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苏&张嗣

望远镜艺术工作室 | TELESCOPE
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草场地10
2018.06.21–2018.08.05

耶苏&张嗣比比展览现场,2018.

如展览耶苏&张嗣比比的题目所示,“的语义之一为连接”。这不仅意味着展览与观看者的联系两位风格相异艺术家的作品之间的联系更意味着作品本身与其所在的当下语境或传统之间的联系而连接的枢纽则为一个简单的图式

对于中国本土的观众而言或许传统水墨画中的是整个展览中最直观的图像《1072-2-21》《1072-2-28》(除标注之外所有作品均创作于2018耶苏将郭熙的早春图作为一种图像素材进行剪裁与拼贴——由此所谓的经典作品沦为一种僵化的形式符号对于传统的索引恰恰印证着传统的失落搜尽奇峰长篙张嗣均或明或暗地连接了传统中的与当代语境他在望京拍摄了一系列望京SOHO的照片并利用玻璃浆糊等材料制造了一个由车窗构建的视觉框架其中叠置的大厦如同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艺术家通过拍摄所得的立体框架取消了材料的质感炮制出图像中的图像”,借助传统的图式揶揄了贫乏的日常视觉经验长篙张嗣则用擦除的手法重现传统的图式他搜集了一些关于中国游学团占领剑桥的新闻图片或许是对中产阶级文化的一种嘲讽),运用电脑软件对其进行处理并将处理后的素材重新打印在宣纸上擦除后获得的负像若隐若现地呈现出传统水墨的山形当传统文化的生存空间已不复存在它在当代视野中也许仅能以一种反讽或缺席的方式宣示自身此外,“江山本身的政治隐喻亦在耶苏的作品比比的飞机《OK!HOT!SKY!》中与当下全球地缘政治与技术视野相融合他用建模软件制作了一个呈现战斗机机身的视频将机身局部的截图拼贴在一起同时以石膏、 CPU芯片等材料制作了四个指涉日俄争端的北方四岛模型——岛的形状令人不由联想到

两位艺术家均在不同程度上对现实素材做了扁平化处理将立体造型动态图像转化为图片文本而这些文本又作为索引引入大量的文本信息为了将这些信息有效地传达给观众艺术家写作了一篇索引式的展览前言”,观看者或许能够从这种具有现代派小说风格的叙事中搜寻到解读展览的钥匙——但它并非展览作品的一部分而是关于展览的另一文本”,仿佛期末考试中没时间做的附加题而关键在于如何预设观众的观看行为如果艺术家建构的文本系统过于复杂设置了过多索引元素那么整个展览很容易沦为一场喃喃自语譬如以音频展示小说文本(《笋山》,2017)的方式在极其有限的观展时间内究竟能在何种程度上与观众互动另一个问题关乎当代视域中的传统两位艺术家均尝试在当代经验中捕捉传统的浮光掠影”,但传统的图式如水墨画中的”)在当下语境中仅能以一种借尸还魂的方式浮现作为一种对传统的悼念而非重现——这对古人无所损益毋宁彰显了当代人的某种文化困境如张嗣的日跌中的斑斑竹影尽管努力贴近古代绘画理论家郭熙对竹影的预设尽管与现实中射入画面的阳光不分彼此”,却终归是由智能手机拍摄打印在宣纸上的图片

— 文/ 王文菲

带盐计划

夹缝空间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798艺术区798中一街
2018.06.21–2018.07.20

坚果兄弟,“带盐计划展览现场,2018.

两个业内著名艺术空间的夹缝之地被临时性的赋予了一个夹缝空间的名称狭长的甬道被布置成一个标准化的类似7-Eleven的连锁超市超市只售卖一种商品——被污染的地下饮用水所有污染水源均使用农夫山泉包装超市也被命名为农夫山泉超市”。单一的商品和标准的包装——我们再熟悉不过的日常商业景观赋予了空间一种宏大的视觉冲击力失去琳琅满目的性质以后这种景观显露出了它的本质所有商品实质上只是一种商品但刺破这种景观的力量并非商品单一的视觉效果而是被展售的商品本身。“农夫山泉有点甜”,这个极其成功的资本营销文案被艺术家巧妙地使用到自己的艺术计划中在实际购买一万瓶农夫山泉并与当地村民完成了饮用水交换计划之后艺术家把换来的被污染饮用水重新灌装回倒空的矿泉水瓶再将其置放到经艺术指认的超市”。艺术家模拟了商品交换中的关键图像与物品却并不是为了嘲笑它。“超市景观和小壕兔乡——两个很难被人同时感知的不同空间被分配到同一种时间中

日常生活的意识形态最为成功的部分并不是政治宣教而是对人们常识的隐形塑造在超市中购买一件符合自身想像需求的标准化商品就是这种塑造的典型结果坚果兄弟的带盐计划以云淡风轻的方式质疑了这种想像并借此告诉了消费者一个事实生活在现实中的农夫喝的水不是有点甜而是有点”。被商品营销和生活常识所遮蔽的残酷事实通过这种置换被揭示出来资本推销的田园牧歌式的想像有意无意地掩盖了被压榨者苦苦挣扎的现实

关于艺术与政治的关系我们不妨回到历史前卫提出的课题与其问什么能成为艺术不如问什么不能成为艺术尽管彼得·比格尔(Peter Bürger)论述的历史前卫在试图摧毁担保了现代艺术自律性的布尔乔亚社会体制让艺术与生活再次发生联系的同时却使得二者的对立本身重新退回到艺术内部但它仍不失为艺术与政治形式连接的关键环节艺术为了维持与世俗生活之间的张力就必须设法在二者的间隙中行动既坚持自身的话语界限也不在幻想中与生活达成和解

带盐计划艺术既是行动也是一种可以发布的媒介并生成了不同身份的人群均可交互参与的空间坚果兄弟利用商业文案的传播深入人心的产品包装把这个计划植入日常生活的不起眼处并顺利地将传统新闻媒体带进计划商品和赝品”,大众媒体和真实事件艺术空间与日常空间——所有这些元素共同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互文关系而营销出农夫想像的大公司也因此被裹挟在内如果我们将艺术视为一种社会生产并具有在日常生活中的生产力同时将展示空间视为社会空间的同构那么艺术的任务将不仅仅是生产文化工业产品去装饰和庆祝而是可以参与到所有的社会关系当中并亵渎它自身被历史所赋予的神圣负担艺术也由此得以从被观看的客体命运中解放出来摆脱被现代主义和历史前卫所共同赋予的英雄主义包袱加入空间建设从而获得更为开放的视域

社会参与式艺术被诟病往往是因为行动最后只能反馈到艺术界内部产生话语以及参与的伦理问题被压迫者最后仅仅成为作品的背景和材料真实的关切可能还不如一篇新闻报道。“带盐计划恰当地控制了艺术与行动的边界通过实地调查模拟处理以及对法权的试探使得艺术家沉默的当地村民乃至被裹挟进来的大公司都在计划中获得了对等的在场和发声最终让小壕兔乡污染水源事件获得了它本来应有的关注

201873北京市工商局朝阳分局依据商标法扣押了展览剩下的农夫山泉”,展览关闭

— 文/ 曾宏

王濛莎

空间站|SPACE STATION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798艺术区中一街
2018.06.30–2018.08.26

王濛莎,《不要想读懂我的诗03》,2017纸本设色,69x53cm.

在王濛莎于空间站的展览中我们看不到一种后萨义德意义上的新东方主义”,所有作品都充满个人意味与殖民主义或后殖民主义相距甚远众多作品的最显著特质即是传统技法与当代形象的结合但是王濛莎的创作又比一般的新水墨艺术更复杂这里没有一种对于传统的迂腐无条件尊重——《丸子计划》(2015)就是其戏谑的典范艺术家以水墨在长达六米的画面中描绘了大量樱桃小丸子火影忍者以及其他动漫人物形象毫不避讳地展露自己对大众文化的喜爱形象细节的处理方式和整体画面构图同样如此大量重复出现的形象轻松而扁平地躺在画面上像是一种没有进步目标的练习的成果而画面构图又指向一种既传统(“散点透视”)又当代(“墙纸绘画”)的形式相对更为直接的《Vanilla Sky 04》(2016)与复杂得引人入胜的不要想读懂我的诗》(2017)在结构上不尽相同但是也同样大幅度稀释了新水墨惯有的斯文姿态这样的作品适合于众多期待艰深但又同时渴望轻松的眼光及头脑

王濛莎作品同时调用了当代形象和古典形象如此做法使其更容易脱离固守传统与全盘西化两种常见于新水墨的窠臼展览中另一幅长卷题为我的宇宙发生的事件 03》(2018),顾名思义这也是一件满载个人情感的作品其中既出现了春宫图里的白描人物也出现了“NICE MY LOVE VIP”等字句或是米菲兔等卡通形象王濛莎没有费力处理人物面庞等细节而主要是通过构图和颜色来表达汹涌的情感这些画面不像艺术家两三年前的作品那样克制尽管矜持的姿态仍然清晰可见但是对于这些色彩斑斓的作品来说重要的或许是矜持与松弛之间的不平衡关系以及从这种关系中自然生长出来的杂糅形态让人好奇的是艺术家能否以同样的杂糅风格处理有更明确政治倾向的主题尽管展览看起来并没有自我东方化的倾向——这是因为西方对于艺术家来说似乎完全不是什么重要的参照体系——也没有回应东方主义以及一系列相关的讨论这种与大众文化尤其是日本的流行文化颇有亲近性的创作似乎的确展现了一部分存在已久可被称作是新东方主义的视觉文化现实

— 文/ 李博文

新月

中间美术馆 | INSIDE-OUT ART MUSEUM
北京市海淀区杏石口路50号中间艺术区
2018.03.24–2018.07.01

新月赵文量杨雨澍回顾展展览现场,2018.

如果不是无名画会已被定位在艺术史中赵文量和杨雨澍也许就会像那些沧海一粟的艺术家一样成为某个时代滑落的佚名注脚默默无闻终其一生然而随着斑驳的历史往前推移被隐蔽的部分终究会被重新发掘并产生新的意义中间美术馆展览新月:赵文量杨雨澍回顾展的价值正在于此此次展览梳理和呈现了赵文量和杨雨澍长达五十年的视觉文献为我们打开了一道通往5080年代以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为背景的艺术世界的大门只是通过这道门我们看到的并不是那个主流的合法化的语言系统而是深埋在主流系统内部的边缘对立之音

策展人为展览取名新月的目的非常明确:1923年成立的文学团体新月社推崇相对自由和带有现代主义性质的创作和讨论追求技艺和形式的先在性与左翼阵营倡导的为无产阶级服务的文学有着极大的差异。”这段􏰀描述几乎可以直接对应到赵文量和杨雨澍的艺术实践上尽管两人强调他们更多关注的是自己艺术作品的内部问题并没有实质介入外界风云变幻的政治风潮但无论是他们创作的肖像画(例如赵文量画的遇罗克像),还是大量的风景写生都不能被单纯视为隐逸式绘画坚守往往是变相介入的一种方式

在展览设计上策展人并没有按照简单的时间顺序来组织展览而是从艺术家个案研究一楼展厅出发历史批评的视野梳理了两个个案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语言体系之间的纠葛二楼展厅),并在三楼展厅单独辟出一个单元呈现两人抒情或隐喻性质最为强烈的一批作品展览试图通过上述三个方向勾勒出赵文量杨雨澍所处的历史位置以及他们如何始终与主流保持距离坚持自己的业余画家身份在阅读这些作品时我们很难摆脱对当时二人生活境况的联想在那个人人自危的年代他们靠什么维系对艺术的信仰并如此笃定?这些都有意无意地增加了作品的延伸性和神秘感甚至这些附带的故事可以和作品本身平分秋色

回到上个世纪50、60年代赵文量和杨雨澍的艺术观念无疑是超前的在文人修养画面构成唯美抒情被主流思想摒弃的当时他们选择了更纯粹的艺术理想进入80年代面对各种美术思潮的涌动赵文量和杨雨澍仍然坚持用写生的方式来传达生活中的美好或是苦难只是在高分贝的政治压迫逐渐消弭之后坚持慢慢变得像隔离甚至滞后于时代变化也许可以这样理解他们穷尽半生打磨的美学语言最终获得了不亚于主流语言系统的不变性也正因如此才能作为某种执拗的低音在今天再度被人听取

— 文/ 丁晓洁

陆上行舟

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 HYUNDAI MOTORSTUDIO BEIJING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798艺术区E-1
2018.06.08–2018.08.05

陆上行舟展览现场,2018.

无论是参展作品呈现方式还是策展人概念,“陆上行舟都指向一种干旱状态一种重回水源地/水系的召唤如果说水是生命之源失去水源海洋河流湖泊意味着人类命运的终结那么艺术家在这场针对消逝的斗争中似乎处于临界点的位置试图在流动的现实中开启招魂的法术此次展览无疑在应和着这样的招魂正如艺术家所需要面对的业已隐匿的童年记忆”(人类的童年),观众则走入在地艺术实践留下的遗迹”、文献和影像通过被迫制造的幻象达成与历史的交换

陈秋林重回故乡万州城拍摄幸鑫将长江源头的冰块运送至长江的出海口融化——他们同时要背负的是主动和被迫陷于现实的境况万州城的大部分已经因为三峡大坝工程淹没于水底幸鑫的浮冰相较于水系的自我循坏消融的速度太快艺术家以一种缓慢的形式介入到高速更替的社会现实目的是陈述还是对抗或者被历史的洪流裹挟变成正在消失的一部分这些并非是在地艺术/社会介入艺术遭遇困窘的孤例相较于科学考察学术论文人类学家的走访艺术家重新上路的基础在哪里此外如我们在展厅所见艺术机构的展示框架本身限定着作品的呈现仅仅依靠文献和作品现场的局部复原显然无法完全释放艺术蕴含的能量行驶于青藏川藏公路披着鲜艳色彩防雨布的货车是如此令人震撼现场的记录式照片影像和文字熊文韵,《流动彩虹》,1998-2001)则无法与其相比

如果说遗迹的展示无可厚非只是令人尴尬展览中却另有一些作品试图制造新的通路刘成瑞在澜沧江计划》(2014)中沿澜沧江各支流寻找盲童并用盲童的名字命名了19条原本没有名称的支流标注到GOOGLE地图创作结束后艺术家经由监护人同意筹措资金为盲童治疗眼疾作品经由地理与人的情感的交织将人的视线引入由现实空间和精神领域互相偏移所制造的光晕萨子在一棵树》(2012)背着一株小树从北京徒步回到故乡新疆耗时133行程3800多公里其中2426公里位于荒漠区风餐露宿行走和负重所带来的身体疲惫让他处于苦行僧式的修行状态身体力行构成了艺术家的个体重建就上述两个案例而言前者呈现为一种流通和畅达的交往方式艺术家是具同情和通感的普通人并未由于突然闯入而被视为天外来客”,他的艺术也并未变成一场狂欢而是以绵延的方式留存在不同的空间维度后者则以相对封闭的结构和单纯的方式制造了内在扩张的可能性留存于身体记忆以个体生命自觉反观世界

— 文/ 冯发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