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杨牧石无效生产

2016.09.11

2016.09.03-2016.10.16 麦勒画廊 | Galerie Urs Meile

无效生产是杨牧石在麦勒画廊的首次个展由于展出作品的抽象形态展览题目具有关键的指向性作用生产作为母题指向艺术的生产力及其效用”,艺术家试图从这个角度去理解艺术品制造的本质但艺术生产真的无效

2013年开始杨牧石坚持在工厂中进行作品的制作和监督创作过程具有持续性和重复性选取有限的几种工业原料刻意遮蔽它们的物质属性从展厅布置中清晰地体现出他对作品各部分与整体的同步掌控每组作品通过类型化和复数性质进行归置利用来源相似的材料完全统一的色彩在现场根据空间情景组织安置作品形成简洁的轮廓与形状——这些特点在消磨》(2013-2016)中得到了集中体现它由若干堆几何形体组成每一块木料似乎都被赋予独立存在的权利又根据质料和形态的不同而类聚类似的形式语言在西方1960年代大地艺术和极少主义作品中似曾相识彼时理查德·(Richard Long)曾经断言:“艺术就是选择集中仪式一个简洁的视觉效果。”而杨牧石将艺术品放在了生产的当下语境中正是在仪式化的放置里在展陈的空间中在艺术品交易的体制下生产过程中的无效渐渐转化为有效”;另一方面在这个飞速膨胀的物质世界里,“效用本身是值得质疑的,“无效有效可以作为价值评判的标准吗

暗黑庞大锋利这样的处理给予观者的感受是排斥和对抗甚至针对制作本身而言亦困难重重刨除-栋梁》(2015)房梁木的两头被刨削成尖锐无比的利器无限延伸直至消失切入-》(2015)、《组建》(2016)等作品中可以发现艺术家对于打磨棱角似乎有特殊的偏好在空间的转折与形体的变换中不断重复切割的动作暗黑物质从现实的边角中剥离坠入某个不明确的另类空间这些作品持续让人感受到偏执冷酷的情绪和强烈的秩序感侵蚀》(2016)则体现出一种隐秘的暴力和破坏性——在刺激性液体的腐蚀之下工业泡沫被灼烧得遍体鳞伤像纪念碑一样静静矗立

切割打磨腐蚀刨除从本质而言是一种消耗这种消耗建立在生产的基础上在赤裸裸的剥削里不存在任何可以经由语言塑造的事物在工厂的工人眼中没有人会意识到产品的精神作用只有实用性价值。“无效生产实际上指向一种当代艺术运作机制的状态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紧密相连效用和价值在高低之间流转——在商品社会中有些艺术品抵抗消费的同时又在消费着这种抵抗从中透露出一种精明的权衡

— 文/ 朱荧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