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墒

天线空间 | ANTENNA SPACE
上海市莫干山路5017号楼202
2018.08.04–2018.09.16

王墒仍愿翻百千浪展览现场,2018.

此次在天线空间的展览仍愿翻 百千浪王墒的架上和雕塑作品都由同一个关键词联系在一起地质学地质学是人类对于从地球诞生以来至史前时期的地球的历史的研究总和比人类文明的历史尺度更大在这个尺度上看地球可以用几亿年的时间来塑造大陆和海洋也可以用几千万年的时间不断地降水它是一颗孤独演变的星球一个不曾被认知的客体几亿年的地质运动产生的结果——宝石——却因人类文明的恰巧出现而产生特定价值但其本身作为不被意志影响的单纯物质其实毫无价值

展览标题仍愿翻 百千浪上海滩的歌词进行异轨其语义从百折不挠转变为即便徒劳与毫无价值但仍要做”。王墒的创作基于一个类似的过程——通过大量的精细的重复性的劳作”——来体现最终艺术品的价值例如其早期作品健身绘画系列(2014),画面中的大量弧形划痕是艺术家通过跳绳这项运动打上去的这一系列的不同画作被命名为不同的蝴蝶品种拉丁名以此对作品进行博物馆化或称为木乃伊化”,封存其行为艺术属性伴随着艺术家的健身历程抽打在画面上的弧线同时记录着艺术家逐渐变瘦的过程现代社会的都市人需要花费额外的时间金钱和精力去健身以抵消不健康的当代生活方式造成的体态臃肿而通常无论是什么样的健身方式都伴随着高度的重复性劳作具有同样的重复性和体力消耗但是与健身的目的和机制却截然不同无论是劳作还是健身王墒的作品颇具愚公移山的意味这则神话的寓意并不是简单而具有说教意味的努力耕耘便会有收获”,结合其道家思想愚公的态度超脱了个体的人的尺度他已经将个人尺度放大到永恒重复性的单调的搬动土块对于个体来说显得荒谬但放到地质学的尺度来说地形的变化远比竹篮挑土慢得多

王墒将这样的思想实践在其艺术创作之中具有珠宝设计背景的他对于地质学和矿石有着独特的敏感珠宝这种小尺度上的雕塑在其艺术生涯中演变为更大尺度的雕塑他使用金属及石头造型的元素来组建他的作品其雕塑作品经常建立起金属与矿石或其他事物的关系例如作品《Sivatherium》(2016)《Arsinoitherium》(2017-18),在看似粗粝的绿色石块被象征着人类工业精细化的不锈钢金属嵌入围绕插入时艺术家展开了象征非人类加工的地质学产物石头与人类科技的产物冶炼金属之间的对话而作品的命名全部为地质时期的古生物名再次呼应其作品的地质学属性

而展览中的架上作品多以丝网印刷和丙烯为媒介制造多层效果画面中同样以切割或变形过的石头图像为布局考虑辅以受表现主义影响的线条与色块石头与这些线条之间营造出仿佛星体运动的动态效果似乎是宇宙中的某个时刻的某个空间被浓缩在了画面之中传达混沌情绪同时呼应了天体运动与地质学的永恒联系

— 文/ 卜生

尹昌志

五五画廊|55 GALLERY
上海莫干山路504号楼A座底楼
2018.06.30–2018.07.29

尹昌志个展于六月底的一个周六下午在M50五五画廊开幕了展览名为楔子”。这一名称首先呼应了此次尹昌志画作采取的形式与主题——以木板和颜料组合而成的绘画”,其次也在向观众提示了其作品居于物品绘画之间的中间状态艺术家对于材料物品和绘画之间的相互关系有着独特思考像是一个异类打进了从绘画通向现成品的序列当中

尹昌志的作品采用了抽象的形式和现成的物料前者使人联想起现代艺术以来的抽象绘画传统以及从其发展而来的极简主义艺术而后者则易与以现成品为主导的装置艺术联系起来那么我们是否应该就此将艺术家的作品归为假扮成装置的绘画作品或者将其断言为模拟了绘画形式的装置作品

事实上任何简单的推论都无法描述其作品中那种模棱两可的状态一方面展览中的作品并不仅仅只是在形式上遵从了绘画以二维平面为主导的惯例而是在观看方式上更贴合了一般的绘画习惯这些作品被悬挂于墙体的表面极其符合常规绘画的观看习惯诱导观众将它们视为抽象形式的画作另一方面艺术家又一再以非常规的方式切断了任何有关绘画平面的断言这些作品并非是将颜料置于画布的表面形成肌理效果而是利用木料之间的组合拼贴以及色块的平涂形成了更加复杂的空间关系

仔细观察艺术家好像是在利用画框的背面进行创作不同木料之间并非被刻意摆放在同一平面上而是制造出了不同截面之间的断裂每一块由木料构成的截面既相互独立又同时被外框限制在了统一的界限之内木料表面的颜料并非是为了描绘某种形象的孤立存在而仿佛是与木料自身的质感融为一体颜料的覆盖唤起了木材肌理自身的质感让观众能够充分意识到木材粗糙凹凸的表面同时原本并无确切形状的颜料也仿佛获得了实体般的存在

尹昌志的这些作品使人想到上世纪初由立体派发端而来的拼贴手法当时的欧洲立体派艺术家包括毕加索和勃拉克开始将现成品直接贴在画布表面这种尝试曾经被格林伯格解读为现代主义绘画朝向平面性发展的尝试之一在本次展览中艺术家采用类似手法并非是为了继续现代主义绘画的未竟事业而是想在现成品侵蚀绘画的当下重新探索绘画与物品二者之间新的可能

在蒂埃利··迪弗的杜尚之后的康德一书中他将极简主义最终走向的空白画布与杜尚的小便池联系起来并认为空白画布与现成品艺术之间仅仅只有一墙的距离这种距离在今天依然能够被清晰地感知与五五画廊的尹昌志个展同时进行的还有艺博画廊的王易罡个展以及香格纳画廊正在举办的切今四人艺术家联展前者展现了一般意义上的抽象绘画在当下的视觉张力而后者则重新探讨并界定了物品与材料的意义而尹昌志的作品则正好介入二者之间以独有的方式在绘画的视觉与现成品的物料之间打进了一枚既奇特又具有想象力的楔子”。

— 文/ 高旭

何子彦

明当代美术馆 | MING CONTEMPORARY ART MUSEUM (MCAM)
上海市静安区永和东路436
2018.07.07–2018.09.09

从前言墙上的东南亚编年史到现场每一件作品何子彦个展一件或几件作品混合了我们已知的断代线索和经过艺术家重新编码的历史片段其中越是虚构的部分呈现得越具体粗看下较难理清其相互间的关系直到我们被装置录像作品一只或几只老虎》(2017)突如其来的背光击中伴着和光波步调一致的低频鼓点录像中的虎和人两屏相对共情诱导着观众:“我们是虎”(We’re tigers)、“人虎”(weretigers),其本身成为一种扩张的力量瞬时让作品的结构叠合了新生的东南亚编年史同时串接起在场的所有作品跃出展览里物理存在的文献和录像叙事使得艺术家虚构的历史书写丰满起来

何子彦提到他的创作结构受到了德勒兹和加塔里的文章一匹还是许多匹狼启发作品题目运用了同样的句式,“几只老虎多条时间线一并弥散在历史重组里产生无数条纵横交错的线索,“老虎承载的不再是猎群动物的形象这一符号被艺术家扣进真实空间成为马来人的祖先萨满式的共生虎人马来西亚共产党这些形象部分与现代性以来的理性精神背道而驰图像和符号被删去了原义正如作品无名》(2015)借用电影素材时将原本的叙事倒空作为新器官被重新注入艺术家虚拟的现实

刺穿历史叙述和观众后同时到来的是一位马来亚文化工作者对自身文化建构的野心何子彦是一位具有人类学视角的艺术家他在电影剧场写作等诸多领域的实践都通向了重写东南亚地域文化政治和历史的志业在每一段续写工作中他从不针对历史中的各个时刻做判断而是使语义增殖将其叠加到刻板的官方历史之上在这个意义上,《一只或几只老虎是本次个展的缩影。“一只老虎”、“一条时间线最终回到了展览题目所示的一件作品”,回到同一个使命用怎样的视角理解自现代性以来自身所处地理位置的族群文化政治的变革如何带着神性巫术和区别于城市文明的野性观看几百年来的现代性进程

16世纪殖民扩张开启了资本的全球收割在西欧商业资本主义掀起的第一次殖民主义高潮中东南亚边沿地区首度被纳入新生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比起先空间占有再改造的早期策略今天资本的全球扩张在搭配技术手段后可能更多应该被描述为意识的超空间输送”,空间的资本化改造亦在此基础上完成艺术家如何用具有想象力的生产性的方式改写属于我们的历史和未来同样是何子彦留给我们的一个问题

— 文/ 姚梦溪

建筑性未来主义的遗产

BANK
上海市徐汇区安福路2982号楼
2018.06.15–2018.08.12

建筑性未来主义的遗产展览现场,2018.

在电影异形大战铁血战士亿万富翁发现在南极圈冰下几千英尺深处埋藏着一座远古的金字塔形神庙遂亲率精英探险队前往考察当他们依靠铁血战舰用激光开凿的甬道向下黑暗中等待他们的皆是未知不得不说,BANK地下空间的纵深每次都显现出一种潜入洞穴的仪式感入口处雅各比·萨特怀特(Jacolby Satterwhite)使用数位媒材创作的巨大墙纸金星四区》(2017)与动画家中疗愈》(2016)相得益彰奇异的螺旋触手连接着各种光怪陆离的未来场景不停地旋转切换对于初次潜入这个地下空间的观众来说这体验仿佛真的开启了一场奇幻的盗墓之旅

而如今我们能够拥有一处墓穴其实已经是相当奢侈的事情众所周知上海地价高昂位于法租界的安福路更是寸土寸金这里的建筑物幢幢价值不菲自改革开放起过去四十年间地产开发商的造楼速度令人咂舌上海作为国际都市也俨然化身成为国内外设计师争先恐后想要一展身手的试验场如恩设计研究室的项目案例未来的遗迹——浦东美术馆》(2017)佐证了这个观点该方案将黄浦江畔连续的滨江公园和公共绿道交相呼应让建筑在此并不仅仅只是空间的匣子在方案中建筑师把历史悠久的浦西与新近崛起的浦东联结起来让新旧建筑彼此化为有机的城市文物城市风景”,供我们去体悟上海往昔与当下的变化展厅中庭是娜布其的庞大金属雕塑空间外的风景》(2017),空间景观此起彼伏随着观者的移动视域不断变换其中汇聚着公众对于建筑与艺术之交叠的美好愿景

上海不缺新建筑——上海还要艺术未来上海会建更多的美术馆随着这些信号在我们的脑海里不断徘徊我们不应该忽略一点那就是上海的人口基数其实早就逼近建筑能够承载的红线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上海仅在2016年人口数就突破了2420.00万人严峻的城市人口压力同样困扰着日本东京那么未来特大城市的建筑物将如何发展曾旅居日本的艺术家彼埃尔··吉鲁克斯(Pierre Jean Giloux)试着通过影像日本理念#看不见的城市#第二部》(2015)给出自己的答案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了意大利作家伊塔洛·卡尔维诺(Italo Calvino)的经典小说看不见的城市中关于城市型态的新型幻想吉鲁克斯还试图通过系列四部曲的创作重新提及了日本建筑界的新陈代谢运动整个系列使用的3D2D技术相糅合将数码虚拟与人造现实一起并置改造成为一场未来主义城市发展的进程范式

很难说未来的城市是否会像彼埃尔··吉鲁克斯受建筑师伊东丰雄(Toyo Ito)构想的风之卵”(Egg of Wind)那样漂浮在飞空中因为人类的目标将是广袤的外太空建筑师莱伯斯·伍兹(Lebbeus Woods, 1940-2010)曾受邀为科幻电影十二猴子异形III》构想概念架构的设计无论是在早期的区域M》(1984)中纷繁的半圆塔状集群还是在之后的异形III》(1990)的球形飞船中艺术家试图叙述出未来的一群人远离地球深居在太空深处一个废弃商业综合体的特殊宗教群体他们重新沿用中世纪的生活方式不使用电力也无所谓现代的科学技术他们试图逃离残破不堪的现实生活与守护一座属于彼此的乌托邦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展览通过艺术家与建筑师的方案构想手稿草图与描摹也在试图另构出一种关于建筑未来形态的想象因为人类对于全新的未来永远充满期盼而展览的整体叙述让我们可以直接回溯到建筑师圣伊里亚(Antonio Sant-Elia)19145月发表的未来主义建筑宣言中的中心观点建筑艺术必须使人类自由地无拘无束地与他周围的环境和谐一致也就是说使物质世界成为精神世界的直接反映……”展览由伍兹对于外太空未来主义建筑的的设计作为一个楔子引出其他艺术家对于建筑与艺术之间的奇思异想这些持续的讨论与思考不仅仅是伍兹所留下的个人遗产更是人类建筑史上空间探索与想象力的共同馈赠

— 文/ 王智一

艺术赞助人

乔空间 | QIAO SPACE
上海龙腾大道2555-5
2018.03.25–2018.10.21

艺术赞助人展览现场,2018.

乔空间与油罐艺术中心项目空间举办的艺术赞助人展由乔志兵发起组织了36位艺术藏家和赞助人共同参与一人展示了一件或多件私人藏品赞助人从以往的幕后推手角色走向了幕前展览虽然没有一个明确的主题却是首个在中国以艺术赞助人为主角的展览在展览的号召下36位藏家似乎形成一个共同体展览让赞助人之间有交流的机会换句话说它更像是一个平台而非传统的展览此展览让一般观众能在公共领域观看到藏家的私人收藏展出的大多数作品都是赞助人近期的新收藏因此可以窥视他们的收藏趣味其中很大一部分为新锐艺术家的作品也由此可以看出大多数赞助人开始关注年轻艺术家以收藏支持扶持他们

这次参展的赞助人有许多是UCCA的理事也有民营美术馆的馆长展览中有几件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黄炳色彩亮丽的软色情动画博得不少藏家的喜爱他的两件作品你要热烈地亲亲爹哋》(2017)太阳留住我》(2014)分别被两位赞助人薛冰与王津元收藏并选择展出曹斐的》(2013,曾子墨和Jane ZG Collection收藏探讨中国都市中小人物所面临的困境在这个关于收藏的展览中我们除了看到赞助人的喜好以外也能一窥艺术圈的动向——黄炳与曹斐参与的古根海姆美术馆群展单手拍掌即将于5月份开幕

艺术赞助已有悠久的历史罗马帝国奥古斯都的谋臣盖乌斯·梅塞纳斯(Gaius Cilnius Maecenas)就以文学赞助为名他的行为被视为是西方文艺赞助的起源赞助人这个词汇的起源可追溯到此一些语言都沿用他的名字作为赞助人的代称如法语为mécène)。美第奇(Medici)家族对于艺术与建筑的赞助与贡献间接成就了文艺复兴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受助者近代来看画商保罗·杜朗-卢埃尔(Paul Durand-Ruel)协助艺术家在僵化的官方沙龙展示和流通方式之外找到另一条路径印象派得以留世

在今天在民营美术馆多过于公立美术馆的中国私人赞助使得更多年轻艺术家能持续不断的创作。“艺术赞助人展览肯定了赞助人的贡献哪怕其中大部分的赞助人都比较低调极少数拿出自己的收藏展示于众。“艺术赞助人把藏家的角色推向一个公共舞台并以一个全新的角度去审视中国的艺术生态公领域的缺席导致私领域的赞助人担起更重要的责任除了收藏还有教育与研究的责任这些赞助人无论当下和未来都需扮演重要的角色不仅仅只是维持生产者艺术家与消费者赞助人藏家的关系更促进了艺术与它的观众共同成长并建立完善的对话机制

— 文/ 杨诗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