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圆圆

AIKE
上海市徐汇区龙腾大道25556号楼
2019.03.23–2019.05.05

杨圆圆,《旅顺大和旅馆》,2017-2019,收藏级微喷摄影,100x70cm.

我盯着那张历经时间消磨如蜕皮般更换着皮肤的建筑照片看了许久照片中的像素好似以还魂的气势卷土重来成为图像中一个不稳定的叙事因子你很难想象这样一间略显落寞的招待所正是1931年那位末代皇帝溥仪曾下榻过的大和旅馆正于此处进行休闲活动的现代人仿佛与夜不能寐的历史来客们就这么不期而遇了

艺术家杨圆圆近期于AIKE画廊的个展大连幻景为我们提供的正是一种如螺旋上升般叠加重演却永远不曾交织的历史叙述是如何在一个破除时空聚合的状态下发生宿命般的关联的在我看来这种螺旋状的特质显然不止在于艺术家所提取的那些俯瞰回旋楼梯的视角或者将其图形化以后的隐喻指向而更多的是围绕其主体叙事——以不同时代的大连这片场域展开形形色色之人跨时空般的相遇”——从而让人们愿意认领这个在同一平面上摊开的时空秩序

展览的空间像是被划分成一个内外双层嵌套的折叠结构外部墙体上的各式图像——无论是来自不同年代截取的建筑一角还是同一广场前不同年代在此行色匆匆的人们无论是如手术刀一般划破又错层拼合的餐厅照片还是像图像闯入者一样将人的目光聚焦锁定的圆形蒙太奇——它们都更像是为作内部空间中五屏录像的嫁衣而存在的零散素材与索引安静地提示人们该如何做好准备去提前适应这样一种即将被混为一谈的叙事线索与节奏

踏上中央楼梯穿过一层层印有螺旋形状的黑色幔帐坐落于内层空间的五屏录像就是该项目的主体——《大连幻景一天》(2018-19)。录像共分为七个章节来自不同时空的或短暂逗留或满怀浓郁乡愁的人们诉说着自己与这座城市的过往交集就如视频里那位日本作家所说的那样:“在这个世界所有过去都是不断可以重返的现在。”

只不过在这里被我们称之为叙事的文本可能并不太符合叙事的传统特质尽管它们仿佛是在讲述一个从清晨到傍晚于大连这座城市度过的一天但故事的细节却总是被打断又总是按照一个序列回旋着持续着回返到各个角色身边以至于我们看到的根本是一些被剪得七零八落的片段而这些被打断的文本却又被另一个以空间而展开的线索重新粘合在一起了换句话说叙事在此处被空间接管和分类了——正是这些场所在留存的岁月里接待了不同年代的人们和故事得以让人在一个像是被敲碎成粉末状的时间维度下彼此交织相互对谈成为可能从广场到旅店从街道到剧场他们在同一天彼此擦肩但却也从未交集过

在聆听与观看的过程中我放弃了努力辨认声音来源与各位讲述者对号入座的念头因为伴随声音循环播放的五屏画面是几位几乎从未露出面孔的角色他们以背影示人穿行在城际中他们像是这个时空秩序里的引路人引领我们走上螺旋的楼梯走过大和旅馆的长廊走向同一地点的街区……尽管他们在不同屏幕间或者说不同维度下行走但最终就好像同一展厅空间中的静态摄影作品在楼梯旁》(2018)所昭示的那样——他们终在一扇窗户下看过同一片风景

纵观整部录像观看者与大连这座城市的关联都因徘徊于你我之间这一二人称的讲述口吻被拉近了而大连作为一个被研究对象的复杂在于它的历史磨难牵扯了太多变数——被沙俄建市经日本殖民又进入共产主义建设,“大连幻景的确不可回避地指认了关于身份与故乡到来与离开情感与记忆等诸多问题

写下这篇文章时日本已宣布进入令和时代不可逆转的时代落幕总会勾起感伤而不管昭和平成还是令和无论哭泣的历史欢喜的未来还是吞吞吐吐的当下我们能在艺术家的作品里审视到一种摆脱线性历史或进化论式二元发展其尽可能淋漓尽致地表现出回旋重演的可能这是一种不按时序叠加来衡量的经验与价值的重估我们常常说历史就是不断重复自身面对一种周期性历史理论家雷吉斯·德布雷(Régis Debray)提示着我们放弃救世主般形式演进的想法而以回旋取而代之即以螺旋取代直线一条曲线之末连接另一条曲线之始螺旋线可以把可悲的重复和欢欣的新事重新结合起来螺旋与回返在这样一个加速的时代好像也并没有那么不合时宜因为对未知的渴望和可知的满足被螺旋线微妙地连结起来了

— 文/ 王欢

刘窗

乔空间 | QIAO SPACE
上海龙腾大道2555-5
2019.03.16–2019.05.12

刘窗,《科幻人类学之一》,2018喷墨打印,150 x 300 cm.

刘窗在个展在地宇宙中呈现了他最新的研究性项目比特币矿和少数民族田野录音”。从位于川西地区的那些利用丰沛剩余水电资源来运作的比特币矿场出发货币声音两条相叠的主线勾连起体量庞大的研究与结构错综的创作中的重重叙事线索

艺术微喷作品比特币矿和少数民族田野录音档案》(文中提及的所有作品创作年份均为2018呈现了艺术家研究过程中搜集整理的档案图像的冰山一角因捕猎濒临灭绝的林麝在展墙左上四足轻盈地立于枝上,“枝头下是西德尼·甘博(Sidney D. Gamble)1924-32年间在中国拍摄的18张黑白照片跨地域场景时间的照片呈阶梯式横贯整墙贯穿这18张照片的一个显著视觉元素是画面背景中的电报线也开门见山地指向了艺术家在该项目中处理档案的方法——调动起比较对照的矩阵聚焦于事物局部环境及基础设施这一方法亦体现在《Avalon》——耸立的非洲白蚁巢穴黑白图像上角叠加了一个神秘学符号般的字母a——暗示全球最大比特币矿机厂商之一。《科幻人类学中代码流般排列的黑白标准像从展墙顶端倾泻而下民族志面孔和科幻片形象交错穿插指向虚构作为现实的延续和重要向度档案墙上那张正清晰展示着数码相机摩尔纹效应的Nikon D5200样片更提醒我们带着对媒介的自觉去重新认识何为真实

面对宏大庞杂的巨构(megastructures)”,刘窗将一个个具体的局部特写和相互间的联系扭结在一起来自虚构的光线投射在现实的多面体上,“折射出一个崭新的思辨网络散文电影比特币矿和少数民族田野录音三屏影像在宽阔的黑箱空间大尺寸铺开裹挟与眩晕感的视听效果如透过运动的火车窗观察绵延变化的景象影像与音轨时而同调与相互注解时而是一种复调的层叠三屏或动用彼此间的视觉关系来显现和建立着联系或以不同的视角朝向各个侧面又或是全摄的整体与特写的局部并置建构与解构因果与耦合形态学(morphology)的联结同构的类比与转译美学的关联驱动着档案影像田调素材电脑生成实拍与无人机影像从物质现实的各个层面生发串联起从对动作姿态的历史考古到对媒介的考古从周景王无射编钟到原子弹的炸裂与伴随着全球基建的爆破从区块链网络与中心化的货币体系间的暧昧到边疆少数民族与中央权力之间的张力从科幻文化符号到田野录音与民族志从重重交叠的基础设施到全球可计算性(global computability)幻想与遍在的权力网络拓扑式的漫游在结晶般(crystalline)的叙事结构表面发生着漫射

如果说三屏影像似一个多面体的外面”,一面砖墙之隔的装置饱食终日的我则将我们包裹进了内部”。时间轴上依次错位渐入的木雅语英语与中文音轨让对语言的辨识变得困难与此同时清晰的音质从音响系统传出显然不以传达信息为目的的设置指向了声音自身的律动黑暗的展厅中唯一的光源来自灯光视觉和音效都被升级改造过的EVD系统编程的加入则使得灯光跃动与音轨间得以产生联动当画面中向纵深延展出透视般层层相套的实体EVD机的像中像”,展厅两侧被镜面覆盖的墙壁在光线的反射中也形成着一个虽封闭却又横向无限延伸的EVD镜像的虚拟空间屏幕前的我们似占据着唯一尚保持开放的朝向又似处于一个预先闭合的历史时刻不断凝结的内部——纵横展开朝着消失点的EVD机的”,在声的震颤与光的跃动中调动着时空以科幻讲述着历史屏幕中阿凡达的形象成了一个不断幻化不稳定的原型”,《第三类接触的片段中仿佛能看到EVD前世今生”。视频播放间隙系统重启时的电子钟倒计时带我们前往EVD机自身的物质性与历史性而此后的影像正如在其中出现的索拉里斯星——为意识赋身”,打开着全部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共享的幽灵般的深域

— 文/ 徐瑞钰

陈丽同

胶囊上海|CAPSULE SHANGHAI
上海市徐汇区安福路 275 16 1
2019.02.16–2019.04.05

陈丽同,“核心样本”,2019展览现场.

陈丽同将她的小型雕塑描述为生命中破碎的东西日常生活中的人造物她将它们重塑成具有生命力的图腾每件都拥有属于自己的宇宙一迈入展览核心样本入口就能看见六件由废弃或常遭忽视的材料制成的作品一个碎陶瓷茶壶盖泡沫塑料和少许粉色颜料组成了捕捉者》(2015-2017)。紧握 II》(2018)一块洗碗海绵一枚坏了的发夹和混凝土都安置在一个吸尘器零件上近乎不可能地保持着平衡看起来摇摇欲坠粉红色泡沫塑料包装贝壳和树脂构成的》(2018)放置在一个基座上这一民族志式的展示方法暗示了一种既神秘又久远的意义。《》(2019)是一排紧贴在墙上的轮子和展览中的很多作品一样似乎来自一个诡异之物的解剖博物馆没有必要辨认出这些物体曾经是什么——它们只以当下的形式存在于现在

凝伫之盘海洋)》(2019)单独占据了一间展厅一块拾得的黑色塑料运输托盘被直立放置泡沫塑料和混凝土框架包裹着蓝色树脂方块给人以花窗的印象并产生了一种光影棱镜的迷人效果这儿是小型图腾的敬拜场所——实际上几十个由黑色塑料混凝土和巨大的金属螺母制成的小藤壶散布在地面这些虔诚的教徒似乎能够辨识出一些我们无法触及但却能够感知到其深刻意义的东西

— 文/ 托德·迈耶斯/Todd Meyers, 译/ 冯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