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智信

谷公馆
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214楼之2
2019.07.21–2019.09.08

罗智信,“不存在的蜗牛”,2019展览现场.

走进罗智信个展不存在的蜗牛”,门口踏垫与现场的视觉氛围给人一种派对结束后的印象几盏聚光灯与灯泡在暗处幽幽点缀占据空间主体的是一组日光灯管照耀下由储水桶水龙头与马达组成的大型装置同步水槽》(此次展览中的作品均创作于2019),像是被人使用过后忘记关上处在动作尚未完成的状态作为艺术展览的观众我们总是习惯安静而小心地在空间中移动但艺术家巧妙地利用与作品名称麦芽啤酒花酵母相同的原料制作了具有像饮料溅洒后带有黏性的塑胶地板使得观众在接近观察水槽的过程中鞋底会一再因尝试挣脱黏胶而发出尴尬的声音不适的触感受到干扰的听觉以及践踏作品的行为模糊了艺术与日常公共与私密的界线也让观者更有意识地感受到身体与空间之间既熟悉又陌生的关系

水槽内几颗或完整或切开的柠檬与橙子飘来清新果香而从水龙头不断流出混合不同比例碘酒的液体散发出的气味则令人联想到疾病和消毒艺术家延续了一直以来对通过味道召唤记忆与感官经验的探究藉由置入不同嗅觉线索触发观者对于空间的进一步想像水槽上的镜子印有化学符号与社交软体格式的对话和emoji图标(《讯息》),释出幽默又暧昧的信号——化学符号和镜子都是罗智信在此前作品中使用过的元素而散落在空间内的五件立体作品湿球亦由艺术家常用的元件组成金属层架有色灯泡球形陶土管状玻璃瓶以及打火机肥皂去除剂牙刷剔牙棒等私人用品。《湿球的形象与标题都让人联想到男性生殖器与性交的隐喻(wet ball在俚语中有多重的性含义),而去除剂又是同志派对上会使用的一种兴奋剂这让平面作品《More Stream》中用来调配画面各种靛蓝色调的亚甲蓝液好像不再只是颜料而是过量吸入兴奋剂中毒时的特效解药不难发现展览中的作品之间存在着不同层面不同形态的关联另一件平面《Verbatem? Verbatom?4》除了材质上更为直接的性暗示作品材料清单中的蜗牛包含在作品中)”(艺术家将蜗牛壳制作成颜料与展名“SNAILS (NOT INCLUDED)”明显矛盾相斥的说法亦引发了疑问这种状态下我们应该说蜗牛在还是不在艺术家在几件平面中作品中都使用了这种文字对位的手法传达同一符号的指涉并非静止不动而是随着诠释者的视角不断地流变这个过程宛如正在进行的化学实验无论可见还是不可见总有什么正在发酵等待和改变

对现成物的探索与实验一直是罗智信创作的主轴然而与其说藉由现成物讨论感知与艺术机制的关系他的作品更像是透过解放物日常被使用时的现成性以呈现其嬗变如果我们将罗智信的作品比拟为诗歌那么这些现成物便是他藉以组织句法的文字艺术家透过精挑细选的各式廉价物经由长时间的相处琢磨和重塑组合编织出溢出物件本意之外兼具视觉触觉嗅觉身体性与文字线索的复合诗这套缓慢成诗的实践历程更为具体地体现在罗智信自2011年开始持续以不同形象转化的同名作品即使她们从未相见与此同时或熟悉或陌生的作品元素组构编排后的效果及空间整体氛围的暧昧不明也回应了展览中那同时在与不在的雌雄同体软硬兼备缓慢迟钝但又以敏锐嗅觉和触觉感知世界的生物

— 文/ 李欣洁

郭俞平

TKG+
台北市内湖区瑞光路54815B1
2019.07.20–2019.09.08

郭俞平,“昨日有多真实”,2019展览现场.

昨日有多真实展出了郭俞平2013-2019年的作品在这期间她不断建立与解构象征自己主体精神结构的空间在宏大叙事的表面之下植入一种较难捕捉的身体性入口处的灰色空间中的视觉语言是明确个人化的包括两张有强烈自我指涉的纸上绘画——卵作为生殖的形象以及火作为欲望的隐喻都是诚实的自我揭露她的装置却要隐晦得多展间的中央是她从2016年就开始的作品睡着梦着在昏热的沃土》(2018),这是一件披在类木筏结构上的地毯而地毯长出了状似船桅的枝桠姿态很不安分的这艘过去两年曾停泊在台湾的几个展场在即将散架之时艺术家就决定停住将洪流般的情绪包覆在这个结构当中郭俞平花了三年拆解这块地毯的经纬将松脱下来的毛线重新制作成散落在地毯上的实心毛线球这件透过身体行为以及减法作成的雕塑每次展出的面貌都不尽相同地毯上因拆解产生的凹洞视觉化了生命的耗费配合装置的是一段低调的录音包括艺术家拆解地毯的劳作声音还有她要求一位表演者在一天中执行愤怒哀伤愉悦等种种情绪的事件录音来重演艺术劳动中的情感与思绪在此郭俞平将自己的身体劳动与她者的情感重叠在一起将存在主义式的自我探索做表演性的延展而这也是一种自我批评艺术家的感性有多少可以透过视觉听觉和行动被翻译以及传达

观者可以隐约听见隔壁展间发出的微微流水声仪队操练的踏步声这些声音带给白盒子空间戏剧张力及悬疑感艺术家将她的主体与精神性空间化并与巴舍拉在空间诗学中对家屋的诠释做连结巴舍拉认为人的感情与记忆投射在家屋的不同角落垂直上升的阁楼空间是理性所在而地窖是房子中黑暗的实体是埋藏疯狂的地方郭俞平一直往地下试探这便是观者在踏入第二个展厅遇到的在录像延迟与凹洞》(2013)艺术家将儿时住的南投中兴新村的家屋空间缩小重制以慢镜头拍摄特意做出半废弃的样子比如二楼的斑驳墙面而电灯坏掉半掩的一楼书房对着地上挖到一半的地洞这个凹洞呈不规则形树枝以及土块下冒出一段被阉割的水管——如果这个洞象征她的匮乏(lack),这个雌雄同体的部件揭露了什么冲破了什么边界

郭俞平一直在处理作为主体精神与外部空间的连结同一个展厅中的中兴会堂模型(《一觉醒来》[2019])是凹洞的反面——地面上的纪念碑眷村试图复制的是西方现代性理想是线性的父权的殖民的它像一块人工奶油蛋糕透过视觉上的不可口强调自己的存在它压制欲望与个人叙事而漏水是台湾多雨的共同记忆水汇流入高台下面的池塘池边的几件陶烧有性器官的隐喻一隻浅蓝色的鹅带来童话感它也代表阴性身份这些细节扰乱了国家主义的叙事在冷冽的礼堂空间外特别设计的橘红色光带给白盒子一种回忆的温度展厅角落两个交叠的萤幕重复播放着仪队在展间中的演出纪录双重阅读》(2019),身着礼服的年轻男性围绕着缩小版中兴会堂进行机械式的表演形成一荒谬的图景仪队是国家权力的展演也是我们对于国庆与观光的共同记忆艺术家的弟弟是职业军人如此她又企图将我们拉到微观历史透过个人与社会的拉扯去凝视冷战。


从具有强烈个人化指涉的空间到国家纪念碑的重建艺术家的语言掌握得恰到好处当上升空间的制度与模式被视觉化了以后下降空间即凹洞中的精神性才凸显出来它们必须互为表里避免与既定的政治论述合谋或失去感性声音艺术家除了以身体政治解构国家机器也用展览的潜台词给自己下了一段评注唯一真实可感的是捕捉身体以及意识劳动时感到的徒劳

— 文/ 李雨洁

当代世界印度尼西亚

澳大利亚国立美术馆 | NATIONAL GALLERY OF AUSTRALIA
Parkes Place, Parkes, Canberra
2019.06.21–2019.10.27

Melati Suryodarmo,《虚空交易》,2016单频道录像彩色有声时长1445.

这场全面梳理印度尼西亚当代艺术的展览以该国艺术界核心人物Tisna Sanjaya的作品艺术作为有净化作用的对话》(Art as Purifying Dialogue, 2019)开场一艘科拉科拉船秋千船固定于一个定制平台上船两端各插一面旗帜根据艺术家的描述两面旗帜分别象征两种相反的意识形态——“哈里发制度”(khilafah)建国五项原则”(pancasila)。通往平台的三级台阶上分别写着伦理教育学美学邀请客人上台就选定的话题发表演讲开幕当晚艺术家 James Tylor从原住民视角与大家分享了殖民主义对澳洲环境的影响Sanjaya当场用白色颜料在平台上做起了记录

虚空交易》(Transaction of hollows, 2016)长达四个小时的表演中,Melati Suryodarmo拾起一个小房间里的箭矢依次射出随着她举起弓箭开始瞄准她周围的观众也跟着移动到她的身后或身旁离弦的箭射中白墙让整个空间都充满回响展厅里循环播放着该作品第一次在瑞典表演时留下的现场录像十四分钟的影像让回响经久不绝尽管Suryodarmo接受的是欧洲和日本的表演艺术训练此次展览把她作品里的爪哇元素提取出来了其内含的危险与风险——对于艺术家也对于观众——令人想到印尼和澳大利亚近年来紧张的外交舞蹈

而画家 Zico Albaiquni则将色彩明亮的背景与高大的棕榈树雄伟的美术馆建筑图像重叠反映了对历史先行案例的仔细研究。《很明显五艺在东印度发展不起来》(For Evidently, the Fine Arts Do Not Thrive in the Indies)重现了一张十九世纪的照片在这张现藏于澳大利亚国立美术馆的老照片上一名荷兰天主教传教士和几个巴布亚人对着镜头合影留念艺术家将照片的图像与印尼的一种风景画教学图示(gambar pemandangan)叠合到一起借助对上述不同元素的拼接,Albaiquini在视觉能量里注入了关于殖民想象后遗症的讯息充满创伤的过去动荡不安的现在希望仍存的将来——通过在这三者之间建立联系群展当代世界印度尼西亚”(Contemporary Worlds: Indonesia)里的艺术家们为澳大利亚观众提供了一次充满张力的与邻居互动的机会

— 文/ Emily Wakeling

微纪元

KULTURFORUM, STAATLICHE MUSEEN ZU BERLIN
Matthäikirchplatz, 10785 Berlin
2019.09.05–2020.01.26

方迪,《部长》,2019单频录像装置彩色有声,60分钟.

此次题为微纪元”(Micro Era)的展览上展出了艺术家曹斐方迪陆扬和张培力的影像作品——“微纪元抽取自刘慈欣的科幻小说指涉灾难之后留存下来的众生失去历史感之相其中曹斐和方迪的作品之间构成了一组有趣的对话关系两组作品都回应了当下人口高度流动科技物质空间日新月异的现实方迪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巴新扎根工作了三年工作之余他是一个好奇的人类学研究爱好者在影像作品部长》(2019), 方迪讲述了一个来自墨尔本的乌克兰移民后裔Justin从因爱好植物入境并入籍巴新最终成为当地唯一一位纯种白人部长的故事方迪收集了大量历史影像和官媒宣传素材同时对Justin及其朋友同事进行了访谈影片没有旁白评议而是通过具体的情景直白地再现了Justin19942019年间身份角色权力与表达方式的变化历程另一件影像作品魔笛》(2019)展示了位于巴新版图边缘正在闹独立公投的布干维尔岛上原住民部落的生活仪式Bamboo Band舞蹈双屏播放的影像一侧呈现歌舞悦动的全局视角另一侧则是歌舞者随着节奏运动的健硕身体的局部而观众需要端坐在类似会议室格局的桌椅前观看影射了处于全球北方的观众与部落族群之间制度化了的看与被看的关系

方迪并没有将他的两组关注对象——政客与原住民——进行符号化处理也没有有意站在一旁将对象放在对立面进行剖析他直言部落的拍摄权是通过给居民一点经济补偿获得的同时他也是通过建立个人友谊获得了Justin的采访与拍摄权这反过头又使得艺术家需要保护Justin的隐私对内容进行过滤和控制尽管工作方法有违经典的人类学田野伦理的操作但方迪与被观察者的关系体现在真实关照与互动之中隐秘地存在于影像之间——或许在他乡全然的自我同化与价值认同只可能是观者自我神圣化或是写在官方报告中的说辞

曹斐的影像作品则聚焦于全球化背景下的另一群流民快递员。《Asia One》(2018)将未来过去和现在三个时间维度在京东位于昆山的亚洲一号无人快递仓内外展开影像开启于未来时新新人类发现了已经荒芜许久的无人仓库而叙事的主线在当下展开无人仓里仅存的两位人类员工通过监视镜头发现了彼此的存在试图跨越管道传送带分拣器对他们的禁锢和隔离与对方建立联系与此同时车间大屏幕上播放着文革时期倡导工业化解放人类劳动力的意识形态的舞蹈在冰冷程序化的机械面前他们的身体被作为物件运作——这点在两个时代的体现大相径庭却同样荒诞曹斐对场景的超现实化处理以及对时空迭代的运用让观者反思感官的认知空间构建的空间与再现的空间在自己生存体验中的辩证关系。《11.11》(2018)则采取了现实主义的手法镜头跟着进京务工的快递员来到他们渗透在城市各个角落的工作场所呈现他们与顾客的平常互动和弱连接”,来到他们租住的家呈现他们在场或者缺位的家人面对镜头后隐藏的问题: “你担心自动化人工智能会取代你的工作吗?”这些个体的答案并非全然否定的正是基于影片中对他们日常生活的再现和解读观者才能理解他们的想象与期许的源头

在两位艺术家的影像中场所没有被简化为公式一般的全球非地方而是呈现为关系式的空间参与到了由艺术家介入或者引发的一个个涌现的事件之中他们的工作方法都呼应了Ulrich Beck笔下的世界主义下的共情”(cosmopolitan empathy),让观众可以通过感知而非概念获得感同身受的体验

— 文/ 高晓雪

·乔纳斯

海洋空间 | OCEAN SPACE
Chiesa di San Lorenzo Castello 5069
2019.03.24–2019.09.29

·乔纳斯,“迁出陆地II”展览现场,2019.

·乔纳斯(Joan Jonas)的展览迁出陆地II”(Moving Off the Land II)制造了一个充满梦幻色彩的人工洞穴身处其中你会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大鱼腹中如同骨架一般的金属手脚架层层叠叠地覆盖了建筑内墙这座十六世纪的教堂建筑如今是威尼斯海洋空间(Ocean Space)的场馆该空间主要致力于海洋研究和宣传工作在此次空间开馆展上乔纳斯选择保留圣罗伦佐教堂翻修时留下的这些施工痕迹遮住了建筑原来的宗教背景却丝毫不影响观众感受其宏伟的规模与空荡的回声高悬于空间上端的是两种不同风格的海洋生物图像一种是细致到可以做解剖研究用的彩色素描图一种是用类似书法的笔触描绘的表现色彩十足的简笔画

展览的核心部分是分别置于不同定制木盒有的只有家用水族箱大小有的大到可以进人里的五部录像作品在作曲家森郁恵(Ikue Mori)如同叹息般超出尘世的音乐伴奏下加上类似鲸鱼与章鱼》(Whale and Octopus)这样的作品题目五部录像俨然一系列迷幻的自然纪录片乔纳斯及其年轻合作者们一边表演微妙的舞蹈动作一边朗诵蕾切尔·卡森( Rachel Carson)、艾米莉·狄金森( Emily Dickinson)、赫尔曼·梅尔维尔(Herman Melville)等作者关于海洋的文字段落在此期间水底场景的投影一直覆盖他们的身体美人鱼》(Mermaid, 2019)乔纳斯用自己的身体追逐投影里一头游动的海狮她宽大的白色外套上叠映着海狮的影像两者的互动宛如一场跨物种的芭蕾舞

气候变化过度捕捞动物意识——贯穿这场展览的话题一点儿都不轻松但乔纳斯的作品并不让人觉得沉重这都要归功于她在电影空间的纵深与平面性之间的灵活切换以及对引述文本毫不教条的直觉运用乔纳斯勾勒出了一片海域的许多层面生态的也好神话的也罢而最终并不给出任何定论大部分海洋仍然是未知的

— 文/ Ren Ebel

即将到来的世界

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 | GARAG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9/32 Krymsky Val st., Moscow
2019.06.28–2019.12.01

Alexander Obrazumov,《因果》,2019混合媒介尺寸可变.

重量级展览即将到来的世界生态作为新政治2030-2100”(The Coming World: Ecology as the New Politics 2030-2100)展望的是一个不太遥远的未来不过这个关注环境议题的展览却是发生在一个该国总统认为气候变化可带来经济效益的国度。 “即将到来的世界既囊括了现实的悲观的预测也包含了对地球另类共存方式的乌托邦愿景第一个展间中安放着一个概念性的引擎”,类似第十三届卡塞尔文献展上著名的大脑”,其中不乏珍贵的油画设计作品和蓝图经典的弗拉芒挂毯和荷兰风景画以及苏联历史和新前卫作品并列——这在此类展览中十分少见——旁边则是有机文化运动(Organic Culture movement)的木制现成品以及Gnezdo(Nest)小组1977年的偶发作品没有呼吸的一分钟》(A Minute Without Breathing的记录档案

这个圣物箱构成了来自五十余位当代艺术家作品的基准线其中很多都放置在一种类似胶囊的结构里邀请观众重建与这个具象化的世界的感官联系 Anastasia Potemkina请把盐递给我》(Pass Me the Salt, Please,2019)观众可以体验到盐疗法吸入含盐分的空气),而在充满争议的现场装置再次在一起》(Together Again,2017/2019)观众则可以看到艺术家Hayden Fowler和一只人工养殖的狼共处一个笼子与此同时艺术家正通过VR眼镜漫游狼的原始生存环境。John Akomfrah充满崇高感的六频道录像地景紫色》(Purple,2017)在哀叹地球的脆弱之余也把自然的美学化推向了极致超越了弥漫在展览中的伤感的失败主义的气氛

不得不说展览的主要立场从政治系统的责任转向了广义上的人性有时甚至将罪恶感个体化了正如策展人Snejana KrastevaEkaterina Lazareva所言一些作品把政治问题呈现为普通人的私人问题”。Alexander Obrazumov因果》(Karma,2019)可谓对此类自我定罪行为的一剂解药艺术家在无菌室里引进了从日光灯中长出的人造草将主流的环境保护主义贬斥为一种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阿多诺曾说自然界通常在政治无能和社会衰退的时间段内聚集价值通过嘲弄大公司对于所谓环保生活方式的狂热,Obrazumov提醒我们将集体性抗争缩减为自我满足的道德消费对大机构而言是有利的——而作为受此观念驱动的车库身段灵活地回避了这一现实

— 文/ Andrey Shental, 译/ 郭娟

更好的家和花园

CHEN'S
纽约布鲁克林布什维克 11237
2019.08.17–2019.09.21

Anicka Yi,《单性生殖路径》,2019不锈钢丙烯涂料玻璃藻类香水(Shigenobu Twilight),170.2 x 104 x 104 cm.

展览标题似乎不经意间回应了梁漱溟1980年的发问——这个世界会好吗不过是不是将近40年后的年轻人已经不再忧国忧民转而只关心自己的家和花园了呢

并非如此以作品咸湿》(2019)为例常居香港和纽约两地的创作者Tiffany Sia用色情杂志的形式承载沉重的地缘政治想象与批判。《咸湿借用了香港软色情刊物龙虎豹特定年份的特辑封面大标题注明当期杂志的义卖且所得悉数捐赠北京学生”。内文中,Sia将香港想象成科幻故事里的世界中轴”(Axis mundi),同时毫不忌讳地道明其失落它是世界上第一个行将死去的后现代城市”;另一方面,Sia则引用鲍德里亚在交流的狂迷中对色情概念的阐释它不止关乎于性更体现在当下所有的信息与交流电路和网络之中。“色情成为当代生活状态的某种真实写照而今天的政治立场论争也相应地更显粘稠混沌

咸湿恰如其分地摆在一张单人床的床头柜上策展人也是空间创办人之一的Howie Chen把展览所在的布鲁克林联排别墅公寓还原成了居住状态卧室客厅厨房后院各有典型的宜家家具作品则自然地四处散落拼凑出一个也可能是几个身份模糊甚至矛盾的主人公形象。《咸湿所在的次卧似乎对应着阅读花花公子的直男但房间里还摆着一双硕大的皮质高跟鞋以及嫩黄色绣花床单和用绸带点缀领口的T异装癖酷儿的生活场景呼之欲出其实鞋来自专做大码高跟从而打破性别陈规的Syro,织物出自有着奇思怪想的Pear Ware,两者与其说是时尚品牌不如说更像是将穿戴物作为表达形式的艺术组合主卧的电视机里播放的视频作品以怀旧的美国黑人家庭录影带为主要内容年轻的创作者Alston Watson透过互联网收集的素材重返他不曾亲历的90年代而一旁的双人床上摆着一只陶瓷制成的虎头枕和橱柜上有如贡品般的陶瓷镜子一样都出自出生成长于西安的张璐两位背景迥异的艺术家用各自的方式回溯着私人化的文化历史但又毫不违和地共处一室

整个展览的基调含蓄柔和却又坚定有力与色情杂志的时事评述类似另有两件作品也显出了融入日常的政治态度客厅中央形如圣诞树的烛台装置来自Anicka Yi,作品构成元素之一是艺术家创作的香水Shigenobu Twilight,它直接指涉了日本赤军创建人重信房子(Fusako Shigenobu),Yi将传言中重信的流亡地黎巴嫩的国树雪松作为了香氛的基调另一件是摆在花园里的抬高的表面》(2019),来自服装/刺青/雕塑艺术家Byron Kim,他将纽约警察的木质路障做成了可供茶歇的方桌桌腿如策展人极其简短的陈述所言作品和展览试着将情境主义的倡导重新投注于我们幻影般的当下现实”。 这也为重新审视我们同家园与世界的关系提供了一个历史坐标如果说批判景观社会追求本真生存境况的情境主义国际是五月风暴的旗帜风暴与革命或许存在着沦为景观的危险但本真的生存境况始终值得求索——家园不是街头的对立面它可能是真正的前线所在是美学政治身份价值观分歧得以直接交锋互洽的试验场

— 文/ 顾虔凡

物之魅力:当代中国材质艺术

洛杉矶艺术博物馆 | LACMA
5905 Wilshire Boulevard, Los Angeles CA 90036
2019.06.02–2020.01.05

物之魅力当代中国材质艺术’”展览现场,2019. 图为尹秀珍作品变化》,1997. © Museum Associates/LACMA.

由巫鸿联合洛杉矶郡立美术馆中国韩国南亚及东南亚艺术部总监利特尔(Stephen Little)与中国和韩国艺术策展助理林瑞娜(Susanna Ferrell)(后者也是墨斋画廊艺术总监林似竹的女儿策划的物之魅力:当代中国材质艺术’”汇集了包括彭禹胡晓媛马秋莎蔡国强展望王晋在内的21位艺术家其中15位是50岁以上,16位是男性1989年至今30年的35件作品是洛杉矶首场中国当代艺术大型展览其中大部分作品是已经进入艺术史的经典之作比如尹秀珍将北京胡同老房拆迁后留下的大量瓦片与在现场拍摄的一组黑白照片相结合的装置变化》(1997),林天苗2000年用白色棉线和布创作的白日梦》,以及顾德新把废弃塑料熔化之后再重新组建的装置无题》(1989)。

巫鸿拒绝把这些作品用概念艺术等现有词汇概括正如当年高名潞发明公寓艺术一样巫鸿希望以这些艺术家的实践为案例和论据来阐释他发明的材质艺术一词所谓材质艺术”,是指那些目的在于让物质成为哲学政治社会学情感以及美学表达主要载体的艺术作品……(以期实现两个目标推翻既定的艺术形式以及创造出新的艺术语言。”通过强调作品中材料——丝袜蚕茧香灰塑料等——非传统特性策展人试图重新构建材质艺术的起源发展以及历史地位,“发现诠释一个重要的非西方艺术现象

这个策展概念不免让人觉得穿凿附会一百年前达达主义艺术家雨果·鲍尔(Hugo Ball)用身体表演作为作品之后创作材料和艺术形式已没有局限美国60年代的极简主义作品更是脱离了任何具象表现把关注点集中在材料质地形状颜色本身及其与环境产生的关系上中国艺术家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开始有机会了解西方现当代艺术时的确有人鲁斤燕削放弃绘画或尝试不寻常的绘画材料90年代特别是一些旅居西方的艺术家回国之后中国当代艺术已经逐步向全球艺术语言和形式靠拢试图在非传统材料方面另辟蹊径的尝试慢慢消失。21位参展艺术家里除了刘建华的关注点在突破瓷的原料上釉质感的极限以外其他艺术家都不是针对材料更谈不上借此反叛和创新正如芝加哥斯玛特美术馆全球当代艺术策展人欧莉安娜·卡基奥(Orianna Cacchione)在展览画册文章中的梳理卡基奥在文中没有一次用到材质艺术这个词),从非绘画的视角观察中国艺术发展是一个可行的想法但发明一个宣言式的专有名词似乎多此一举如果说过去30年存在过追求极端材料以达到颠覆目的的艺术家的话估计只有张盛泉大同大张)。他于2000年用放弃自己的生命作为最后的作品来否决艺术的意义

为了强调材料的不寻常这次展览故意回避水墨丙烯油彩绘画等传统媒体”。其实许多以绘画为实践的艺术家比如周轶伦跟郝量对颜料画框画面的反思对摄影印刷和版画之间关系的探索都有深入和独到之处更接近策展人的思路

不过如果撇开理论框架的漏洞在美国迫不及待地想吸引中国资源的今天本次考察形式的展览可以说像教科书一样给美国提供了一个了解中国当代艺术实践的不可多得的机会

— 文/ 尚端