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杨圆圆:《在视线交错之处》(上篇

2016.07.17

2016.07.09-2016.08.14 C-空间 | C-Space

2015杨圆圆在巴西居住了4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搜集工作并以此为基础进行文字及摄影创作她在北京草场地C-Space的个展“《在视线交错之处》(上篇)”即是这次旅行的成果展览展出了许多于巴西当地收集得来的历史照片及物件并在这庞大而充满个人情感意味的档案库中构建了许多相连的叙事在形式上此次展览就是互文性本身有着纷杂而完整叙事的展览将自身发散至影像以及文字之中并给予两者同等的关注

展览围绕十个半虚构人物进行这些人物或是摄影师或与摄影有关或与某种离散现象(diaspora)有关或直接是艺术家的化身(avatar)。摄影作品或直接或间接地指向时间以及作为档案库的回忆等问题在此语境中展出的照片有着独立纷杂的性质罕有保留人物面孔的作品也以此奇异的方式逃避了摄影作为表现/再现(representation)的功用这些原应起着指认功能的照片泛黄模糊破碎仅仅作为信物出现而这些信物让人想起弗洛伊德关于礼物的讨论礼物是无用之物而作为信物给予好友的照片即是关于我的回忆——这定是不能由我给予他人的事物但又是我唯一能够给予的

评论人栾志超在展览的出版物中指出杨圆圆本人和作品当中看到的是同样的无序 ”。在各种意义上来说杨圆圆的展览都意味着一种朝向混淆的努力摄影与文学混为一谈个人情感与国家叙事混为一谈过去与现实混为一谈……这不仅是积极的——Michel Serres五种官能》(The Five Senses)中提到的感官混淆一般期待着混淆为孤立的人和事带来丰富而深远的意义也是在以一种平实的方式讨论时间的经济——有关时间的失去及获得的资本主义式逻辑直接而贪婪的对于时间中的剩余价值的渴望这种关于时间经济的讨论不如一般的哲学或文学批评讨论一般冷酷而残忍甚至可以被称作是温暖的——众多叙事中人物的关系是友好的多愁善感的——但也以杨圆圆独特的方式展示了时间的深渊特性相隔近乎一个世纪的人们向未来当下眺望总是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事情这让人联想到德里达曾给出的关于历史及时间性的结论——“在视线交错之处里所发生的正是对历史的绝对的亏欠而不是与之平等平静的对望

展览有着明显的外化动态连贯地裸露出一段又一段的历史有趣的是它同时又以另一种显性的方式呈现的艺术家的内化愿望杨圆圆在无保留地呈现历史的同时尝试使回忆不朽使回忆伴随着当下的生活前往未来然而展览的丰富在某种意义上是富有挑战性的为了理解展览的叙事在这个意义上,“《在视线交错之处》(上篇)”似乎有着正统戏剧的叙事结构),人们需要在此倾注极大的注意力——随意的浏览很难有效地形成对于整个庞大计划的了解而摄影从诞生以来便是一个拉扯注意力的工具时刻提醒着观者生命的有限以及脆弱——这也是与时间回忆等主题直接相联系的展览尝试提出的一个问题如果我们并不能持久地承受一个镜头的凝视或是一个影像中的人物从死亡投向我们的凝视除了怯懦地移开我们的目光我们还能以什么方式真切地回应历史

— 文/ 李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