中心泽伊立姆》(Urban Warfare Training Center, Tze’elim)的画面中心有一扇不规则七角星型的窗户在他的另一幅作品扎乌拉》(Zaura)破损的墙壁中央的圆孔也形成了一扇窗户不过前者中的窗户区分了室内和室外的空间后者中的窗户则没有了内外的分别在克雷默的作品中反复出现的窗户元素暗示了他对观看方式的理解空间上的分别的消失表明了观看位置的不确定作为拍摄者的他同时从内部观看也从外部观看于是他的身份也就不再是二元对立的他者与自我间的一个他同时是他者也是自我

蔡东东的作品射击练习表现了另一种观看方式一面镜子将画面中人物举着的枪口反射在了自己身上射击的人也变成了被瞄准的人在这里镜子的反射所蕴含的寓意不同于萨考夫斯基所说的艺术家个人表达它提出的是对自身观看的反思是对观看权力的质疑如果我们联想苏珊·桑塔格对摄影射击两个词的关联的阐释)。在镜子中并没有他者与我的区别二者的身份是统一的但同时也是模糊的在蔡东东的作品中身份的认同不是来自与外界标准的对比而是对自身的观看

萨考夫斯基在镜与窗展览的序言中描述了图片杂志的没落以及新闻摄影的无力实践者们不再相信摄影反映社会重大问题的能力越南战争的图像给人们带来的印象不是政治上的不是军事上的甚至也不是道德伦理上的而是心理上的而他的目的是为摄影寻找在艺术话语内的一席之地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窗的功用与镜产生了融合。“陌生的亚洲其正相反策展人站回了摄影对社会人文以及现实纪录的承担的立场上重拾摄影作为一种艺术方式对社会问题展现的信心——正因如此她才是对镜与窗的一次当代阐释

— 文/ 刘张铂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